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三章 人为财死

随着这声音的响起,空中猛地显出一柄硕大的长刀,冲着三人斩了下去。

“陈真人饶命!”那三人直吓得魂飞魄散,其中的高阶天仙没命地叫了起来。

“陈真人手下留情!”喊出这一声的,却是一个初阶天仙,陈太忠识得此人,此人唤作田翰,算是第一个给董毅打工的天仙上人。

但是陈某人的规矩,哪里是喊两声饶命就能破的?

前两天那俩天仙拔脚狂奔,没有做出攻击,陈太忠就先捉了起来,今天的这三人为了闯出来,可是动手了,此刻别说田翰求情,董毅求情也不顶用!

刀光闪过,三人被齐齐地斩做了两段,不过陈太忠多少还是留了点手,只是将三人自胯部斩落,比正常的腰斩还靠下了一点。

修者的生命力本来就顽强,这样的伤势,一炷香之内应该无恙。

他显出身形,用奇快的手法,将三人制住,裹着三人向集市飞去,嘴里淡淡地发话,“通知董毅,安排人搜魂!”

在他的心中,这三人已经死了,连自爆的机会,他都不会给,想知道他们做了些什么事,搜魂最方便。

田翰一转身,就向集市中飞去,嘴里大声地喊着,“董毅,董老大……搜魂啦,搜魂啦!”

不等飞到营地,董毅就出现了,他也在拔脚狂追这三人,不过身为初阶灵仙,他的腿实在太短了点,所谓的追击,更像是表明态度。

陈太忠卷起他,风一般地刮进了集市,丢下三个半死不活的天仙,“董毅,给你半个时辰,我需要一个解释……这就是你说的集市还算不错?”

何须半个时辰?大约是半个时辰的一半时间,董毅就来到了陈真人在集市的营帐。

一进门,他就跪了下来,“陈真人,我该死。”

“站起来说话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跟了我这么久,连我这点习惯都不清楚?”

他是最不喜欢别人下跪的,陈某人不交没骨气的人,哪怕是下属,有点恭敬就行了,纯粹的软骨头,他看不上,也不需要。

按说身为上位者,他应该喜欢众星拱月的感觉,事实上他也喜欢这感觉,但是下位者恭敬到谄媚的地步,他就很不舒服——我不需要通过你们的谄媚,体现出自己的强大。

正经是你们跟我挂上钩,有什么委屈,我得出面——为了一个只懂得谄媚的人出面,他自己都觉得不舒服。

那些没骨气的人,不值得哥们儿承担一份责任。

“是,”董毅闻言,忙不迭站起来,其实他这一跪,是想表示他辜负了陈真人的信任,通过这个行为,体现出出自己的忏悔。

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到底怎么回事?说得简单点!”

于是董毅开口解释,其实事情也不复杂。

随着集市的名声越来越大,来的人越来越多,肯定就有人起了不该有的心思。

但是陈太忠这三个字,在远征军中威名赫赫,不但战力超群,而且脾气相当暴躁,反脸无情六亲不认,还是有相当威慑力的。

然而,再强的威慑力,也挡不住财富的诱惑,集市的人流越来越大,交易额也逐渐在攀升,这些巨额灵石,真的令人眼花缭乱。

当然,最要紧的是,陈真人已经消失两个月了,据说是在跟中州和北域抢地盘,皇甫院主都跟着走了,其间回来过两次,但也没待了多久。

前文说过,集市上不规矩的家伙,其实是非常多的,做黑市买卖的,就没有几个循规蹈矩的主儿,陈太忠在是一回事,不在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没有人敢公然挑衅陈真人的威严,但是既然陈真人不在,咱们抢一把就跑,总是可以的。

加上今天这一桩,其实已经发生了三次类似的事情,动手的人,绝对没有控制集市的欲望,也不打算跟集市硬拼,只是抢了就跑。

第一次,事情发生在十天前,那是一个独行的天仙,从摊位上抢了一件东西,电射而去,集市的护卫马上拔脚就追,可惜没追上。

第二次,是在两天前,集市主持了一场交易,结果交易完毕之后,主持交易的董毅,被一个天仙偷袭,双方的交易物品,都落在了那厮手里。

那厮夺路而出,旁边还伏了一个高阶天仙的帮手,轻松冲出集市,不见了踪迹。

这一次则是更狠,集市交易的是二级阴气石,这东西涉及到战功,而且非常容易洗白,交易还没结束,就有人上前抢了二级阴气石,电射而去。

要说这一次被抢,其实集市不算没准备,董毅也想借此找出一些不规矩的家伙,所以他打算记录集市内所有修者的气息——不登记的,你别在集市呆着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有不少修者表示反对——你丫就是个黑市,还搞什么实名制?

反对的理由很充分,事实上,这也是黑市容易遭抢的原因之一——东西来路不正,抢也就抢了,只要能躲开陈太忠就行。

除了准备收集气息,董毅还埋伏了人手在周边,想着就算有人抢了东西,也要拦住。

交易的时候,搜集过信息的修者,位置都比较靠前,但偏偏地,就是一个靠前的修者,抢了阴气石就跑。

而且,他还有两个帮手埋伏在一边,若不是陈太忠突然出现,这三人就得手了。

真要说起来,这三件事的发生,最大的责任在陈太忠,他若是在集市的话,断断不会发生这种事——抢得了,也跑不掉啊。

但是董毅当然不能把责任归到陈真人身上,说得极端一点——陈真人不在,就不能做生意了吗?

还是他自己算计有误,埋伏的人没拦住这三人。

所以他见了陈太忠,二话不说先跪倒在地:这是我的问题,我认!

“唔,”陈太忠听到这里点点头,将收起的那三人的储物袋拿出来,探看一下,“咦?竟然有两块二级阴气石……这仨还真是做大买卖的。”

三人都是天仙,但是二级阴气石是异族中阶玉仙掉的,他们基本上是干不掉这样的对手的,可见阴气石的来历,一定有问题。

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一块二级阴气石,丢给董毅,“好了,拿出去交易吧……搜魂搜得怎么样?”

“是来自中州的修者,一直在流窜抢劫,”董毅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我主要是怀疑,会不会是有人故意针对集市,以前根本没出现过这种事,这区区十天,就出现了三起。”

陈太忠哼一声,他倒未必觉得,这种事会是有组织的,关键还是在于他不在集市,让某些人生出了铤而走险的心思——若是他真在集市,有组织的也不敢来轻捋虎须。

说来说去,还是可用的人太少,他全身是铁,又能打几根钉?

不过还好,他已经针对这种情况,做出了计划,“以后不会这样了,前两次的抢劫者,你打听到他们的来历了吗?”

“没有,”董毅赧然地摇摇头,“留影石拍下了一些,但是很模糊……是我想得不周全。”

“留影石拿来给我看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。

董毅赶忙翻出四五块留影石,递了上来——他来找陈真人认错,准备得还是很充分的。

不过这留影石拍摄的效果,就很一般了。

看到陈真人的面色不好,他小心翼翼地解释,“以后,我会推行气息登记制度的。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摇头,他对此倒不是很看重,因为他自己就是讨厌登记气息的人之一,“这个气息登记……还是强调自愿好了,咱开的是黑市,保证交易者的身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,最多就是,登记了气息的,给一些适当的照顾就行。”

董毅犹豫一下,出声请示,“您说得对,但是留影石不太顶用,这种抢了就跑的现象,以后会不会时常发生?”

“抢了就跑,哪里有那么轻松的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

他敢开口说这话,是因为他的通天塔里,就关着两个人呢,留影石虽然模糊,也足够让他确定,关着的就是那俩,“敢在我陈某人的地盘惹事,就要准备好倒霉,抓住的这三个,不管死没死……先吊两个月!”

没用一炷香的功夫,被抓的三人就被吊了起来,三人已经死透了,不过吊尸体也很正常。

三个半截的身子,就在集市外的长杆上晃来晃去,倒是显得集市越发有点黑市的味道了。

集市上的修者见惯了死亡,倒也没觉得不妥,陈真人回来了,就该是这番气象——虽然基本上没什么人能看到陈真人。

又过两天,陈太忠从营帐中走出,手里拎着两人,往地上一摔,“董毅,上次抢集市的,是不是这俩?”

董毅忙不迭地从远处跑来,见到这二人之后,狠狠地点头,“没错,就是这两个混蛋。”

“杀了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储物袋我拿了,他们抢了什么,你报给我,我交还到集市上。”

不管是此前三人,还是这两人,储物袋里的东西,肯定都是属于他的,交还失物就是了。

“尊陈真人法旨,”初阶天仙田翰先蹿了出来,抬手一刀,就斩向了那个矮小天仙的脖颈。

刀起,头落!

不过下一刻,他就是一怔,“我去……改容易貌术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