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二章 集市的混乱

政真人是带着遗憾和不甘,离开的催元沙矿点。

严格来说,他没必要这么沮丧,不管怎么说,他的任务完成了一大半,陈太忠和虎妖已经答应,暂时停止对其他矿点的攻击,等待他们拿出左相势力的矿点消息。

政真人遗憾的是,陈太忠这么快的一把刀,不能很好地利用起来。

身为官府中人,他一点都不觉得,唆使他人为自己火中取栗,是一件多么过分的事,官府做这种事多了去啦——他们甚至觉得,这是理所应当的。

谁让我是官,你是民呢?

从幽冥界的位面大战来看,官府才是风黄界的代表,相对而言,宗门体系都要差一些。

我代表风黄界,要求你去火中取个栗子,你凭什么拒绝?你怎么就敢拒绝?

这是为了风黄界的利益——没错,官府的利益,就是风黄界的利益。

至于说你的损失,身为风黄界的一份子,不该为整体利益牺牲小我吗?

所以政真人走得,是十分地不甘,但是对方的实力太强了,强到能将整支队伍留下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语言的力量是软弱的。

不光政真人不甘心,虎妖其实也不甘心,它对亚金矿念念不忘,“陈真人,若是发现亚金矿,咱们一定要抢下来。”

“要抢你去抢,我才不会抢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事涉左相和皇族的斗争,哪里是一般人掺乎得起的?就算他不怕麻烦,也绝对没兴趣被人当作棋子。

正经是虎族强抢,不存在那些问题,“你抢下了,我可以有偿护卫。”

“你不能这么不讲究吧?”虎妖恼了,它已经习惯了跟陈真人的配合,猛地要面临孤军奋战,它都有点不适应了,“以前你需要配合的时候,我虎族何时皱过眉头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“我跟你一起抢也行,但是矿产五五分吗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虎妖叫了起来,亚金矿对虎修的意义重大,它一丁点都没打算给陈太忠,“我可以给你灵石……你以前也一直是这么做的!”

陈太忠开出的矿,虎修都不怎么感兴趣,换灵石就行了,陈某人反正也不缺灵石。

“五成的灵石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它一眼,他对这帮兽修再清楚不过了,不事生产不说,眼珠子里就见不得灵石。

陈某人的灵石多,它们不敢抢,但是到了手的灵石,想让它们吐出来,那也是极为肉疼的。

“五成的灵石……”虎妖嘟囔一句,想了半天,心里终是有点舍不得,最后重重地一叹,“那就两成护卫费吧,要以你们人族的价格折算,不能以虎族的价格。”

“我要灵石没用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对亚金矿也很感兴趣,这是能增加宗门底蕴的好东西——将来浩然派万一遭遇麻烦,甚至可能借此招几个虎族打手。

不过这个玩意儿对虎族有大用,他不多要就是了,“我也要亚金矿。”

“这可不行,”虎妖又咆哮了起来,“我的矿产,你只是护卫,凭啥不要灵石?”

“得了,还没找到矿呢,说什么都太早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八字没一撇的事儿,有意思吗?正经是他有点好奇,“你虎族这么缺庚金之气吗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虎妖的眼珠转一转,一看就是又打算撒谎了,“你们不是讲究个增强底蕴吗?我虎族自是不缺庚金之气的,但也不会嫌它多。”

不说老实话是吧?陈太忠白它一眼,“那算了,护卫费我也不挣了,都算你的,行吗?”

“你这人……还真是无趣,”虎妖无奈地叹口气,“是这样,万一亚金矿内有金精之气,我就立大功了,若是保不住金精之气,我家大尊肯定是先杀我,再杀抢我宝物的人。”

“亚金矿里能有金精之气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它一眼,“扯淡不是?”

金精之气是金属性的本源之气,对虎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但是本源之气可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产生的,亚金矿产生本源之气的概率极低,甚至不如金属性玉晶的可能性大。

“总是有可能的吧?”虎妖也不跟他多辩解。

“随便你好了,”陈太忠也无意多探究,想一想前一阵自己的计划,就说一句,“最近我要四处走走,这里护卫的事情,就交给虎族和百花宫了。”

虎妖一听,又感觉有点不舒服,忍不住出声问一句,“去哪儿,走多久?”

“能跟你说,我早就说了,”陈太忠看它一眼,自顾自地发话,“如果遭遇突然情况,找皇甫,他有同心牌可以联系我。”

虎妖沉默半天,才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好矿,想独吞吧?”

“你真是好大的脑洞,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没好气地反问,“别说没有,就算有,我也打算独吞,你待如何?”

虎妖无言以对,只能心里暗暗腹诽:能打就很牛吗?身为一名智商超群的虎修,我不跟你这野蛮人一般见识!

陈太忠想的是,此刻的催元沙矿点,应该是彻底安定下来了。

天幻门不存在找场子的可能了,甚至官府都不会过问了——这两家祸水东引,好不容易换得他不随便出手的承诺,想必不会那么愚蠢,给他提供翻脸的借口。

那么,他也该回集市看一看了,终究那里才是浩然派的大本营。

跟皇甫打个招呼之后,他悄然地离开,只用了六个万里闲庭,就回到了集市。

不过他没着急进去,因为这么做,会暴露他的赶路速度,所以他只是找一片小丘陵,隐身在那里歇脚,顺便打开天目术,看向三十余里外的集市。

集市的规模,比他两个月前离开的时候,要大了不少,隐约可见蠕动的人群。

看了一阵,他觉得有点无聊,正要钻进通天塔中修炼,猛地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,于是再次抬眼看向集市。

他看到两条黑影,电一般地冲出了集市,眨眼间就去得远了,紧接着,集市里冲出十余人,拔脚狂追,但是很显然,他们的速度赶不上那二人。

“咦?”陈太忠长身站起,抬脚就追了过去,因为他看出来了,追着的人里,有人穿的是浩然派的制服,使用的也是聚气缩地身法。

聚气缩地身法,对灵仙而言,就是一等一的身法了,不过想追天仙,基本上是属于做梦,更别说那俩人将狂追的几个天仙,也远远地甩到了身后。

敢在我的地盘找事?陈太忠真没想到,自己一回来,就看到这么一出,心里忍不住勃然大怒,隐着身就追了上去。

陈某人的身法,可是连高阶真人都甩得脱的,他根本无须使用万里闲庭,只用缩地踏云,就稳稳地缀上了二人。

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回来的时间,所以也不着急动手,就是一直跟着,心里却是在纳闷:这就是董毅说的,集市秩序尚可?

这两人一个是高阶天仙,个头瘦高,另一个是初阶天仙,身材矮小。

飞出三百余里之后,这两人落到了地面,高阶天仙抬手掐诀。

陈太忠一看乐了:扰乱天机?小子你的运气还真不好,我都追到你跟前了啊。

那身材矮小的初阶天仙,拿出两张符来,递给高阶天仙一张,下一刻,他的眉头猛地一皱,四下看一眼,“是谁?”

周围什么人都没有,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,他的天目术可不是白给的,若是说对方能发现他的存在,这倒……也算奇才了啊。

不过那两张符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,到了此处,他也懒得再等,先是发出了神识攻击,然后一张口,一道白光打出,正中两人,“倒!”

白光及体,两人根本来不及有半分的反应,就软绵绵地栽倒在地。

陈太忠给两人下了禁制,又蒙上眼睛,丢进了通天塔中,自己又回到了刚才的那片丘陵中。

这两人做了什么事,他都懒得去问,等着过两天,他回到集市,董毅自然会告诉他。

不过遭遇了这样的事,他也无心回通天塔修炼了,时不时地抬眼看一看远处的集市。

“我可懒得替你打听,”纯良难得地发话了,“反正看起来……也没啥大问题。”

“你个懒鬼,”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不过,他也没心思用纯良——集市大体看起来,还是很正常的。

等了两天之后,他懒得再等了,无非六千里地,用这么久赶路也可以了。

他才站起身子,打算撤掉隐身,猛地看到集市里又蹿出三人来,没命地奔逃。

这一次,有人在前方拦截,不过那三人煞是凶悍,强行闯了出去。

好死不死的是,这三位正是冲着陈太忠的方向来的——这里距离虎修的地盘近,冲过去之后,人族不敢随便追过去。

他们身后有不少修者,拔脚狂追,更有人大喊,“你们的气息,已经被记下了,若不想陈真人找上门去,还是老实停下的好!”

那三人也不回话,就是埋头狂奔——气息被记住了,总不能让声音也被记住吧?

就在此刻,空中有浩瀚的声音响起,“敢在我陈某人的地盘动手?死吧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