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一章 拒绝火中取栗

政真人被虎妖的反应吓到了,你们……这是要闹内讧?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反应了过来,“这个矿的问题……目前,还没有阴晶矿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?”虎妖又冲在了前面,它皱着眉头,很不高兴地发问,“我虎族一向是直脾气,说出阴晶矿在哪里,我不会亏待了你,陈真人这里,自有我分说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它一眼,嘴巴抖动两下,最终还是没说话。

“但是阴晶矿要看以后了,目前是真没有,”政真人心一横,道出了实情,“不过真要说,有个亚金矿,不知……”

“亚金矿在哪里?”虎妖一蹦老高,伸手就薅住了他的脖颈,“快说!”

虎族最看重的,就是金属性的矿藏,对人族来说,亚金矿的价值不算小,可也就那么回事,但是对虎族来说,这是真真正正能提升修为的好东西。

政真人的脸胀得通红,没命挣动两下,又干咳两声,才勉力发话,“不知……不知道在哪里,正在探索,但是可以肯定……咳咳,左相的人已经发现了端倪。”

“你不说,那我就跟你耗上了,”虎妖放下对方,恶狠狠地发话,“你要是敢戏弄我,后果……哼,我也不说什么后果,你自己想!”

陈太忠看着它动手,心里也有些微的好奇:区区一个亚金矿,至于吗?

政真人若无其事地整理一下衣领,然后摆动一下手臂,一枚大印蓦地出现,狠狠地砸向了虎妖,“混蛋,竟然敢对我动手?”

大印出现之际,他又接着祭出了一根缚灵索,然后掣出一柄长枪,抖手扎了过来,所有的攻击一气呵成,凌厉无匹。

虎妖却是没想到,对方真的敢悍然出手,硬生生接下大印之后,它连退十余步,又掣出一条钢鞭,扫开缚灵索,迎上了长枪。

它的修为远高于政真人,但还是被打了一个措不及防,吃了不小的亏,禁不住勃然大怒,嘴巴一张,大吼一声,“呜嗷~”

这是虎妖音攻天赋,也算神通,那政真人见状,脸上一道青气闪过,抬手一指,几十滴赭红色的水滴,重重打了过去。

“果然是血沙侯家的神通,”虎妖脸一沉,手中的钢鞭蓦地变大,重重迎了上去。

一声闷哼,双方齐齐退了两步,神通相撞,谁都不好受。

“混蛋!”虎妖终究是修为高一筹,先缓过来劲儿,“找死!”

“住手!”陈太忠的身子,蓦地出现在中间,阴森森地发话,“谁敢再动手,我揍他!”

政真人被他的身法吓了一跳,虎妖则是怒视着他,“陈太忠,难道你我的合作做不得数了?”

“你的音攻神通,也捎带了我!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“我陈某人在场,你再动手试一试?”

他跟虎妖有合作,但是虎妖并不是特别实在,总要耍点小聪明,而陈某人可是人族,就算跟北域关系很糟糕,也容不得兽修在自己面前欺负人族。

虎妖登时语塞,它本是欺政真人战力不高,怎奈那人胆子却不小,直接对它出手了,它恼怒之下,当然不肯干休。

可是想到刚才的音攻神通,确实波及到了陈太忠一点,它也只能压制住战斗的欲望,恶狠狠地瞪一眼政真人,“这次便宜你了。”

“谁得了便宜,还不一定,”政真人冷笑着回答,“当我随身带的战阵,是白带的?”

“我数十虎修健儿,怕你不成?”虎妖冷笑着反问。

“都挺牛逼啊,怪不得不把我放在眼里,”陈太忠笑了,抬手勾一勾,“来,虎修战阵什么的,都拉出来……给我见识见识。”

这两位闻言,登时就不吭气了,这些底牌,吓唬对手是可以的,但是谁也没信心,能接得下陈太忠。

“看来还是不够牛逼嘛,”陈太忠双手向身后一背,淡淡地发话,“不够牛逼就别找事,有话说话,没话……滚蛋!”

虎妖对这话无动于衷,它虽然看不起人族,但是它跟陈太忠接触得足够久,知道这人不是它能力扛的,对兽修而言,强者就应该受到尊重。

政真人却是有点不服气,他斜睥对方一眼,“陈真人愿意跟我的战阵切磋一下吗?”

“凭什么?”陈太忠好奇地看他一眼,“跟我切磋……你脸很大?生死斗倒是可以。”

打斗中止,双方又坐下来说事,不过有了刚才的冲突,这气氛怎么也好不起来,政真人也没了说话的兴趣,就说我为你俩提供左相的采矿点,换取你们不再向我们的采矿点动手。

这还真是有点荒唐啊,陈太忠很想笑。

他本是想凭着战力,硬生生打出一块地盘来,尽可能多地为浩然派抢夺资源,哪曾想,他打到哪里,哪里就乖乖认栽,而且为了保护住自家的果实,积极地祸水东引。

天幻门为了保护自家的地盘,甚至可以提供官府采矿点的动向,而对陈太忠恨入骨髓的北域官府,竟然也是同样心思——不同的是,他们出卖的是左相势力的矿点。

看起来,在异位面抢夺资源,真是很简单的事情,陈太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:以哥们儿这半个通缉犯的身份,都能左右逢源。

当然,他非常清楚,这还是战力使然,他自身的实力到了,若是换成灵仙的他,甚至是巅峰天仙的他,也还会有太多的人,想要干掉他。

对于抢夺左相势力的矿点,他兴趣不大,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除非确定是血沙侯的矿,否则我未必会去抢,也可能只是收保护费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?”政真人修为不高,胆子还真的不小,他据理力争,“你要知道,你收左相势力的保护费,可就是跟皇家为敌,你想好了吗?”

“为敌又如何?也不见皇家对我有多好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他对燕舞仙子的印象,真的是糟糕透了。

政真人却是会错了意,“你虽然身入宗门,总还是风黄界子民,而且……真意宗未必是气修最合适发展的地方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他基本上可以确定,对方是个消息不怎么灵通的家伙,“你觉得我收他们的保护费不好?”

“当然不好,”政真人很干脆地回答,“除非你不打算履行保护的义务,你是这样的人吗?我看不像!”

这个马屁,拍得陈太忠还是很舒服的,尤其对方明显是个不擅长拍马屁的家伙。

所以他微微一笑,“那以后我专收皇家采矿点的保护费,你看可好?”

“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政真人登时就恼了,“我们不需要你收保护费,我们自己保护得过来……你这么收保护费,是掠夺我们的财富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那我掠夺左相势力的财富,又哪里错了?”

“我……这个,”政真人挥动几下手臂,好半天才吐出一句,“你抢矿就行了嘛,何必收保护费呢?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我胃口比较小,就只想收保护费,不行吗?”

你也算胃口小?那真不知道,什么叫胃口大了!政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看看你做的这些事吧,抢完宗门抢官府,若不是知道你是孤家寡人,早有人拿你满门老小说事了。

然而,陈太忠铁下心思不想抢矿,这也令他有点恼火,“有钱不知道挣,看来你还是怕了左相,枉我以为你是条汉子。”

“想死你就直说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拉下了面皮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想抢矿就抢矿,想收保护费就收保护费……陈某人如何行事,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。”

政真人脸色也是一沉,“这么说来,你是不想要矿点的信息了?”

只要是官府出来的人,身上就难免带着官威,他在官府中公干得久了,竟然不假思索地发出了威胁。

陈太忠当然不会吃这一套,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对方的语气,而是哈哈一笑,“随便你了,给不给是你的事,本来也不是我主动要的。”

政真人闻言先是一愣,然后才反应过来,自己此来,是要以给出左相的矿点为诱惑,保护己方的利益,顺便唆使陈太忠和左相的势力冲突。

我怎么稀里糊涂地,就把事情办成这样了?竟然以不给矿点的消息威胁对方?

他愣了一愣,才干咳一声,“好吧,消息我可以给你,但是我希望你能抢夺那些矿点,而不是收保护费……我们愿意提供相应的帮助。”

说来说去,这又绕回来了,陈太忠对这厮的表达能力,也是相当地无语,他一摆手,“你给我矿点的消息,是换取我不对你家的矿点动手……很简单的交换,你怎么搞得这么复杂?好了,这事儿就这么定了,不要让我怀疑你的智商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政真人沉吟片刻,努力地整理了一下思路和措辞,方才缓缓发话,“但是我们和你,有着共同的敌人,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?”

“我的敌人是我的事,关你们屁事!”陈太忠沉着脸回答,“就你这点智商,也敢惦记让我为你们火中取栗?建议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