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章 北域政家

政真人听到陈太忠的话,脸上的表情,真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,他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阵,才轻声嘟囔一句,“原来……只是猜测?”

“你都不够格让我猜测,”陈太忠继续穷追猛打——你丫敢主动挑衅,总得多挨几句骂,要不然你不长记性,“不过一听这姓就知道,无非是血沙侯家的私生子。”

“你!”政真人一拍椅子的扶手,噌地站了起来,脸涨得通红,眼中似乎要冒出火来,“你竟敢如此辱我?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?辱你都是看得起你,”陈太忠见他生气了,自家反倒是念头通达了,他哈哈一笑,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,“怎么着,很不服气?谁让你先犯贱呢?”

“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,以你私生子的身份,文化程度想必不高,不知道能不能听懂这种比较高深的话。”

陈某人一向不喜欢打嘴皮子官司,但是他的嘴皮子,其实也是一等一的阴损。

政真人气得脸色越发红了,胸口不住地起伏,喘了半天粗气之后,才冷哼一声,“没想到散修之怒的口舌……也是如此阴毒。”

“是你自找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其实我手上的功夫更了得,你不信的话,可以试一试。”

对方若是敢先出手,他绝对不会留情,哪怕是他已经猜到,此人应当是属于皇家的势力,跟血沙侯还有仇——否则此人不会拿血沙侯来激他。

政真人看了他好一阵,才哼一声,“我此来是要敲定,若是净心玉矿跟人赌斗甚至混战,陈真人你是否会完成承诺,出手相帮。”

收了保护费,当然要尽责任,陈太忠这点素养还是有的,不过对方的冒犯,令他很不爽,所以他的回答,也不好听,“打得过的没问题,送死的话……莫非真仙前来,你也要我出手相帮?”

“真仙,你当然是打不过的,”政真人说话的习惯,还真是不好,非常刺耳,“但是万一血沙侯请来高阶玉仙呢?”

“高阶玉仙……好像超过规格了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回答,他是很痛恨血沙侯,但是对方也别想随便扣个血沙侯的帽子,就让他充冤大头出战。

“赌斗是中阶玉仙之下,但是阁下别忘了,还有偷袭和混战,”政真人淡淡地回答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给出了答案,“这种事不能光指望我,不过既然收了保护费,只要证据确凿,我起码会为你们报仇的。”

政真人看他一阵,这个回答不好听,但是确实满足了他的要求,于是他缓缓点头,“散修之怒,果然当得起讲究人三个字。”

你的夸奖,我不稀罕,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你们的死活,其实我根本不在意,我说报仇,是不想砸了我自己的牌子。”

政真人闻言,脸上的肌肉再次跳动了起来,好一阵才平息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对方的回答,已经达到了他来此的目的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两成保护费……你有兴趣知道,血沙侯一脉的人的矿点吗?”

“咦?”陈太忠又好奇地看他一眼,“你这么痛恨你的野爹?”

“陈太忠!”政真人气得大喊一声,“你若再辱我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嗤,”陈太忠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,嘴角也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“不客气吗?你吓死我了……尽管来啊。”

政真人又是一阵重重的喘息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收拾心情,“血沙侯郑家,原本是我政家的分支,你可明白?”

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吐出四个字来,“关我屁事!”

政真人翻个白眼,也不能再计较了,没办法,真的计较不过来,“那么你就可以知道,血沙侯郑家,是你我共同的对手。”

凭你,也配跟我说共同?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却是连话都懒得说,他固然口舌便给,但事实上,他更喜欢直接动手。

政真人看懂了他的眼神,然后……只能继续不计较了,“我可以提供一些左相的矿点给你,你应该知道,血沙侯就是左相的人,而你在东莽的遭遇,也是因为在左相的势力范围。”

陈太忠继续不做声,事实上,他的思绪已经飘得远了,天下商盟是左相的势力,而他被追杀的时候,南特曾经出手相助。

一直以来,他以为南特只想做一个合格的城主,或者又看在庾无颜的面上,才会对他客气一些,但是眼下看来,似乎也许……南城主是皇家的势力?

再想到南特的叔叔,试图招揽他的南郭俊荣,他越发觉得,此事不简单了。

现在的他,其实已经无须计较这么多了,血沙侯只是等闲,星砂南郭家虽然玉仙多,但也不看在他的眼里。

但他忍不住还是要计较一下:我在你们心目中,算是什么样的人呢?

朋友?抑或是……一个可以利用的打手?左相和皇家博弈的一枚棋子?

他不做声,政真人也不继续说了,等了好一阵之后,政真人才继续发问,“你考虑好了吗?”

“我不知道该考虑什么,”陈太忠收回思绪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有话直说,再呲牙咧嘴,小心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有种你对我不客气啊,政真人很想以牙还牙地回一句,但是……他知道,自己真不敢这么说,于是他重申一遍,“我可以提供左相的矿点给你。”

陈太忠耷拉着眼皮,慢条斯理地拿出一套茶具来,开始着手冲泡茶叶,忙了好一阵,才随口问一句,“然后呢?”

他对血沙侯非常痛恨,但是对白燕舞也没什么好感,他并不想成为两家争斗的棋子。

“然后你们就可以去抢矿,跟你们前些日子做的一样,”政真人理所当然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,“我可以提供适当的便利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继续忙乎冲茶大业,“难道没有人告诉你,你不是一个合格的说客?”

“我从来都不是,”对于这一点,政真人倒是勇于承认,“不过我觉得,咱们真是有共同的仇敌,其他的事情并不重要……难道不是吗?”

这一次,陈太忠连眼皮都懒得抬了,“你觉得,你有资格跟我谈这个事?”

政真人闻言,又是一怔,然后讪讪地回答,“这显然不是我能做主的,但是我负责净心玉矿,而且跟你有共同的敌人,所以……有人授权我来谈。”

“是什么人授权?”陈太忠必须要问明白。

政真人苦笑一声,“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?一旦事情闹大……我就是推出来的替罪羊。”

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那我怎么知道,你是不是公报私仇?”

“这个问题,你问得非常白痴,”政真人真的不是一个做说客的料,话说得实在太难听了,虽然他的理由很充分,“你觉得以我的身份和修为,可能知道左相那么多矿点吗?”

“最后一遍提醒……你敢再这么说话,后果自负,”陈太忠做出了警告,不过他更关心的是,“抢矿点太麻烦……我也可以对左相的人,收取保护费。”

政真人听到这话,登时不干了,“你收左相的保护费,岂不是要跟我们赌斗?”

陈太忠看看他,又侧头看一看虎妖,“这么不懂事,你俩……到底谁是兽修?”

“兽修就不懂事吗?”虎妖闻言眼睛一瞪,它也不干了。

“我是说,我们可以通融,为你们抢矿点创造条件,”政真人马上出声辩解。

他真的是不通变故的那种人,虽然跟陈太忠有共同的仇家,但是他看陈太忠,也相当地不顺眼。

他受命来此磋商,手里有很多牌可以打,可是他真的不想让对方太得意,你一个小小的散修,何德何能,敢骑在皇族的脖子上张扬?

陈太忠看他一眼,觉得此人真是有点莫名其妙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收保护费,就是给对方面子?”

你这个逻辑,怎么这么拧呢?政真人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回答,“有矿,为什么不抢?你若嫌开采麻烦,可以授权给我们。”

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你的意思是,你会把途经的道路划给我,连成片,是吧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政真人叫了起来,他此来的目的,是皇家希望借助陈太忠的实力,打击左相,把自家的地盘划出去,那成什么了?

不过当初这个决定,是仓促决定的,有此疏漏也是正常,他扫一眼虎妖,马上来了灵感,“可以让虎修去抢嘛……跨区占地,你做后盾,这可不是皆大欢喜的事?”

“为什么每次,都是我们做恶人?”虎妖眉头一皱,闷闷不乐地发话,“我们其实挺讲道理的……我比陈太忠还讲究。”

虎修讲道理?政真人木呆呆地看着它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然后嘴角抽动一下,“我知道,大家都挺讲道理的,这是我们能坐下协商的原因,但是……有更多的灵石可赚,为什么不赚?”

“那要看你提供的是什么矿的信息了,”虎妖不等陈太忠发话,就高声叫了起来,“若是阴晶矿,那当然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财迷!陈太忠恶狠狠地瞪它一眼:保持一点虎族的矜持,很难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