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九章 奸诈虎修

不多时,虎妖直接大摇大摆地飞过来,才一落地就是一阵抱怨,“我说,有什么事,你不能找我去吗?都是真人,让个小灵仙去通知我,这很掉价,你知道不?”

“哪来那么多废话?”陈太忠也不理会它,“是这样……有个矿,有没有兴趣去抢?”

虎妖一听,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,刷地一下亮了,“什么矿?阴晶矿吗?”

“你还想啥呢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白它一眼,“是净心玉矿。”

“这可没什么意思,”虎妖一听,就没了兴致,“我自家地盘上,还有个小净心玉矿呢,我嫌开采麻烦,就扔在那里。”

净心玉矿是有价值,但是对虎修自身来说,没太大的用处,卖灵石吧,这玩意儿现在又不怎么值钱,关键是开采太辛苦,连浩然派这种极小的势力,都是派了奴隶去开采。

对虎修而言,能抢的东西,绝对不会自己去做,虎修从来不走种田流的。

“你先去抢,抢到了,自然有我浩然派操作,”陈太忠也不喜欢种田,哪怕他将灵谷种得很是不错,“到时候你负责护卫,等分红就行了。”

虎妖还是不满意,可是它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,想一想之后,它郑重发话,“那么,利润我要分一半,而且只要灵石,不要净心玉。”

“可以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点点头,然后丢出一块玉简来,“这是地图。”

虎妖抓起玉简,就转身离开了,没过半个时辰,一群虎修驾着腥风,呼啸而去。

其实,做个兽修也不错啊……陈太忠看它们走得如此痛快,心里竟然生出了不少羡慕:想做就做,活得真是率性啊。

当然,这也仅仅是想一想而已,他还是很珍惜这副人族的皮囊的。

不过,很快他就意识到了,虎修活得……实在是太率性了。

六天之后,大群虎修回转,虎妖兴冲冲地跑过来找他,“搞定了!”

“啊?”陈太忠都要忍不住吃惊一下,“这么快?我还以为你要约我一起去赌斗呢。”

他让虎族出面,只是一个由头,真的需要动手的话,浩然派会以外援的姿态出现,毕竟将矿抢到手之后,还是要由浩然派来经营的。

“我觉得他们说得也有道理,抢来抢去的没意思,”虎妖语出惊人,“所以我决定听他们的,只收两成保护费,出现问题的话,虎族和你都会出面过问。”

“我……勒个去的,”陈太忠登时目瞪口呆,一时间,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了,“我知道你虎族不喜欢从事生产,但是,也没必要这样吧?”

“这钱赚得轻松啊,”虎妖大大咧咧地回答,“不用费事,拿灵石就行了,大不了到时候帮人打架……多大点事?”

陈太忠越发地无语了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我浩然派呢?那矿点可是我告诉你的……打仗的时候,你还要拉我去。”

“你我一人一半,每人一成,”虎妖哈哈一笑,“我虎族做事,从来很痛快,不会亏待朋友。”

“才一成?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不过对方都这么说了,他也没办法再计较,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“倒真是便宜……我其实不想要灵石,看你这点谈判水平吧。”

“你可以跟官府的人谈啊,要净心玉也正常,”虎妖摊开两只毛茸茸的爪子,“这在于你谈了,反正你我一人一半。”

“你去说就行了,”陈太忠对此兴趣缺缺,你都谈好了,我还谈什么?“两成中,一半支付灵石,一半支付净心玉好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虎妖犹豫一下,又干咳一声,笑着发话,“这个最好你去谈。”

“没那时间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为了这点小破事,跑几千里,划得来吗?

“呃……”虎修的脸色,越发地诡异了,它顿一顿之后,若无其事地发话,“其实官府的人,跟着来了矿点,正好你可以见一见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它一眼,略略思索一下,狐疑地发问,“你这家伙,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?”

“哪里有,”虎妖闻言,顿时高声吼了起来,惹得远处的人都看了过来。

不过叫嚷之后,它吞吞吐吐地表示,“这个那啥……不是说咱们合作吗?官府的人,只是想落实一下,我说的是否属实。”

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别看这虎修似乎很鲁莽,没什么心机,但是真涉及到利益,没有谁是简单的——合着我让你去抢矿,你打着跟我联盟的名头,去收保护费?

于是他就又想到了一种可能,很怀疑地发问,“其实官府那边,我的名头,比你虎族的名头还要好用,对吧?”

“你怎么知……”虎妖的眼睛瞪得老大,下一刻它抬起爪子,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好一阵之后,它才放下手来,悻悻地哼一声,“我虎族高手众多,浩然派只有你一名高手,若不是跟我虎族联合,你以为人家会买你的账?”

这话当然也有道理,但是陈太忠已经无心计较此事了,他冷冷地看着虎妖,“你是不是还答应了他们别的事情?”

“没有,绝对没有,”虎妖的大脑袋,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然后它一瞪眼,“我警告你啊,不许这么看我,要不我可翻脸了。”

“嗯?”趴在陈太忠肩头的小白猪,懒洋洋地抬起了脑袋,眼中有异光一闪——中阶大妖的精血,很久没有吃了啊。

我去,虎妖觉得脖颈后的软皮,登时变得僵硬了,它并不知道纯良的来路,但是前一阵,它亲眼看到晓天宗庞真人,对这只小白猪的忌惮——跟陈太忠赌斗,不许这小家伙上。

所以对这小家伙的来历,它有些猜测,尤其是现在,被对方盯上之后,它竟然能感受到,有一股极大的危机感,笼罩住了自己。

这厮绝对不是好路数!虎妖已经做出了判断。

但是虎族的尊严,不允许它退缩,于是它硬着头皮大喊,“有话你可以好好说,但绝对不允许怀疑我虎族的诚信!”

“虎族的诚信?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用力回想一下地球上的典故,果然,倒是没有形容虎族两面三刀的故事,最多不过一句“人无害虎心,虎有伤人意”。

但是,刚才它也是遮遮掩掩,不肯老实说话,害得自己还以为这厮真的很大方。

所以说,别以为虎修就不会小把戏,他哼一声,“我还以为你们都是直肠子呢。”

“这不是……沟通不畅吗?”虎妖得了面子,马上就改变口风,“我都说了,保护费是两家一起收,也不知道你怎么听的。”

陈太忠闻言,无奈地翻个白眼,“好了,你去把官府的人叫过来。”

不管怎么说,他是不会主动去见官府的人的。

“凭什么是我去?”虎妖眼睛又是一瞪,然后眼皮一耷拉,悻悻地转身离开,嘴里还嘟囔着,“我又不是你的手下……”

没过多久,虎妖带着一个初阶真人走了过来,此人身材瘦小,双眼细长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“这真人姓政,政令的政,不是血沙侯的郑,”虎妖简单介绍一句,就坐了下来,并不多说话。

政真人见到旁边还有椅子,也不客气,一屁股坐了下来,也不说话。

三人都不说话,沉默了好一阵之后,政真人才出声,打破了沉寂,“虎修抢我净心玉矿一事,据说是陈真人授意的?”

他的声音并不高,也没什么力气,但是偏偏地,流露出了浓郁的、不加掩饰的怨气。

尼玛!陈太忠闻言,又恶狠狠地瞪了虎妖一眼,心说以后谁要再说兽修实在,我一定一口啐到他脸上。

不过这时候,他也没办法跟这厮计较,只能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我只是答允与虎修合作,至于说授意……呵呵,政真人你想这么认为,也由你。”

这话说得霸气十足,政真人的小眯眯眼中,掠过一丝冷厉,“散修之怒,果然是傲骨铮铮……当初怎么会在血沙侯郑家的手下,亡命奔逃呢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闻言侧过头来,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然后笑了起来,“呵呵,你这个人,很有趣嘛。”

“我是很无趣的人,”政真人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从来也不怎么会说话,但是我有个好处,从来不会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。”

“咦?”陈太忠眉毛一扬,越发地对此人好奇了,他微笑着发话,“以你这脾气,能躲过血沙侯家的追杀,想必也不容易啊。”

“我不用躲,郑家也不敢找我,”政真人的眼中,又掠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恨意,“没想到……陈真人对我了解得不少。”

“呵呵,了解的不少……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了好一阵,才面皮一绷,刷地拉下了脸,“我呸,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我去了解你?”

陈某人的睚眦必报是出了名的,对方敢讽刺他,他当然不会客气,总算是,当年他修为不高,躲避追杀也没啥可丢人的,所以他只落一落对方的面皮就是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