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八章 以理服人

陈太忠真没想到,天幻门为了维护自家的地盘,竟然打算出卖官府的利益。

在他想来,对方应该是选择勾结官府,共同对付自己才是。

然而,天幻门还真是这么算计的,他们讨论一番之后,一致认为,勾结官府对付陈太忠,风险不算小,但是却有可能将自身跟官府绑在了一起。

身为宗派体系中的一份子,这么做,得不到太多体系内的支持,更不符合天幻门的利益。

明明是北域官府得罪了陈太忠,他们何必上杆子去拉仇恨?

洞霄宗的修者之所以赞同下门去勾结官府,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痛,身陷其中的天幻门,才知道何谓正确的选择。

祸水东引才是王道,你们自去打生打死,我能借此护好自家的地盘,就足够了。

看到陈太忠诧异,这中阶真人心里也忍不住生出点自得来:就算你明知道我的目的,莫非你还能拒绝不成?

他微微颔首,“我们只负责提供消息,你同官府的纠葛,我们是不会参与的。”

“想得真美啊,”陈太忠失声笑了起来,对方的手段和目的并不难猜,以邻为壑罢了。

但是所谓的阳谋,也就在这里了,这是堂堂正正的手段,别说对方没明白地说出来,就算说出来了,他也无法拒绝,虽然他很讨厌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。

所以他忍不住要尖酸地问一句,“你就不担心我告诉官府,消息是天幻门提供的吗?”

“你不会的,”中阶真人信心满满地摇摇头,想一想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,“就算官府知道,那又能怎么样?对他们下手的,总不是我天幻门。”

官府和宗门,终究是两个体系,相互拆台,这并不算多么严重的事件。

陈太忠心头又漾起了淡淡的失败感,其实说句良心话,把其他修者摆到他的位置,谁也不会觉得有多么失落——白吃枣,你还嫌核大?

他是强势惯了,不喜欢落入别人的算计,尤其是这种无法抗拒的算计,所以才会觉得不舒服,想一想之后,他又刺对方一句,“那我若是宣扬,你天幻门也因此受益了呢?”

中阶玉仙呵呵一笑,“那我们自然会说,绝无此事,试图挑唆洞霄宗和北域官府作对的传言,不知道有多少了,不差再多几句。”

“行,你们算计得深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将争执丢在了脑后,其实这些话,他只是说一说,压一压对方的气势,绝对没想过去实施,丢不起那人,“好吧,你们赢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只是说一说,”中阶真人笑着回答,很露骨地吹捧一句,“陈真人是快意恩仇之辈,是讲究人,又有足够的实力,若是利用别人的争执,打击北域官府……难免遗憾。”

你可真能说,陈太忠听得颇有点无奈,不过心里也有几分舒坦,你说得没错,哥们儿的仇,是要自己亲手报的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我可以答应你,但是,你要拿出足够好的矿点,矿点的价值,决定我对天幻门休战的时间……我的意思你明白吧?”

“明白,”天幻门的中阶真人点点头,他也不会奢求,随便给对方两个小矿点,能换得在这三百年之间,浩然派放弃觊觎天幻门的地盘——散修之怒或者暴躁,但是不代表没智商。

说到底,就是价值的交换,有多少价值,就能换回多久的平静。

“既然是明白人,我就不跟你说废话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半年之内,我不会对天幻门动手,半年之后,就看你能提供给我什么矿点了。”

半年之后,这个矿就开采得差不多了吧?中阶真人很是怀疑,陈太忠有拖延时间然后走人的意思,但是想到这么大的地盘上,不可能仅仅只有一个催元沙矿,心里就释然了。

既然浩然派要把这块地方霸占下去,拖延时间什么的,真是没太大意思,念及此处,他微微地颔首,“好的,那么……矿点价值和休战时间,如何换算呢?”

“这种小事,该是你我谈的吗?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好走不送!”

话说到这个地步,他终于出了一口被人算计的恶气。

中阶真人的嘴角抽动两下,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。

他离开了陈太忠的营帐,却没离开矿场,而是授意跟随来的天仙,去找皇甫院主继续交涉,他自己则是去看望罗霸道了。

一天之后,天幻门的来人离开了——不是全部离开,而是留下了一个中阶天仙做联络员。

然后皇甫院主就找到了陈太忠,“陈真人,皇甫院主给出了一个净心玉矿藏的地点,这个该如何换算时间呢?”

净心玉果然是幽冥界不值钱的东西,浩然派的地盘开出了一个矿,这里又是一个矿。

可以想像得到,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风黄界的净心玉,都会保持一个相当低迷的价值,而这个“一段时间”,可能是五百年,甚至是一千年。

但是从充实宗门底蕴的角度上来说,净心玉有极大的持有价值,这玩意儿,风黄界基本上没有产出,攒得再多,总有消耗完的时候。

也许不到五百年,净心玉的价值就会有极大地提升,因为市面上肯定会缺货——有实力的势力,宁可存在库里,也不会拿出来交易。

垄断无处不在,对于风黄界的各大势力而言,资源的垄断,尤为重要。

这倒不是说,垄断者一定要赚取丰厚的利润,才肯销售某些东西,宗门的传承,起码也是按千年论的——毕竟是风黄界少有的产出物,我自己都未必够用啊。

“换算的事情,你自己把握,”陈太忠对这些事情没兴趣,但是他要指出,“净心玉虽然便宜,可是跟催元沙不同,同样是风黄界少有产出的东西,它没有替代品,催元沙有。”

催元沙是可以用灵石替代的,虽然对百花宫的修者来说,使用灵石的效果,甚至还不如催元沙,但是……它终究是有替代品的。

所以说很多东西的估值,是很复杂的,每一次位面战争的胜利,会令相当多的物资,产生价格混乱的现象。

皇甫院主并不头疼价格混乱,他虽然其生也晚,没有赶上任何一场位面战争,但是没吃过猪肉,总是见过猪跑的。

然而,这些事情,总是要问得明白才好,拿出一个章法来,以后就不会因此而手忙脚乱,这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所必须具备的素质。

商量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件事来,“这个矿,离咱们的地盘还有四千里的距离……我这么直接冲过去就抢,好不好呢?”

“不好,矿又没有全部装在储物袋里,”皇甫院主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开采是要时间的,地盘不连贯,起码要借道天幻门,多少要向他们意思一下。”

这天幻门的算盘,打得挺美啊,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借出卖官府的利益,保住自己的地盘不说,还能收一笔过路费,真是好算计。

不过这点小事,倒也不值得太过计较,他摇摇头,将心里的小不爽抛在脑后,借道费太高的话,哥们儿不能强行借道吗?

就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,皇甫又补充一句,“陈真人,咱们直接抢官府矿点的话,还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,除非你打穿这一条通道,将地盘连成片。”

所以这借道该怎么操作,还真得说道说道。

从天幻门抢一条路的地盘出来?陈太忠想一想,终是不愿意出尔反尔,哪怕天幻门的阳谋,令他有点不开心。

哥们儿终究是讲究人啊,沉吟一下,他发问,“我可是听说,也有人能隔空占矿的?”

对这个问题,皇甫院主只能报之以苦笑了,他组织一下语言,婉转地表示。

“隔空占矿这种事,并不是很常见,除了因缘际会的巧合,多数就是一些利益交换了,通常情况下,只有那些实力强大的势力,才可以强行做到,陈真人实力超群,但是,但是咱这个浩然派……”

陈真人你再能打,架不住浩然派就是这么个摊子,别说现在才几十人,就算跟风黄界的通道打通,浩然派五上人齐至,想要隔空占地,也是远远不够看啊。

陈太忠一听,就又有点头疼了,他不喜欢考虑这种事情,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咱们放弃?”

“其实,还是有一些强大势力的,”皇甫院主冲着虎修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么占到手,岂不是又要跟它们分润利益了?”

“不分润的话,就算抢到手,也看不住啊,”皇甫院主苦恼地回答。

也是,该舍的财,早晚是要舍的,陈太忠并不是个小家子气的人,但是替宗派争取利益的时候,他若是太过大方,没准会被人认为好糊弄——毕竟那不是他一个人的财富。

既然皇甫这么说了,他就决定答应,“这是你说的,我这人一向从善如流,反正虎族也不讲理习惯了,正好拿来利用……你去通知虎妖,来我这里议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