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七章 御敌之法

有鉴于陈太忠咄咄逼人的态势,天幻门之人认为,有必要做点什么,防范对方得寸进尺,无休止地扩张。

但是同时,此事还需要慎重对待,门中才失去了一块地盘,虽然地方不大,但是对天幻门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,若是再次失利,那丢人就丢大发了。

更别说门中寄予厚望的后辈奇才罗霸道,正在浩然派的矿上做苦力。

罗上人做的,不是甩开膀子卖力气的活儿,他架设了攻击阵法,对矿石狂轰滥炸,表面上看起来,起码还算较为体面——如果忽略那些灵石,来自于阵法师的储物袋的话。

天幻门若是算计失误,罗霸道因此而被迁怒,干一些没体面的活儿,那可就真不好了,没准会成为将来晋阶时的心魔。

天幻门首先选择的,是向洞霄宗求援,真意宗辱我太甚,恳请上宗出手。

洞霄宗哪里肯接这种烫手山药?就说我们不能出手,说好的各凭本事,我们一旦出手,引得真意宗过问,就不好了。

还是你们自行处理的好,不过你们也放心,若是对方斗你们不过,请出真意宗修者的话,本上宗绝对不会坐视。

真意宗也没人胜得过陈太忠吧?人家需要上宗的帮忙吗?天幻门来人的心里,暗暗吐槽。

然而,上宗这样的反应,大致也在他的猜测中,于是就又问一句,那我们是否能牵涉到其他方面?

上宗一听就明白了,合着这位前来,是抱着联络官府的打算。

眼下幽冥界的战事,基本上就算结束了,除了围剿零散异族势力的队伍,大多数修者,已经开始开发了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宗门和官府之间的关系,也即将面临新的调整,这个时候,下门想跟官府做点额外的接触,最好知会上宗一声,免得引起误会。

事实上,没有哪个势力,愿意看到下属势力跟对手势力走得近。

洞霄宗的人还算讲理,天幻门在此事中,真的比较无辜,而且下门之所以落到这步田地,跟上宗分配地盘时的安排,也是很有关系的。

下门此刻又请示在先,他们实在没有发作的道理。

于是上宗表示,你们注意一下尺度,讲求一下章法,须知北域跟陈太忠交恶,根源是来自于官府的血沙侯,咱宗派体系,本来就冤枉得很。

他就差明说一句:求官府支援可以,但是动手的时候,尽量让他们上,你们别冒傻气。

天幻门来人得了上宗许可,欣欣然离开了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。

浩然派方向,不知不觉中,开采催元沙的时间,就过了一个月,又有不少修者在行商的介绍下,投入了采矿的大业中。

皇甫院主和董毅将集市打理得还不错,同时还押送了一批异族奴隶过来,供这边采矿用。

遗憾的是,异族奴隶的数量有所减少,直接或者间接地死在了管理者手上的不少,陈太忠听说了,都有点皱眉头:死去的是异族,受到损失的,可是宗门的底蕴啊。

不过,此事既然安排给别人去办了,他也懒得置喙,他醉心修炼,一向不喜欢麻烦。

此次在这里待这么久,主要是为了护卫催元沙矿,此矿真的价值非凡。

他已经拿定了主意,待这矿的情势稳定下来,他才会回浩然派的驻地,此刻因为他在这里,有新的探矿者前来此处探矿,等他离开的时候,相信有一部分人会跟着回去。

这里肯定也会剩下一些探矿者,至于他们可能遭遇的危险,他不会放在心上,那些探矿者也不会放在心上,没有危险哪来的利润?天底下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。

至于说情势怎么才能算稳定下来,陈太忠认为,按这矿可以采三个月的规模来算,他起码要等两个月再离开——目前的平静,不代表天幻门放弃了找回场子的打算。

一旦人家通过赌斗找场子,他不在的情况下,虎族和百花宫都找不出来特别顶尖的战斗力。

事实上,陈太忠担心的不是宗派找场子,那只是个面子问题,赌斗也可以约定时间,他最担心的是,天幻门挑唆官府来找麻烦,这个矿就不好开了。

若是官府中人遮掩身份扮演强盗,那吃了哑巴亏都没地儿说理去。

等矿场开采过半,诱惑就小很多了,对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来说,抢夺资源还要冒很大的风险,那就得琢磨一下,划得来划不来了。

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矿藏的规模也被查了出来——以现有的开采速度,这个矿最起码还要开采一年,才能将八成的催元沙采完。

剩下两成,不是不采,而是在开采过程中,要造成大量的浪费,大家暂时顾不得从海量的石块中,寻找那些残余的催元沙,那样有点耽误时间,不够经济。

而且现下的规模,也仅仅是已知的,随时可能有更多的资源被发现。

催元沙的储量远超预估,这个现实实在让陈太忠有点纠结,他当然不会嫌催元沙多,他纠结的是,哥们儿还要在这里待多久?

这里固然很重要,但浩然派的老巢,更为重要,陈某人一直待在外面不回去的话,保不齐就有哪些家伙胆上生毛,冒险捋虎须了。

分身乏术,这令陈太忠十分闹心,虽然对他而言,区区八千里,无非就是几个万里闲庭,再加两颗回气丸的事,但是错非不得已,他是不会暴露自己的赶路速度的。

他的真实速度,也就是白燕舞等有数的几个人知道。

要不……我再去抢两块地盘?陈太忠忍不住要胡思乱想一下。

在他的意识里,从来不存在“消极防御”四个字,哪怕他真的仅仅是想防御,那也要摆出一副进攻的架势来。

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,攻击得别人怕了,自己的地盘就要安全很多。

但是这么猖狂地抢地盘,尤其是浩然派只有区区的几十人,根本不存在守住的可能,在他离开之后,真的是要考虑被人反击的可能。

以异族的智商,都知道拿集市的安全来威胁陈太忠,人族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。

地盘太大,这是个麻烦啊,陈太忠心里哀叹,但是让他放弃抢地盘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浩然派穷得太久了,他身为浩然宗的第十四任宗主,哪怕不考虑跟浩然派弟子的交情,也断不可能让本宗的苗裔再受委屈——坚持到浩然派弟子投放过来,这地盘就能安稳很多。

那么……我就得考虑掩饰行踪了,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只要我行踪不定,谁都不知道我在哪儿,想要做一些不好的事情的时候,就要掂量一下。

这个决定,让他再次叹口气:在自家的地盘,也得鬼鬼祟祟……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

不过下一刻,想到以燕舞仙子的修为,都要遮遮掩掩地藏身于一个不正规的黑市,他心里多少好受了一点:巅峰玄仙都能委屈自己,哥们儿为了大局,也没必要太斤斤计较。

才拿定主意,浩然派弟子前来汇报:天幻门来人了,请见陈真人。

陈太忠已经发现有人来了,不过没辨识出身份,他也不着急辨识。

听说是天幻门弟子,他心里生出点诧异,于是召见来人。

来的还是上次那个中阶玉仙,见到他之后,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我还以为,你们会撺掇官府的人来,没想到你们又来了。”

这话说得很直白,而且洞霄宗的修者,确实也是这个意思,他算是一语中的。

但是对中阶真人来说,这直白的话,令他有点接受不了,这岂不是说,天幻门自身的实力,不足以找回场子,所以要采用某些非正常手段?

话是实话,但是真的有点侮辱人。

不过这位也无心计较,涉及很多的利益,一些难听话就不算什么了,他抬手一拱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此来,是为送浩然派一场富贵。”

这是……拿错剧本的节奏吧?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嗯?”

“我想问一句,此矿开采完毕之后,陈真人是否打算离开这块地盘?”这位一本正经地发问。

“走不走,何时走,是我的事,”陈太忠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傲慢地发话,“就凭你……也敢问我?”

中阶真人无奈地苦笑一声,“我们是想收回这块地盘。”

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回去洗洗睡吧,这个愿望……你可以在梦中实现。”

中阶真人还是不着恼,收回地盘原本就只是一个说辞,天幻门根本没往这边想,他只是表示出自身的容忍罢了,于是他退而求其次,“那这块地盘,对浩然派来说,也不算小了吧?”

陈太忠很坚决地摇摇头,“既然以浩然为名,这点地方……远远不够!”

你问我还会不会对天幻门的其他地盘动手,对不起,我绝对不可能承诺“不会”!

中阶真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出声,“若是我能给出你一些官府采矿点的信息,你能否承诺,不再向我天幻门的地盘推进?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的眉头,登时就是一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