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六章 服苦役

阵中的陈太忠,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中。

大家最先看到的,是里面不尽的水流,透过水幕,隐约能看到里面陈真人的影子,不过他的表情,就看得不甚分明了。

然而,就算视线模糊,也能辨识出,他头顶的灰色小钟,已经涨成了直径六尺,高约三尺的扁平型大钟,水流不能伤害其万一。

而陈太忠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,手执一把长刀,似乎在很随意地东张西望。

三宫主眼力非凡,一眼就认出了水流的根脚,忍不住倒吸一口气,“弱水炼制的黄泉阴雷?这罗霸道,还真是好生下了一番功夫。”

黄泉阴雷水,是极为霸道的攻击,而且还带有极强的腐蚀性,可伤高阶玉仙甚至真仙。

当然,若是由罗霸道本人发起攻击的话,能伤初阶真人就算不错了,不过眼下可是由阵法发起攻击的,罗上人只是阵法的操控者。

有了阵法的加成,攻击的力度和时间会大大加强,伤害中阶真人甚至高阶真人,也不是什么难事——高阶天仙体内的灵气是有限的,用阵法攻击的话,不会受到这方面的限制。

三宫主就算对陈真人有信心,也不能确定,他真扛得住这样的攻击。

纯良看一眼之后,继续懒洋洋地趴在那里,它对陈太忠的本命法宝之能,还是相当清楚的,心说用黄泉阴雷攻击这小钟,真没见过更笨的人了。

三宫主的话,也被别人听到了,忍不住脸色齐齐一变,这么大的水流,竟然是弱水炼制的黄泉阴雷?天幻门的上人,也太败家了一点吧?

就在大家猜测,陈真人能撑多久的时候,陈太忠的身形动了,他轻轻巧巧地一步迈出,似缓实急,于此同时,一道雪亮的刀光斩了下来。

这阵既然敢称大阵,当然有诸多变幻,阵中的人位置一变,大阵自然会生出相应的变化。

但是陈太忠一步万里闲庭,直接跟大阵的空间禁制碰撞到了一起,诸多变化虽然如影随形地跟了来,可他一刀出去,空间禁制顿时土崩瓦解。

一刀既出,他又迈一步,再次斩出一刀,整个大阵剧烈地抖动两下,轰然散去。

众人见状,尽皆愕然,他们不知道此前阵中发生了什么,他们只看到,陈太忠在黄泉阴雷的攻击下,防守得异常轻松,然后只出了两刀,就将罗霸道布下的大阵破开。

这可是罗上人寄予厚望的大阵,不成想被如此轻松地破开:这就是天幻门的阵修天才?

他们齐齐扭头看去,要看他此刻的表情。

罗霸道直接傻眼了,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,目光呆滞,嘴里低声嘟囔着什么,却也没人听得清楚——看起来,他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。

事实也确实如此,他想到了阵法困不住对方的可能,但是他真的没想到,自己处心积虑研究了多年的阵法,竟然是如此地不堪一击。

一时间,他心如死灰,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。

在陈太忠破阵的一刹那,他其实还有阻拦的手段,既然敢称阵修,他还能施展别的便捷阵法,但是对方破阵实在太快,而且……他体内的灵气有点不足了。

这就是陈太忠在阵中待了半个时辰,所起到的连带作用了,他只是为了防备对方的其他杀手,却没想到,耗费了对方的很多灵气。

一个上人想困住一个真人,不耗费大量的灵气,是不可能的——哪怕他用了阵法。

而这阵法的消耗,也委实惊人,不说罗霸道这操纵者,就连陈太忠被困者,也耗费了大量的灵气,吞服了三颗浩然宗的回气丸。

那么,罗上人此刻体内的灵气成了什么样子,也就不用说了,他甚至使不出其他的手段,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将大阵破了去,七面阵旗被大力冲得支离破碎。

一来是不能接受大阵被破,二来是心疼大阵的损伤,一时间,罗霸道呆若木鸡,好半天才尖叫一声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小子,你这大阵……破得很是轻松啊,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身子前欺,探手向他抓去,“居然敢拿这种不成熟的大阵来侮辱我?”

其实他还是很恼火这个阵的,不是这阵有多么难破,而是让人特别恶心——禁锁空间、幻术、蚀骨之毒,再加上那带有天威的水流冲刷……

你的小手段,敢更多一点吗?

当然,他并不知道,对方使出的是黄泉阴雷水——他身在阵中,很多东西看不清楚,所以他真没意识到,能如此轻松破阵,是他的本命法宝立功了。

他的本命法宝,全面压制了蚀骨之毒和弱水的威力。

若是将灰色的小钟换成别的防器抵御,或许早就出问题了。

反正他觉得,自己破阵破得痛快,少不得就要践诺,去找罗霸道的麻烦。

伸手抓人,不是托大,而是掌控次神通——这样会显得逼格比较高。

“陈真人且慢,”有人高叫一声,一座防御阵蓦地出现在罗霸道身前,却是那中阶真人抛出一个阵盘来,“此战我们认输。”

一边高叫着,他一边又掐一个阵诀,想要将罗霸道挪移走——罗上人是未来天幻门的希望,他可绝对不想让这门中奇才受到损失。

中阶真人只看陈太忠破阵如此轻松,就知道自己也不是对手,罗霸道此阵的攻击力,不差于他手头几个得意的攻击阵法,他没必要再去尝试。

既然硬扛不住,打不过总还能跑,而他在刚才,就布下了挪移阵,能将罗霸道瞬间转移到百里之外。

不过一发动挪移阵,他就是一愣,“我去……你竟然会掌控?”

挪移阵遭遇空间禁锁,那就是看谁的修为更高深了,眼下他想将罗霸道挪移走,但是罗霸道所在的这一片空间,已经被陈太忠掌控了,那么他想发动挪移阵,必须面对面碰撞。

但是这中阶真人还真没想到,陈太忠区区的一级玉仙,竟然熟悉了掌控次神通。

因为对情况的复杂性估计不足,这一碰,他登时傻眼——人没被转移走。

“认输顶用的话,要警察干什么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他在发出掌控的时候,也感觉到了空间之力的干扰,心里登时有了判断——这是挪移阵?

不过,挪移阵又如何?他是铁下心要去找对方的麻烦了,于是冷冷地看对方一眼,“别逼我动手啊。”

“我们都认输了,你还要怎么样?”中阶玉仙的肺,好悬没气炸,“陈真人,你跟北域官府有恩怨,那是你们两家的事……跟我天幻门,跟我洞霄宗……毫无关系啊。”

话说得有理,不过陈太忠依旧气愤难平——虽然他并不知道,自己到底赢在了哪里。

不管怎么说,他是赢了,而且他认为,对方这个小阵,实在有点故弄玄虚,是对他的侮辱——亏得一开始,哥们儿把你看得那么高呢。

于是他狞笑一声,“拿这种粗制滥造的阵,来越阶挑战我这个真人,我要只是计较这一小片地方的得失,岂不是要被他人耻笑?”

“那就当是我们故意输给你好了,”中阶真人没好气地回答,“送一块地方给你,行不行?麻烦你搞清楚,你的仇人在官府!”

这还是息事宁人的说法,但是陈太忠绝对不肯善罢甘休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你们未尽全力,是有意放水?”

这位并不知道“放水”是什么意思,但是只冲着字面意思,他也理解了七八分,不过他并不想解释太多,“输就是输了,我们认……你一个劲儿计较别的,有意思吗?”

有意思吗?或许真的没什么意思,反正是把地盘抢到手了。

但是陈太忠依旧不能容忍,那小小天仙对自己的放肆——我得让那厮知道,随便使用激将法,是要付出代价的!

从来都是哥们儿越阶挑战,还真没遇到过,敢越阶挑战我的!

有些毛病,真的是不能惯的,今天能有高阶天仙挑战我,明天就能有中阶天仙挑战我!

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罗霸道留下,给我浩然派采催元沙,服苦役一百天,你若不同意,可以直接说!”

那中阶真人眼珠转一转,试探着问一句,“我说不同意的话……后果会是什么?”

“催元沙很多,”陈太忠云山雾罩地回答一句,顿一顿之后,微微一笑,“我也不介意再多个中阶真人,帮我浩然派开矿。”

中阶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转头默默地走了,至于罗霸道一事,再没提起。

只是一百天的苦力而已,他没必要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罗霸道不想接受这个结果,毕竟是很没面子的事,但是他别无选择——在陈真人的掌控之下,他想跑都难。

至此,天幻门的地盘争夺战,算是输到姥姥家了。

然而,仅仅是输也就罢了,问题在于:这是浩然派想要抵达的终点吗?

天幻门占的地盘大了去啦,原本对浩然派的警戒,只存在于理论上,但是现在,浩然派冲过了虎族的封锁,真的来抢地盘了。

能抢百万里的地盘,就不差再多抢几个百万里。

这才是天幻门最头疼的事情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