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五章 罗霸道的红颜阵

此阵乃是罗霸道吸收上古阵法,独创出的“红颜弱水骷髅阵”,是他能拿得出手的、最顶级的阵法了,他甚至想借此阵法,困死高阶真人,只是未曾得到过机会。

此阵可封禁空间,陈太忠所展示出的对空间规则的运用,应该也脱不开此阵。

同时这阵中,还有幻术和蚀骨祁毒,不能守住本心、毒抗不强的话,也很容易中招。

然而,封禁空间、幻术和蚀骨奇毒,只是一些羁绊人的小手段,能起作用固然很好,起不到作用也无所谓,此阵另有绝杀——弱水。

自打创出此阵之后,这阵法就面临一个极大的问题:布阵的时间极长。

如何才能快速地布下阵来?这是他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经过不间断的改进,他终于将布阵时间缩短到了三息左右,但是……这依旧不够!

须知他创出此阵,就是要越阶杀敌的,而且是要越不止一阶,跟同阶修者相斗,他有把握布下此阵,可是越阶对敌,这三息的布阵时间,依旧是不可逾越的天堑。

人家修为比他高,只要能分心扰乱四十九面阵旗中的一面,大阵就布不成,更别说最后还要投放主幡在阵中。

所以他这个红颜弱水骷髅阵,就是一个鸡肋一般的存在——能成功架设大阵的时候,不用此阵,他依旧能轻易杀敌;而真正需要此阵的时候,他一般没有机会布设。

最坑的是,这阵不能隐藏起来,想要埋伏人都不可能——看到那么多阵旗,谁吃了傻逼,会去闯啊?

没办法,天仙修为创出的惊人阵法,有点不足之处是正常的,没缺陷才是不正常的。

而且就算有这些缺陷,罗霸道设计的阵法,依旧得到了天幻门的高度称赞,他自己也不会因为其鸡肋属性,就舍弃不用。

他真的舍不得,所以只能选择不断地完善阵法,虽然想再提升属性,是非常难的。

现在,有人主动入阵,他终于可以全面发挥大阵的威力了,一时间,他忍不住热血澎湃。

“嗯,有空间封禁的效果,”陈太忠在阵中站立着,细细感受大阵的变化,空间之力不是很明显,但他还是感受到了。

待睁开眼睛之后,他觉得神智有点恍惚,说不得凝聚一下神魂,“竟然还有幻术,呵呵,也是难得了……我艹,还有毒?”

幻术什么的,对他不是太大的问题,他的识海远超旁人,都赶得上高阶真人了,天目术一打开,自然也能看清本质,不被幻象迷惑。

说来说去,还是他的修为远胜罗霸道,若是换个高阶真人,也拿个类似的阵法出来,他抵抗得就会比较辛苦。

至于说这蚀骨之毒,搁给别人或者是麻烦,但是对他来说,真器元胎本身就有抗毒属性,眼下被凝练成本命法宝,抵抗这种毒性,真的也是小儿科。

就在他鄙视这阵法的时候,只觉得头顶一紧,有极大的威压罩了下来——有点名堂啊。

大阵之外,因为有烟雾遮蔽,旁人并不知道阵中发生了什么,只有罗霸道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——主幡成功发动,降下了三千弱水。

这三千弱水,他收集得煞是辛苦,北方壬癸水,弱水资源并不缺,但是谁家都拿这当个宝,他想获得足够多的弱水,必须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弱水乃是水之精华的副产品,若水之精华讲求的是纯正,弱水的特点就是驳杂的纯净。

它拥有水精的一切特点,却又有水精所缺少的包容性。

这包容性是什么?就是水的易污,只要是水,就是易污的,只有水精是至纯,拒绝被污——水之精灵,是以纯净而著称。

弱水易污,不但会被各种元素污染,也会被情绪污染,被空间污染,被气机污染,简而言之,什么都能污染它。

所以所谓的三千弱水,指的是能污染弱水的因素极多,会生成三千种弱水,三千是泛指。

说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之”的家伙,只能说——丫只喜欢那种感觉。

而罗霸道收取了弱水之后,将弱水凝练成了水的最大攻击模式,黄泉阴雷水。

这黄泉阴雷水,最是霸道无情,可以算是五行之雷中的水之雷,将水的至柔化为至刚,可冲刷世间万物,无欲无念,甚至连空间壁垒和时间壁垒,都冲刷得动。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——这样的水,不够牛叉吗?

“这是……下雨了?”陈太忠头顶小灰钟,看着上面的天空,有点愕然,他其实意识到了,刚才感觉到的天威,大约就是这一场雨了。

然而……这也仅仅是一场雨而已,虽然看起来,雨下得比较大,跟瀑布也差不多了,可无非又是一个强对流天气而已。

当然这雨下得,还是有点说法的,无数水滴重重地砸在小灰钟上,陈太忠甚至能感觉到,体内的灵气都因此加快了输出,好支持本命法宝的运转。

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,冲击小灰钟的,竟然是水之阴雷。

风黄界所说的五行之雷,其实是有点牵强附会,但是既然能将这五行中的攻击,称之为雷,那就多少有点雷的属性。

而陈太忠的小灰钟,防雷的效果是一等一的,哪怕是对上冒牌雷,防起来也很轻松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等了一阵之后,忍不住嘀咕一句,“这灵气消失得还真快,吃一颗回气丸先。”

丢一颗回气丸入口,他继续看着四周的大雨,然后他发现,这大雨并没有在地面上泛滥成河,降下的大量雨水,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这却是红粉弱水骷髅阵的功效,弱水攻击不果,自然会回收起来,好继续发出攻击,周而复始延绵不绝——弱水可是很宝贵的资源。

“莫非还有更强效的攻击?”陈太忠总觉得,对方的攻击有点弱,虽然有些威势加成,但是弱得远达不到他的期待——此事定有蹊跷,“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他在这里好整以暇地等待,罗霸道的脸色,却是有点阴沉了,弱水的攻击,看起来效果很一般?这不可能啊。

对方定然是在强撑着!他暗暗地给自己打气,又丢一把回气丸入口,运足灵气去操控大阵,心里也是满满的不服气:我倒要看你能坚持多久!

纯良在远处懒洋洋地趴着,眼睛却时不时地扫他一下,心里暗暗盘算:看这厮的脸色,我可以等一等再出手……本来嘛,以太忠那尿性,怎么可能被你一个小小的天仙制住?

陈太忠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,不过他对自己的本命法宝,还是颇有一些自信的,哥们儿这法宝是防御属性的,经过这许久的温养,一般高阶真人的攻击,还是能扛得下的。

不过,你能不能换一种攻击方式啊,拜托了,一直下暴雨,这不符合常识啊!

他在阵中,顶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暴雨,感受到暴雨的冲刷力度,他终于有了一些明悟:不会这就是此阵的杀手吧?

这可不是跟《封神演义》中,武王身陷红沙阵,是一个路子……无尽的红沙?

红沙阵虽强,但是挡不住,哥们儿有本命法宝啊,他四下扫一眼,心里生出微微的自得来,跟我斗?切!

既然这大阵无奈他何,陈太忠就放下了谨慎之心——纯良在外面没啥反应,显然是对方使不出更强力的手段。

你这阵不攻击我,那我就要攻出去了。

他知道这阵有禁锁空间之能,但是能不能锁住他的万里闲庭,这真的很难说,事实上,他相信对方锁不住——须知在他尚是天仙的时候,万里闲庭就能突破高阶真人的掌控次神通!

不过这么蹿出去,也有点不够霸气,而且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底牌——虽然他这万里闲庭的底牌,知道的人已经不少了,但是少一个人知道,总比多一个人知道好。

于是他轻笑一声,掣出了长刀,“技止此耳?”

罗霸道一直关注着阵内的情形,在这十来个时辰里,他已经吞服了无数的回气丸,气息都变得微弱了许多。

正是因为他这种表现,虎修、百花宫和纯良才坐得稳稳的,等着看陈真人的反应——阵内一直是烟雾弥漫,大家不太了解情况,而罗霸道设计红粉弱水骷髅阵的时候,也考虑到了这一点,连神识都不能探进去查看。

然而,虽然烟雾弥漫,罗霸道身为大阵的操控者,看得清里面的情况。

眼见陈太忠有破阵而出的打算了,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:我擦,受了这么久的黄泉阴雷水,你竟然还有余力破阵?

这怎么可能呢?

虽然他心里想的是不可能,但是对方已经打算出手了,他少不得又加大了对主幡的灵气输入——真不能让你这么出来。

然而,因为加强了对主幡的控制,其他控制,就不免略略地轻了一些,阵中的烟雾,逐渐地淡薄了下来。

见到这样的情况,其他人忍不住又将目光投射了过来。

纯良已经很久没看阵内的动静了,发现那里出现了变化,于是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侧头看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