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四章 天幻奇才

中阶真人闻言,真是怒不可遏,他气得大笑一声,“好好,那我就请教一下高明。”

“师尊且慢,”罗霸道绷着脸发话了,脸上的横肉一跳一跳,也看不出是笑还是怒,“陈真人好大的名头,弟子愿领教高明。”

“你……”中阶真人气得怒视着他,“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?”

罗霸道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禀师尊,霸道总是跟那些天仙争斗,其实也烦了,倒是想多战几个真人,也有助于我悟真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自打飞升风黄界以来,从来都是他越阶挑战,还从来没有遇到过,信心满满地越阶挑战他的修者,“小子,你知道出风头的代价吗?”

“陈真人莫被他所激,”就在此刻,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,却是百花宫的三宫主出声了,“他们不过是做了一出戏,给大家看就是了。”

“罗霸道乃是天幻门的奇才,阵道造诣极为精深,尤其以攻击性的阵法著称,以我来看,他在阵道上的水平,远超其师尊。”

原来……如此?陈太忠总算有点明白,对方为何会派出一个天仙挑战自己了。

他轻笑一声,“倒也有趣,这样的天才,天幻门既然不甚看重,那我就帮着扼杀了便是。”

中阶真人被说破心思,脸色就是一变,待听到这话,脸色越发地阴沉了,“陈真人,切磋争夺地盘,是分出胜负即可,谈扼杀什么的,未免有点小家子气了吧?”

“我做事,由得了你置喙?”陈太忠不屑地一笑,“小家子气又如何?看不顺眼,你可以上啊,我又没拦着你。”

说到底,他还是觉得,自己堂堂的真人,跟一个天仙赌斗,真是有点跌份儿,就想借此机会,激中阶玉仙出手。

不等中阶真人答话,罗霸道再次上前一步,抬手一拱,傲然发话,“陈真人,我有一阵,颇有点心得,想请陈真人指教!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陈太忠二话不说,直接一记神识攻击打了出去,“我在跟你师尊说话,也有你插嘴的份儿?”

罗霸道受此一击,登时头痛欲裂,蹲在地上大声哀嚎了起来。

陈太忠挑衅地看向那中阶真人,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:我就欺负他了,你来啊。

他终是想跟玉仙对战的。

但是这中阶真人嘴角抽动几下,最终硬是没有做声,毫无半点的师尊风范。

其实在来之前,天幻门的人就已经商量过了,虽然对兽修而言,天幻门是很令它们头疼的门派,但是在人族修者中,天幻门的地位并没有高到什么程度。

想一想百花宫的态度就知道,一个不擅长争斗的炼药门派,门中还净是些女修,就敢接下对峙天幻门的活儿。

虽然这是因为,她们也有自己的长处,但是浩然派之所以头疼对方,其实主要还是高端战力欠缺,不得不倚仗他人帮忙防守。

天幻门很有自知之明,估计是打陈太忠不过,但是就这么让出去百万里的地盘,天幻门也丢不起这人,就想着如何能展示门派战力的同时,将胜负的结果淡化。

于是他们就想到了门中的奇才——罗霸道。

罗上人的威名,能被外域的百花宫知道,可见他是有真本事的,他不但阵术超群,战力也非同凡响。

罗霸道在风黄界就有战胜真人的例子,他的巅峰战绩是在幽冥界,以一敌二,力敌两名异族玉仙,阵法困住一名,阵斩一名。

当然,这样的战绩,估计还是对付不了陈太忠,毕竟他在一敌二的时候,是先设下了阵法陷阱,引得异族上钩。

但是他自身的战力,已经可以媲美门中真人了,若是给他充足时间布下大阵,诛杀中阶真人,也未必就不可能,他甚至有信心困住高阶真人,只不过没机会尝试罢了。

所以天幻门就琢磨着,派出罗霸道挑战对手,若是陈太忠自矜身份不愿出手,那么对方的天仙修者中,绝对不会有人能强过罗霸道。

如果陈太忠不顾及身份,定要出手,天幻门则是希望,能拿话语激对方一下,好让罗霸道有机会先行布阵。

如果罗上人先布下大阵,都奈何不了陈真人的话,那么门中其他真人出手,也是无用。

天幻门如此设计的原因,主要还是不想堕了本门的名声——守不住地盘已经很令人郁闷了,若是再传出,陈太忠横扫天幻门真人的消息,那真是里子和面子都丢完了。

哪怕保不住地盘,也要保住名声!这是他们的共同认知,恰好,本门中还有罗霸道这么个奇才,所以才出现了天仙挑战陈真人的奇景。

这种情况下输了,真的不丢人。

不过陈太忠的反应,还是有点出乎天幻门的意料,此人不但不受激,而且毫无高人风范,对一个即将上场的对手,连点警告都没有,直接就悍然出手。

“阁下有点真人的威严可好?”中阶真人冷着脸发话,“霸道虽然是小辈,却是陈真人你的对手,纵然言语有所冲撞,你又何必出手偷袭?”

“偷袭?你还真看得起他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这样不知死活的蝼蚁,我若真想偷袭他,他早已身首两处了,只不过是代阁下管教一下这不懂尊卑的家伙。”

“陈真人好脾气,搁给我,直接斩了这不知死活的小辈,”虎妖在一边阴森森地发话,“不若你给这厮展示一下,如何才算偷袭。”

虎修对天幻门的不满由来已久,刚才天幻门的人说话又不极客气,隐隐有挑衅之意,它索性就挑拨一下,希望陈太忠能斩杀掉对方的奇才。

敌方的奇才,自然就是己方的隐患,抓住任何可能得机会铲除,才是正理。

陈太忠当然不会听它的,他行事固然乖张得很,但大致还自认讲究人,对于没眼色的小辈,稍加薄惩即可,专门去偷袭诛杀,他也丢不起那人。

更别说眼下位面战争快结束了,人族和兽族的关系,显然又要产生新的变化,这时候他被虎妖教唆,斩杀人族希望之星,起码是有脑抽的嫌疑。

陈太忠不理会虎妖,那中阶真人也不理会,只是抓住他一句话,出声嘲讽,“既知霸道是蝼蚁,陈真人连让蝼蚁布阵的勇气都没有吗?还是不够自信啊。”

泥煤!陈太忠听得暗暗咬牙,他虽然眼高于顶,但对战时从不缺少谨慎,听到对方如此激将,真是感觉有点不能忍。

不过对方越这么说,他就越觉得有猫腻,就越不想遂了对方的心思。

总算还好,他自说自话的本事也不错,所以只是冷冷一笑,“寄生蜂虫卵虽小,谁又能小觑?不管对蝼蚁,还是对上位者,陈某人从来都是全力出手!”

“寄生蜂虫卵?”中阶真人先是一皱眉,然后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微笑,“也是,多少总有点危险呢。”

这尼玛更有点不能忍了,陈太忠气得肝儿都要颤了,他侧头看一眼纯良。

纯良的小蹄子在他肩头敲一下:上啊,就算你能忍,我都不能忍了!

中阶真人也看到了这一幕,嘴角的嘲笑越发地明显,“这小家伙想跟着进阵,也行……陈真人真的连这点自信都没有?”

纯良四肢微微用力,噌地从陈太忠肩头跳了下来,它用实际行动表示了:去尼玛,老子丢不起这人。

“行,你如愿了,”陈太忠冲中阶真人笑了起来,笑得阳光灿烂,“等我破阵之后,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!”

中阶真人一摊手,很无辜地表示,“你说一阵定胜负,我都答应你了,你还要怎么样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也懒得再跟此人做什么口舌之争,而是冲着罗霸道狞笑一声,“小子,你的阵法,最好有点门道,若是我出手就能破掉,那可就是小看我……小看我,知道是什么下场吧?”

他本来是不想跟着对方的节奏走的,但是对方的话实在难听,纯良都受不了啦,而且他的行为,也关系到浩然派的面子。

既然如此,那就豁出去赌一把了,人在江湖,总有这样那样的无奈。

当然,如果出现紧急情况的话,他相信纯良不会坐视,冥王分身那次,这厮已经坑过一回战友了,总不能再坑第二次了吧?

罗霸道也是桀骜不驯之辈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吃了他这一眼,只觉得心里微微一凉,一股寒意涌遍了全身。

所以他也不敢多说话,一抬手,打出了七七四十九面阵旗,又往阵中掷下一杆黑色大幡,然后一躬身,面现得色,“恭请陈真人入阵。”

“记住我的话,”陈太忠深深地看他一眼,身子慢慢消失在原地,而阵中也出现了他的身影,由虚逐渐转实。

这是极为高明的空间规则运用,他如此卖弄,自然是有震慑他人的意思。

然后,他的头顶冒出一个灰色的小钟,虚虚地悬在那里,下一刻,他连眼睛都闭上了。

罗霸道嘴角泛起一丝狞笑,掐一个法诀,那阵中猛地烟雾大起,“呵呵,陈真人……得罪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