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三章 一战定乾坤

兽修对天幻门,真的是相当头疼,阵修带给兽修的杀伤,实在太大了。

打个比方说,中州楚家是人族抵抗兽修的一面旗帜,也有真血宝鼎这种宝物,但是很多时候,他们更多起的是精神领袖的作用。

为了避免人族产生强烈的情绪,兽修不愿意招惹楚家,但是一母六真人的楚家,已经是过去时了,现在的楚家,连真人都没有,就是靠着往日的威名,号令人族,震慑一下兽修。

但是天幻门则不同,那大阵摆出来,是要杀人的,而且杀兽修,天幻门尤其有心得,错非不得已,兽修不愿意对上天幻门。

阵法这东西,实在不是兽修所长。

所以虎妖听说对面是天幻门,心里就先打小鼓了,所以它要求护卫费涨价。

陈太忠呆呆地看了它好一阵,一时间竟想不出说什么好。

“这地方若是算我百花宫一份,天幻门的阵法,交给我们了,”百花宫三宫主淡淡地发话。

她看出来了,陈太忠占据这一块地盘,态度非常坚决,而她带来的人……别说是她带来的人,就连上宗的高阶真人,也夺不回这块地方。

既然无法夺回,那么就要争取分一杯羹——催元沙对百花宫来说,实在太重要了。

陈太忠听得一咧嘴,他已经分给了集市上的行商两成,又许了虎妖两成,现在再多一个百花宫分润的话——我浩然派还挣什么?

不过不答应的话,似乎也不好,虎族明显是有点忌惮天幻门,而这天幻门的路子也有点野,陈太忠倒是不相信,自己的天目术会比易萱的幻梦灵眼差多少,应该也能看出阵法的名堂,但是……他不可能常驻在这里啊。

须知他此番带队前来采集催元沙,集市那边就已经没人坐镇了,他本来想把纯良留下的,但是此番抢地盘,很可能遭遇围攻,纯良又要求跟随,所以他就将它带了过来。

这种情况下,集市若是遭遇袭击,陈太忠脸上会挂不住——不用遭遇袭击了,就算有人不守规矩,董毅不能维护秩序,也是对集市名声的沉重打击。

于是他斜睥皇甫院主一眼,“皇甫,你怎么看?”

皇甫院主却是早有设想,闻言马上开口,“此事嘛……未始不能商量,不过我很想知道,百花宫愿意付出什么,然后又想得到什么?”

话音未落,庞真人一转身上了云舟,也不打招呼,下一刻,云舟就消失在了远方。

“啊?”虎妖登时傻眼,抬手一拍皇甫院主的肩头,“小子你口舌很厉害嘛,一句话就把这家伙说走了。”

“这……恐怕不关我的事吧,”皇甫的脸,登时就皱了起来,真的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了……有皇甫院主出面,事情很快就搞定了,他又分给了百花宫两成,这么一来,浩然派只能占产出的四成,实在有点少。

不过他并不这么认为,而是强调:虽然让出了这么大的利润,但是开采的难度也急剧地下降,有人负责开采,有人负责戒备和战斗,还有人负责探看各种阵法。

而浩然派需要做的,就是派出六个灵仙,三班倒地监督采矿,并不需要做更多的事情。

在浩然派自家的地盘上采矿,也不会比这更轻松了,更别说这里距离浩然派的地盘,还有八千里。

陈太忠本人,并不是个贪心的人,事实上他是很大方的,很多时候他的斤斤计较,只是为了不让别人觉得他可笑甚至可欺。

既然皇甫说得头头是道,他就表示支持,里面的各种弯弯绕,也懒得想了——四成就四成,反正是抢来的,有一点算一点。

定下规矩之后,他也没着急离开,而是坐等北域的反应。

对方若是按规矩来抢地盘的话,他不介意跟对方斗一斗,依姚仙定下的规矩来说,中阶真人之下,他还真没把谁放在眼里——来几个打走几个。

对方若是想来脏的,他也一并接了,不就是几个阵法吗?幻梦灵眼破得了,我破不了?

百花宫和虎修都承诺保护了,但是陈太忠并不想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,这不是信不过的问题,而是他要表现出自己的实力。

通过教训敌人,适当地展示肌肉,能很好地震慑盟友。

又开采了五天,爆炸之声不绝于耳,然后,北域方面来人了,一来就是铺天盖地,十来艘战舟,两艘云舟。

云舟上下来一人,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陈真人,我天幻门可曾得罪于你?”

来人直接视虎妖和百花宫如无物,就是跟他打招呼。

“我浩然派也没得罪你天幻门,”陈太忠坐在一张椅子上,连站都懒得站起来,就那么大喇喇地发话,“这里已经是我浩然派的地盘,你身为客人,须得有个客人的模样。”

“真是好笑,”这位是个中阶真人,闻言冷笑一声,“我天幻门弟子,十天前还在这里巡查,怎么就成了你浩然派的地盘?”

“不服就来战啊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中阶真人之下,尽管来战,你要跟我打?”

“我有一阵,阁下可敢破之?”中阶真人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胜了的话,你天幻门便不再聒噪?”

“这却是不行,”中阶真人摇摇头,很明确地回答,“你占了有百万里之大,一阵十万里,赌斗十场,决定这百万里归属。”

“这太麻烦了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然后摇摇头,“不如你告诉我,你天幻门驻地是在何处,我一战定乾坤,也就是了。”

“好个一战定乾坤,莫不是失心疯了?”中阶真人气得笑了,“风黄界的修者中,狂妄当属你第一,竟然敢如此说话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是学别人说话,我还真不是第一狂妄的。”

“是谁?”中阶真仙傲然发问,“谁敢说一战定乾坤?此等狂人,当诛。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他好一阵,眼神中满是怜悯,并不说话。

“你这是什么眼神?”中阶真人眉头皱一皱,不高兴地发问了,“我问你谁说过这话。”

陈太忠嘴巴轻启,吐出四个字来,“燕舞仙子。”

“嘿,原来是……”下一刻,笑容在中阶真人脸上凝结,然后他勃然大怒,“你敢阴我?”

“我阴你个毛线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“这话是燕舞仙子亲口对我所言,你若不信,可敢跟我去对质?”

跟燕舞仙子对质?中阶真人哪里有这个胆量?他和巅峰真仙之间,差得太多太多了——高阶和中阶差得不多,但是真人和真仙,那不是差距,是鸿沟!

“闲话少说,”他冷哼一声,“还是手下见真章吧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,“一战定胜负?”

“这不可能,”两边真的是各说各话,意见很难统一。

“我只给你们一战的机会,”陈太忠站了起来,大喇喇地发话,“输了就滚,谁敢再叽歪,我要杀人的……皇甫,留影石记录下了吗?”

“回真人,记录下了,”远处一个浩然派的灵仙弟子大声回答。

说这话的时候,他是躲在虎修中的,也不怕对方将留影石抢了走。

“那就先来一战,”中阶真人一抬手,指着一个高阶天仙发话,“罗霸道,你且去领教一下,浩然派天仙的厉害!”

罗霸道身材粗壮,一脸的横肉,一看面相就是不好惹的,偏偏眉毛和头发皆无,赤着双脚,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。

他走上前来,默默地站在那里,也不做声,只是阴森森地看着面前的众人。

然而,浩然派哪里有什么天仙?总共来了幽冥界两个天仙,一个晋阶真人了,一个生死不知——就算花捷竺在场,也不可能斗得过高阶天仙。

天幻门派出的人选,还真值得人玩味,此人估计在高阶天仙里,不会惧怕任何人,而真人出手的话,难免有大欺小的嫌疑,传出去也不好听。

但是陈太忠又哪里是循规蹈矩之辈?他眉头一皱,冷哼一声,“这是欺我浩然派没有天仙在场吗?”

中阶真人微微一笑,目光扫向了虎族和百花宫的修者,淡淡地发话,“浩然派没有天仙在场,盟友中却是有天仙的。”

虎族和百花宫的修者,脸色都不那么好看——尼玛,你郑重其事派出来的高阶天仙,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?

不过虎修中也有沉不住气的,怒吼一声就要冲上前,就在这时,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这是我浩然派争地盘,尚无须盟友出手……你天幻门真的连真人都挑不出一个了吗?”

这话说得,让天幻门的中阶真人很是挂不住,老子这么大一个人在你面前,你看不到?

但是他也不打算计较,只是微微一笑,“罗霸道乃是我弟子,有事弟子服其劳。”

陈太忠轻喟一声,向前迈出一步,“那我就替你管教管教弟子吧。”

中阶真人闻言,用一种异常惊讶的眼神看着他,极为夸张地叫了起来,“陈真人你这是……打算大欺小吗?”

“没知识,就别乱说话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姚仙和鹏尊规定,中阶玉仙之下均可参战争夺地盘,你这个做师尊的贪生怕死,推弟子上前送死,又怪得谁来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