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二章 不了了之

这两枚尖锥硬是了得,竟然接下了陈太忠的这一刀。

但是陈太忠心恨对方拿神通攻击在先,躲避在后,长刀斩下之后,反手又是一记横扫——按说他这就是第二招攻击,违规了。

但是无念一式何等精妙?根本就是没有招式的,一刀可以算一招,十来八刀也能算一招,顺遂心念斩出,其间分寸,除了陈太忠本人,谁能看得明白?

“你……违规了!”庞真人大叫,他直觉地感到,这一刀不对,“第二招了。”

“井底之蛙,这是一招未完!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叮地又敲一记小钟,手中长刀不做停留。

他知道自己违规了,但是对方违规在先,他既然得了先手,断不会因为些许的迂腐说法,就停下攻击——你能不要脸,我自然也能!

这一记小钟敲下,庞真人的识海再次震荡,不过这次,他可是有了准备,身形猛地再次暴退,嘴里也大喊,“你怎能如此?算了……不打了!”

不打,那就不打吧,陈太忠及时收手,长笑一声,“你可算是认输了?”

我何曾就认输了?庞真人怒急攻心,才待出声指责对方,却是猛地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对,顺着那种感觉看去,才发现一只白色的小猪,正阴森森地看着他。

他是断断不肯认输的,但是这文比也实在没办法比下去了,本想有心翻脸,可是想到麒麟幼兽尚未出手,他就被逼成了这样,心中也十分地骇然。

再加上小麒麟的话,他九成九会输掉,甚至会有性命之危。

划不来,为了百花宫地盘上的矿藏,实在是划不来。

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我自有手段可以败你,不过三宫主说得对,都是宗门修者,有些极端手段,还是不使出来的好……这话不知道你信也不信?”

对方若是敢说不信,他就有理由出手了,别人也不能怪他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,“我也有些极端手段尚未使出,庞真人有没有兴趣换个隐秘的场所,再做一场?”

他的本命法宝小灰钟,已经在同女杀神的打斗中,被人看了去,不但有皇族的多名修者,也有玉衢宗的两个真人,想保密是不可能了。

但是他的诛邪网,秘密却一直保守得极好,旁人知道,他有束缚类的灵宝大网,却还没人想到,这就是上古的十大杀器之一,连白燕舞都不知道,他身上有这东西。

否则的话,她绝对不介意抢了他的诛邪网——虽然她并没有抢他的小世界。

小世界的价值,可能比诛邪网还大,但是皇家九大灵宝之二,被易萱硬生生地夺走,他身为她的同伴,身上有上古十大杀器之一,燕舞仙子若是知情,必然会以牙还牙。

所以他宁可露出本命法宝,也不敢露出诛邪网——哥们儿是真打不过白燕舞啊。

“换个隐秘地方,再做一场?”庞真人眼睛一眯,他是真的恼了,你这厮,就算狂妄也该有个度,真当我这高阶玉仙是摆设?

所以他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的手段颇为隐秘……知道的人都死了。”

这话算威胁,但也是实情,很多人的绝杀手段,真的不能传出去——想一想陈太忠身上的诛邪网,就知道了。

“哈哈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“巧了,我的手段也不能令人知晓……寻个地方生死斗?”

尼玛……庞真人是彻底地无语了,你小子这还是没完了?

不过,他也不能把对方的话当作吹牛,心里真是纠结得无以复加,少不得就看三宫主一眼。

“两位真人何必如此?”三宫主见了这个眼色,也只能硬着头皮发话,“切磋点到为止即可,过犹不及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沉声发问,“你这算是认输了吧?”

三宫主的鹅蛋脸上,泛起一片灿烂的笑容,“陈真人果然战力超强,小女子是万分景仰。”

她不说认输,更不能替庞真人认输,只能大拍马屁了。

“那你还不走?”陈太忠脸一沉,真的是翻脸比翻书快,“此地已经是我的了,莫非你还等着我请你吃饭?”

就在此刻,庞真人大叫一声,其实他只是想得出神了,没有控制好声音,“那灰色小钟……是气修的本命法宝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那轻蔑的眼神无声地表示:你才知道?

庞真人的眼神涣散,目光也没有焦点,嘴里轻声嘟囔着,“我就知道,唉,我就知道……你可不就是东莽出来的吗?”

嗯?陈太忠心里生出一丝诧异来,我是出身东莽,是个人就知道,你这话啥意思?

“陈真人你听我说,”三宫主并不为陈太忠的言语所恼,她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,嫣然一笑,“你可知北域在此处负责的,是哪个门派吗?”

“我有必要知道吗?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傲然回答,“这是我浩然派的地盘,没有什么北域的门派,倒要看谁敢不开眼地找事。”

他在占这块地盘的时候,真没打听是抢了谁家,反正他在北域就没朋友。

“呵呵,”三宫主又是一笑,很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这个方向,是天幻门负责的。”

“天幻门?”不等陈太忠说话,虎妖就愕然地叫了起来,“那个卑鄙的阵修门派?”

天幻门是个极为古老的门派,以阵法见长,不过在第二次人兽战争中,被诸多兽修协力打击,差一点断了传承,后来门中连出了几个天才,才又带天幻门重新称门。

不过那几个天才,没有一个是阵修出身,现在天幻门中阵法最精妙的,是两个下派,上门修者的阵法水平虽然也可以,却远远到不了“以阵称门”的程度。

然而就算是这样,其他的修者听说天幻门三个字,也无一不头疼——阵修这些家伙,真的很难对付,尤其在单挑的时候。

普通修者间单挑,是一对一,但是阵修单挑,阵法一摆出来,能借用天地灵气、天地之势以及各种规则和本源,旁人还不能说他们犯规。

以陈太忠之能,对上一个强悍的阵修,也未必能讨了好去,估计也正是因为如此,洞霄宗才会将天幻门放到这里——抢地盘或许不占优,防守绝对是一等一的。

这样的安排,或者仅仅会让陈太忠头疼,但是虎修一听,直接就炸了:尼玛,是这个混蛋宗门?

若是让兽修们选择最不喜欢的人族对手,战力超强的剑修、气修之类的,都排不上号,单挑的话,兽修不怕他们,它们最恨的,就是阵法——战阵和阵法师!

同人族斗,真的无所谓,但是跟阵法斗,那是在跟天斗、跟地斗,是在跟规则斗——陷入阵法中的话,兽修就算想拼命,都找不到拼命的对象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天幻门才会在人兽战争中,遭受到了重点对待,而兽修对此的说法是:阵法师都是一群不要脸之辈,只会躲起来偷偷暗算。

虎妖虽然带着小辈守在这里,却还真没打听,到底是什么势力在看守北域的地盘,在它们想来,该争就争该抢就抢,我管你是谁在看守呢?

不过听说负责看守的是天幻门,虎妖的脸登时就阴了下来,“还不如找战兵,直接拿战阵看守地盘算了,北域这些家伙,敢再不要脸一点吗?”

三宫主微微颔首,“真有战兵……这地盘原本就是官府和宗门不分的。”

此话也不假,划给五大域的地盘,都是两个体系共有的,宗门可以探矿,官府也能探矿,就像在风黄界一样,两大体系是可以共存的。

不过一般来说,官府不会太在意地盘之争,起码不会像五大宗一般看得那么紧。

至于说原因,也很简单,五大宗之间是竞争关系,而五大域的官府,虽然也有竞争,但是他们有共同的老大——争得太狠的话,皇家就要出面收拾他们了。

总之,这些关系解释起来很复杂,若是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,那就是:官府的战兵,出现在五大域的边界看守地盘,这不正常。

用屁股想,也知道这些战兵所为何来,他们就是为了防止浩然派,防止陈太忠进入北域地盘——相较于洞霄宗,北域官府对某人的仇恨,可以说是爆表了。

不过天幻门能容忍,或者说可能纵容战兵在自家地面出现,味道显然也不简单。

“这洞霄宗,还真是没节操啊,”陈太忠听了这话,都忍不住嘬一下牙花子,他也知道天幻门的难缠,“竟然让战兵巡查……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”

“当年天幻门被兽修破门,是狐族打的先锋,幻梦灵眼破阵,”三宫主似笑非笑地看一眼陈太忠,“他们对你不友善,很难说是不是有这番因果在其中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也是无语了,千年前的恩怨,算到了他身上,而偏偏地,他跟狐族三公主是哥们儿,简直是路人皆知了。

易萱也确实是修有幻梦灵眼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她已经上了九重天。

“陈真人,”虎妖面色凝重地发话,“要是跟天幻门放对,这个护卫费……要加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