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一章 谁先出手

陈太忠看一眼肩头的纯良,笑着点点头,“好,不算它。”

纯良也乖觉,听到这话,直接跳下了他的肩头——它不信陈太忠斗不过这么个家伙。

麒麟都无所谓?庞真人心里又是一咯噔,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战斗欲望,顿时泄掉了大半——这个仗,还真是不好打了。

他肯答应生死战,自然是有足以仗恃的底牌,而他所忌惮的,无非是麒麟幼兽,心说只要不让麒麟幼兽出手,就有九成赢的把握。

事实上,他更愿意相信,若禁止这麒麟幼兽出手,陈太忠应该都不敢接下这挑战——这仗本就打不起来。

哪曾想,竟然就发展到了眼下这一步——麒麟的表现说明,他庞某人就算有底牌,跟陈太忠的对战,胜负估计也是五五开。

庞真人可没兴趣为了五五开的胜率,就跟别人打一场生死战,关键是……这原本是百花宫跟陈太忠的地盘之争,他是晓天宗的人,何必强行插这一脚?

不够被别人骂傻帽的!

虽然是羞刀难入鞘,但是他脸色变幻好一阵,终于决定不冒这个险,于是干笑一声,“看来阁下的信心很足,我是有点托大了,这是百花宫的事,还是问一下三宫主的意思吧。”

三宫主是挑通眉眼之辈,她从小白猪的反应,以及庞真人的话语转变上,发现了极为明显的征兆:庞真人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!

要是遇上个不知好歹的,没准要撺掇庞真人跟陈太忠大战一场:不管哪一方的死活,都不碍我百花宫的事。

可三宫主是谨小慎微之人,这也是女修的通病,她要考虑恶了庞真人的后果,她都不用撺掇,只要她敢坐视,将来消息传到晓天宗,她就会成为上宗高阶修者的公敌。

至于说她坐视的话,庞真人可能输给陈太忠,上宗的仇恨会被陈太忠拉走——别逗了,庞真人已经意识到性命攸关了,难道不能拒绝这场战斗吗?

哪怕庞真人真的做了这一场,输了的话,她自然会被上宗迁怒,就算赢了,庞真人对她也不会有好印象。

这一切因果,在她脑中瞬间就理出了头绪,所以她很干脆地表示,“两位真人说话,我一直不好插嘴,现在想说一句……同是宗门体系中人,何须生死斗?友好切磋即可,坐下细细商谈,也未始不可。”

我不支持你们生死斗,甚至都不撺掇你们切磋,我支持你们动嘴皮子!

这番话,就充分地体现了三宫主身为女修的算计,她不支持战斗,但是庞真人真的拿主意,要坐下谈的话,那就算被陈太忠抢了地盘,也不是她的问题——上宗在主持此事。

至于说百花宫就此受的委屈,当然也要向上宗汇报。

庞真人闻言点点头,“三宫主此言甚是!”

他并不知道女修心里的弯弯绕,不过他也不会怂包到不敢跟对方交手,“这样吧,陈真人,咱们来场文斗,你看可好?”

“随便你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怎么个文斗法?”

“你我各出一招,另一方不得躲避,只能硬接,”庞真人淡淡地发话,“接不下的人……算输!”

他是有点头疼陈太忠的身法,硬生生地拼杀,他还真不怕。

“两边都没接下对方的攻击呢?”虎妖饶有兴致地发问,它是正经看热闹不嫌事大,“是不是要出第二招?”

“那就算平手,”庞真人早想好答案了,“双方换人再斗。”

这种争斗方式,也是惯例了,不过他完全不看好陈太忠这一方——除了陈太忠,你们这边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?

陈太忠看重的却不是这些,他轻笑一声,“各出一招?好啊,谁先出手?”

“这无所谓吧?”庞真人斜睥他一眼,“要不你先出手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你确定要我先出手?”

这尼玛笑声不对啊,庞真人觉得头皮有点发麻,“你觉得不妥,我先出手也行。”

陈太忠哪里会中这样的话语陷阱?他笑着回答,“只要你确定,我就先出手好了。”

他是桀骜不驯之辈,一般是不愿意占人便宜的,但是同时,他也绝对不是迂腐之人,在修者的战斗中,先出手意味着什么,他实在太清楚了。

还是那句话,在风黄界的修者中,各种秘术和绝招,真的太多太多了,越阶杀敌的手段也极多,令人防不胜防。

在陈太忠以往的战斗中,他一直强调的,就是“各打各的”,他有绝杀手段,别人也不是没有,甚至有多次,他都差一点阴沟翻船。

眼下有先出手的机会,他绝对不会客气。

庞真人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就猜到了他这么说的用意,于是微微一笑,“看来陈真人对自己的信心很足啊,那就让你先出手好了。”

他终是自信之人,倒真不相信,自己身为高阶真人,可能会被对方一招击杀——只要你击杀不了我,那就轮到你好看了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”陈太忠掣出长刀,伸手一弹雪亮的刀锋,随着铮的一声轻响,笑着发话,“你准备好了,跟我说一声。”

庞真人双手一背,微微颔首,胸有成竹地发话,“准备好了,你动手吧。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头顶猛地多出一个灰色的小钟来,叮地一声轻响之后,空中出现一柄十余丈长的刀影,凌厉无匹地向对手斩了下去。

庞真人还只当对方会使用束气成雷神通,他身上带了防雷的护具,同时还打算祭出登天印,硬生生接下对方一招。

但是那灰色小钟一响,他只觉得识海微微一荡,心中忍不住大骇,这是什么鬼东西?

此刻,陈太忠的长刀已经斩了下来,延绵不尽的刀势,已经死死地锁定了他。

这一刀,无法硬接!庞真人瞬间就感受到了其中的威胁,凭良心说,若是没有识海那微微一荡,他不怕跟对方硬碰一下,了不得也不过是登天印受损。

但是有了这一荡,他操控登天印,都有点凝滞感,不能得心应手,而高手相争,差这么一丝,效果就是天壤之别。

他头顶幻化出一个大印,长宽高各是丈许,正是晓天宗秘法修成的登天印。

但是那长刀并不与登天印硬拼,加了点侧磕的力道,直接将登天印扫到了一边,而长长的刀影仅微微一顿,就再次斩向庞真人。

庞真人这下,可是吓坏了,他身上还有防具,但是他有种直觉,知道防具绝对接不下这一刀,硬扛这一刀之后,他肯定会受伤,而且伤得不会轻。

就此陨落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根基受损很正常。

不值得!庞真人的脑中,瞬间就闪出三个大字来,然后一抬手,一道黄色光柱打向陈太忠,“厚土之雷!”

厚土之雷,是晓天宗的一桩神通,严格来说,这神通并不仅仅限于晓天宗,中州属于中央戊己土,修者悟真之后,容易激发类似的土属性神通。

其实这厚土之雷,并不算雷属性的神通,只是很多修者认为,雷电除了分阴阳,也可以有五行之雷的说法。

像锋金之雷便是如此,取金精修炼出庚金锐气,化作神通杀敌,锋锐无比,而厚土之雷,则是取土之雄浑,以厚重击杀对手。

这神通也是相当了得,运用得当,可诛灭同阶对手。

但是庞真人原本答应的是硬接对方一招,眼下竟然使出了攻击的法子,却是已经违规了。

有人说,以攻为守,这也可以算是防守吧?

道理是这么个道理,但是必须说明的是,庞真人使用的是神通攻击,而陈太忠对他,压根没有使出神通来,他这个防守,有点防卫过当了——须知能扛得住神通的,只有神通。

他一道神通击出,陈太忠开口大笑,也是一道白光吐出,“哈哈!”

两道神通相撞,庞真人终究是高阶真人,灵气要厚重一些,积淀也深一些,而厚土之雷又以厚重著称,击散了陈太忠的束气成雷之后,又有部分灵力,重重地撞到了他身上。

灰芒一闪,他的小钟毫无困难地接下了这一击。

不过此刻,庞真人已经无心关心这一道神通的威力了,对方的长刀临近,万般无奈之下,他不得不身子一蹿,以精妙的身法避开。

这就是再一次违规了,说好是硬接对方的招数,他竟然采取了躲避的方式——没办法,他真没信心接下这一刀。

然而,以陈太忠刀法的精妙,又岂是那么容易避开的?循着对方退却的气机,他的长刀就追了过去,“哈哈,你能要点脸吗?”

庞真人被他笑得脸色通红,抖手打出两道白光,却是两枚尖锥,尖锥的尾部,有齿状尾钩,一看就是攻守兼备的利器,“你这使的算是一招吗?”

在他看来,陈太忠先敲小钟,然后使出刀招,也是两招齐出了。

“音攻是辅助攻击!”陈太忠不屑地一笑,这是风黄界的共识——除了音攻的神通,其他音攻都算辅助攻击。

这就像幻术也是辅助攻击一般,幻术只能迷惑人,精深的幻术,或者能算得上直接攻击,但是大多时候,就算用幻术迷惑住了对方,最后还是要靠其他手段来制胜。

话音未落,一刀已经斩到了两枚尖锥之上,发出叮叮两声轻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