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八十章 再见付莜竹

听说留影石拍下了界碑的树立,陈太忠就不再关心此事——面子上的功夫已经做到了。

接下来就是开挖催元沙了,在四十多名虎族修者的围观下,噬脑石猴指出了催元沙的地点。

催元沙的埋藏,是比较深的,浅表层的催元沙,很容易被阴气同化,然后上面就长出一些植物,甚至能催生出伊藤群落来。

陈太忠执刀在手,砍出了几道深达百丈的刀痕,然后诸多修者纷纷钻下去,大约一炷香的功夫,就有人捏着褐色的沙砾上来报喜,“果然有催元沙。”

开挖吧,皇甫院主发出了号令,尽可能快地开采。

催元沙跟秘银有些类似,有单独存在的砂砾,也有嵌在石头中的,不需要在意对环境的破坏,简单粗暴地下手就行,不过筛选有些费事。

同来的行商们早就忍不住了,一拥而上,还有人通过同心牌,调集留在集市的人手。

挖了两天之后,发现这里的催元沙储量惊人,皇甫院主给营地发去指令,要求他们尽快联系职业采矿者前来开采。

但是消息还是不可避免地走漏了出去,第三天的头上,远处驶来三艘战舟和一艘云舟,战舟尚未降落,就有人笑着打一声招呼,“陈真人,许久不见了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微微颔首,“付上人竟然也来了幽冥界?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百花宫的大波女修付莜竹,她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是第三批到的,幽冥界战事紧张,受到征召……前来治疗伤者,三宫主也来了。”

三公主?陈太忠心说,易萱跟你没交情吧,直到他看到一个鹅蛋脸的八级天仙,从战舟上下来,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百花宫三宫主。

不过,见过三宫主的是东易名,不是他陈太忠,所以他也没兴趣打招呼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那你们且去忙,现在遍地是灵石,我就不耽误你们赚钱的时间了。”

“陈真人这就是说笑了,”三宫主走上前来,微笑着发话,“你在我们百花宫的地盘发财,我们怎么也得过来打个招呼不是?”

陈太忠无意跟她们做什么口舌之争,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现在这里是我浩然派的地盘了,不服气的话,挑人来战……中阶玉仙之下的,随便来。”

三宫主脸色微微一沉,又勉力笑着发话,“挑人来战……您这中间还隔着虎族的地盘,不符合姚仙定的规矩啊,莫非虎族的地盘,也被你占了去?”

姚仙和鹏妖定的规矩是,若是有什么矿藏有争议,相邻的两个势力可以通过赌斗来赢取。

不过这规矩也仅仅是规矩,强大的势力,可以不遵从这些规矩,以往的位面战场上,强大势力跨地盘抢夺资源的事情,屡见不鲜。

就是那句话:规矩是用来束缚弱者的,对强者无效。

但是就算如此,有规矩和没规矩,还是不一样,起码是有块遮羞布,在那里挡着。

三宫主这话,隐约还有挑拨虎族和浩然派的意思,可谓一石多鸟。

虎妖闻言脸色一变,它这时才意识到,这块地方虽然跟中州的关系不大,但是眼下的幽冥界里,只有晓天宗和鹏族有真仙。

姚仙的战力,虎族并不是很忌惮,虎尊在四百年前,曾经暴揍姚仙,号称说你晓天宗双仙齐上,我也不怕。

但是它若真的不怕,也就不会这么说了,一加一大于二,大家都懂的。

总之,这块地方虽然跟中州的关系不大,可是目前只有两个真仙的情况下,中州硬要抢,虎族也拦不住。

而且这催元沙不比净心玉,是可以破坏性开采的,等到风黄界战事结束,虎尊重临幽冥界之际,这里应该已经被挖掘完了。

到时候它就算告状也晚了,总不能让别人把揣进储物袋的东西再掏出来,没准虎尊反倒要惩治它一番——我虎族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窝囊废?

想来想去,它觉得有必要支持陈太忠,不过,它还不想完全支持,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我虎族借路给他,共同开发,不行吗?”

三宫主看它一眼,微笑着发问,“这位真人,你们在开采的是什么矿藏?”

虎妖恶狠狠地看她一眼,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”

“是催元沙!”百花宫的来人中,有人惊叫了起来,大规模的矿藏开采,都是露天的,在有经验的修者眼里,很容易判断出来。

催元沙?三宫主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——竟然是此物?

她们是接到了线报,知道浩然派的陈太忠带人前来这里,一开始,她们不摸陈太忠的意图,也不想惹祸上身,所以只是采取关注。

陈太忠树立界碑的事,她们也听说了,但是界碑这玩意儿,真的是很扯淡的,有实力,没界碑也无所谓,没有实力,界碑算什么东西?

所以她们只是加强了对这里的关注,并没有阻止对方树立界碑——最坐不住的,应该是北域才对,咱们没必要为他们火中取栗。

但是当百花宫听说,浩然派在这里开矿,而且虎族在一边坐视,一副利益均沾的样子,她们就坐不住了,一定要看一看,浩然派在开什么矿。

当听说对方开的是催元沙矿,三宫主完全不能淡定了,那可是催元沙啊。

前文说了,百花宫以炼丹见长,炼丹最需要的,就是各种灵药,而催元沙是可以催生灵药的。

尤其是,只冲着百花宫三个字,就知道这个门派里,最看重什么了。

严格来说,百花宫最拿手的不是炼丹,她们最拿手的是培植灵药,培植各种奇花异草——有了培植灵药的能力,才有了炼丹的能力。

前文也说了,在风黄界,百花宫是个很奇怪的称门宗派,她们所管辖的下派,并不是连成片的,东一块西一块,跟其他称门宗派不一样,管理起来很不方便。

这里面原因很多,但是有一点很重要——培植灵药,要讲究水土,必须挑选合适的地方,而这些地方肯定不可能是连成一片的。

对其他风黄界修者来说,催元沙培植灵药的能力,可以媲美灵石,但是在百花宫修者的眼中,催元沙能起到的效果,灵石未必起得到。

至于说催元沙培阴的作用,对百花宫的意思就不大了,她们大多是女修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发现这里是催元沙矿,三宫主的眼睛登时就红了:怎么能是这样的矿呢?必须抢到手啊。

有鉴于虎族和浩然派已经同流合污,虽然她心痒痒得恨不得从喉咙里伸出手来,但还是很克制地问一句,“这位虎真人,你知道催元沙的真实价值吗?”

她无意冒犯对方,但是她必须指出:催元沙对你们虎族来说无足轻重,可对人族来说,真实的价值,根本不是你所能想像的。

虎妖一听却是火了,你敢这么小看我?于是它冷哼一声,“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我只知道,我们在合作开矿,你若是无事,速速离去……走得迟了,别怪我不给你面子。”

本来嘛,这里跟中州的关系就不大,你若是非想凑上一脚,别怪我不客气。

“你这厮,说话好生托大!”就在这时,有人冷哼一声,“这里是我中州的地盘,你们开采,问过我晓天宗了吗?”

“咦?”虎妖扭头一看,顿时冷笑一声,“原来是你个老东西!”

“这个地方,该如何开采,要细细商榷一下,”说话的这位,是个瘦小的老汉,他大喇喇地发话,“陈太忠,你已经过界了!”

“你给我滚远一点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冷地发话,他也认出了来人,正是曾经对他施以掌控的庞真人——当然,庞真人试图掌控的,是东易名。

他对这老东西,真是没有半分的好感,“要不你我战上一场,我就当你是中阶玉仙之下了,你输了,滚出这块地方,我输了也滚……敢不敢赌一把?”

“嗯?”庞真人真的愣了一下,然后勃然大怒,“区区初阶真人,竟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

“我就这么说话,看不顺眼你上啊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输了的,滚!我就问你一句……敢不敢赌?”

“赌了,”庞真人气得鼻子直冒烟,“是你要把我视作中阶真人的……输赢怎么判断?”

玉仙之间的战斗,败敌容易杀敌难,但是很多时候,到底败敌了没有,也存在争议——我有强大底牌,能跟你拼个两败俱伤,可是使出来的话,不但伤和气,还可能引发大战。

陈太忠笑一声,“能活下来的,就赢了……只要有一口气,不算输,你看如何?”

这话说得较为婉转,其实就是一个意思:咱们生死斗吧,谁死谁输。

好,就依你了!庞真人气得肝儿都要炸了,他才待开口应允,眼睛一转,不小心看到了对方肩头的白色小猪。

麒麟幼兽,是跟你在一起?他倒吸一口凉气,这个仗……不好打了。

可是此刻,也羞刀难入鞘了,他想一想,一指纯良,“我只跟你斗,不算它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