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七十九章 圈地

双方约好之后,一起赶路前行,远处早有别的修者,发现了这桩蹊跷事。

不过,除了人族的战舟和真人,虎族也有两名大妖在其中,这里又是虎族的地盘,谁敢不开眼地上前找事?

但是,不能上前找事,卖点消息赚点灵石,还是不成问题的,目前在幽冥界四处游逛的修者,都是寻找各种机缘赚钱的。

陈太忠也无意隐藏行踪,此番他既然出动了,就不会仅仅只争一个矿,他要大明大方地抢地盘了,北域的气,他受得够多了!

至于说眼下地盘太大,没办法开发,那算多大事?先抢下来再说!

所以他们赶路的闲暇里,还拿出酒食吃喝,陈太忠甚至还翻出了百来斤的灵兽肉。

现在的灵兽肉,在幽冥界可是了不得的好东西,十来年的位面战争打下来,有人还攒得有些许灵谷、灵米,但是有灵兽肉的,就太少了。

两天之后,大家来到了指定的地方,这里是虎族和北域的缓冲地带,大部分的地域,还应当算到北域那边,不过相距不远的地方,就是中州的基本盘,这里也可以算中州的缓冲地带。

陈太忠拿出块玉简来看一看,大手一摆,“就这一片,以后就是我浩然派的地盘了,还望虎族的朋友,多多关照,嗯,合作愉快。”

“这怎么也算不得你浩然派的地盘吧?”另一只初阶虎妖不干了,“明明是我族和北域相争的区域,你怎么就划到自家了?”

“姚仙和鹏尊说了,有异议,可以战斗分胜负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中阶玉仙之下……你虎族随便挑人好了,我都接着。”

“问题是……”那初阶虎妖看一看陈太忠来的方向,“就算有异议……也离得太远了吧?”

“那算了,跟你虎族无关好了,”陈太忠不想跟它多墨迹,“我自去北域划地盘,你虎族也别挣那护卫费了。”

“陈真人何必如此?”跟陈太忠有交情的虎妖发话了,它算看明白这块地方了,确实更偏北域一点,若是陈太忠直接去北域抢来,就没虎族什么事了。

至于说虎族平时擅长的,霸占邻近地盘的举动,对上陈太忠,是完全不好用,它们倒是想霸占呢,敢吗?

正经是这地方跟虎族有点重叠,陈太忠能借此霸占虎族一点地盘,虎族也不敢吱声。

就像它们以前霸占人族的地盘一样,只要不是太过分,人族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总之,陈太忠撇开虎族,直接对上北域的势力,是虎族不愿意看到的,一旦形成既成事实,虎族似乎……就只能收点过路费了。

“你的族人,废话太多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地方已经指出来了,你是打算收护卫费,还是让我自去北域商量?”

这时候,他连管理费都不说了,要收就是护卫费,要不然就没有!

虎妖心里这个郁闷,也就别提了,既然管理费是没啥指望了,它少不得打点别的小算盘,“这块区域如此之大,你划的地盘,具体在哪里?”

陈太忠抬手向前一指,然后手臂一摆,“这块地方……我全要了,直到远处那片山脉。”

“你没搞错吧?”虎妖纵然是有准备,也吓了一大跳,“这怕不有数万里方圆?”

“我要先划百万里方圆的地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真意宗划给本派的地,过于贫瘠,所以我打算借这一块地来休养。”

“借地?”虎妖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是要借三百年吧?”

陈太忠闻言哈哈大笑,“两百九十九年,也是可以商量的。”

虎妖的脸色,越发地难看了,对方要借的地,不但占了北域好大一块,三家共同的缓冲区,也被划走不少,这可是涉及到了虎族的颜面。

皇甫院主见它面目狰狞,少不得提示它一句,“这位真人,这里地方的划分,本就不甚明确,有个合适的合作伙伴,你族也能省不少心,不用跟其他人族口角了。”

虎妖想一想,其实也是这个理,这个地方可以算三不管地带,它们想要拿下来,也是要付出代价的,陈太忠难惹,北域和中州的势力,也不是那么好惹的。

不过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劝说,就想让它同意,这也未免太小看虎族大妖的智商了,它额头的王字再次隐隐发亮,“那这片地盘上再有别的产出呢?”

不等皇甫院主回答,陈太忠身子一闪,已经挡在了他的前方,似笑非笑地看着虎妖,“这是我派中弟子,你想做什么?”

虎族最重气势,额头的王字闪耀,会有意无意放出威压来,能夺对方气势不说,也能影响了对方的心智。

它夺不了陈太忠的气势,但是皇甫院主只是区区的九级灵仙,不知不觉被影响心智都是有可能的,怪不得陈太忠不满意。

“手滑,不小心误操作了,”虎妖干笑一声,“你在小湖营地,可不也手滑,对我虎族修者下过手?”

“那能一样吗?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他已经忘记,自己在小湖营地是否教训过虎族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他绝对不会无故出手。

身为讲究人,就是有这份自信!“你虎族修者不老实,我就教训它一顿。”

虎妖也不跟他争辩往事,而是一摊双手,“反正我就是不小心来的。”

“你是不害臊!”陈太忠对上这种没皮没脸的家伙,也懒得做口舌之争,“皇甫,没事吧?”

皇甫院主还真是被威压震慑了一下,不过陈太忠保护得当,他现在已经回过神来了,只是有点不适应,好半天之后才回答,“倒是没什么,虎真人还是留手了。”

“它要是不留手,我也就不留手了,”陈太忠恶狠狠地看一眼虎妖,直接一个神识攻击打过去,“下次敢再大欺小,我必杀你!”

虎妖受了他这一击,也是面色一白,兽修是不怎么在意神识攻击的,不过陈真人的神识攻击,还是让它吃了点小亏。

当然,它自己不讲究在前,没办法计较这个小亏,只能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皇甫,这片地盘上,若是还有别的产出呢?”

“这个嘛……原则上也可以给你两成护卫费,”皇甫院主想一想,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,但是他也强调一点,“如果你收了护卫费,不保护我方人员的话,那我们会拒付的。”

虎妖一听说,有其他产出也能收取护卫费,就满足了它的底线——对方终究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抢地盘,若是其他产出不给虎族分润一二,它除了选择一战,真没有别的法子了。

接着,它又陷入了别的纠结中,“为什么是原则上给两成,不能直接说定?”

因为情况是会变化的,皇甫院主看它一眼,却也不想说破,“虎真人,你能换个虎修跟我沟通吗?跟您沟通,我压力特别大啊。”

“其他虎修……”虎妖苦恼地皱一皱眉,“它们的脑子不太好用,比我差多了,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这小灵仙说话?”

不管怎么说,双方大致谈好了条件,陈太忠摸出些石头,做了几百块界碑,丢给跟随的修者们,“去,将界碑竖起,记得用留影石记录!”

界碑这玩意儿,其实是没啥用的,最有用的还是拳头,不过陈太忠认为,就算抢地盘,也总要注意点吃相,不能太不讲究了。

他打算强占的地盘,是一块宽五百余里,长约两千里的地段,这地方看起来不小,其实也仅仅相当于浩然派地盘的十分之一左右。

幽冥界实在太大了,陈太忠兴师动众跑这么远,占这点地盘,胃口其实不算大。

不是他不想多占,关键是浩然派的人手太少了,一百人都不到,光看护浩然派自家的地盘,都忙不过来,真的是没能力多占。

浩然派的弟子和集市的行商拿起界碑,驾驶着战舟,去划地盘了,陈太忠却是来到了地盘的中央地带,要皇甫院主着手架设防御阵。

三天时间转眼即逝,前去布放界碑的修者归来,汇报说界碑安放妥当了,有留影石为证。

其中一队修者,碰上了北域的巡查修者,对方开始只想验看身份,没想到这边也要验看他们的身份。

待听说来的是浩然派的弟子,是树立界碑来的,北域修者勃然大怒,就想直接出手,不过浩然派弟子警告对方:我派陈真人就在不远处,他的脾气可是很不好。

听说陈太忠在不远处,北域的修者顿时就不敢乱来了,于是表示:我们绝不多欺少,也不大欺小,咱们做过一场再说。

做一场的话,你们就不阻拦我们树界碑了?浩然派弟子发问。

浩然派的弟子,普遍修为低微,但是跟同阶的修者打斗,他们还真是信心十足——我们境界低了点,但是同等修为下,气修绝对不怕任何人。

巡查的修者哪里敢答应这个?说我就是跟你切磋一下,其他的,我也没权力答应你。

没权力就滚一边去,两边推搡几下,浩然派的弟子强行竖起了界碑,其间有巡查修者想要动手,这边直接摸出了示警烟花。

回来的修者报告说:他们怀疑此刻界碑已经被破坏。

陈太忠关心的只有一点,“用留影石拍下了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