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七十八章 借道

皇甫院主长期在别院呆着,待人接物一点问题都没有,比圆滑和老谋深算的话,甚至还强过董毅,他跟大家商量一阵,定下了规矩。

我们去抢块地盘,大家去帮忙抢着,帮忙占住,如果有产出,你们可以分两成!

好事儿啊!众人一听就明白了:这要抢的地盘,里面肯定有说法的。

有什么说法?多数人不方便问,也有人壮着胆子问一句,皇甫院主笑而不答。

抢地盘、占地盘、分灵石——对于很多无法无天的修者来说,这不算什么事,更危险的事情,大家也做过,更别说此次出面的,是浩然派,是散修之怒陈真人。

而且他们也想得到,占地盘这种事,他们只能负责到某个层面,对方出现大块头的话,浩然派自有大块头应对,若是陈真人都扛不下,那就别怪我们守不住了。

一行人凑了四艘战舟,气势汹汹地杀向八千里之外的预定地点——区区八千里,距离真不算远,浩然派吃下这块地方,旁人也不会觉得有多奇怪。

这其间要穿过虎族的控制区域。

虎族来的修者也不多,根本不能像风黄界一般,彻底封锁了西疆和北域的联系,它们也是建了一个大营,外加一些零散的小营地。

待发现战舟穿空而过,辨明来的方向,并且派出修者拦截的时候,陈太忠一行人已经前行了两千里。

出面拦截的,是两名虎族大妖,其中一个,还是小湖营地的旧识,那位升空之后,气呼呼地发问,“陈真人你这是何意?”

“我这……就是路过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虎妖并没有招惹过他,双方配合得也算愉快,面对曾经的战友,他也不好恶言相向,“咱们这么熟,没有报备……不算什么吧?”

虎族控制的地盘,比浩然派不知道大了多少,真不可能检查所有路过的修者,而一旦报备,就得交过路费,倒不如埋头硬闯,万一遇到虎修巡查,塞点灵石也就过去了。

世间事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?

他说得轻松,虎妖可不这么想,它面皮一绷,额头的王字煜煜生辉,“陈真人你别开玩笑,你大摇大摆路过,眼里何曾有我虎族?”

陈太忠脸一沉,“你这是打算打架?虎尊可是回风黄界了……你想想清楚。”

“少来了啊,”虎妖哈哈一笑,爽朗地发话,“你是打算发财吧?带挈我虎族一把……别忘了,你我同为小湖营地十四巨头之时,也曾一同作战。”

这个事儿……终究是瞒不过的!陈太忠琢磨一下,点点头,“我要占你虎族一块地方,开采矿藏,你若同意,我分你一成!”

“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,”虎妖哈哈大笑,然后面皮一绷,“一成哪里够?五成!”

兽修的智商不算太高,但是这点事情,经得住琢磨吗?

“那就只能做一场了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掣出了长刀,阴森森地看着对方,“五成,你不如去抢,你输了……让路认栽!”

“四成五也能商量,”虎妖见他要翻脸,还真有点发憷,“这么说吧……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好东西?”

“我发现了什么,何须向你解释?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今天你让我过,我要过,你不让我过,我照样要过……唉,好歹战友一场,别逼着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“明明是你在逼我,”虎妖叹口气,“我兽修在幽冥界战场出生入死,却不懂开采矿藏,收你一点管理费,真的是对不起你人族?”

这是它坚持不退缩的原因,位面大战之后,风黄界的修者会扫荡各种资源,但是兽修能利用的资源很有限,它们在炼制丸药和制器方面,全面落后于人族。

就算占住了很多资源,它们都不会利用,这是底蕴的问题。

别的不说,只说东莽百药谷想要采好药,都得进入横断山脉,就可见一斑——很多珍稀灵药,对兽修来说就是鸡肋。

要是其他位面的大战,也还罢了,别的不说,兽修能得到不少血食,但是幽冥界这位面,实在太坑了一点……尼玛,能吃的东西都没多少!

所以虎修将自己的地盘看得很紧,它们有很朴素的认知:我是不会利用很多东西,但是地盘上若是有好东西,你们想要得到,那么对不起……交管理费!

别说自己的地盘,若是临近地盘上,有什么了不得的矿藏出现,虎族也不介意冲过去,先行占住——想开采?可以,交管理费过来!

我们能利用的矿藏不多,但是……我们会打架啊!

陈太忠也被它这话将住了,虎族也挺可怜的哈。

他想一想之后才发话,“我们要占的地方,大致已经出了你虎族的基本盘了,你跟我收五成……我没办法交待,知道的人说我讲究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怕了你虎族。”

虎妖的眼睛一亮,“是金属性的矿藏吗?”

若是金属性的矿藏,虎族是当仁不让的,虽然在风黄界,虎族只占了西方一小块,更多是横亘在北方,但也是身具庚辛金属性的。

金属性的矿藏,虎族自身就消化得了,还有部分水属性的矿藏,它们也吃得下,尤其是,万一发现了金属性元素精灵的话,虎族不会介意跟人族再来一场大战!

所以矿藏的属性,非常重要。

陈太忠想一想之后,笑了,“阴属性的,成长属性。”

“那就是催元沙了,”这虎妖的知识面,还真的驳杂,它眼珠一转,嘿嘿一笑,“这对我虎族来说,意思不大,了不得培养出点壬癸水,看在战友的面子上……收你三成管理费。”

催元沙对人族来说,是非常宝贵的,但是对虎族来说,真的不值得一提,壬癸水什么的,也就是理论上存在,没谁会用催元沙,培养壬癸水——太不经济。

当然,也不排除有些疯子会这么做,但是,大家都是正常人不是?

“三成?那不如咱俩做一场算了……我把实情说出来了,你还是这么胡闹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有点恼了,“我抢的地盘,在你虎族边缘,你虎族要催元沙,有球毛的用?”

“但那也是我虎族的地盘,”虎妖大声嚷嚷着,“我让与你也无所谓,但是用你的话说……我这么不吭不响地让给你,岂不是我虎族怕了你陈太忠?”

陈太忠对这话,也是有点无语,人家用他的话来反驳他,他还能说什么?

他沉吟一下,决定让出点利润来,讲究人嘛,本该如此,“你再让让价。”

“就是三成,”虎妖不肯让了,“催元沙对我虎族用处不大,但是……我们不会拿来卖灵石吗?”

兽修不太会利用矿藏和灵药,但是它们一直秉承这个理念:我是不会用,但是我会拿这东西卖钱啊,你给的价钱不合适,我就拦着你!

“大不了我不要了,你找得到矿藏在哪儿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手执长刀,阴森森地看着对方,“一成半……不答应我就杀了你!”

风黄界的修者之间,从来不存在温情脉脉,说到底,这是实力为尊的世界。

虎妖登时无语,它真不知道催元沙的矿藏在什么地方,找矿也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事,而现在,对方打算对它出手了!

它想一想之后,一咬牙,“两成,不能再少了,要不你就杀了我吧。”

“这是你自己找死,须怪不得我,”陈太忠阴森森地一笑,顺便瞥一眼皇甫院主——到你出场了。

“陈真人且慢!”皇甫院主大叫一声,“既是素识,有话慢慢商量,何必伤了彼此和气?”

“你俩就唱双簧吧,”虎妖气得大叫,它的眼力,看穿这点猫腻还是没问题的。

然而悲催的是,就算知道是双簧,它也没什么好的法子,虎尊回了风黄界,其他的虎修,显然是打不过陈太忠——就算虎尊在,也只能起个威慑作用,等闲不便出手。

要不说实力才是硬杠杠?它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两成,我绝对不会让了!”

“两成好说,”皇甫院主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不过,不能按管理费交,要按护卫费来算。”

这里面当然是有说法的,交管理费,就是默认地盘是虎族的,护卫费的话,跟地盘是谁的无关——浩然派不但要矿,也要地盘。

虎妖当然又不答应,它怎么可能把自家的地盘拱手让出去?“没得商量,我收的就是管理费。”

“那里还真不是全算虎族的地盘,”皇甫院主据理力争,“收管理费都未必轮得到你!我们给你让两成,也是大家抱团挣钱,明白了吧?”

虎妖的眼珠转一转,“你说的这块地方,到底在哪里?”

我好说话,你也不能小看我的智商啊,皇甫院主很无奈地白他一眼,“要不你跟着我们走,到地方你再说,那里是不是你虎族的?”

“走就走!”虎妖哼一声,心说到时候我就耍个赖,非说是我的地盘不可。

不过下一刻,它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,扭头一看,发现陈太忠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它。

好吧,其实合作也是不错的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