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七十五章 名在江湖

这修者得到的物品,还真是捡来的,所以他逃脱追杀之后,就将此事宣传了出去。

他很聪明,将自己放在了公众的关注中,这样就没有了横死之虞,而且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,他愿意接受比较安全的搜魂手段。

风黄界就没有绝对安全的搜魂,但是他愿意冒这个险,这总比他被人悄悄地捉走,接受刑讯逼供之后,悄无声息地消失,强出太多太多。

此事一传出,集市登时就炸锅了,而简真人闻听消息之后,做出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:他宣布要将散布消息的人捉回来!

他将人捉回来,并不是要灭口,而是要跟对方对质,证明追杀他跟集市没什么关系——这件事不是我们所为,没准是你自己走漏的消息。

简真人的目的,是撇清集市方的干系,倒也不能说是错了,但是他用的手段,却实实在在愚蠢无比,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宗门弟子跋扈习惯了,哪怕是在自证清白的时候,也是气势凌人,根本不考虑别人的观感。

这个决定一宣布,是彻底地激起了公愤,无数人表达出了对集市的不满,并且有不止一股势力,在暗暗地推动着舆论。

简真人初开始还以为,这是竞争对手在使坏——眼下开集市的,不止他一家,而他的字号够老,大家都比较认同,买卖也最好。

所以他的应对方式,就是安排人给那几家使坏,你们做初一,休怪我做十五。

到了后来他才发现,使坏的并不仅仅是竞争对手,更有一些人,跟此前失踪的那些卖家有关。

合着那些卖家在交易了货物之后,无缘无故地失踪,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情,谁还没有仨瓜俩枣的朋友?

更别说,有些稀罕东西,也是通过团队合作获得的,不管是杀人夺宝,还是组队探险。

既然交易的是来历不明的东西,为了低调起见,一般是某个人做为货主,上前联络,但是知道他身份的,不会仅是简真人。

此种情况下,货主莫名其妙地失踪,他的同伴绝对会意识到,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谁敢声张?被人顺藤摸瓜找过来,连自己都要失踪了。

此前没人曝出这辛秘,不代表事情真就那么过去了,一直以来,不少有心人,都暗暗地盯着集市的一举一动,只等合适的时机,就猛地发作。

眼下既然有人曝出了真相,没有用多久,好几个莫名其妙失踪的案例,就被人捅了出来,而曝出真相的那位更绝,在某些人的帮助下,通过传送阵,传送到九曲坡留守大营,投奔陈太忠去了。

事情被捅爆之后,不少人也选择了重回陈太忠的小店,陈某人毛病或者很多,但是口碑绝对没有问题,那些拥有来历不明物品的修者,将那里视为最安全的交易场所。

人流量少一点怕什么?多等几天就行了,关键是要足够安全。

陈太忠也没有料到,自己只是想呆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,静静地养伤,竟然将集市又重新做了起来。

事实证明,不止是个别修者怀念这里,很多的行商和修者,都因为人族出现了真仙,而有了危机感——真仙要调查什么东西,或者说要强买什么东西,哪里由得了你拒绝?

对修者们来说,真仙是根本不可抗拒的存在,虽然陈太忠基本上也属于不可抗力,但是人家没有强取豪夺的想法,甚至连管理集市都没兴趣。

陈真人以往就用行动表明,他唯一在意的,是维护自己定的规矩,维护自己的形象。

所以这远离前线的集市,在经历了几个月萧条之后,又重新兴旺了起来。

这一次的兴旺,是彻底地由口碑造就的,多少人专门通过传送阵来此,有卖货的,有买货的,但是没有来捣乱的——谁也不敢。

倒是还有人,跑来调查一些来历不明的物体,打的还是真仙的幌子,但是陈太忠哪里吃这一套?

你认识燕舞仙子?关我屁事,敢打听不该打听的消息,剥光吊起来示众!

有本事你倒吊的时候,接着喊你认识燕舞仙子,你不怕丢人,我还会在意你丢人?

被他倒吊的这位,真是皇族某一家的客卿,还有不少人认识,他在杆子上赌咒发誓,说燕舞仙子饶不了你,陈太忠就只当他放屁,只是警告他:你敢骂脏话的话,我就杀了你。

这一吊就是半个月,皇族有子弟听说之后,觉得自家颜面被涮,来找陈真人说理,不过来的人比较聪明,没有狐假虎威——人的名树的影,陈太忠的名头,是他自己血淋淋杀出来的。

他们的说辞也很委婉,说你已经把人吊了半个月,该放就放了吧,要不然,真是不给燕舞仙子面子了。

我都杀了异姓王了,还怕更得罪燕舞仙子吗?陈太忠冷笑着回答。

就在说话的当口,他又吊起一位来,是晓天宗的一名中阶玉仙,也是打着姚仙的幌子,长长短短地打听不该打听的事。

晓天宗的人会来事,请示了姚仙之后,出了点灵石赔罪,把那玉仙救了下来——姚仙的意思很明白,没时间注意这些小事。

白燕舞其实也听说了此事,但是她有多少大事要办?这点小事她看不到眼里——就像她跟陈太忠说的那样,有实力的人,有权力嚣张。

白家的小辈,为了点小事,被陈太忠惩戒了,她真要出面,还不够丢人的。

当然,必须承认的是,陈太忠的复杂背景,也令她不愿意多事——跟天狐的账还没算完,再得罪麒麟和浩然宗的话,她哪怕能顺利飞升九重天,之后也要面临不小的麻烦。

若陈太忠真是光杆司令一个的话,她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十有八九就会“借用”他的小世界,并且将其收在麾下——我收你,是看得起你,有本事你反对一个试试?

燕舞仙子不是个怕事的人,但也绝对不喜欢自寻烦恼。

皇族子弟见陈太忠连燕舞仙子的账都不买,又等了几天,最终还是悄悄出了点灵石,这名客卿才被放下来。

其实这些打探消息的主儿,多是替人跑腿卖命的,真正主事儿的,都比较身娇肉贵,不愿意丢人,见陈太忠执意维护,也就死了这份心思。

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,简真人开了集市,陈太忠也有集市,但是对于保障货主隐私的态度,两者相差不啻云泥,这让陈真人的口碑,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两月之后,风黄界修者大兵压境,就在即将展开最后的攻击之际,九重天有冥族金仙下令,阴族和冥族,自封城池三百年,风黄界的修者,可自行开发幽冥界。

风黄界的修者很不想答应,但是冥族金仙说了,位面重合的时间,也不会再有三百年了,资源都让与你们了,只求留下冥族和阴族的传承,你们还想要什么?

这就是赤裸裸的护短了,但是经此一役,幽冥界元气大伤,没有个三五千年的,根本恢复不过来,考虑到资源可能被破坏性开采,幽冥界能用一万年恢复元气,就算不错的了。

更可能的是,幽冥界就此衰败下去,再也无力跟风黄界一较高低。

只求延续传承,冥族金仙的要求,也确实不高。

风黄界的修者,不是特别满意,他们还想得到剩下六个真仙的尸骸,但是这也只能想一想,真仙尸骸固然宝贵,可是破坏性开采一个位面三百年,利益更是大得惊人。

而且幽冥界剩下的真仙,全部都是强真仙,全力出手拼个鱼死网破的话,风黄界陨落两三名真仙,也是正常的,陨落四五名都不算意外。

异族真仙一旦决定逃窜,跟风黄界的修者打游击,那就更是一场灾难了。

所以说,见好就收才是正理,须知风黄界的老巢,还有污魂位面的异族在肆虐。

停战令一下,阴族和冥族浩浩荡荡地奔向阴皇镇和冥王城——只有三天的时间,去得晚了,就只能在野外游荡,遭受风黄界修者的围猎了。

但是这两个城池再大,终究是有限度的,无数阴族和冥族,根本进不了城池,只能在外面哀嚎,种种惨象,也就不用说了。

集市里的修者,对此也有感慨,但是董毅一句话,就压制住了这种流言,“此次位面大战,若是人族输了,哀嚎的就换做我们了。”

陈太忠也难得地表态,“生存空间的争夺,没什么同情可言,谁愿意替异族死的话,我就保一个异族活下来,谁愿意?”

没人敢回答这个问题。

不过出人意料的是,冥王搭上了燕舞仙子,他表示说,我的族人可以为阁下指出各种矿藏所在,能否为我的族人,留几个可以存身的冥气团?

燕舞仙子跟人族、兽族的其他势力磋商之后,觉得此事也还算划得来,于是划出了几个冥气团,供冥族容身。

陈太忠对这些不感兴趣,自打停战之后,他的集市反倒是越发地兴旺了——不少人带着收获,前来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。

不过他更在意的是,战争胜利了,接下来,大家就要分赃了!

他必须为浩然派争取到足够的利益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