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七十三章 又是真仙

“我擦,发达了!”纯良发现,等在外面的真仙,竟然直接挂了,忍不住手舞足蹈了起来,“哥们儿这运气,真是没得说了……太忠你就跟着我沾光吧。”

陈太忠看它一眼,“能要点脸吗?它是死在通天塔之下的。”

“它肯定是想救阴风夔,着急了,才这么冲动,”纯良瞎掰的功夫,也是一等一的,“阴风夔是死在谁手下的?是我!所以我也有功劳!”

不过紧接着,它就叹一口气,“我去,比目兽身上,好像没什么能吃的……我这高兴个啥?”

陈太忠也不理他,一抬手将比目兽的尸体收进通天塔,抬手扰乱一下气机,抓着纯良就是三个万里闲庭。

然后他落到地面,又扰乱一下气机,接着又摸出一颗回气丸吞下。

纯良纳闷了,“你这是……嫌自己的身体够好?”

陈太忠冲着来处一扬下巴,“自己看。”

纯良回头一看,登时愕然,“我去……仙陨之光?”

比目兽陨落的时候,也升起了仙陨之光,因为没有其他气息的遮蔽,这五色霞光还很显眼,隔得很远都能看到。

那么陈太忠果断跑路,也是必然的选择了,若是继续留在当地,不但可能引来异族的围攻,也可能遭遇风黄界修者的抢怪——毕竟是真仙的尸身,足以引得真仙来抢夺了。

事实上,他想得一点都没错,仙陨之光升起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几艘战舟自远处破空而来,噼里啪啦飞出好多的天仙和玉仙,眨眼之间就组成了战阵。

有人拿出个玉盘来,刷地撒出一把白贝,叮叮当当响成一片。

须臾,响声停止,此人出声发话,“有异族真仙陨落于此,速速查明气机。”

真仙尸身,是位面战场上一等一的抢手货,众多修者咬牙切齿地开始寻觅气机。

不多时,又有几名修者破空而至,领头的是一个面目白净的瘦小男子,身上散发出一股阴柔之气,“异族真仙的尸身何在?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先来的这一拨人里,一个中阶玉仙破口大骂,他识出了来人身上的服饰,“区区晓天宗,竟然敢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阴柔男子身上,陡然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威压,直接将此人压到了地面,“搜他……你们所有人,老实交出储物袋!”

先来的修者里,有人识得此人,只能苦笑着一拱手,“姚仙见谅,我们是中州禁卫……下属不识仙君真颜,合该受罚,但是这搜查储物袋一事,可否看在燕舞仙子面上,就此作罢?”

“燕舞仙子的面子,我自是要买的,但是你们坐视此人不敬上位者,也该受罚,”来者正是晓天宗的姚姓真仙,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不抢你们储物袋,只是看看里面是否有真仙尸骸……除了真仙尸骸,其他东西一概不动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答话的高阶玉仙面现难色。

“嗯?”姚仙根本不等他说完话,气势又锁定了他,阴森森地发问,“你是信不过我?”

“不敢,”这位苦着脸回答,“可是我们来的时候,真仙尸身就已经没了……您若是不信,可以探看一下气机。”

“嗯?”姚仙的眉头皱一皱,此刻有人来报,“姚仙,真仙气息确实消失一段时间了……”

陈太忠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,但是他猜得到修者的贪婪,所以他连服三颗回气丸,万里闲庭出五千里,一路上还不停地扰乱气机。

然后,他才停下来,又服食两颗回气丸,缩地踏云向集市赶去,偶尔也用一个万里闲庭。

这几颗回气丸下肚,倒没有太多的不妥,毕竟是单纯地补充灵气,虽然回气的效果有点迅猛,但是相较他此前受到的伤,却也不值一提。

赶路途中,身后有高阶修者破空飞过,其中有人将气息锁定了他俩。

这群人,正是晓天宗姚仙一行,有一名高阶修者,直接上前拦住他俩,“你自何处而来?嗯……气息不稳,参与了什么战斗?”

泥煤,陈太忠看着空中的姚仙,嘴巴无奈地撇一撇,这是真仙要烂大街的节奏吗?

不过,见识过阴风夔真仙的难缠之后,他是实在没有勇气对真仙不敬了,于是哼一声,“浩然派陈太忠,战场游猎,诛杀了两名异族玉仙。”

“储物袋……打开让我们看一下,”这名高阶玉仙淡淡地发话,目光扫过他的手指,“还有须弥戒……也要接受检查。”

“凭什么呢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脸色也一沉,随手摸出两颗回气丸来,“我乃真意宗下属,燕舞仙子也没检查我的储物袋,你晓天宗倒是管得多。”

他绝对不能接受检查,对方是子午阴阳谷的拥有者晓天宗,太容易看出通天塔的根脚了,更别说对方还有真仙,根本蒙混不过去的。

“嗯?”这高阶玉仙眉头一皱,显然是恼了,“陈太忠?倒是好大名头,睁开你的眼睛看一看……”

“好了,不过就是个真仙吗?”纯良忍不住了,这一检查,它手里的阴风夔心脏,十有八九就不保了,这怎么可以?“来,你动动我试一试?”

“咦,这白猪竟然会说话?”有人忍不住出声,“这不是东易名的宠物来的吗?”

纯良也不理他们,就是直勾勾地看着空中的姚仙。

姚仙可是知道,这厮是翡翠谷麒麟之子,而且此前的战争中,母麒麟也曾经悍然出手,维护自己的儿子,对于他这个级别的修者来说,这不是秘密。

对上玄仙巅峰的白燕舞,他都要忌惮几分,就别说对上两只神兽了。

哪怕对方真的拿了真仙尸骸,他都不敢抢,开什么玩笑,母麒麟可是出名的护犊子,敢不顾上界禁令,公然干涉下界事务,那么,能干涉一次,就不能干涉第二次吗?

他沉吟一下,一招手,就将陈太忠手中紧握的两颗回气丸招了过来,随便扫了一眼,他笑着发话,“这是打算拼命了吗?”

“士可杀不可辱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不会让不相干的人检查储物袋。”

“大胆,敢对姚仙无礼,”有人大声呵斥,“姚仙肯检查,是看得起你!”

陈太忠也不答话,一拍储物袋,又摸出了两颗回气丸,淡淡地看着眼前众人。

刚才对方招走两颗丸药,他竟然毫无反抗之力,这两颗,他就小心了很多。

“好了,”姚仙轻哼一声,淡淡地发话,“浩然宗的回气丸,果然名不虚传,陈真人还真是被浩然宗看重……不过以后,对上我们这些前辈,还是客气点的好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,“我不让你们检查储物袋,就是不客气?”

真仙之威,不是他能抵挡的,但他也不是受了气就往肚子里咽的主儿,正是因为这个脾气,他恶了白燕舞,眼下了不得再恶一个真仙,还能有啥呢?

身上虱子多了,也就不怕咬人了。

与此同时,他给纯良递个眼神——准备好回家石,咱们可能得跑路了。

他俩眉来眼去的,姚仙不用眼看,都能感受得到,于是他下巴微扬,“走了。”

姚仙不打算计较,旁人自是不敢多事,飞出老远之后,才有人出声发问,“姚仙,那小子对您,有点太不恭敬了。”

“此人深受浩然宗看重,浩然宗终究是人族一面旗帜,要留点体面,”姚仙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而且这俩家伙,虽然战力不俗,总不可能斩杀真仙,没必要跟他们纠缠。”

“我只是看不惯他的狂妄,”有人义愤填膺地发话,“对上姚仙都如此桀骜不驯,该给他一个教训,浩然宗终究不是以前的浩然宗了。”

姚仙叹口气,他是心性阴柔之辈,不愿意承认自己怕了浩然宗,于是解释一句,“陈太忠跟官府体系闹得很僵,都炸了北域大营,咱宗门体系内部不要纷争,免得被人利用了。”

“那白猪煞是怪异,”有人在一边发话。

姚仙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出声发话,“那是翡翠谷少谷主,白燕舞也不敢下手……这事你们心里清楚就行,不要乱说。”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赶路都能遇上这么一茬事,还好,对方终于没有出手,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——他真的做好了跑路的打算,只是希望对方没有能力干扰纯良的回家石。

受了这一番惊吓,他又用了半天的时间,就赶回了集市,一回去,就直接宣布闭关——身体亏得实在太厉害了,必须好好休养。

但是就算休养,他也没敢进通天塔,就是用灵气转换阵恢复——现在真仙都烂大街了,万一被人发现通天塔,那就惨了。

其间,他匆匆进通天塔看了一下,主要是想看一看,比目兽的尸身有没有变化。

尸身倒是没什么变化,死得通通透透了,然后他才发现,尼玛……魔气变大了好多啊。

以前魔气距离玉石,差不多有千里的距离,但是现在,恐怕只有七八百里了,关键是魔焰冲天,给人的感觉,十分地不好。

他将比目兽的尸身收起来,想一想之后,还是出了通天塔,这些事情,回到风黄界再头疼也不迟,眼下位面战争的局势,越来越明朗了,还是趁此机会,多搜刮一点财富才对。

他在集市休整了六天,董毅就前来汇报,随着九曲坡的战局结束,集市的修者数量,开始剧减——咱们的集市,是不是该往冥王城转移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