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七十二章 又一只

通天塔的魔气,涨了三天才停下来,魔气差不多涨了有三成那么多,整个通天塔的魔气,看起来都有点过于多了。

不过那残存意念说了,这是无所谓的,待它证真之后,能吸收不少魔气走。

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陈太忠心里不爽,让不让你吸魔气,还得看我心情高兴不!

但是他也懒得跟这厮叫真,他没兴趣打嘴皮子官司。

看到阴风夔果真陨落了,他连疗伤都顾不得了,站起来看对方留下了什么。

阴族真仙没有阴气石,据残存意念说,阴族和冥族在证真之际,会化掉体内的阴气石,转化为魔气,只有那些转化不彻底的伪真仙,才会留下精粹的特级阴气石。

没有阴气石,陈太忠难免遗憾,而阴风夔的心脏,已经被纯良拿走了,不知道藏到了哪里。

他也不会跟它抢这个,弯腰捡起阴风夔的独角,“真仙的独角,也算没有白来一趟。”

“你搞错没有?”纯良怒视着他,“真仙浑身上下,都是好东西啊,别说是独角了,这皮这骨头,拿出去都能卖大价钱的,这可是真仙啊。”

“唔,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他也知道这个理儿,只不过他一向少做买卖,就忘了这档子事儿了,“阴属性的真仙材料……可以当压箱底的宝贝。”

阴风夔身上,最宝贵的就是心脏精血和魔气——他俩其实相当于均分了大头,剩下的东西,价值应该也超过一级阴气石,不过纯良不是很在乎。

他不在乎,陈太忠还是有点在意的,想要充实宗门底蕴,当然不嫌东西少。

至于说雷之本源,一般都是消散在天地间了,不能算到收获里。

接下来,陈太忠在通天塔里养伤三天,在这期间,他一直在琢磨玉核上的雷之本源:这肯定就是雷精想要的东西了。

但是陈太忠还真不敢给它:给了你的话,万一你修为大涨,冲破封印怎么办?

所以他根本就没打开那个装了雷之精灵的储物袋:眼不见为净,省得闹心。

“这个本源要收好啊,”纯良郑重其事地提建议,“这玩意儿绝对能引起真仙的争夺,我要是雷修的话,也会出手抢的。”

“阴雷本源而已,”陈太忠笑一笑,在风黄界,还真没人修阴雷的。

“阴雷阳雷,本来就能互相转化的,无知不是你的错,不要说出来好不好?”纯良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“我麒麟修真火,照样也喜欢阴火。”

“怪不得,去不了阴火山,你怨气那么大,”陈太忠看着它就笑。

“我稀罕吗?”纯良的嘴角,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,“切,不是阴火本源的话,我也看不上眼。”

“反正先收起来吧,”陈太忠收起了玉核,笑眯眯地发话,“出去走走?”

纯良愕然地看着他,“那你这伤?”

“切,咱哥们儿还怕得谁来?”陈太忠哼一声,经过这三天的休养,他表面的伤势,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但是体内的暗伤不少,起码得细细将养三五个月,才能恢复正常。

但是他已经不想等了,集市那边,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,而且,阴风夔的真仙莫名其妙地陨落了,他若是长久不出现,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。

才一出通天塔,陈太忠的虚影还没转实,他就猛地缩了回来,“我擦……外面又是一个真仙。”

纯良的身子甚至还没转移出去,闻言登时大惊,“要不要这么夸张啊?幽冥界的真仙……这是烂大街了?”

“有没有烂大街,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,咱们出不去了,”陈太忠愁眉苦脸地叹口气,“那玩意儿盯着通天塔……是一只比目兽真仙。”

他并不知道,这只比目兽真仙,是阴风夔的死对头,是循着阴风夔的气机和感应,找过来的,不过阴风夔被捉进通天塔之后,气机就彻底断绝,所以它在附近一阵寻找,发现这个小塔,它直觉地感到,阴风夔的消失,应该跟这个小塔有关。

这也怪不得陈太忠,他当初跟阴风夔大战,好不容易将其拖进塔来,还要不停地操控诛邪网,镇压真仙的反抗,根本就不可能分身出去,将通天塔藏好。

而且,比目兽虽然重伤濒死,可不管怎么说也是真仙,陈太忠就算将通天塔藏得再好,还能瞒过真仙的搜寻?

“比目兽也有真仙?”纯良先是一怔,然后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这玩意儿的眼睛可尖……奇怪,你怎么还能跑回来?”

“你这叫啥话?合着我就该死?”陈太忠闻言大怒,狠狠地瞪它一眼,“不是吹牛,我对空间规则的掌握,远超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猛地一顿,沉默半天之后,才猛地一拍大腿,“我去,这厮绝对是受伤了。”

“又一个受伤的真仙?”纯良的小眼睛顿时一亮,口水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,它摩拳擦掌地发话,“那还等啥?快走啊……非要等别人抢怪不成?”

“你个吃货!”陈太忠很无语地指一指它,“受伤的真仙也是真仙,既然你这么有信心,我送你出去,独斗真仙好了……成就你‘风流麒麟小霸主,纯良公子斩真仙’的旷世威名!”

他俩杀一只半死的阴风夔真仙,都是用尽了手段,陈太忠更是搞得自己伤痕累累,他可不认为,以目前的状态,两人能再杀一只真仙。

除非那只比目兽真仙,伤得比阴风夔还要重——就这也不可能斩杀对方,人家已经发现了他,正在通天塔外守着呢。

“可是……”纯良愣了一愣,它可不认为,自己能单独斗一只真仙,别说斗了,人家躺在那儿让它杀,它都杀不动,刚刚死掉的阴风夔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但是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然后它就反应过来了,顿时跳了起来,“通天塔,通天塔哎……咱们再不出去,通天塔就要被人发现了,你就惨了。”

“别闹,”陈太忠很烦躁地一摆手,他比它更早想到这一点,不过,他还有安慰自己的话,“目前只是异族发现,倒不用太着急。”

纯良闻言,冷笑一声,“你怎么知道,这比目兽没有投靠人族呢,就像那只阴风夔?”

这家伙说话,有时候也挺损的,它知道陈太忠在意通天塔,就故意往不好的可能上猜。

尼玛!陈太忠气得狠狠瞪它一眼,“不会说话,你可以不说,能不能安静一阵,让我想个法子?”

他现在心情也有点乱,冲出去打,那是找死,呆在塔里,那是等死——通天塔也有暴露给人族的可能。

不过陈太忠有个好处,越是紧急的时候,他反倒是头脑越清醒,一边快速地思索,一边叹口气,“唉,这比目兽若是能吞下通天塔,就好了。”

能钻进真仙肚子的话,他就有几分胆子,在对方肚子里捣鬼了,但是那比目兽已经知道了塔中有人,以其真仙的修为,应该也能猜出这是空间类法宝,恐怕不肯轻易张嘴。

“它一定要吃下去吗?”纯良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人家直接攻击通天塔就行了……对了,你这小世界,经得起真仙的攻击吗?”

若是完整的通天塔,当然没问题!陈太忠心里暗叹,可惜这通天塔……不完整吖。

他还没来得及答话,就觉得通天塔微微一震……我擦,纯良这嘴巴,跟林明灯有得一比了!

下一刻,远处的魔气剧烈地波动了起来,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。

纯良看得登时目瞪口呆,“我去,又一个真仙陨落了?”

陈太忠顾不得理它,没命地祭炼着通天塔,他怀疑是外面的比目兽,对通天塔发起了致命的攻击,所以他只能操控通天塔,没命地吸收魔气,以期对其造成沉重杀伤。

就像他在翡翠谷,操纵通天塔吸收灵气一般。

不过这个目标,也不是很好实现,此刻他若是在塔外祭炼,能比较有效地吸收魔气,但是他在塔内的话,作用几近于无。

用地球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:力气再大的人,也不能揪着自己的头发,使自己离开地面。

陈太忠只能自我安慰了:虽然几近于无,但总是聊胜于无!

他一边祭炼着通天塔,一边快速地分析各种可能的手段,不知不觉间,他猛地发现:魔气急剧膨胀一段时间后,陡然减慢了。

机会!他想也不想,拎着纯良直接蹿出了通天塔,同时就祭出了本命法宝小灰钟。

他俩第一眼入目的,就是比目兽大睁着双眼,吐出了最后一口气。

“我艹,陈太忠你就不能打个招呼先?”纯良气得破口大骂,“我还没有准备好……我去,这就死了?”

比目兽发现塔中可以藏人,用尽最后的本命阴气,对小塔发出了致命一击。

原本它还想着,对方肯定要抵抗,所以阴气全力击出之后,还能反弹回来些许,它不至于当场陨落。

但是它做梦也没想到,这小塔根本没有抵抗,而是将它喷出的本命真阴,直接吸收了进去。

尼玛,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?这是它生命中最后一个念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