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七十一章 仙陨之光

阴风夔感觉到自己受了愚弄,又气又怒之下,不住地挣扎着,差点再次挣开了诛邪网。

要不说垂死挣扎,这挣扎的力道,真是不可小看。

陈太忠一边操控诛邪网,一边刻画着符箓,虽然他也坚持得很辛苦,但是偏偏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还笑着嘲讽对方,“你挣扎啊,你挣扎得越狠,我就越开心。”

“噗,”阴风夔闻言,登时喷出一口血来。

这口血是气出来的,但是同时,也是它喷出的一口精血,直取不远处的纯良,这一击若是能击中,起码能瘫痪对方一半的战力。

然而令它气愤的是,这一口精血喷出,起码被裹着它的大网吸收掉了八成,虽然它已经知道,裹着自己的大网,也有相当的神妙之处,但是它做梦也没想到,这大网竟然强悍若斯。

“这是什么网?”它觉得自己的心,跌向了深渊。

纯良见到精血喷来,麒麟臂陡然加速,硕大的九阳石,挡住了差不多一半的精血,只有一成的精血,喷到了它身上。

不过,这终究是真仙精血,哪怕只有一成,哪怕是重伤的真仙,也打得它嗷嗷直叫,“混蛋……竟敢玩这个,我砸死你!”

麒麟臂再次加速,不住地砸了下去,砸了没多久,它摸出一颗血髓丸来吞下——你真的惹我生气了,哪怕少贪墨一颗血髓丸,我也要出气!

事实上,这一口血,也算阴风夔最后的一击了,它倒是很想自爆,但是体内阴气有点不足,而且混乱,强行运起的话,身上的大网又要不住地吸收,根本不能完成自爆。

这网……实在是太邪门了,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

他不知道的是,这还是陈太忠修为太低,真要是到了真仙的修为,这网困住一个真仙并且杀之,真的没有任何问题。

纯良吞吃了一颗血髓丸,有点心疼——对方马上都要伏诛了,还浪费了一颗。

殊不知,陈太忠比它还要心疼,为了刻画这个符箓,他吃了整整九颗回气丸。

在最后一个转折的时候,他为了防止意外发生,直接抓了三颗吞下,又含了三颗。

最后一笔完成,一个一百二十八划的符箓,彻底收功,而且是一笔画出来的,有一百二十八的转折,其间不能有任何的停顿,其中的辛苦,不说也罢。

亏得是陈太忠在做事的时候,可以分心,要不然只说这个符箓,就要累死人,一笔画完,真仙的修为,差不多也是这样了吧?

收功之际,阴风夔发出一声惨呼,体内有一团浓郁的黑气飘出,晃晃悠悠地飞向陈太忠,上面是满满的莫名的气息。

那气息的威压极重,而且就像一把出鞘的剑一般,锋锐异常,仿佛能击穿一切,同时却又异常厚重和苍茫,一股古朴和毁灭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

“我艹,好狠,”陈太忠只觉得体内的灵气,以奇快的速度下降,简直就像高台跳水一般,大惊之下,他咽下嘴里的回气丸,又抓出一把回气丸塞进嘴里,咽了下去。

这一把,足有七八颗,瞬间能补充三个他的灵气,再加上前面的三颗,若是接下来不再耗费灵气的话,他起码要用尽力气,奇快地喷出十几道束气成雷,才能避免爆体而亡。

可就算是那样,他体内也会被搅得乱七八糟。

然而,他还是小看了摄取本源所需要的灵气,他吞服下的回气丸,根本不足以支持他的消耗,少不得他又抓了一把回气丸进嘴。

终于,那一团黑气,晃晃悠悠地来到了他面前,钻到了那颗玉核内,这时陈太忠的脸色,已经是一片苍白。

玉核上,多了一个黑色的印记,那是一道闪电的图形,而他在玉核上刻画出的符箓,在这一瞬间,消失不见。

“啊,”下一刻,陈太忠大吼一声,口中不住地喷出白色的光芒,人也冲了出去,眨眼间不见了去向。

“毛病,”纯良哼一声,抓着九阳石,依旧不紧不慢地砸着阴风夔。

没过多久,陈太忠回来了,浑身上下鲜血淋漓,不住地喘着粗气。

他收这雷之本源,灵气下降得太快,甚至浩然宗这出名回气快的丸药,都比不上他的消耗,所以他不得不多吞服了很多回气丸。

但是自打黑色的闪电印上玉核之后,他体内灵气的消耗剧减,而且在迅猛地增长,随时都可能爆体而亡。

陈太忠真的是吓坏了,直接冲了出去,光是束气成雷还不够,他还不住地万里闲庭,以抵消灵气的增长——稍微慢一点,等待他的就是爆体而亡了。

但是海量灵气剧烈地输入和输出,后果可想而知,他浑身的鲜血不是别人造成的,纯粹是自己把自己玩成这样了。

“真尼玛惊心动魄啊,”他长出一口气,“我艹……这摄取本源的活儿,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。”

“太忠……打个商量?”纯良伸出舌头,舔一下嘴唇,干笑一声,“你身上这么多血,掉到地上也怪可惜的,终究是玉仙的血,你说呢?”

陈太忠冷冷地看它一眼,笑了起来,“有种你就吃了。”

“哈哈,开个玩笑,不要那么没幽默感嘛,”纯良大笑了起来,“我逗你玩的,老易……易姐……哦不,易萱她要找我玩命的,给我看看雷之本源?”

“阴风夔没死呢,”陈太忠冲着诛邪网内的阴风夔一努嘴。

要不说,修为越高越难杀,玉仙已经是这样了,败敌容易杀敌难,真仙就更是如此了,打败一个真仙就很不容易了,想要杀死的话,更难!

为什么有真仙的门派就能称宗?真仙太难杀了,以燕舞仙子巅峰真仙的修为,再加上官府的战阵,按说可以力压几大宗派了。

但是事实上,除了在遭遇位面大战之类的大事之外,宗门体系并不买官府体系的账。

这就是因为真仙难杀,她能在幽冥界诛杀真仙,还是靠了出其不意的偷袭,以及属性相克。

“没死也活不了多久了,”纯良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它扛不过这一次阳潮。”

它是拿着九阳石砸对方,多少也能感受到反震之力的强弱,在它的感觉中,这阴风夔现在的反震之力,大约也就是一个巅峰玉仙的模样。

陈太忠打开天目术,细细地看两眼阴风夔,微微地颔首,“那你折腾吧,对了,它的心脏,你可不能着急吃,绝对扛不住。”

通过对阴气的观察,他知道阴风夔已经是强弩之末,倒也不担心纯良收拾不下这家伙。

“我当然不会那么傻,”纯良嘿嘿地笑着,口水却是再次滴滴答答落下,“我就舔几口,舔一舔就行。”

那阴风夔闻言,气得浑身发抖,它堂堂的真仙,还未陨落,就听到对手肆无忌惮地谈论,要吃自己身上的什么部位——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!

到现在,它也接受了即将陨落的先是,但是陨落之后,也不能受此侮辱啊,心脏被挖出来不说,还……舔一舔?

想到这里,它挣扎着发话,“我好歹也是真仙,看在人族盟友的份上,陨落之后,能给我留点尊严吗?”

“把你吃进肚子,就是最好的安排了,”纯良哼一声,“你们阴族对人族,也经常这么说。”

阴风夔身子一抖,竟然被气得晕了过去。

不过下一刻,它又硬生生地被九阳石砸得醒转了过来。

陈太忠没兴趣理会这俩,回到玉石上,他吞服两颗伤药,开始打坐,这次摄取本源,他付出的代价真的太大了,简直跟大战了一场没啥区别,体内的经脉被狂暴的灵气冲得乱七八糟,想要将养好,没有三五个月是想都别想。

凭良心说,他就算慢慢磨死这只阴风夔,也绝对用不了这么多回气丸。

说起来,还是摄取本源这种事,实在太过逆天,相较而言,杀死一个真仙,都要比摄取一个真仙的本源容易很多——这还亏得是阴风夔重伤,否则这种念头,根本都不要打。

他正在安心打坐,猛地觉得哪里不对,紧接着,通天塔微微一震,他睁开眼看去,却见愕然地发现,不远处有五彩霞光升起,“仙陨之光?”

真仙陨落,是有异象的,五彩霞光只是一种。

随着阴风夔真仙的陨落,通天塔为之一震,封闭的世界里,有高阶修者死亡,对小世界会有很大的冲击。

紧接着,一道黑芒一闪,电也似地冲向了远方,陈太忠正在愕然之际,那罗刹石里的残存意念已经高叫了起来,“魔气,这就是魔气……哈哈,太好了。”

真有魔气?陈太忠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你确定不是它的意念逃跑了?”

“稍安勿躁,”残存意念稳稳地回答,“有你那张网,什么样的意念跑得了?”

没过多久,小世界又是微微一震,远处的魔气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,直涨大了约莫两成之后,速度才减慢了下来。

但是这个速度还没停,依旧缓慢地增长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