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七十章 无耻二人组

虽然灵石矿没有本源,但是想抽取空,也不需要使用什么摄取本源手段,来几个真仙,直接抽光里面的灵气就行了。

为什么需要“几个”真仙?因为一般而言,灵石矿都不会太小。

说到矿的大小,就又要说摄取元素本源了,想要剥夺一个矿的元素本源,也是非常耗费灵气的!

所以一般来说,剥夺本源指的是,剥夺修者体内的本源,剥夺矿的元素本源,真的是比较费劲的事。

但是能修出本源的,无一不是证真之辈,剥夺真仙的本源,难度也可想而知,起码得是真仙出手才行。

说了这么多,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:抽取本源的手段,是很逆天的,就算实际操作中,有种种的不便之处,但是在风黄界,依旧是非常神秘的。

甚至没有人确定,哪个真仙修习了哪种摄取本源之法,更多的传言是——这种手段,在上古时造成了巨大的破坏,目前在风黄界已经失传。

但就算是失传了,这东西的理论,还是有不少高阶修者知道的。

陈太忠曾经博览群书,纯良则是神兽之后,一眼就认出了这符箓的根脚,一时间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我艹……这雷精什么来历啊?”纯良低声嘀咕。

“快闪一闪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想一想,径直冲出了玉石,来到了阳潮汹涌的外界,同时祭出了灰色的小钟。

下一刻,一道闪电就重重地劈了过来。

他只是初阶玉仙,离真仙差得还远,又是凌空画符,引动的阴雷本源少得可怜——若不是阴风夔重伤,这点本源也不会被抽取。

但就算这样,空中的阳雷也发现了他的存在,少不得跟他也来个“强对流”。

所以他不得不冲出玉石,硬扛这阳雷。

总算是他勾动的阴雷本源极少,两道闪电之后,就没事了,但是这种阴阳碰撞的强对流,就算他有灰色小钟防雷,也被电得不轻——因为他自身就是两极中的一极。

不过,气修终究是皮糙肉厚之辈,目前通天塔内的雷电,也只能给玉仙锻体,对陈太忠来说,这是小事一桩。

待他回到玉石圈内的时候,真仙的阴风夔已经吓傻了,“我认栽,我投降,我愿认你为主,永不背叛……我真没想到,阁下有如此手段。”

它的见识虽然不怎么样,但是大名鼎鼎的摄取本源,它还是知道的,不过这种手段,对它来说也属于传说中的事,它怎么能想到,一个区区的小玉仙,就拥有了这种能力?

但是它知道,对方所言非虚,因为它能感觉到,自己的本源雷之力,减少了一丝,虽然只是极为微弱的一丝,但毫无疑问是减少了。

一时间,它吓得魂飞魄散,真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了,如果时光能够倒转,它绝对不会再去找此人的麻烦,而是会果断地有多远逃多远。

拥有摄取本源法门的主儿,求它杀,它也未必有胆子杀。

所以它很干脆地服软,不惜屈身为奴——不然的话,不但本源要被抽取,自身也要陨落。

陈太忠根本不理它,又丢了一颗回气丸入口之后,开始继续翻看储物袋,“这次我知道了,一定要找个结实的玩意儿,承载雷之本源。”

怪不得软玉晶会碎掉,那东西虽然能承载玉仙的精血和灵力,但是绝对承载不起元素本源——能修出本源的,除了各元素的精灵,可以是玉仙修为,其他全是真仙。

区区软玉晶,怎么可能承载得住真仙的本源?

“我觉得九阳石甲就不错啊,”纯良在一边嘀咕一句,“绝对够硬。”

“倒是……”陈太忠才微微颔首,然后就狠狠瞪它一眼,“滚蛋,九阳石甲上刻画符箓,有种你来啊。”

九阳石甲坚固异常,想用灵力在上面刻画符箓,怕是真仙也力有不逮——弄碎倒还容易点。

他寻找好一阵,终于发现了合适的物事,“咦,有块玉晶矿的玉核,应该够了吧……纯良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”纯良白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方才点点头,“应该够了。”

“那我回复一下灵气,”陈太忠盘腿打坐,又丢出三颗血髓丸,“教训那厮的事,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嗯嗯,你放心好了,”纯良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嘀咕,既然你都能摄取本源了,我也偷个懒吧,随便教训一下那厮即可,三颗血髓丸……收起来先。

陈太忠这次恢复灵气,用了足足八个时辰,在阴潮降临的时候,他短暂地停了一下,将阴风夔又提到玉石圈子内,并且用相同的手段镇压。

这次,阴风夔都放弃调整阴气了,就是不住地哀求,所谓慷慨就义易,从容赴死难——它太明白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了。

甚至为了说明自己对人族的友好,它将泄露几个高阶玉仙行踪的行为,也套到了自己的身上——你们人族能偷袭那些玉仙成功,有我一份功劳啊。

纯良眼珠一转,“太忠,我觉得它挺可怜的,要不……咱们放过它这次吧?”

你会觉得食物可怜?陈太忠心里不屑地一笑,要是别的食物,没准你还可能有恻隐之心,但是真仙精血的话……你别逗了成不?

不过,他也猜出纯良这蔫坏的家伙,有点别的想法,于是哼一声,“敢用白燕舞吓唬我,人族盟友又如何?”

“得,听我一句话,”纯良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等你休整完毕,收它做了仆人算了,有个真仙的仆人,办事还是很方便的。”

“对此我很荣幸,”阴风夔忙不迭地接话,没有丝毫的真仙尊严。

陈太忠猜出来了,纯良大概是想拖时间,于是他哼一声,“等我落实了,你真的传递了那些消息,再说饶不饶你吧。”

阴风夔闻言,顿时松了一口气,虽然对方的态度,转变得有点快,希望也比较渺茫,但是不管怎么说,它是有了存活的机会了。

于是它就放弃了某些暴烈的、鱼死网破的手段,它并不会愚昧到完全相信对方,但是在它看来,这些手段也未必能建功,反而会百分之百地激怒对方,倒不如赌一把。

但是非常遗憾,它赌错了,在阴潮刚结束之际,纯良就将它从神骨下捞出来,拎到玉石外继续痛殴。

“你不是要调查的吗?”它隐隐觉得,自己可能上当了。

“是他要调查,又不是我,”纯良抓着九阳石,一下一下地砸着,“我说你做他的奴仆,你还真就去做了……混蛋,我就不值得你效忠吗?”

“你……”阴风夔听到这话,思路登时就乱了,好半天才回答,“那你直说啊,我怎么知道,你是想让我做你的奴仆呢?”

“直说的话,那多没面子?没想到你这么没眼色,”纯良抓着九阳石继续砸,“我让你扫我的面子……我让你没眼色。”

“你不会是……想拖延时间吧?”阴风夔终于想起,自己放弃了某些手段,但是现在被打得阴气乱窜,想实施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“竟然还诽谤我?”纯良又是一阵乱砸……

两个时辰之后,陈太忠收功起身,其实他的状态,距离完好还差很多,不过画那个符箓,并没有更多的危险,了不得多吃几颗回气丸罢了。

于是他拿出玉核,缓缓地刻画了起来,纯良也不阻拦,可见这家伙真的是忽悠对方。

阴风夔见状,直惊得魂飞天外,“你……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?”

“我这人虽然讲究,但也很记仇,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一边慢条斯理地刻画着,一边幽幽地回答,“先算了你打我那一道阴雷的仇,其他再说。”

“你抽取了我的阴雷本源,我怎么还活得了?”阴风夔又惊又怒。

雷之本源被抽取,其实它未必死,但是实力大损是必然,甚至可能直接跌落到玉仙修为——以对方的强势,会稀罕一个阴族的玉仙做奴仆吗?

而且它又重伤在身,跌落到玉仙修为的话,不用这俩出手,每天被阳雷锤炼一个时辰,它也是必死无疑了。

“活不了,那是你的事,”陈太忠又阴笑一声,“我收真仙奴仆不挑剔,死的也行。”

他是打定主意不放过对方了,若不是他和纯良胆大妄为,敢随意出手,现在死的就是他了,这种深仇大恨,怎么可能不报?

而且他也非常好奇,收上来的雷之本源,会是什么样子,而那雷精的行为,又是怎么回事。

对方还有一点,也是促使他痛下杀手的原因——报出来白燕舞的名头,你就觉得大?

至于说这厮是人族的盟友,去求,又不是我的盟友……正经丫是想杀我呢。

带进通天塔的生物,不是好友,那就是死物,这一点,没有商量。

所以他肆无忌惮地刻画符箓,并且冷冷地嘲讽,快后悔吧,哥们儿最喜欢看你死不瞑目的样子了。

“你你你,你真是无耻!”阴风夔气得浑身直哆嗦。

“哈哈哈,”陈太忠放声大笑着,真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了,顺手丢一颗回气丸进嘴,“你自己寻死,怪得谁来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