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九章 雷精传艺

在又打了一天桩之后,陈太忠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又将封印雷精的玉瓶拿了出来。

“我正在灭杀一只阴风夔,阴属性的真仙,你记住了,它是真仙……你想得到什么?”

下一刻,他识海中又出现了那些线条,不过这一次,线条出现得比较温柔,是一点一点出现的,显然这雷精也意识到了,说话的这厮,不太好说话。

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这纯粹是意外之喜了,因为他发现,这线条是一点点地画出来的,似乎好像——是个符箓的绘制过程?

对于符箓,陈太忠是一点都不了解,他除了会修炼和战斗,最多的也不过是对阵法略有涉猎,制器、制药、符箓……他都不懂。

不过雷精传过来的线条并不繁复,一共是一百多个转折,陈太忠闭着眼睛想一想,就将整个过程记下了,而且还在脑海中虚拟着重复了三遍。

然后他睁开眼,看向那个玉瓶,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雷精又传来一些意念,却是弱得离谱。

陈太忠隐约感觉到,雷精对那阴风夔的渴望,不过他真的不知道,若是将雷精放到阴风夔旁边,会生出怎样的变数。

“听不懂你的意思,”陈太忠一伸手,又将玉瓶收回了储物袋。

不是哥们儿不讲究,实在是……我怕放个真仙出来,那就完蛋球的了。

雷精在储物袋中能存活,这倒不是多么意外的事情,百兽囊还能装活物呢,而且雷精本来就是元素中诞生出神智的奇物,对封闭空间有极大的忍耐性。

更别说,它还是被封印在玉瓶中,只要玉瓶能装进储物袋,就代表没问题。

陈太忠头疼的是,这货的意念,竟然能透出封印的玉瓶,怎么看都是很不含糊。

所以他暗暗决定:待到证真之后,才会考虑开启封印——或者,巅峰玄仙的时候,开启封印更为保险?

将雷精塞回储物袋,他又开始琢磨那个线条,为了避免忘记,他拿出一块玉简来,想要将其刻画在上面。

然而,第一笔刚刚落下,他就觉得一股奇大的阻力传来,玉简似乎在抗拒他的刻画,于是他加大了灵气的输出。

画了一个转折之后,他输出的灵气越发地多了,待第二个转折之后,需要的灵气更多。

随着灵气输出越来越多,陈太忠有点担心,这玉简是不是扛得住——毕竟是很普通的玉简。

但是奇怪之处,也就在这里了,按说他输出的灵气,足以粉碎上百块这样的玉简了,但是玉简依旧承受着他刻画出的线条。

直到他刻到第十二个转折,玉简抖动一下,裂做了几块,并且在瞬间就化为了齑粉。

“终于还是这样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心里虽然有点失望,却又有一些轻松,他猜到了一些缘由——这个符箓,果然是受到了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他在刻画时所输出的灵气,而是破开规则之力所必须花费的,并没有由玉简承受,所以玉简能一直坚持下来。

但是这个符箓,所能产生的效果,真不是普通玉简能承受的,所以在刻到第十二个转折的时候,终于承受不住,碎裂了。

那就换一块好的玉简吧,陈太忠在储物袋里挑挑拣拣,找到了一块软玉晶,这种东西,足以能承受玉仙的精血,大多数玉仙为小辈制作护符,用的就是这个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在他刻画到第六十四个转折的时候,软玉晶也碎裂了。

此时陈太忠的灵气,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了,他盘坐在地上,大口地喘气,“我去,这是个什么鬼东西?”

“你是在画什么?”就在这时,纯良的声音响起,它已经结束了对阴风夔的蹂躏,站在他身边探头探脑,“我说,到你动手了。”

“我哪里还有灵气动手?”陈太忠瞪它一眼,“不看我正忙着的吗?”

“那我没劲儿了啊,”纯良气得大叫,“它不仅仅是我的敌人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感受一下塔内的情况,“好了,阳潮快来了,那厮又要被雷劈了。”

“我喜欢强对流天气,”纯良听到这话,喜眉笑眼地回答,然后皱一皱眉头,“但是,你这在搞什么啊?”

“画符啊,”陈太忠一边回气,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雷精教给我的符……也不知道有什么用。”

“不知道有什么用,那就放一放啊,知道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什么吗?”纯良气得又喊了起来,紧接着,它微微一怔,“雷精……浩然宗的那只?”

浩然宗的藏宝库,是他俩一起进去的,对那只封印了雷精的玉瓶,它有印象。

“嗯,”陈太忠心思重重地点点头。

“不会吧,”纯良此刻,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“它冲破了封印?”

“有一小点意念冲出来了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它似乎对阴风夔有些兴趣,所以就教了我一个符箓。”

纯良的嘴巴,登时就张得老大,好半天才吐出两个字,“我艹……”

可以看得出来,它对雷精有相当的忌惮,这只小麒麟无法无天,对上老易都有很强的自信,眼下竟然如此失态。

好一阵之后,它才哼一声,“这厮不会是真仙吧?听说精灵在真仙之前,很难发现。”

“不知道,我也不敢放出它来,”陈太忠决定打消这货的某些念头,“我可以给你点血髓丸,你别那么懒,这只阴风夔,还是咱俩打吧……它可是被封印的,善恶难辨。”

“血髓丸?好啊,”纯良下意识地点点头,然后才狠狠瞪他一眼,“我是那么懒的吗?看不到我现在很勤劳?对了……符箓是这家伙教你的?”

“不是解封的符箓,”陈太忠点点头,有意安慰它,“我也把它放回储物袋了,不过……符箓似乎涉及到了规则之力,特别耗费灵气,也很难刻画到玉简上,软玉晶都碎了。”

“哦?”纯良的眼睛张得老大,“虚空画出来给我看看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一抬手,就想画一下,不过下一刻,他一皱眉,“没多少灵气了。”

“给我两颗血髓丸,我去虐那家伙,”纯良伸出了小蹄子。

陈太忠递出两颗血髓丸,这种时候他不可能小气,好不容易把一只真仙捉了回来,又虐得半死了,这种前所未有的战绩,他怎么可能坐视前功尽弃?

纯良塞一颗血髓丸入口,斜睥他一眼,又悄悄地藏起另一颗,冲出玉石蹿向了阴风夔,抓起九阳石又是一通猛砸。

一个多时辰之后,阳潮来临,它才退回了玉石,小蹄子敲打着陈太忠,“快,把符箓划给我看一看。”

陈太忠的灵气,并没有恢复多少,也不过是两成左右的模样,于是瞪它一眼,“着急什么……看不到我在回气?”

说是这么说,但是事实上,他并不觉得虚空画符能耗费多少灵气,又回复了一阵灵气之后,他抬起手画了起来。

然而,就在他画到一半的时候,也就是刚才令软玉晶破碎的那个转折之后,一股阻力蓦地传来,害得他好悬出错。

使出一点灵气之后,他继续画了下去,不过随着笔画的增多,他所花费的灵气也越来越多,不多时,好不容易恢复的灵气就要见底了。

这才是见鬼了!陈太忠恼了,也不管此刻正是在通天塔内,直接塞了一颗回气丸入口,咬牙继续画了下去。

然而,还真是见鬼了,一颗回气丸,并不足以支持他将这个符箓画完,说不得,他又服用了一颗回气丸,堪堪地将这符箓画完。

就在他画完符箓的瞬间,异变陡然发生!

那阴风夔真仙,本来正被阳雷虐得欲仙欲死,此刻身体猛地一震,一股莫名的气息,向陈太忠方向涌了过来。

陈太忠和纯良对这气息,却是极为熟悉,阴风夔要发出阴雷的时候,就是这种感觉。

两人见状,对视一眼,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骇然,纯良倒吸一口气,“我去,居然是剥夺?”

陈太忠也吃惊不小,“摄取本源的符箓?那厮怎么会这个?”

惊讶完之后,他俩齐齐默然了:这雷精的来头,绝对不小!

纯良说的剥夺,和陈太忠说的摄取本源,其实是一个意思,就是将某些本源的东西,从难以摄取的地方,剥离出来。

这种手段,在风黄界极为罕见,基本上也算禁术,因为摄取本源,对环境的影响极大,太容易伤害各种灵地和矿藏。

就以浩然派发现的万年冰洞为例,若是那里有冰之本源的话,有人去摄取,冰洞在瞬间就会消融,若是因此伤了地脉,这冰洞就彻底地废了。

而且,在绝大多数时候,摄取本源铁定会伤及地脉。

这就是摄取本源的可怕之处,像这样的手段,风黄界的管理者,又岂能容忍人人都掌握?全力禁绝还来不及。

不过这剥夺本源听起来恐怖,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,所谓本源,是五行之属以及其他的一些属性元素的至纯,并不是随便什么东西,都能凝练出本源的。

像灵石矿、灵晶矿就不存在本源,因为它们有灵气但没属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