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八章 诡异雷精

这封印雷精的玉瓶,得自于浩然宗藏宝室,以浩然宗前辈的强悍,能将这雷精单独陈列出来,可见它的不一般。

火精、金精什么的,浩然宗的前辈肯定也有捕捉,不过那些精灵较为常见,说用就用掉了,估计是这雷精不常见,所以才被保留了下来。

打个比方说,陈太忠来幽冥界征战,除了希望得到赦免,更多的则是希望得到九幽阴水,这东西对气修祭炼本命法宝,算是难得的奇物。

浩然宗的修者,来幽冥界取九幽阴水,也不是一次了,但是浩然宗的藏宝室内,根本没有这种气修应该必备的珍稀材料。

为啥这样?以前陈太忠还有点遗憾,现在他真的想明白了:浩然宗的修者,认为这就不是多么稀罕的玩意儿,不值得搁在藏宝室里!

倒是九阳石,比九幽阴水还要少见几分,所以藏宝室里有——这东西得去找,九幽阴水嘛,挨个冥气团去搜就行了。

所以藏宝室里,没有其他的精灵,只有雷之精灵。

大多数的精灵,在成就精灵的时候,起码是玉仙修为了,兽族到玉仙经历化形劫,而精灵这东西,不到玉仙的修为,不足以诞生神智,根本不算精灵!

而且玉仙修为的精灵,只是有了神智,本质上还是混沌的,跟不足月的婴儿一般,不懂事,不过出于本能,它们会将自己藏得很好,躲避任何可能的危险。

所以人们发现的精灵,一般起码也是中阶玉仙修为,到了高阶玉仙的精灵,智慧程度基本上就可以媲美灵兽了。

精灵真正神智大开,还得是晋阶真仙之后。

陈太忠对这只雷精的了解不多,而浩然宗第十三任宗主,也没有留下太多的说明,就是一句话——封印了雷之精灵一只。

要不说前人太牛叉的话,后人追得也很辛苦:多写几个字会死啊?

这雷精是什么修为?陈太忠不知道;是不是听话,陈太忠也不知道,他总觉得这玩意儿说不定有用,就从藏宝室里带出来了。

不过他可以确定一点,这雷精不会是绝对忠于浩然宗的,否则的话,它会跟麒麟一样,守护浩然宗的藏宝室,而不是被封印起来。

而且他对浩然宗前辈的行事,多少也了解了一些,这些前辈对风黄界的修者,那是没话说,绝对讲同族之谊,但是对别的位面的生物,就未必了。

否则的话,怎么会得到“位面扰乱者”的称呼?

浩然宗没有对幽冥界赶尽杀绝,未必是心存了多少善意,大约只是觉得不值得——反正等九幽阴水丰产了,过来收割一下就是了。

所以说,这只雷精……对浩然宗到底是什么态度,很值得琢磨。

现在,雷精居然有了反应,陈太忠这就奇怪了:这是怎么个意思?

雷精是被封印的,他倒是不怕对方能突破封印——前人太牛叉了,他选择了无条件信任。

不过,该不该把这个玉瓶取出来——待哥们儿想一想再说。

想了一阵,他不得其所,于是唤醒罗刹石内的残存意念,“听说过雷之精灵吗?”

“没有,”残存意念很直接地回答,“不过你捉来的这只阴风夔真仙,在阴潮到来的时候,不能让它暴露在阴潮中。”

这我当然知道,陈太忠心里太明白了,“距离阴潮来临,还有些时辰,我怎么样才能尽快地杀掉这只阴风夔?”

“你做到的这些,已经超过我的想像了,”残存意念回答,“不过它既然是真仙,一定要在通天塔内杀死它……能增加塔内的魔气,千万不要让它自爆。”

嗯?陈太忠狐疑地看它一眼,“为什么不早说?”

其实他更想知道的是,增加通天塔内的魔气,对我有什么好处吗?

“塔内的魔气多了,对灵气有干扰,我不敢说啊,怕你以为我有别的想法,”残存意念倒是痛快,直接承认自己不敢说,“但是……你若能同时增加灵气的话,这对通天塔是极好的。”

增加灵气?陈太忠沉默一阵,摸出一件物事来,“用这个,能不能镇压住阴风夔?”

“啊啊啊,”那残存意念一阵哀嚎,“这个当然可以,你快收起来,我受不了……这是上界的物事吧?”

陈太忠摸出的,是猛犸大尊赠与的那块神骨,上界人仙的骨头,可以增加塔内的灵气,更关键的是……神骨镇得住阴风夔!

果然能增加塔内灵气,拿出神骨没有几息,神骨开始散放出一种威压,甚至有将通天塔向外撑大的趋势——跟翡翠谷中拿出麒麟遗骸的感觉,是一模一样。

陈太忠马上就收了起来,这东西可不能瞎玩。

于是他摆出一个灵气转换阵,布满极品灵石,打算在阴潮到来之际,将阴风夔放在其中,然后再堆满九阳石甲,将神骨置于其上。

灵气转换阵,不算多高深的东西,只是能有效地转换灵气,搁在风黄界的话,甚至可以说是比较鸡肋的阵法。

但是事实上,没有鸡肋的阵法,只要运用得当,照样能起到奇效。

陈太忠布设这么个阵法,就看重了一点,灵气转换阵转换灵气的功能极为强大。

外面再布设一个聚灵阵的话,就能保证神骨的气息不太容易冲出去,以此来强行压制阴风夔。

眼见子午阴阳潮的阴潮,还有两个时辰到来,阴气已经开始重了,陈太忠就拎起阴风夔,放到了灵气转换阵中,用他设计的方案炮制。

果不其然,在海量的灵气冲击之下,再加上神骨的镇压,以及九阳石甲的阳气冲击,阴风夔不住地哀嚎着,说咱们有话好商量,都是盟友,至于这样吗?

陈太忠不为所动,倒是纯良活动了好久,觉得累了,闻言就说,“你这个阵法,很神妙啊,要不然就这样熬死它?”

它终究是个懒鬼,见到使用阵法就可以做到某些事,就不想亲力亲为了。

“阵法是死的,人是活的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你就不怕它琢磨出破阵的法子?好歹是真仙呢……还是亲自上手,比较好一点。”

说这话的同时,他用天目术扫视着阴风夔的身体,他才不会低估一个真仙的能力。

正像他说的那样,灵气转换阵+九阳石甲+神骨+聚灵阵,确实对阴风夔造成了巨大的冲击,但是同时,阴风夔体内的阴气,逐渐变得有序了起来。

它体表的阴气——包括它的体表,被摧残得惨不忍睹,但是体内阴气的运转,反倒逐渐变得规律了。

不过非常遗憾,运气不站在它这一边,阴气稍微有点规律的时候,阴潮已经过去了。

纯良又将它拎了出去,不知疲倦地蹂躏了起来——小麒麟真的太渴望得到真仙精血了。

阴潮退去,但是阴气还没有全部消失,陈太忠看了一阵,发现纯良输出的伤害,大于阴潮残余对阴风夔的补充,甚至阴风夔稍微调理好的阴气运转,都再度乱了起来。

既然是这样,他就放心了,才说闭目休整一番,猛地心血来潮,又拿出个储物袋,看一看那被封印的雷精。

感觉到他的意念扫来,那雷精又发出一阵虚弱的波动来,纯粹的意念波动,没有传递信息,不过可以感受到,雷精此刻的心情,很不太平。

“你这真是难为我啊,”陈太忠沉吟片刻,终究是难当心中的那份好奇,将玉瓶掣了出来,“你想说啥?”

那玉瓶又发出一阵微弱的意念,根本辨识不清是什么意思。

“听不懂,”陈太忠拿起玉瓶,作势向储物袋塞去,“看起来是我想多了。”

玉瓶中的意念,再次波动起来,比上次强烈了些许,但还是微不足道。

不过同时,它发出了一个相对明确的信号:那边……那边!

陈太忠顺着它指的方向看去,那里,纯良正在蹂躏阴风夔。

“阴风夔?”他皱着眉头想一想,试探着发问,“想要它的阴雷?”

意念剧烈地波动了起来,但是……依旧是微不足道。

“对不住了,我不会收它的阴雷,”陈太忠觉得有点无聊,打算把这厮塞回储物袋。

你是被封印的雷精,谁知道你被阴雷击打之后,会发生怎样得变化呢?他不想赌。

就在这一刻,蓦地,他脑中出现了几根线条,吓得他差点将玉瓶扔出去。

“我去,你还敢攻击我的识海?”陈太忠真没想到,一只被封印的雷精,居然能在他的识海中,勾勒出一幅图像。

这尼玛也太妖孽了,他毫不犹豫地将玉瓶丢进了储物袋,“小子,对浩然宗的第十四任宗主,你这么做,实在有点太冒犯了。”

将玉瓶扔进储物袋之后,他才发反应过来,“咦?这厮没有攻击我的识海,只是传递了一些图像……嗯,不过这个性质,也挺恶劣的。”

纯良并不知道这些,它一个劲地蹂躏阴风夔,差不多蹂躏了三个时辰,才满意地收手,“哈,太忠,该你了,没多久就是阳潮了……你能坚持到那会儿吧?”

“我死活找不到打桩机,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“还有点暗伤没处理。”

“咱兄弟俩加把劲儿,就是三五天的时间了,”纯良笑着回答,嘴角有晶莹的丝线落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