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七章 小塔生雷

对陈太忠来说,被他带进通天塔的生物,不是他特别相信的,就是他不打算再放出来的。

阴风夔被他带进去,显然他是不打算放出来了。

两名初阶玉仙想破真仙的防,是非常难的,不过谁说钝刀子就不能杀人了?

反正位面大战一时半刻完不了,他俩也不着急出去,就在这里慢慢地杀真仙好了。

阴风夔一入通天塔,就剧烈地挣扎了起来,“小世界,竟然是阳性小世界?混蛋,你们有种的就放我出去。”

它挣扎得是如此厉害,诛邪网都隐隐有制不住它的趋势,纯良见状,直接将它拎出玉石外,麒麟臂雨点一般地砸下去,“我让你再狂,让你再打算阴人。”

麒麟臂基本上不能破防,但是也能消耗真仙体内的阴气,在它的一通乱砸之下,阴风夔无法打起精神来调理气息,只能硬生生地捱着。

它打了一阵,打累了,回到玉石上歇息,陈太忠掣出九阳棍,棍使刀招,想要使出第六式无念来教训对方。

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他的第六式时灵时不灵,使用了几次之后,他颓然地收起九阳石棍,拿出一块硕大的九阳石,狠狠地砸了下去。

因为身子被诛邪网缠着,又有属性克制,阴风夔无法挣动,只能硬生生地吃了这一记。

石头的一击,不算多重,但是上面的九阳气息,令它十分地难受。

陈太忠将九阳石砸下之后,又收起来,再次砸下,跟纯良的麒麟臂相仿,但是频率……那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他砸了一阵,纯良看着,觉得挺好玩,“太忠,让我玩一玩,你歇一歇。”

陈太忠也觉得自己该歇一歇了,那二十来个万里闲庭,真折腾得他太狠了,八九颗回气丸下肚,体内也出现了点暗伤。

他打坐歇息,纯良却是像找到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样,麒麟臂抓着九阳石,不住地砸着诛邪网内的阴风夔真仙。

虎落平阳……被犬欺啊,此刻的阴风夔真仙,心中是不尽的后悔,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就该使出空间转移,灭杀了这两个混蛋!

对它来说,空间转移并不难,不过那需要耗费不少的阴气,而且,这个技能冷却的时间,也是比较长的,想那冥王分身都不能连续使用,就足以证明。

更别说它还身负重伤,自然是能省一点,就是一点。

这时,它心里真的惶恐了,虽然它受到的伤害,还是微乎其微,但是待在这样的环境里,照这样下去的话,早晚有一天,它会体内的阴气耗尽,活生生地死在这两个小玉仙手里。

只要他们不放弃,一直这么砸它,它甚至连自爆都难以做到。

现在,他只能希望对方的灵气,不足以支持这种无限制的砸打。

纯良是真有耐心,一炷香的时间,就砸打了数千下,虽然到后来,它的麒麟臂速度有所减慢,但是丝毫看不出放弃的迹象。

陈太忠本来在打坐疗伤,看到这一幕,都有点奇怪,纯良这懒虫,什么时候也能如此不知疲惫地攻击对手了?“纯良你不累啊?”

“真仙啊,这是真仙啊,”纯良伸出舌头,舔一舔嘴唇,眼中冒出了疯狂之色,“太忠,我这么辛苦,它的心脏,必须得是我的……这叫自食其力。”

你个吃货!陈太忠无语地翻一下白眼,阴风夔只有心脏部分,是风黄界修者能食用的,也能补充精血,纯良这么做,只是一个吃货的疯狂。

在“服食真仙精血”的动力下,它不停歇地砸了一个多时辰,才喘着气发话,“太忠,换你上吧,我歇一歇。”

“稍等一下,”陈太忠冲着某个方向看一眼,阴笑一声,“有好戏看了。”

“我去,子午阴阳潮吗?”纯良跟他配合得太久了,一看他这表情,就赶忙返回了玉石。

下一刻,狂风大作,子午阴阳潮的阳潮到来了。

阳潮吹在阴风夔身上,阴风夔直痛得嘶吼不已。

它不但身受重伤,连体内的阴气,也去了七七八八,又被诛邪网束缚着,这种程度的阳潮,虽然不能对它造成什么大伤害,但是皮肉之苦,却是难免了。

“混蛋,你们竟然敢暗算盟友,”它大声地喊着,这时候,它可不能说双方的恩怨了,只能拿盟友来吓唬对方,“我身上有燕舞真仙的印记,你们所做的一切,她都会知道的。”

“少扯淡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耻笑它,“以那女人的性子,她一枪杀了你是可能的,给你下印记……你当她真这么闲?”

他其实并不了解白燕舞,不过以那女人的傲慢,他感觉下印记的可能性不大。

这厮……竟然认识燕舞真仙?阴风夔再次愣住了,一时间越发地后悔,刚才为什么不使用空间转移了——就算狼狈逃走,也比被捉住强啊。

这时它就忘了,刚才是它一门心思想杀人的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它是要拉上燕舞真仙做幌子的,因为它感觉到了,这两个小玉仙,是真的要杀死它这个真仙。

于是它放声大叫,“燕舞真仙的印记,又岂是你们两个小玉仙能知道的?速速放开我,我可以原谅你们这次冒犯。”

“真有印记又怎么样?”纯良趴在玉石上,懒洋洋地发话,“你搞清楚,这是小世界,别说是她的印记了,就算白燕舞本人前来,能不能出去也是两说。”

这话说得委实有点不恭敬,但是它确实有它的道理,论起对小世界的了解,没几个比它强的,它所在的翡翠谷,就类似于一个小世界,那里可是曾经困住过西雪獠王的。

当然,白燕舞是巅峰的真仙,翡翠谷能不能困住她,那就是两说了,不过不管怎么说,纯良认为,无须忌惮可能存在的真仙印记。

“那我在你俩身上施下诅咒,不知道你们怕是不怕?”阴风夔真仙见对方软硬不吃,于是就换一种威胁方式。

话还没说完,它就惊叫一声,“我去……竟然有雷?”

“有雷?”看着天空滚滚的乌云,陈太忠也愕然了,他可是没有想到,阳潮的时候,塔内竟然能出现雷电,他得到通天塔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见识到。

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

下一刻,一道粗大的闪电,就重重地劈向了地上的阴风夔,巨大的闪电击得阴风夔猛地一震,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,“混蛋,小小阳雷也敢欺我……我艹,又来?”

似乎是听到了它的咒骂一般,空中的闪电,认准了阴风夔,一道接一道的雷电劈下,不带任何的停歇,不会偏移丝毫方向。

“我擦,”纯良看得目瞪口呆,“这厮不是要飞升九重天了吧?塔里……也能飞升?”

“这可不是雷劫,”陈太忠抱着肚子狂笑,“哈哈,这叫……强对流天气的形成要素!”

这是猜测的,不过他认为,八九不离十就是这原因,阳潮可谓至阳之潮,而阴风夔则是至阴,尤其它还是真仙,体内有至纯的阴气,阴阳相遇,可不就是妥妥的“强对流”?

“你们……哎,你们不得好死!”阴风夔开始怒骂了,雷电对它造成的伤害不算太大,但是痛楚实在难忍,就像有千万虫蚁在体内噬咬。

就在此刻,它有了新的明悟:原来这就可以算是阳雷洗礼,也可以称之为阳雷锻体!

它想的还真的没错,通天塔内的阳潮,最合适阴族锻体,就像南忘留三人要修习天目术,也要去晓天宗子午阴阳谷锻体一般。

不过子午阴阳谷是为灵仙锻体,而通天塔内的阳潮,可以为天仙甚至玉仙锻体,灵仙若是敢尝试,只有陨落的结果。

阴风夔若是在这里锻体,锻到阴极阳生也不难,再配以其他手段,脱胎换骨成为真正的夔牛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可惜这名阴风夔的真仙老祖,醒悟得太晚了。

此刻的阳雷锻体,若是在它精气神圆满的时候,不算多大问题,虽然不能为真仙锻体,可是多感受一下其中精妙,阴极阳生也是有可能的。

但是此刻,它精气神哪一样都不圆满,无法体会其中的奥秘不说,还享受到了锻体的痛苦,心中的这个懊悔,真的是无以言表。

一个时辰过后,阳潮渐渐结束,纯良又跑了出去,拿着九阳石,继续砸打阴风夔,这吃货为了真仙的精血,也是蛮拼的。

它砸了一个来时辰,又让陈太忠换班,陈太忠也没像它那么疯狂,就是不紧不慢地砸着——反正他不会给阴风夔喘息的机会。

又一个时辰之后,纯良换上来了,这次它也学乖了,放慢了麒麟臂的速度——这只真仙,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,何必那么赶时间?

陈太忠觉得这重复操纵,也是很累人,就翻一翻须弥戒——哥们儿记得,地球界有打桩机来的,也不知道带上来没有。

翻了好一阵,他没找到打桩机,事实上,他连打桩机是什么样子,都不记得了,说不得又在其他的储物袋里寻找一通。

正在翻看着,猛然间,他心里悸动一下,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再细细地感受一下眼前的储物袋,他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意念,这意念来自于一个玉瓶。

他的眉头,忍不住皱了起来——这是……封印雷之精灵的玉瓶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