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六章 底牌出尽

觉出不妥了吗?阴风夔真仙心里冷笑,那又如何?使用你的阳雷吧。

在它得到的消息中,对方会使用一种阳雷的神通,并且作为杀手锏——必须承认的是,这种攻击手段,对大多数的幽冥界土著来说,效果都很明显。

但是它并不在意,阴风夔到了真仙的层面之后,都会琢磨如何才能做到阴极阳生,想要飞升九重天之后活得舒心,这一点是必须考虑的——虽然基本上不可能有结果。

它不怕对方的阳雷,反倒是想借此感悟一些东西。

至于说对方还有什么手段,它一并接着了:一个精疲力竭的初阶玉仙,还能使出什么来?

就算对方肩头,可能是传说中的小麒麟,它也不怕——这个消息,最近在幽冥界传得很广,据说冥王的分身,被小麒麟的母亲一口真火喷没了。

小麒麟的母亲会很可怕,但是小麒麟的真火……呵呵,差得还远。

就在对方现身的一刹那,它发出一道意识,非常威严,“为什么不走了?”

它这么做,是要表示出一副毫无防范的样子。

纯良二话不说,一张嘴,一口火就喷了出去——我管你是不是人族盟友呢。

不过如此,阴风夔心里冷哼,头上尖角一亮,一道阴雷就要打出去。

然而下一刻,它猛地发现了不妥,“我去,竟然不是火球?”

麒麟的火焰攻击,一般都是火球,效率比较高,威力也比较大。

但是眼前这只麒麟,喷出的竟然是火海,漫天的火星。

火海是很惊人,但是阴风夔觉得有点受伤,你的火球喷出来,我都不怕,分散成火海,这是小看谁呢?拜托,我好歹也是真仙!

一道阴雷,迅猛地打了出去——你不发雷电神通,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。

在它发出阴雷的一瞬间,他看到火海之后,一张大网,铺天盖地撒了过来。

束缚类法宝吧?它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你一个区区的玉仙,能束缚住我这真仙?

倒是你的阳雷,怎么不发了呢?

陈太忠根本没有想过使用束气成雷神通,这神通绝对了得,是他的杀手锏,横扫真仙之下的修者,一点问题都没有,但是对方……是真仙啊。

他想的就是,万里闲庭之后,通过对空间法则的运用,再回到原位,打对方个冷不防,直接用诛邪网擒下。

当然,如何能打对方个冷不防,这也是需要算计的。

阴风夔无视那些火海,看着自己的一道阴雷穿过火海。

雷电有所削弱,这很正常,麒麟是阳火;穿过那张大网,雷电又有所削弱,这也很正常,对方的束缚类法宝,应该有防雷的作用,看起来还比较强,但是那又如何?

反正……慢着,那个灰色的小钟,是怎么回事?

它并不知道,诛邪网本身就能辟易邪气,阴雷过了诛邪网,就是强弩之末了,再遇到陈太忠那超强的本命法宝,根本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。

阴风夔的惊讶,只是一瞬间的事,下一刻,它就觉得,身体上传来了巨大的伤害,一时间只觉得痛入骨髓,它忍不住狂吼一声,“我艹……这是麒麟真火?怎么可能?”

能造成这种效果,当然不仅仅是麒麟真火,纯良的火球术,也造不成这么大的杀伤,更别说是火海了,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是——它的火海中,含了九阳石髓。

严格来说,九阳石髓的攻击力,并没有多么强大,至阳之物对阴物,是有很强的腐蚀性,就像幽冥界的环境对风黄修者的灵气,无时不刻都有侵蚀。

九阳石髓撒出去,对幽冥界的生物都有克制,但是这克制是渐进的,就像九幽阴水撒出去,并不足以灭杀任何一个风黄界的真仙。

当然,九幽阴水能造成一定损伤,这也是一定的。

不过,幽冥界不可能舍得拿出来九幽阴水来对付风黄修者,性价比太不合适了。

同理,风黄界也不可能拿出九阳石髓来对付异族,对风黄界的修者来说,九阳石髓实在太过珍贵——九阳石就足够了,何必多此一举?

但是,陈太忠有九阳石髓,还不少。

他祭炼本命法宝,需要很多的九阳石髓,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态度,这些年他又破了两块九阳石,得到了不少九阳石髓,自己用是足够了,但是攒一点做为机动,也很正常。

毕竟是在幽冥界作战,而在这里,九阳石髓简直是万应灵药,能解决太多的问题。

事实上,集市上都交易过九阳石髓,只不过知道的人寥寥无几。

陈太忠也一直不舍得使用九阳石髓,这东西实在太珍贵了,若不是他得了浩然宗的宝库,早就不敷使用了——用一点少一点啊。

可是面临真仙追杀的时候,他就不能考虑成本了,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,过不了这一关,九阳石髓都是别人的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跟纯良眉来眼去半天,要它去通天塔内,拿出一个储物袋,那里面装了九阳石髓。

光是九阳石髓,还是不能克制异族的真仙——前文解释了,这效果比较慢。

所以他要纯良借着喷出火海的时候,在火海里夹带九阳石髓——火海对异族真仙造成杀伤的可能性,无限趋近于零,但是加上九阳石髓,那就截然不同了。

对异族真仙而言,九阳石髓不算什么,麒麟真火也不算什么,但是两者混合在一起,冲击力和腐蚀性就都有了。

那么,杀伤力也有了。

陈太忠为了对付这个可能是“重伤”的异族真仙,也是费尽了心思,而且他并不认为一定能成功——即使他使用了极为珍贵的九阳石髓。

但是不试一试,又怎么心甘情愿?

当然,纵然是使出了种种手段,他最终指望的,还是诛邪网——那些手段,只是能为了迟滞对方的反应,好保证诛邪网能够发挥威力。

这也不需要多么深谋远虑,实在是……他真的想不出,除了诛邪网,还有什么东西,可能困住一个真仙——哪怕是重伤的真仙。

至于说阴风夔的阴雷,他在见到真仙的面孔之前,就已经决定祭出本命法宝护身,看到对方是阴风夔,看到对方使出阴雷,他只是长出一口气——还好,能扛住。

这一切说起来长,其实就是一眨眼的瞬间。

阴风夔一边痛苦地大吼着,一边看着阴雷击到小钟上,劳而无功,就在这个时候,那张大网,已经铺天盖地地遮住了它,令它逃无可逃。

真能困住我吗?它心里生出一丝不屑来:我再是重伤,可也是真仙,想束缚住我?真是白日做梦。

这阴风夔真仙也有空间能力,但是目前它不打算使出来,因为它觉得没必要。

于是它并不躲闪,反倒是重重地发出一道意念:你想做什么?

正值此刻,陈太忠也打出了一道神识攻击,正正地迎上了这道意念,否则的话,以他神识的强悍,怕是也吃不住真仙的神识一击。

没用?感受到自己的意念,并没有给对方造成杀伤,阴风夔登时就是一怔,不待它有所反应,耳边传来一声轻响,“叮”。

响声不大,但是令它吃惊的是,这个轻响竟然震得它的识海微微一荡。

这种程度的一荡,搁在它全盛时期,根本不算什么,但是它眼下却是重伤在身,身体也因此微微一滞。

这一滞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刹,但是已经足够了,诛邪网牢牢地罩住了它。

不等它挣扎反抗,纯良就使出了麒麟臂,狠狠地砸向网中的阴风夔,“我们想干什么?他么的,我还想问你,吐出阴雷想干什么。”

对于直接跟真仙开打,它和陈太忠也是颇犹豫了一番,打得过打不过先别说,只说对方是人族盟友,合适不分青红皂白地下手吗?

万一打错了,真仙一怒,不是他俩能承担得起的,更别说道义上也不占上风——他俩凭什么出手,只为对方可能不怀好意?

虽然这阴风夔的不怀好意,两人感受得是真真切切,但是这属于自由心证范畴,不能作为理由,冠冕堂皇地拿出手。

然而,不打的话,待对方追上来,那两人的死活,就操在对方的手中了。

既然如此,那就不动手不行了,陈太忠和纯良终究是桀骜不驯之辈,不会任由别人掌控自己的生死——就算打错了,也比任人宰割强很多,而且,他们不认为会打错。

这份担忧,在见到那道阴雷之后,不翼而飞,纯良更是心恨对方卑鄙:堂堂的真仙,竟然打算阴我们两个小玉仙?能再不要点脸吗?

一句话的工夫,它的麒麟臂挥出了百余下,将阴风夔和包裹着它的诛邪网,硬生生地砸进了地里。

然而,在出气之余,它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太忠,再拿点九阳石髓出来,这家伙皮糙肉厚,打不动,不破防啊。”

“咱不带这么浪费的,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。

通过天目术,他已经发现,对方确实伤得挺重——一般情况下,他的天目术,不可能观察出真仙的情况,但是对方修为大减,又陷于诛邪网内,才被他看个端详。

于是他做出了决定,“还是把它带进通天塔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