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五章 冲动的尾随

没人告诉陈太忠,灰芒就是真仙,对方也没展示出真仙的威压来。
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直觉地认为,来的就是真仙。

闪!陈太忠想都不想,直接一个万里闲庭,就蹿出了千里之外,至于集市的安危,他是顾不上考虑了。

然而,他虽然跑得快,对方却是反应也奇快,一道气机,直接遥遥地锁住了他。

一个万里闲庭,陈太忠竟然没有摆脱对方的锁定,他不由得大骇,丢一颗回气丸进嘴,又是一个万里闲庭。

第二个万里闲庭,还是没用,就在他即将使出第三个万里闲庭的时候,对方传了一道意念过来,“就这样空间转移,我是人族的盟友,目前被同族追杀,需要你的帮助!”

神马?陈太忠听得好悬没一跤摔倒——异族的真仙里,竟然有人族的奸细?

这位面大战,还真是越来越出人意料了。

对方是这么说的,不过陈太忠当然不可能全信,反正对方要他跑,他跑就是了。

至于对方的用意,大约跟白燕舞征用他的初衷相同——想跟随他的气机,借用他的万里闲庭赶路。

陈太忠原本有心,将这家伙引到人族攻击的队伍附近,好让它得到人族真仙的帮助——比如说白燕舞所在的地方。

但是他实在不想再见到那女人了,而且真仙大战的地方,他也不敢靠得太近,战斗的余波,都能让他灰飞烟灭。

更别说,这异族到底是不是人族的盟友,这还是两说。

真仙级别的叛徒,听起来也太不可思议了,陈太忠也不想冒这个险——蘑菇在北域大营附近爆炸,已经让他相当被动了,若是再认错盟友引狼入室,那绝对是百口莫辩。

真要这么做了的话,估计连他自己都要怀疑,哥们儿是不是在不知不觉间,被人夺舍了?

总之,他是不可能把这真仙带到人族聚集地的。

可是……总也不能带到异族聚集地吧,现在他一路亡命逃窜,只要前面出现一支异族部队,稍稍阻碍他一下,身后的真仙肯定追上来了——至于这真仙是不是人族盟友,陈太忠也是不敢赌的。

一旦赌输,他连跑的机会都没有,挂在位面大战胜利的前夜,多不甘心啊。

不知不觉间,十几个万里闲庭使了出来,身后的异族真仙,还稳稳地锁定着他的气机,也不要求他停下,而陈太忠已经吞下了三颗回气丸。

当他吞下第四颗回气丸的时候,连纯良也意识到了问题,趴在他耳边,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后面这家伙,感觉不太地道啊。”

陈太忠早就意识到了,于是拿出通天塔来,冲纯良使几个眼色。

小麒麟不能很清楚地理解他的眼神,两人眉来眼去好一阵,终于是定下了对策。

下一刻,陈太忠的通天塔一抖,将纯良收了进去,两个万里闲庭之后,又将它招了出来。

后面传来了真仙的意念,“你俩在做什么?”

它距离对方虽然有一段距离,但是锁定了气机,很多小事都逃不过它的感知。

“真仙大人,我还得空间转移多久啊?”陈太忠又摸出一颗回气丸来,向嘴里塞去,“快撑不住了。”

他这话是用平常的声音说的,也不怕对方听不见,好歹是真仙呢。

“让你转移你就转移,啰嗦什么?”真仙的意念,是相当地威严,不容侵犯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,追在他身后的,是一只阴风夔的真仙,他只感应到对方的气息,应该是异族,连形体都没时间去观察。

这只阴风夔,确实是投靠了人族,但并不是奸细,基本上属于“战场起义”这种类型。

它族中的一支,被人族使用手段拉拢了,成为了奸细,向人族通风报信。

陈太忠能诛杀那么多的异族玉仙,就多亏了阴风夔的报信。

不过也因为他诛杀了不少的玉仙,引起了异族的怀疑,展开了内部调查。

阴风夔的老祖,发现同族中似乎出现了点不太好的迹象。

然而,它虽然不知道“亲亲相隐”四个字,却也不会太过苛责同族——局面已经糜烂了,阴风夔若是能不被灭族,得以延续种群,总不是坏事。

殊不料,在阴火山方面和无尽深渊方面的队伍赶来的时候,这一支的阴风夔,竟然找上了老祖,希望它能看清楚形势——不是咱们无能,实在是对手太强大了。

阴风夔真仙直接出手拍死了两只同族,它的脾气一向不好:老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已经很难得了,你们竟敢撺掇我做阴族叛徒?

拍死两只之后,它才想起来问一下:到底人族许了你们什么好处,你们竟敢背叛幽冥界?

人族许我们的好处是阳雷洗礼,这一支的阴风夔战战兢兢地回答:如此一来,老祖你飞升九重天的时候,就可以不被夔牛视为异类,可以认祖归宗了。

要说起来这夔牛,在九重天也是个不小的种群,但是上界的夔牛,没有“阴风”二字,全部是阳性物种,打出的雷也是阳雷。

阴风夔出于夔牛种群,为什么会出现异变,已经不可考,不过自打迁居幽冥界以来,飞升九重天的一共有三只阴风夔真仙。

飞升之前,这三只真仙都是喜忧参半,喜的是可以上九重天了,忧的是上去之后,不会见容于夔牛一族,真的不好发展啊。

据说九重天里,对阴风夔打压最狠的,不是别的种群,正是夔牛一族。

它们不能容忍变异的夔牛,玷污了族群的形象。

风黄界是阳性位面,正是因为如此,阴风夔这一支听说,阳雷洗礼之后,能达到阴极阳生,转化为正宗的夔牛,它们才决定做奸细——这关系到了阴风夔族群的发展前景。

阴极阳生?阴风夔真仙对这说法嗤之以鼻:那些侵略者随口骗你们的话,亏你们还真的相信,真是拉低了我阴风夔一族的平均智商。

不试一试,又怎么能知道不行呢?这一支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正是这句话,打动了阴风夔的老祖:是啊,不试一试,又怎么知道不行?

它身为真仙,知道阴极阳生这个道理,不过那么多飞升的同族,都没悟出其中的真谛,想来也是极其渺茫的事情。

眼下,却是可以试一试了——侵略者来自阳性位面,没准真有意外之喜。

说来说去,还是风黄界修者大军压境,阴风夔真仙为自己找了一个不用战死的借口。

这就是为什么身为异族真仙,它还要做叛徒的缘故,陈太忠想不通,是很正常的。

不过这阴风夔老祖,背叛得稍微晚了点,战场起义沟通得不是太好,风黄界的修者,有理由怀疑它的诚意——这不会是圈套吧?

它想表示诚意,就要在真仙大战的时候,果断地反水,偷袭本方阵营——这是风黄界的要求。

所以它果断地出手,袭击了比目兽真仙,可饶是如此,它也被燕舞仙子发出的毁灭之光,捎带了一下。

好死不死的是,那比目兽真仙因为有它遮挡,被毁灭之光击中,也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,眼见燕舞仙子离开,比目兽也不跟风黄界的修者缠斗,狂追阴风夔真仙。

两只受伤的异族真仙,又大战一场,比目兽伤得极重,几乎都要陨落了,但是它一口气不平,豁出去性命不要,也要跟阴风夔拼个两败俱伤。

阴风夔的伤势,其实也不轻,所以主动战略转移,待发现陈太忠的身法精妙,直接锁定他的气机,搭对方的顺风车,倒不信那短腿的比目兽,能追得上。

嗯,不愧是风黄界,修者兴盛的强位面,区区的小玉仙,也能有这么精妙的空间转移能力。

它心里正赞许呢,猛地发现:不对啊,这厮……我似曾相识!

它想了一想,猛地想起来了,这可不就是明欺我阴风夔的那厮吗?

这番恩怨,还是发生在歼灭寄生蜂群落之后,异族有援兵来,陈太忠为了吸引仇恨,当着阴风夔高阶玉仙的面,斩杀了它的亲子,惹得做父亲的狂追不已,破坏了整个战术布局。

而这做父亲的阴风夔,正是族中最有望成就真仙的,老祖也很赏识它,前不久,陨落在这一场战役中,但是它留下了杀子仇人的信息。

认出陈太忠的根脚,阴风夔真仙哪怕是已经“战场起义”了,也有杀掉此人的冲动。

不过,既然已经起义了,杀人的事儿,就不能做得太过火,它尾随着对方,想要寻一处无人的地方——至于说那比目兽真仙,腿短而且伤重,早就被甩得不见了。

它想要杀掉陈太忠,但是它也知道,自己的战力严重受损,虽然靠眼下的战力,也能解决掉对方,可是能杀得稳妥一点,何乐而不为?

所以它才逼着陈太忠不住地使用万里闲庭,空间转移的法子,是极耗费灵气的,风黄界的功法再精妙,总不能违背规则不是?

而对方,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初阶玉仙,就算有丸药补充,又能补充多少?

就在它再次追随到对方转移的停歇点的时候,本来已经消失的一人一猪,猛地出现在了它的面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