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四章 大局已定

撇开破功不谈,陈太忠也不可能答应“封号家族”这个条件。

很明显,他是上了白燕舞的黑名单的,回到风黄界必须低调生活,战功都可能不被承认,这种情况下,搞个封号家族——真是嫌皇族的刀不快吗?

他用屁股想,都能想得出,这条件肯定是左相这边的人提出的,对左相来说,只要能给皇族增添麻烦的事,他估计是一定会去做的。

天下商盟在东莽很红火,鉴宝阁的表现反倒是一般,而在西疆,基本上见不到天下商盟。

用地球界的话来说,东莽那里,左相占一定优势,西疆则是皇族的基本盘,所以东莽的封号家族,左相执行起来没什么问题。

但是陈太忠对左相也没好感,他不想成为双方博弈的棋子,更别说他就没打算破功。

所以他明确地表示,“换个条件,把血沙侯一族连根拔起。”

“你开玩笑吧?”简真人登时愕然,“那是皇家亲封的侯爵,你觉得一颗一级阴气石够吗?十颗也不够啊。”

封号家族和侯爵,里面差别太大了,别的不说,只说一点,封号家族的话,皇族认可就行了——你家族有玉仙,达到要求了,可以封号。

这样的程序,左相操作得来,就算皇族不认这个封号,地方上也可以先认,慢慢地拖着拖着,就形成既成事实了。

左相在东莽势力庞大,操作这些没有问题。

但是侯爵,必须有显赫军功,皇家亲自提名,经过下面认证,才能封爵。

左相也能帮人争取封爵,但是要看机缘,入了皇家黑名单的陈太忠,绝对不在此列。

同理,想要拔除一个封爵家族——还是侯爵,要面对的麻烦也很多,左相做不到。

他能打压跟自己不一条心的势力,但是拔除……还真得皇族点头,除非他打算造反。

“那就别提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待我证真,自去取血沙侯首级。”

原本他想的是,悟真之后,就可以荡平血沙侯郑家了,可是幽冥界一行,他固然得到了赦免,却是恶了皇族,而且误炸了北域大营。

这种情况下,他回了风黄界,想去北域找回场子,修为是足够了,但是……皇族不会答应,北域官府也不会答应,他若有过分举动,肯定会遭到镇压——都让你隐居了,跳腾什么?

只有在证真成为真仙之后,这个仇才能报了。

简真人深深地吸一口气,“你真的想除掉郑家?”

“是他郑家先找我麻烦的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若不是他家,我的发展轨迹会截然不同,这个仇,我一定要报……左相办不到,我并不勉强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简真人犹豫一下,还是发话,“左相不是办不到,郑家就是靠着左相的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登时愕然,“那还有什么办不到的?”

他还以为,血沙侯是皇族的人——想要封爵,不得靠向皇族吗?

所以他才会觉得,无法亲临北域报仇了——除非他证真。

“血沙侯是左相的有力臂助,手握兵权,”简真人笑了起来,“他怎么可能答应你?不过,你要真想找血沙侯麻烦……我可以帮你联系皇族,放开你前往北域的制约,你自去复仇。”

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说,“但这颗阴气石,你就得卖给皇族了……换他们的默许。”

“卖给皇族,”陈太忠低声嘟囔一句,然后眉头一皱,“这样也行?”

“价高者得嘛,”简真人笑了起来,“你的认识有个误区,其实我并不是单纯支持左相的,咱真意宗就一个宗旨……官府系统,越乱越好。”

他笑得很开心,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毛骨悚然:这算计也太深了吧?

事实上,简真人的算计还真不错,只用了两天时间,他就帮陈太忠找来了两块玉符,是进出北域的免检令牌,一次性的免检令牌。

两块令牌,能保证陈太忠进入和离开北域,事实上,他若是继续使用真意通行令牌的话,只有在出北域的时候,才用得到免检令牌,这就是能进出北域两次。

集市一级阴气石的交易,已经在隐秘渠道传了出去——对高阶修者,很多秘密并不是秘密,官府大约也猜得出,想要进出北域的,是陈太忠,更猜得出是他是去复仇。

这种情况下,官府还给了他北域的通行令牌,可见皇家和左相的矛盾,尖锐到了什么程度,至此,陈太忠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他禁止北域的皇族子弟看电影,皇族为什么直接就答应了——合着是要撇清跟血沙侯的关系。

这五块阴气石的交易,持续了大约十来天,而就在这期间,前线的推进很快,也就是九曲坡的地形复杂一点,要不然现在包围圈应该已经合拢了。

不过就算没有合拢,包围的势态也已经形成,又过几日,两支大部队开了过来,却是阴火山的战役结束,风黄界联军取得了大捷,现在转战九曲坡。

事实上,在取得无尽深渊大捷之后,位面战争就算是大局已定,风黄界只要不出昏招,获得最终的胜利,几乎是铁板钉钉的。

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,无尽深渊大捷后不久,获得了臂助的阴火山修者,直接平推了对手,现在兵发九曲坡,获得胜利也是早晚的事。

这两支队伍的到来,让集市越发地兴盛,不过董毅等人脸上在笑,心里却是在担忧:照此发展,这个集市也存在不了多久。

来的修者多,桀骜不驯之辈也就多,所幸的是,集市大部分的管理者,都是真意宗弟子,谁想在这里炸刺,也要掂量一番。

大部队用了十来天休整,然后就发起了总攻,战舟浩浩荡荡无边无际,掠过集市上空,直奔九曲坡而去。

看着空中的战舟,董毅长叹一声,“唉,最多再做十来天生意,又得搬家了。”

“就算搬家,也做不了多久的生意了,”有人跟着叹气,“看这架势,再有年余,位面大战就要结束了。”

“结束不好吗?”又有人感触颇深地反问,“在这鬼地方呆了十年,我是不想再呆下去了……捡了一条命,赶紧回家吧,还不知道风黄界变成什么样子了呢。”

此人的感叹,唤起了大多数修者的心声,十年的征战,不管收获了多少,大多数人身心疲惫,也心系家中的父老乡亲。

“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掉以轻心,”简真人的警惕心还是足够的,“没准有阴族来援,很可能这里就是提前决战的战场,咱们嘛……还是做好集市,顺便收拢伤者就行了。”

他还是比较想上战场的,不过接到的命令,就是管理好集市,做好后勤接应工作。

事态的发展,也正如他所料,阴族起了一支大军来援,被阴火山方面大营死死地挡住了,这一战,风黄界又现出两名真仙,一为晓天宗的姚姓真仙,一为鹏族大尊。

九曲坡大营和无尽深渊方面大营,全力攻打九曲坡,五天之后,白燕舞的傲凰破阵枪,再现于战场。

陈太忠见到空中飞舞的凤凰,心里就是一团烦躁,索性坐在营帐里,眼不见心不烦。

不过燕舞仙子的赫赫威名,那也是不服不行,战了约莫三四个时辰,红绿蓝三色的毁灭之光,浩浩荡荡地降临——这更是白家压箱底的绝学。

毁灭之光降下,实是挡者披靡,九曲坡的抵抗,登时土崩瓦解。

白燕舞却也不看结果,不等战斗结束,就冲向了阴火山大营方向,要诛杀来援的真仙。

还是早点离开吧?陈太忠见战事发展到这个地步,知道异族是回天乏力了,就不想继续呆着,看这傲慢女人发威了。

不过简真人正兴高采烈地忙碌着,集市这几天,不但收治了大量的伤者,不少人也因为决战的缘故,来到集市买卖物品。

以董毅的分析,这几日应该是集市效益最好的时候,等到两边的大战彻底结束,扫尾清理工作完成,约莫还会有半个月的时间。

接下来的十来八天,集市的生意只会更红火,然后才会逐渐减弱,而且他分析,这一战下来,买卖阴气石的不会少,集市绝对能大赚一笔。

看到他们兴高采烈,陈太忠也不好扫了他们的兴致,想要孤身一个人走掉,又觉得……不是很合适。

他是真不在意集市这点收益的,哪怕是简真人都很看重这一块,但是在浩然宗的密库里,极品灵石根本不算什么。

然而,他还是很需要董毅讨价还价的能力,须知在集市里,能得到的可远不止极品灵石,法侣财地四大里,除了侣不能交易,其他都可以。

但是靠着这个集市,本身就能聚集人气积攒人脉,也就有了“侣”。

我还是出去转转,看看能不能趁乱再诛杀一些玉仙吧,陈太忠觉得,买卖阴气石是个不错的选择,不但收获颇丰,也能带动集市的发展。

关键是战争快要结束了,再不搜刮阴气石,就没了。

所以他也没跟别人打招呼,直接悄悄地离开了集市。

不成想,出了集市才几百里,一道灰芒电一般地射来,他的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去……真仙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