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三章 闻风而动

这尼玛也太欺负人了,营地里的异族恼了。

堂堂的真人,躲在营地门口暗算小辈,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

然而,恼了也没用,营地出动强大战力找场子,陈太忠拔腿就跑,不小心的话,还会造成一定的损失,它们一回转,丫就又溜回来。

若是分开战力四下搜寻的话,那相当于送战功给对方。

所以说陈太忠这“无耻”的行为,还是跟战力有关,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学得来的,这种战术真有用的话,异族早就对人族大营使用上了。

很恶心的事,但是异族也不能这么坐以待毙,它们商量一下,也不找陈太忠了,直接拉出大队的人马,直奔集市而去——倒不信你不跟着。

这招挺狠,陈太忠当然不能放弃集市,原本他是不把集市放在心上的,想开想关都无所谓得很,但是集市越做越大,董毅主动地送上了份子,现在更是连真意宗都入股了。

硬要关的话,也能关,可是因为受到异族的骚扰利润大减,从而关闭的话,陈某人真丢不起那人——须知有真意宗在一边看着,他的表现,还关系到浩然派的未来。

所以他就远远地缀着异族大部队,也不隐藏身形,这意思就很明显了——你们敢对集市出手,我肯定要抽冷子暗算。

异族队伍没有动手,就是开到距离集市千里左右的地方,停了下来,然后齐齐看向远处的陈太忠。

停了差不多有半天的时间,异族大部队直接折返,合着兴师动众长途跋涉这么久,只是来了一次武装大游行,实在是有点滑稽。

不过陈太忠不觉得滑稽,因为他看懂异族的意思了:你再纠缠我们营地的话,就别怪我们对集市下手了——我们有弱点,你何尝没有弱点?

能逼得异族采取这种劳而无功的威胁,陈太忠也足以自傲了。

正是因为看懂了,陈太忠犹豫了:要不要继续骚扰对方呢?

他正犹豫着,集市那边来人了,来的是简真人,以及两艘战舟,异族部队在千里之外大举集结,集市这边也发现了,赶忙做好了防御准备,等了半天不见动静,就派人过来探查。

简真人已经做好恶战一场的准备了,也向本宗发出了求援,只希望几艘战舟和防御阵配合,能坚持到前指大营前来支援。

他甚至已经想好了,陈太忠眼下不在,若是这次真意宗出了大力,那么集市的股份,就要重新说道说道了。

不成想赶过来之后,远远地看到陈太忠和他的小白猪站在那里,异族大部队早去得远了,他忍不住问一句,“这异族……怎么回事?”

“见我来了,它们就吓跑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“不是这样吧?”简真人的嘴巴张得老大,“这支队伍看起来很强大……起码两个高阶玉仙吧?”

“有两位数的玉仙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如不是它们抱团太紧,我怎容它们跑掉?”

“你厉害,”简真人竖起个大拇指来,诚心诚意地夸奖一句,“你这二十来天不见,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,回集市吧?”

那就……回集市吧,陈太忠顺水推舟地点点头,他也不敢赌,自己若是继续骚扰的话,异族下一次的反应,还会这么虎头蛇尾。

看他不动声色地回集市,简真人心里暗叫一声侥幸:亏得他稳重了一下,还没跟宗中汇报,说要改变集市的股权,否则的话,那就激怒陈真人了。

只看那来势汹汹的异族大部队,被陈太忠一个人就吓走,就可以想像陈某人的难缠。

回了集市没多久,真意宗支援的战舟就赶了过来,足有二十艘,真人也来了五个——简真人虽然修为不高,但是他姓简啊,宗里不能容忍他有什么闪失。

听说异族退去,来援的修者也没怎么生气,搁给别人敢这么谎报军情的话,肯定会有点后果的,可眼下的真意弟子,更多的是长出了一口气。

简真人也会来事,不要这些修者白来支援,奉上了灵石若干——这是走了集市的账。

董毅和公输上人也认这笔账,享受到大势力的支援了,必须有所表示,虽然在援兵到来之前,异族就退去了,但是这次没眼色的话,下一次指望支援,就很难说了。

反正有简真人的面子,集市出的灵石也不算太多,干个七八天就赚回来了,而且在别的修者看来,集市的安全性又大大地增加,有利于集市的发展。

陈太忠这次回来,就没有再怎么出去了,偶尔出去转一趟,也是看周遭千里有没有异族的斥候——别说,还真的没有了。

不过……出去暗杀高阶玉仙的买卖,似乎做不下去了。

简真人也是这么认为的,因为异族提高了警惕,他无法得到更多高阶玉仙的消息——奸细那边,据说压力也很大。

所以,虽然陈太忠只收获了六块一级阴气石,并且只拿出四块来交易,简真人也没什么辙,反倒还要安慰陈真人,“四块也不少了……关键是异族那边提高了戒备,查得很厉害。”

陈太忠也能理解这种变化,异族虽然普遍智商不高,可是不代表人家看不出来某些明显的东西,“那你告诉我,你能出点什么东西?”

交易尚未谈拢,董毅前来汇报,说战线向前推进了,咱们要不要也前移?

前移,必须的!陈太忠还想再斩杀一些异族,四块一级阴气石,还是少了点。

还少?简真人听到这话,真有掐死他的冲动,四块一级阴气石,整个远征军里,有几个人能斩获这么多?大部分的一级阴气石,都是合作杀的,或者是战阵杀的。

不管他的感觉,陈太忠是要将集市前移的,周遭的异族斥候见势不妙退去了,火速前推的话,没准还能遇到两个不开眼的。

别说,敢想的人有福了,在前推的过程中,他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,不小心又斩杀了一名高阶玉仙,想一想之后,他决定将这一块阴气石纳入“可以商量着交易”的范畴。

事实上,这只异族正是上次威胁集市队伍的一员,上次收队回营之后,它们认真地讨论了一下:是什么原因,导致陈太忠大肆出手?

它们猜来猜去,估计是对集市的探查,把陈太忠惹恼了。

以前只知道这家伙不好招惹,却没有想到,竟然是如此地不好招惹!

怪不得无尽深渊那里,宁可忍受嘲笑,也要无视集市的存在,以获得对方的平静——这家伙发起狠来,真不是一般的难缠啊。

若不是有一个集市羁绊着这厮,整个营地都要被对方堵得不敢出门了。

然后,问题就来了,关注这个集市,是上面的意思,它们并不知道,上面为何这么强调,但是也没有置疑的胆子,现在将斥候都撤到了千里之外,怎么监视这个集市?

那只能派比较高阶的异族,远距离监视了。

被杀的这高阶玉仙,就是那个倒霉蛋,它才来到地点潜伏好,正遇到集市前推,撞到了陈太忠的刀口上。

单个玉仙,没有同族的掩护,它跑都跑不了!

集市选择了新址之后,陈太忠又在周围扫荡一圈,然后才回来跟简真人谈交易。

四块一级阴气石,陈太忠换了不少东西,他知道自己不擅长这些,委托董毅去谈判。

董毅是个有想法的人,在谈判过程中,他最不在意灵石,法侣财地四个字,他看重的是“法”和“地”——浩然派固然是很缺灵石,但是更缺气修功法,以及发展的地盘。

对简真人来说,“地”根本不算什么,真意宗是西疆唯一的称宗庞大门派,他又是简宗主的亲族,划两块地出去,算多大事?

法有点难办,气修功法流失得到处都是,不能说是很贵重,但是关系到功法的交易,从来不会简单了,姑且不论买到假功法的可能性,只说这功法的价值,就不好估计。

能直指玉仙的功法,好不好?当然好了,但是好几个势力都有的话,卖不起价钱去。

混元童子功的奠基功法和灵仙时的功法,好不好?看起来很一般,但是搁给董明远,他愿意倾家荡产去买——他缺这个阶段的功法。

所以功法的价值,是很唯心的东西,这个谈判就是相当漫长,谈到简真人恨不得拔刀斩杀了面前的小灵仙,最终,他将谈判交给了一个初阶天仙。

等交易谈得差不多,集市里也来了一些神神秘秘的家伙,等闲不跟人接触,简真人还特意吩咐,不要去打扰。

这估计就是左相的人了,陈太忠心里有数,却也懒得计较,直到有一天,简真人找上他,“你好像打算多卖一块一级阴气石?”

他说的是第五块阴气石,陈太忠并不否认,“条件呢?”

“东莽创封号家族,”简真人给的条件真的不低,封号家族的创立,不仅仅是族中有玉仙就可以,还有一系列的要求,就像封号家族不一定是侯爵一样。

不过这些都是可以操作的,陈太忠只要点头,那么他族中的丁口到了最低要求,中坚力量达到数量,就不存在任何阻力了。

哥们儿答应易萱了,飞升九重天之前不破功,你跟我说封号家族?陈太忠看着他,觉得有一点淡淡的蛋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