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二章 出击任务

听到简真人的问话,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“看你这点出息……我差这点钱吗?”

简真人想一想,微微颔首,“反正赌一把了,你要是觉得我出价低,可以拍卖,大家比呗……不管怎么说,是斩杀异族的高阶玉仙,对咱人族是有好处的。”

他是要定一级阴气石了,连拍卖都不怕,不过很显然,他更希望悄无声息地得到。

“我要有收获,跟你交易就行,我真不差那点灵石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发话,然后他就又想到个问题,“若是我在袭击中,还斩杀了其他异族,可以自行处理那些阴风石吧?”

说来说去,他还是想给宗门多留点底蕴,需要交易的,他不会不认账,但是额外的收获,这就要说道一下。

“你别跟我说不就行了?”简真人的态度倒是很明确。

总而言之,这还是个善意的表态——你可以留下一点,我主要是想要高阶的。

陈太忠对这个答案也算满意,于是就在营帐里回复一下灵气,同时静待消息。

三天之后,简真人上门,给出了三名异族高阶玉仙的消息,想对付哪个,你自己决定。

三选一,这也是打消对方的顾虑——我不可能同时设置三个陷阱埋伏你。

陈太忠对他的消息灵通程度,大为惊讶,须知这里距离前指大营还有数千里,异族奸细将消息传到大营,再传到这里,竟然还能保持极高的时效性,真是太令人惊讶了。

二话不说,他就隐身离开了营帐,这种事情,是宜早不宜迟。

四天之后,陈太忠回来了,在进入集市之前,又打掉了两支埋伏的斥候小队,不过一支小队中,有只巅峰天仙的比目兽,竟然有罕见的空间天赋,通过空间转移跑掉了。

以他的能力,若专心一点,是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,说来说去,他还是杀异族杀得太顺手,生出了一点懈怠之心,结果一不留神,放跑了一个。

“有点托大了啊,”陈太忠自我检讨一下,然后又迟疑一下,要不要追上去呢?

此刻追的话,也有五成把握追得上,不过想一想,他最终还是放弃了:漏网就漏网吧,哥们儿也不可能每次都将对手全部斩杀干净,让这厮回去汇报一下,异族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

当然,他不追踪,也有一点别的顾虑:万一那厮将他引到什么埋伏的地方,麻烦可就大了。

回到营地之后不久,简真人就兴冲冲地赶来了,“得了几块一级阴气石?”

“你不知道?”陈太忠有意试探。

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简真人猜得到对方的用意,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若是能那么方便地传递消息,位面战争早打赢了。”

“袭击了两个高阶玉仙,”陈太忠见他回答得痛快,也就不藏着掖着,“关键是距离太远,赶过去诛杀第三个的时候,那厮已经改变了行程。”

“杀了两个?”简真人一脸的骇然,算计一下之后,他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那你赶了起码两万里地?”

对初阶真人来说,四天赶两万里地,不算特别难,但是赶到之后还要观察情况,观察完之后还要发起攻击,作战完之后还要简单地休整,然后再出发……

反正,他是没办法不佩服陈太忠。

“多大点事儿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心里却忍不住有点微微的得意,不过说实话,他真是没费了多少事。

区区的高阶玉仙而已,他知道行踪,设下埋伏,除了有纯良这帮手,他还有大名鼎鼎的诛邪网,这样都不能轻松解决掉对方,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。

简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连艳羡的心思都消失了不少,有些人天生就是被人仰望的。

他决定不再自寻烦恼,“两块一级阴气石?”

“三块,”陈太忠摸出三块阴气石,在手中抛一抛,斜睥着他,“那噬脑石猴身边,有一条高阶的冥蛇随行,你的消息不太准确哦。”

那一仗,其实也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,异族除了两个高阶玉仙,还有三个玉仙,算一支非常强悍的小队伍。

不过陈太忠先用诛邪网网住了噬脑石猴,祭出小钟敲一下,然后九阳石棍战冥蛇,而纯良的火球,第一时间打爆了一只初阶玉仙,接下来自然也就不那么难对付了。

“行踪没错就行,它们随行什么同伴,我哪里能知道?”简真人闷闷地回答,“我都说了,让你出手之前先观察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心里再次暗暗地吃惊——既然有两只高阶玉仙,肯定还有些其他等级的玉仙,然后就这么被你杀了?要不要这么夸张啊?

陈太忠的强大,再次突破了他的想像,虽然他已经将对方想像得很强大了。

“我也没怪你吧?”陈太忠将三颗阴气石收回了储物袋,“说好的,只交易两颗啊。”

“这才是……”简真人嘬一下牙花子,虽然心有不甘,也只能认了,“你怎么收回去了?想换点什么?”

“这事儿回头再说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,“再给几个信息。”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简真人不高兴了,“说好要出让的。”

“我没说要零散交易吧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他觉得这样斩杀异族比较有效率——对方提供的,都是异族高阶玉仙出行的动向,知道行程,对方的防卫又低,实在太经济实惠了。

若没有这个便利,他想诛杀高阶玉仙,只能靠运气,碰到了才杀。

当然,不靠运气也行,异族大营里,高阶玉仙海了去啦,冲进去就能杀,但是……这现实吗?

他想多杀些高阶异族,又不想被低阶异族所扰,最好的办法就是,抓住眼前这个渠道。

所以他肯定不着急交易战利品,一来是逼迫对方提供新的消息,二来也是提防简真人使诈,给自己一些不靠谱的消息,甚至是一些异族的陷阱。

反正阴气石我就带在身上,你要是敢设计我,就要提防鸡飞蛋打一场空。

简真人却是恼了,“我可是听说,你是讲究人!”

“说话注意点啊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我哪儿不讲究了?再说了,集中起来交易,你更能喊起价钱来……两颗一组的阴气石平均价钱高,还是十颗一组的阴气石平均价格高?”

“平均价格?这话有理!”简真人眼珠转一转,狠狠地点一下头,他瞬间就反应过来了,很多东西是量大会冲击单价,但是珍稀的东西则不同,量越大,单价也就越高。

两颗一组的阴气石,想要收购十颗,得搞定五个卖主,还得跟别人反复竞争五次,而十颗一组的阴气石,搞定一个卖主就行了。

左相的人想要争夺领军权,一级阴气石是越多越好,自然也是越多越贵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好吧,我再去打探消息。”

陈太忠眼珠一转,“其实一级阴气石这消息,你不光可以通知左相的人,也可以通知皇族的人……我是无所谓,只对你,但是你能卖起好价钱去。”

他对左相和皇族之间的恩怨,没有半分的兴趣,事实上,他看这两家都不是很顺眼。

这两家争,简真人能卖起好价钱,这不是有利于宗门的事吗?

至于说他只对简真人,不会增加多少获利,似乎有点亏了,但是他在意的,是其他的周边收获,二三级的阴气石拿回风黄界,正好用来充实浩然派的底蕴。

简真人兴冲冲地走了,两天之后,又拿来了两名异族高阶玉仙的消息。

这次陈太忠吃了个小亏,在诛杀第二只高阶玉仙的时候,遭遇了埋伏,不过还好,他见机得早,跑得也快,诛杀了一名中阶玉仙之后,溜之大吉。

打完就跑?哪里有那么轻松?异族当然不肯干休,于是衔尾直追。

它们之所以设下陷阱,就是因为高阶修者接二连三的陨落,九曲坡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,眼下遇到了凶手,怎么可能就此放过?

然而,跟陈太忠比赛脚力,那真是自找不痛快,它们被引得团团乱转不说,一不留神,又被对方反杀回来,折杀了两名玉仙。

这是没办法了,追赶的异族决定不追了,事实上,当它们发现凶手是陈太忠的时候,就有点头大,而它们也听说了,游斗的陈太忠,是分外地不好惹。

但是它们现在决定不追,却是有点晚了,陈太忠的火气,已经被勾上来了,见它们停下,他反而又追了回去——我陈某人的便宜,哪里是那么好占的?

就在这一路的缠斗中,他将异族逼回了大营,才停下脚步,这期间又诛杀三名玉仙,其中两名是高阶——他仗着万里闲庭的身法,使出定点清除的手段。

这手段真的是吓坏了参与埋伏的异族,退进营地之后,兀自感慨:此人不愧是真仙之下第一人,一旦选择了游斗,真仙不出手,没人可以奈何他。

然而,对这些异族来说,噩梦还不算完。

陈太忠明显是被激怒了,他不敢冲进营地,就远远地埋伏在营地外,短短两天之内,又有两支出去执行任务的斥候小队,在距离营地不远处被诛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