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一章 异族奸细

事实上,简真人并不认为,自己是找了什么生财之道,他很扭捏地问陈太忠,“不知道你的一级阴气石,是否出让?”

说句实话,陈太忠此前,并没有想过出让阴气石,对他来说,四、五、六级的阴气石,是比较拿得出手的小费,一、二、三级的,偶尔做个什么交易,或者会用到。

现在简真人要买一级阴气石,很让他吃惊,“你要这个干什么?”

此人不过是三级玉仙,想杀异族的高阶玉仙,不用战阵基本是不可能,而且以其身份,出入危险地方的时候,肯定跟着战阵的,这一级阴气石的来历,不好解释吧?

“有个朋友要用,”简真人讪讪地回答,心说你这么问,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?“价格好商量。”

“我不差那点灵石,”陈太忠很傲慢地拒绝了,“要是你用的话,我还可以考虑让两块出来,别人嘛……切,我认识他们是谁?”

“两块?”简真人眼睛一亮,赶忙发话,“那你就当是我用好了。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当你用?你好大的脸,我的阴气石不是刮风逮来的。”

两人现在是在障目阵内说话,倒也不用忌讳那么多。

“你那么多阴气石,匀几块出来又何妨?”简真人着急了,竟然有点口不择言,“反正你的战功做不得数,浩然派也没谁能领这么多的战功。”

战功做不得数?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会说话的!”

说是这么说,他也没在意,战功做不得数,他早想到了,正经是对方说话很直接,还算对他的胃口。

“呵呵,”简真人干笑两声,“口误,口误,不过咱真意宗,肯定是要保你的。”

“保不保吧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叹口气,想到燕舞仙子那令人绝望的修为,他就没什么兴趣了,“不能算战功,充实宗门底蕴,还是可以的。”

修者首先要考虑自身修行,但是在力所能及的时候,当然要考虑宗门传承,陈太忠手里大把的阴气石,在未来不短的岁月中,会成为浩然派发展的动力。

如果可以的话,他甚至打算将一级阴气石,留在浩然宗的宝库内,二级的太磕碜,拿不出手——其实相较雷精什么的,一级阴气石也满磕碜的。

身为浩然宗第十四任宗主,哥们儿有愧吖。

不过未来的日子还长,他相信自己能为浩然宗留下更多更好的东西。

充实宗门底蕴?听到这个理由,简真人有点无语了,好半天之后才问一句,“若不是你手中的一级阴气石,你愿意出让吗?”

出让不属于我的阴气石?陈太忠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吐出三个字,“说人话!”

“我可以提供一些高阶异族的动向,”简真人压低了声音,“阴气石在它们体内,杀了它们之后,就可以交易不是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笑出了声,原来是买卖尚在异族体内的阴气石,这让他觉得分外地滑稽,“你是想让我跟人组队,前去杀异族?”

地球上的网络小说里,这是常见的情节,有人有宝物的消息,组织队伍去打怪寻宝——这样的队伍,通常都是很不着调的。

不过,简真人拿出了有新意的剧本,“组队干什么?我告诉你消息,你去杀,回来交易阴气石即可。”

“你告诉我消息?”陈太忠的眼珠转一转,我凭什么信得过你呢?没准你是又一个人族内奸——到时候那边设下埋伏暗算我,我岂不是欲哭无泪?

“没法组队,组队了,你打不过可以逃,别人可就交待在那里了,”简真人以为他胆小,所以很无奈地一摊手,强调一下组队的难处——你有很神奇的身法,别人没有。

不过下一刻,他也反应过来了,于是眼睛一瞪,“莫非你以为,我也是人奸?”

陈太忠也不理他,径自拿出一壶酒来,嘴对嘴轻啜一口,“这酒是马伯庸送我的,真的很不错……不愧是异姓王。”

堂堂的异姓王,都能是人奸,我凭啥就要信得过你呢?你脸大?

简真人却是听懂这话了,心中的些许恼怒顿时消失,不以为然地笑一声,“他不过是区区的异姓王,玉仙而已,我可是简仙的后辈。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异姓王是皇族亲封。”

这能一样吗?那是异姓,我可是嫡亲啊,简真人忍不住又翻个白眼,可是再这么争辩下去,也毫无意义,“原来你是信不过我。”

“无所谓信得过信不过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要实力足够,可以逼着我去杀异族,实力不够……我凭什么要信你的消息?”

简真人呆呆地看了他好半天,脸上阴晴不定好一阵,面皮才缓缓地松弛下来,诡异地笑了一笑,“你以为,我有资格知道这些消息?”

唔?陈太忠眉头扬一扬,知道里面还有说法,不过这事儿他本来就是无所谓的,所以并不询问,反倒是尖酸地讽刺一句,“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没资格。”

这还能不能愉快地交谈了?简真人好悬没气得吐血。

但是他也知道,对方是要自己掀底牌呢,想一想之后,他还是不得不说实话,“你不会以为,只有异族渗透到人族,人族没有渗透到异族吧?”

咦?陈太忠听得大奇,“原来你能在异族里安插奸细?”

“不是我!”简真人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但是……我姓简!”

陈太忠听到这里,是彻底明白了,人族在异族安插奸细,一般人是不可能知情的,但是很显然,真仙简兴腾不是一般人,甚至这奸细,极有可能是简宗主授意下安排的。

那么简真人知道些线索,也是正常了,虽然此人修为低了点,但就是对方说的,谁让人家姓简呢?

至此,陈太忠已经相信了大半,认为对方不是胡说,再胡说,也不会拿出“异族奸细”这种惊天的内幕,从理论上讲,简宗主确实够资格拥有这样的消息渠道。

反过来说,简真人若真的是信口开河,那目的就只有一个:想要算计他。

可是这样的算计,不但赌上了简真人的前途,也赌上了简真仙的名誉,值得吗?

陈某人若是从埋伏中逃脱——这个可能性极大,简家可要面临天大的麻烦。

陈太忠认为自己绝对能逃脱,大不了让纯良召唤它妈,到时候纯良飞升九重天——没准他也跟着去了,正好能提前会易萱。

不过……那时候我还没证真,就别说人仙了,这样见到她,好不好呢?

他魂游天外好一阵,才反应过来,那个……还是算了,白日梦是不好的。

他已经决定要动手了,不过还是要问一句,“什么样的朋友,值得你这样帮忙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简真人犹豫一下,压低声音发话,“左相的人,在跟皇族争西疆的领军权。”

“左相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得,当我没问。”

“其实我也是猜测,”简真人也很干脆地回答一句,递过来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——宗门插手官府事务,是大忌。

左相早有异心,这消息在风黄界不是秘密,有人说左相是为了自保,抵御皇族的打压,也有人说左相想取白家而代之。

陈太忠对这些事情,多少知道一点,他对左相没啥好感,初飞升上来的时候,若不是天下当铺泄露他噩梦蛛的秘密,他的路绝对不会这么难走。

不过在攻打寄生蜂群落时,小湖营地和天下商盟的合作,也还算默契。

至于皇族里,有赏识他的秋韵真人,但是也有傲慢的燕舞仙子——他真的很讨厌此人。

所以当他问出真相的时候,真的宁可自己不知情了,左相和皇族的人,争夺西疆的领军权……这关哥们儿什么事?

他倒是能理解,为什么自己的一级阴气石会被人惦记了——争夺领军权,要拿战功说话。

大约是简真人也看到,自己不容于皇族,所以稍微透露点口风出来:左相可是白家的眼中钉。

不过,真意宗是倒向左相这一派了吗?

须知西疆基本上还是皇族的天下,有鉴宝阁而无天下商盟……当然,领军权或者是个不错的突破口。

陈太忠胡思乱想半天,最后才幡然醒悟,忍不住微微一笑:这关我什么事儿?

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那行,我就信简真人一次了,给我几个异族高阶玉仙的方位。”

他在集市,待得也真是有点无聊,现在有外快赚,为什么不赚?

见他答应得痛快,简真人反倒是有点担心了,“我能保证你找到高阶玉仙,但是它身边有什么力量,这我真不敢打包票……反正动手之前,你要小心观察。”

“我敢动手,就是观察过了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听说事关左相的布局,他真的没啥道理怀疑简真人了——这样的秘密,真不是能随便说出来的。

简真人长出一口气,总算谈妥了,“那你打算换点什么?灵石吗?”

“等我斩杀了对方再说吧,”陈太忠现在不想谈这些,“八字还没一撇呢……谈了也白谈。”

简真人却是想歪了,“你不会想白昧我的消息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