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六十章 内外有别

陈太忠一去,就走了三天,而这三天里,集市硬是没敢开张。

公输上人在众人的掩护下,又架设了两个小防御阵,大家就躲在防御阵里,外面则是简真人带着两艘战舟巡查。

简真人其实是很想证明自己的勇武和不凡,但是宗里太多的真人,对他的评价是机敏有余果敢不足,他不这么看自己,但也无法强行扭转别人的念头。

所以在条件许可的时候,他愿意适度地展示一下自己的勇武,像眼下就是了。

三天之后,陈太忠回转,也不多说,“好了,开张吧。”

看他一脸的疲惫,别人也不好意思问,开始摆摊做买卖,公输上人也开始架设聚灵阵。

倒是简真人问了一句,“杀了几个玉仙?”

“重伤的那个高阶玉仙,想借空间传送逃走,还是死在我手上了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然后屠了两支小部队,我就回来了。”

收获不少吧?简真人眼珠一转,笑眯眯地发话,“辛苦了,我有点好的伤药,找个地方……谈一谈战局发展?”

伤药什么的,我倒是不需要,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,不过他看到这厮眼珠滴溜溜地乱转,于是微微颔首,“行,正好我要用灵气转换阵,回复点灵气。”

他抛出个小障目阵,走了进去,简真人毫不迟疑地跟了进去。

约莫半柱香之后,简真人走了出来,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真意弟子,都动起来,还有浩然派的弟子……维护好集市秩序。”

他的心情确实很好,得了两块二级阴气石,以及一块三级,而且没付出多少代价。

其实他是不缺灵石的,而陈太忠也不把这些阴气石看在眼里,交易谈得非常成功,双方当然是皆大欢喜。

在简真人看来,陈真人是很豪气的,又极为强悍——敢追着异族报复,所以对于此人此前警告带来的不快,他就丢到了脑后,决心好好配合此人一番。

不得不承认,有实力的人,真的比较容易赢得别人的敬重。

集市开张不到两天,就有大批修者赶来,他们在无尽深渊旁边,已经积攒了不少的口碑,而好的口碑,是很容易发酵的。

尤其是有些修者,本是去无尽深渊交易的,知道那里的集市关闭,又听说这里开张,半路上转移了目的,直奔此处,“这里就是陈真人的灵谷店吧?”

三天之后,集市的每日交易额就超过了万块极灵,是异常兴旺的势头。

不过同时,也有一些不好的现象发生,这里虽然是黑市,却是真意宗正式入股的场所,来集市的真意宗弟子比较多。

觉得是自家地盘,这些弟子在交易时,就带了点若有若无的傲气,这傲气很容易发展为纠纷——不光是在买卖的时候,还体现在其他方面。

比如说跟那些女修欢好,也存在个谁先谁后的问题。

总之,真意弟子觉得不含糊,管理者大多出自真意宗,也不好计较,但是董毅的人不干了——我去,这是黑市,不是你真意宗的宗产。

可宗派弟子,又怎么可能看得起散修?

前两次还好,只是口角一番,第三次,是真意宗一个内门弟子,看上了一块冥铁,谈定价钱才要交易的时候,旁边又过来一位,提高价钱收购。

真意宗弟子顿时大怒,想都不想,直接一个神识攻击打了出去,然后就要拔剑将其斩杀。

他是高阶天仙,身份也比较高,一旁的真意弟子不好阻拦,而董毅这方的修者,都离得比较远,想要救援也晚了——事实上,真要打起来,董毅这一方,无人能赢得此人。

“嗯?”不远处一声轻哼传来,同时一股威压涌来,牢牢地锁定了这天仙。

这弟子的手停在剑柄上,顿时就不敢再动了,他感觉得出,自己若再稍微动一下,对方绝对会毫不留情地出手。

他停在这里不动,那威压却是越来越强,直似有万钧重物,自上方缓缓地压下,随着重量一点一点地增加,他的双腿有些不堪重负,竟然微微地打起颤来。

而他却异常倔强,并不出声求饶,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顶营帐。

“陈真人,我们是宗中弟子!”跟他同行的弟子喊了起来,他们当然猜得到,这是此地的主人出手了。

但陈太忠就像没听见一样,继续施加着威压,对方的双腿开始明显地打晃。

“陈真人,何必跟小辈一般见识?”一声轻笑传来,却是简真人从远处赶了过来,“既是同宗,留点面子成吗?”

随着他的到来,威压也为之一轻,那名天仙弟子终于直起身子,豆大的汗珠,自他的额头滑落。

“若非他身上这张皮,现在就已经是死人了,”陈太忠的声音,从营帐中传出,“留点面子?在我的地盘上,不守我的规矩……他的面子有了,我的面子呢?”

简真人怒视那高阶天仙一眼,“混蛋……还不给陈真人道歉?”

这弟子觉得自己太冤枉了,于是低声回答,“简真人,今天的事不怪我……”

“道歉有用的话,要警察干什么?”陈太忠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“我不杀你,也不接受你道歉,董毅……把这厮剥光了,倒吊十天,让他们看一看,坏我规矩的,都是什么下场。”

那高阶天仙听到这话,是又气又怒,以他的身份和地位,在本宗的地盘上,被人剥光倒吊示众,遭受同宗师兄弟的围观,还真不如死了的好。

眼见一个小灵仙从远处走来,他头脑一热,就要将剑掣出来,“你敢!”

“混蛋!”简真人怒了,直接一个神识攻击,将他击得一晕,抬手打出一条缚灵索,直接将人捆了。

他听说太多陈太忠的说一不二了,而且也亲眼见识过他的睚眦必报——因为营地受围攻,就直接出去屠了两支异族的小队。

这弟子现在的举动,真的与找死无异,陈太忠能放过他一次冒犯,怎么可能容忍他第二次的挑衅?

“哈哈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听起来他笑得是很开心,不过在场的众人,心里齐齐生出一股凉意,事儿要闹大?

“好,真是好样的,董毅……倒吊他三十天,剥光,一丝布条都不许留在身上。”

“陈真人,他没来得及出手,”简真人有点不高兴了——我先替你把人制住了,“他是我师兄的弟子,能否看在我面子上,通融一次?”

“那我的面子怎么办?”陈太忠阴森森地发问。

“此事原本错也不在他,”简真人据理力争,“明明谈好的事情,后来者来搅局……这种气,搁给你也不能忍吧?”

“不能忍?呵呵,”陈太忠又笑了起来,“集市管理者是干什么用的?无非仗着自己是真意宗的弟子,以为我不会管他……竟敢替我拿主意?”

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可好?”简真人这次,是真的豁出去了,赔本也要硬挺本宗弟子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行,这次我看你的面子,要他留下十块极灵做赔偿……下次再有真意宗弟子犯戒,简真人你替我执行规矩,没问题吧?”

简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这不是最好的结果,但已经是不错的了,于是点点头,“没问题,本该如此。”

原本他对宗中弟子,还真的存了点放任的心思,不过下一个弟子要他来杀的话,他还是必须狠狠强调一下集市规矩——这里首先是陈太忠的地盘,其次才是真意宗的地盘。

陈太忠此次公然处理真意宗弟子,也是要整顿一下集市上已经冒头的不好风气,至于说没杀人,这也正常,谁让他算真意宗的人呢?

陈某人的小集体主义情结,从来都很严重。

不过他这番出手,还是令集市风气焕然一新,真意宗弟子听说,堂堂的简真人,求情好悬都不顶用,谁还敢再乱来?

其他的修者听说此事,心里却是更佩服陈太忠了,不愧是散修之怒,人都没出营帐,就严惩了滋事的真意宗弟子,并且逼得简真人答应,下次亲自执行规矩。

其实陈太忠不露面,也是想等简真人主持大局之后,自己近期再主动出击一下四周,他有种感觉,异族的态度有所变化,集市不是特别安全。

这一次出击,他用了七八天,发现猜测果然没有错,周边千里范围内,起码有四支隐藏的阴族斥候小队,隐藏得极好的那种。

在无尽深渊的时候,没有一支阴族斥候队伍,敢进入集市周边千里之内。

想算计我?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陈太忠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:看来得让你们涨涨记性啊。

将四支小队屠杀干净之后,他回到了集市,没过两天,又出来走一趟,结果又发现了三支小队,隐藏得更隐秘了。

你们敢来,我就敢杀!陈太忠继续出手,并不担心集市的状况——他已经托付了简真人,没什么后顾之忧。

简真人也真对得起他的信任,待他再次回转,才发现此人不但将集市打理得井井有条,还为他找了一条生财之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