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八章 不可说

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真意宗的着名高手郝无忌,虽然他是八级玉仙,却可以叫板大多数的巅峰玉仙,在五大宗门中,也算数得着的高手。

烈真人虽然是九级玉仙,拼战力绝对拼不过他,郝真人未满千岁,可说是年富力强,加上超强的战力,被真意宗宗主简兴腾赏识,视为宗中可以培养的栋梁。

所以第二批修者投放的时候,他留在了风黄界,否则长老团的团长一职,未必轮得到烈真人。

陈太忠对此人印象不错,他化身东易名的时候,就差点和此人并肩作战。

而且郝真人在真意宗的口碑,也还将就,此人虽然不苟言笑,但是处事上算公道,也敢打敢杀,属于那种性格刚毅、心思比较少的主儿,大多时候也是埋头修炼。

眼下此人出现在九曲坡,很明显是经过位面投放过来的——区区真人,不足以撕破虚空。

郝无忌看他一眼,微微颔首,第三批修者的投放,此前还是秘密,但是自打无尽深渊一战,人族猛地冒出了几个强悍战阵,以及两名真仙,在异族的眼中,这消息就不是秘密了。

不过他也无心解释这些,径直发问,“你到底做了些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终于叹口气,“我杀了异姓王马伯庸。”

“什么?”屋里的三个真人闻言,齐齐就是一惊。

马疯子是最先反应过来,他哈地笑一声,“开什么玩笑,他可是会天机术。”

三个真人里,就是他不知情,在他想来,马伯庸或者打不过悟真之后的陈太忠,但是也绝对差不到哪儿去,再加上天机术可以示警,怎么可能被陈太忠杀掉?

“怎么可能?”郝无忌脸上的表情,也是极为精彩,很难想象,这是一个往日里不苟言笑的高阶真人,他真的是太吃惊了,“马伯庸不是那啥……那啥的吗?”

烈真人的眼睛,好悬瞪出眼眶,他和郝真人都是高阶玉仙,是真意宗真仙之下顶尖的存在,很清楚异姓王到底是谁杀的,死于何因。

至于马疯子……他的地位太差了一点,不但修为不够高,还是下派升上来的真人,没有什么根脚,消息自然也就不够灵通。

良久,烈真人才叹口气,看一眼郝真人,“看来……就是那样了。”

“哪样啊?”郝无忌不耐烦地反问一句,不过,看到烈真人大有深意的眼神,他就怔住了,好半天之后,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然后嘴角泛起一丝不屑,“呸,真够无耻的!”

他的脾气火爆,心眼比较少,但不管怎么说,也是活了近千年的主儿了,没吃过猪肉,还能没见过猪跑?略略一想,就明白官府为何要这么做了,于是才会那么鄙视。

然而,鄙视归鄙视,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官府已经做出了嫁祸的决定,这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玉仙能扛得住的。

事实上,细细一想,此事事关重大,简仙都未必扛得住,老祖宗出马还差不多。

如此一来,他也明白了,为什么陈太忠不愿意在长老团,以及为什么陈太忠开的集市,官府采取了默许的态度。

马疯子见这俩高阶真人表情古怪,说话也是吞吞吐吐含含糊糊,一时间也顾不得嘲笑陈太忠了,等了好一阵,他见这俩真人还是不说话,终于壮起胆子发问,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郝无忌淡淡地扫他一眼,很不客气地回答,“你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

烈真人根本顾不上理会马疯子,听到郝真人发话,他也从发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“那……郝真人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“别问我,”郝无忌不耐烦地回答,他的脾气真的不算好,尤其是遇上这种事,要让他承认接受这个现实,那还真不够丢人的,他甚至不想提及此事。

他一甩袖子转身就要离开,不过才一迈步,又想起个问题来,于是看向陈太忠,“你为什么就要接受呢?我觉得你也是宁折不弯的……是为了登仙柱的缘故?”

幽冥位面出现登仙柱,对于风黄界定位对方,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,虽然勾连幽冥界的污魂位面,也因此锁定了风黄界,但是想要查探别人,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?

有人说登仙柱一出,风黄界就面临以一敌二的问题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污魂位面和幽冥位面早就有默契了,二打一是早晚的事儿,而这种事,早发生比晚发生要好。

只要有脑子的,就能想到,如果在幽冥界和风黄界展开决战的时候,猛地出现污魂界这个帮手,风黄界会遭遇怎样的打击。

不一定会输,但是精英大损是必然的,风黄界从此凋敝下去,也是可能的。

所以幽冥位面有人族修者登仙,对风黄界来说,应该是利大于弊——起码是相等的。

这么说吧,若不是登仙柱引来了污魂位面,风黄界的第三批修者,会在设定一些空间保护之后,比较快地投放到幽冥战场。

那时候污魂位面再大举袭击风黄界的话,后果真的是不堪想象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第二批修者投放到幽冥界近十年,才等来了援兵——此前风黄界其他修者,一直在为扞卫本位面作战。

哪怕是这样,第三批来的修者都非常少,主要就是一些战阵和高端修者——污魂位面在风黄界还有存在,只不过是势头已经被遏制,高端战力能暂时腾出些手来,支援远征的修者。

郝无忌在风黄界的时候,就已经听说了,引发登仙柱的,是一个第二批修者建立的小营地,掌控这个营地的人里,真意宗占了两个,其中那女修,更是陈太忠的追随者。

有那些受到污魂界攻击的势力,说要治这女修的罪,但是真正的明白人都知道,若不是这女修登仙,风黄界没准会蒙受更大的损失。

但是这个事儿,要看怎么说,利益受损的势力,叫嚷得肯定厉害,而真正明白事的人,未必愿意为这女修出头——说老实话,容易得罪人。

为了一个区区的初阶天仙,划得来吗?

当然,也有个别人唱反调,一个小灵仙,怎么可能想到,她的登仙,会带来如此大的麻烦?人家是无心之失,又没人说不许在幽冥界登仙——身为修者,谁不想努力提高境界?

郝无忌就是这种人,不过他只是心里这么认为,没有公开唱反调。

但是现在,陈太忠明显是受了胁迫,他就要问一句:你是不是受此事所扰?

若真是因为此事,咱真意宗还真不怕跟官府好好说道说道。

位面大战很重要,真意宗的颜面也很重要,不明不白被官府官府冤枉了,这怎么可以?不知道的,还以为咱真意宗怕了他们!

陈太忠犹豫一下,苦笑一声回答,“登仙柱……这不算什么事儿吧?”

“啊?”郝无忌又吃了一惊,合着登仙柱都不算事儿?“那你到底做了什么呢?”

他就是这样的性子,想到就问,也不管合适不合适。

这个嘛……陈太忠犹豫一下,他很想说明,是因为天狐的女儿被皇族追杀,天狐一怒之下,授意她抢了九大灵宝中的两件,白家因此发飙了。

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儿,哥们儿是无辜的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真把这消息捅出来的话,皇族的颜面绝对挂不住,没准燕舞仙子直接找他来谈心了,而此刻,易萱已经跟着天狐离开了。

偷驴的走了,他这拔橛子的被人迁怒,是正常的,但白燕舞一怒,谁挡得住?

真意宗的老祖宗出手的话,可能差不多,但是——人家跟他非亲非故,凭啥帮他硬扛一个巅峰玄仙?

再说了,皇族九大灵宝失其二,消息一旦传出去,对位面战争也有诸多的不利。

这人呐,说来说去还是得靠自己,修为才是硬杠杠。

念及此处,他就叹口气,“郝真人你也别问了,燕舞仙子亲口对我说,修为不济,就不要逞口舌之利……事情就是这样了。”

“啊?”郝真人又张大了嘴巴,这次张得格外大,都能看到喉咙里的小舌头。

燕舞仙子出现在幽冥战场,这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。

但是为了避免重蹈第二次的覆辙,各大势力的第三次投放,都是各行其是,没有准确的时间和地点,所以白燕舞是何时来的幽冥界,来了之后行踪如何,没人知道。

郝无忌知道陈太忠在无尽深渊开了集市,也知道那集市里有鉴宝阁,但是直到现在,他也绝对不知道,白燕舞就曾经藏身在那里。

听说皇族的巅峰玄仙顶梁柱,直接找到了陈太忠施加压力,郝真人在震惊之后,觉得这件事情,自己实在是没有协调的能力。

算求,不问了,问了也闹心!他一甩袖子,果断离开,“你不归建也行!”

他离开了,烈真人听了这么多,也傻了,马疯子则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。

良久,陈太忠才出声发问,“咱真意宗的老祖宗,来了没有?”

“呵呵,”烈真人干笑一声,“算了,燕舞仙子也没做别的,你该庆幸了,你还打算开集市?要人手不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