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七章 回归宗门

不得不承认,跟燕舞仙子打过一次交道之后,陈太忠整个人都有点觉得不好了,很想尽快地摆脱她的阴影。

之所以赶赴真意大营,他心里还有个算计:燕舞仙子是很牛气,但是真意宗据说也有巅峰玄仙,到了自家地盘,白燕舞那厮,做事总该收敛一点吧?

对他的意见,公输上人第一时间表示支持,“去阴火山,集市也做不了几天,马上大战就开始了,正经是去九曲坡……能多做一些时间。”

此言甚是,众人纷纷表示赞同……

然而,集市的一帮管理者,还是失算了。

去阴火山固然做不了几天的集市,但是在九曲坡,集市……也没能坚持多长时间。

从无尽深渊赶路到九曲坡,飞的话起码要月余,不过集市一起转移的修者里,有不少人跟各个大营有这样那样的联系,所以众人用了五天时间,就来到了九曲坡。

这里也有前指大营,真意宗在传送阵旁,派设了接引者,负责接引本宗门下之人。

负责接引的人,是两名高阶天仙,一个是青罡门人,一个是雪峰观的女修。

真意宗这么安排,也是利用两家糟糕的关系,相互监督,以免被接引的修者,出现什么问题——须知真意宗内部,远远不是铁板一块。

不光下面的门派之间有不合,宗内也有不同的势力,其间的恩怨纠缠,异常错综复杂。

这两家死对头做接引,能保证来的修者,不会被有敌意的对手暗算——雪峰观和青罡门在宗内也有共同的敌人,但是一方敢算计的话,另一方绝对会将事情捅出来。

看到陈太忠从传送阵出来,青罡门的弟子简直是睚眦欲裂,门中吴真人被这厮杀死,还挂了首级示众,这可是奇耻大辱。

雪峰观的女修,眼睛却是微微一亮,微笑着打个招呼,“原来是陈长老驾到……还请登记一下,然后去宗中驻地歇息。”

其他势力的接引者见状,忍不住要小小地惊讶一下,雪峰观的女修,一向以冷漠著称,能笑着跟人打招呼,真是不小的异数。

不过很快地,众人就从其他人口中得知来者是谁了,一时间恍然大悟:怪不得这初阶真人好大的排场,原来是真意宗新锐陈太忠!

近十年的位面大战,人族中崛起了无数的新锐修者,风云人物数不胜数,多少默默无闻之辈,以骄人的战绩横空出世。

这其中,陈太忠算不上曾经默默无闻,毕竟散修之怒的大名也不小,但是若要说战绩骄人,他绝对是所有修者中最耀眼的。

不是说没有人比他战绩还高,毕竟他很多时候斩杀异族,根本就没有旁观者,而又有很多修者,是指挥团队作战,取得了优异的战绩。

在已知的总体战绩上,他或者不如一些高阶修者,但是论单打独斗的战绩,他遥遥领先,尤其是他长于单独作战,一个人就敢在异族的统治区游荡。

这是一个豪杰倍出的战场,是一个群星璀璨的战场,不过无论如何,孤胆英雄都是受人敬重的,而风黄界远比地球界更看重个人勇武。

陈太忠的风评,并不是很好——简直可以说是糟糕,他不光杀异族,也杀人族,兽族兽人什么的,只要撞到他手里,就没有好下场。

但是偏偏地,他对上异族,是异常地悍勇,有传言说,他在身为天仙之时,就能独斗三名异族玉仙,并且杀掉其二。

这个说法,有人表示不信——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,也有人猜测,也许是功法和战器的克制,导致他有如此杰出的战绩。

而他的蘑菇,在毁灭冥气团的时候,也一次次地大放异彩。

总之,随着战事的发展,各营地之间的交流猛增,而陈太忠的大名,也时常被人提起,有传言说,他可能拥有接近十块的一级阴气石。

也就是说,他可能诛杀了差不多十名异族高阶玉仙。

当然,很多人并不相信这传言,但是他的大名,还是不胫而走。

陈太忠来到真意宗的驻地登记,这里有七千多人,基本上全是真意本宗和下属门派的修者,听说他来了,马疯子第一时间赶了过来,“果然是成就真人了……欢迎回来!”

马真人的笑容,是发自内心的,很难想象,他竟然出自隆山剑派。

“你这热情得……有点过分吧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做什么坏事了?”

“没有,”马疯子断然摇头,“我撮合了隆山剑派和浩然派,强调一致对外,不能内讧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不是你隆山剑派,欺负我浩然弟子了吧?”

“两家有点成见,这是真的,”马疯子坦坦荡荡地回答,“不过我以前执掌的身份强调,禁止他们挑衅浩然弟子。”

他是已经入了上宗修行的,按说再关注隆山派,都有点犯忌了,而他偏偏做出了这样的事,可见他对化解这段冤仇,真的是下了狠心。

至于为什么下狠心——这还用问吗?浩然的某客卿,不但战力强悍,而且睚眦必报。

“老马你倒是积极,”陈太忠笑一笑,对此也没太大的兴趣。

浩然派和隆山剑派数百年的恩怨,哪里是那么容易解开的?隆山强盛的时候,差点就要灭了蓝翔的传承,而后来蓝翔大兴,又反攻到了隆山的山门附近。

数百年的恩怨,太多弟子因此而丧生。

用董毅的话来说就是:投放失败之后,被人抢了物资不算什么,幸亏没遇到隆山弟子。

陈太忠对此兴趣不大,说得再好听,在没人关注的地方,还是难避免纠纷,反正一旦捅出来,动手就是了,一致合作什么的,还是要靠拳头打出来。

当然,马真人态度殷殷,他也不会泼凉水。

“陈太忠来了吗?”这时,门外又走进一人来,却是一名烈姓真人,他是九级玉仙,长老团的团长,“丁组副组长,归建吧。”

“我暂时不想归建,主要是惹了点麻烦,”陈太忠坦坦荡荡地回答,“来此就是登记一下。”

“你惹的岂止一点麻烦?”烈真人皱着眉头,淡淡地发话,“北域大营的事,我们也听说了,放心好了,咱真意宗门下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!”

咦?陈太忠眉头一扬,这是他飞升以来,第一次感觉到,有体制的力量保护自己,这种感觉真的是……很棒的。

真意宗里,他得罪的人也不少,一直对这个宗门,没什么认同感,乍一听到这样的言辞,一时间竟然有点感动了——怪不得庾无颜说,一定要混进体制里。

可正是因为这样,他反倒不想连累真意宗,于是讪讪地一笑,“北域大营……那倒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“啊?”烈真人的嘴巴,登时张得老大,“还有……更过分的?”

北域大营在遇袭的时候,就义愤填膺地通知了各个势力的高层,他做为真意大营长老团的团长,当然是知道此事的。

但正是因为接到了通告,他觉得陈太忠应该没那么丧心病狂,所以托人了解了一下,就知道了真相——合着陈太忠在炸一个冥气团的时候,蘑菇被异族转移了。

而且这个真相,不止一个人知道,只不过大家跟陈太忠非亲非故,也就懒得出头。

在确定了消息来源之后,烈真人觉得,这事儿他可以管,也可以不管——官府体系和宗门体系,原本就不同,他并不想让官府体系觉得,真意宗好欺负。

陈太忠诛杀青罡门的吴真人,他也听说了。

这样的内斗,他十分不喜,但这是宗中的内部事务,眼下陈太忠都来了真意宗驻地,他断没有推出去的道理——要不然岂不是说,本宗怕了官府?

维护陈太忠的心思,他是有的,但这是站在宗门的角度上考虑,并不是说他的维护意愿有多么坚定,耳听得陈太忠还闯了其他祸,顿时就胆战心惊了起来。

闯祸也不算啥,问题是他听对方的意思,是比炸了北域大营还过分的事,心情怎么好得起来?

“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说自己闯了什么祸,“反正我归建的话,对方可能找过来,孤身一人的话,他们反倒不便冲我下手。”

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,白燕舞也将话说得明明白白,让他隐世不出,他若是再回真意宗,没准会导致别人对真意宗门人下手。

事实上,他也不想跟宗门修者合作,觉得孤身一人就不错,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跑,真要谈合作,他也只愿意选择易萱和纯良。

“哦,”烈真人点点头,心里也不知道该不该信这话,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,陈太忠孤身在外的话,基本上也没人去找他麻烦,“怪不得你在无尽深渊开集市,并无人找碴。”

他正在考虑,要不要详细问一下,对方闯了什么祸,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声冷哼,“能有多大的麻烦?我倒是想听一听,看真意宗如何就护不住你?”

“郝真人?”陈太忠一眼认出了来人,“咱真意宗,真的投放第三批修者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