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六章 大捷

陈太忠非常清楚,无念这一招,他是机缘巧合下使出的,下一次未必能如愿,所以当然要趁着有感觉的时候,重复一遍。

一棍过去,吞冥兽被他斩为了两段,“走了!”

“别啊,”纯良的麒麟臂伸出,抓向它们的尸体,“战利品,战利品!”

它对两颗一级阴风石的兴趣不大,但是高阶玉仙阴风夔的心脏,就太令它垂涎了。

阴风夔的心脏,是比较少的、风黄界修者能吃的肉食,对纯良来说,这当然也是大补之物。

反正麒麟臂使出,爪子是绝对够大,它不但将两具尸体捞了上来,连阴风石也没放过。

“行了!”陈太忠丢一颗回气丸进嘴,不满意地一哼,等它收起所得,继续亡命狂奔,“这里危险,你懂不懂啊?”

其实他也不认为这里有多么危险,只是白燕舞的态度,令他十分不爽,他就想速速回到集市,再不掺乎这狗屁的决战——反正该我做的,我已经做了。

虽然不知道,那万里闲庭的气机有什么奥秘,但是哥们儿不打折扣地完成任务了。

他甚至隐隐希望,白燕舞能在这一战中吃点小亏——当然,吃大亏是不行的,那意味着风黄界修者达不到战略目的。

我这战力,跟真仙相比虽然不值一提,但也不算含糊,你既然如此小看我,那我乖乖退走,由你们折腾还不行吗?

狂奔回集市之后,他直接进了障目阵,并摆出灵气转换阵,回复损失的灵气。

集市里的修者,此刻正在遥望远方,无尽深渊虽然距离此地还有五千里,可是大战的气息,已经传了过来,运足目力看去,也能隐约看到点东西。

真仙混战,那气势真的是惊天动地,威力也骇人听闻,远远超过蘑菇爆炸。

这么说吧,真仙一怒,赤地万里不敢说一定有,赤地千里绝对是绰绰有余。

五千里之外,也只能说是可能不会被波及。

此刻陈太忠的返回,就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了,他经历了一场短暂的战斗,虽然没受伤,但是气息不太稳,衣衫也有点不整,别人一看就知道,他是遇到事情了。

他不跟人分说,直接进了障目阵,大家的好奇心就提起来了,尤其是鉴宝阁的这帮修者。

他们是以鉴宝阁的名义来,打的是收购宝物的旗号,但是参与此事的人,心里都清楚,他们在这个小集市逗留,是掩饰燕舞仙子的存在,迷惑异族的耳目。

此刻陈太忠回来了,那边又打起来了,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鉴宝阁的修者都想知道——须知燕舞仙子是皇族的主心骨,是定海神针。

白凤鸣是居中协调的人,最明白事态的性质,于是第一时间赶到了障目阵外,“陈真人,白凤鸣求见。”

“滚!”里面传出一声厉喝,一股浓浓的威压,从障目阵中散发出来,“不滚就死!”

白凤鸣登时连退几步,他从这威压中,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意。

按说他也是七级的玉仙,身为鉴宝阁中人,身上的宝物更是不缺,可是对上陈太忠,还真没有什么必胜的信心——他倒是很怀疑,自己可能遭受重创,甚至……陨落。

一个面目平庸的女修走过来,轻轻拽他一下,微微摇一下头。

“啧,”白凤鸣嘬一下牙花子,不情不愿地跟着她走了,走出好远才问一句,“秋韵真人……这陈太忠似乎不太正常。”

“不正常又如何?”白秋韵白他一眼,淡淡地发问,“你以为他伤得了太上长老?”

太上长老在鉴宝阁,本就是个虚名,根本不固定的,鉴宝阁有太上供奉,那是皇族远支之人,既是自家人,又不是嫡系,比供奉近,又不能算长老,所以叫太上供奉。

但是太上长老,那真没有,每每鉴宝阁出动太上长老的时候,都是皇族高手打着幌子来的——不过鉴宝阁成立以来,太上长老出动的次数都是有限的,倒也不虞人识破。

当然,白凤鸣知道,这次出动的太上长老,过于大牌,在皇族里都是第一号人物,于是他讪笑一声,“我就是关心一下。”

秋韵真人看着营帐处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不该问的事情,别问,知道太多,对你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虽然她的修为比白凤鸣低,但是身为燕舞仙子的体己人儿,实际地位可是比他高很多,所以呵斥的话,张嘴就来,也不怕他不满意。

事实上,她知道燕舞仙子的通盘打算,而白真人却不知道,这足以说明问题。

白凤鸣撇一撇嘴,也不敢驳斥她,只能讷讷地回答,“我只是有点担心。”

“担心也无用啊,”白秋韵重重地叹口气,“你我都插不上手的。”

白凤鸣嘿然不语,事实也确实如此,他只能心里着急。

陈太忠休整了十来个时辰,而无尽深渊那里,还在大战,看不出是谁占了上风。

收功之后,他也没出来,只是出声招呼董毅来商量事情。

见了小董,他也不多说,“你做好准备,随时丢弃这个集市。”

董毅闻言大惊,“陈真人,这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陈太忠不想跟他解释那么多——毕竟是很丢人的事,“没事,我就是通知你一下,这场大战,很可能关系到位面战争的走向……你做好准备,总比不准备强。”

董毅愣了好一阵,才微微颔首,“好的,我现在就着手去布置。”

“不要声张,”陈太忠强调一遍,因为他在白燕舞那里受了冷遇,所以推己及人,对小董的态度比较和蔼,“你心里有数就行了。”

“明白,”董毅重重地点点头,身为散修,他非常清楚,消息不对称的重要性,现在得到了绝密消息,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。

不多时,他又回转来,手里拎着一个储物袋,“陈真人,这是您该得的份额,一共有六千九百六十三块极灵。”

“你先收着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你做好准备即可,至于到底如何,还要看情况,反正你别离我太远。”

“好的,”董毅真是明白事儿的主,不再多问,默默地将灵石收起。

三天之后,前方传来战况,风黄界联军大胜。

皇族第一高手燕舞仙子在战况危急时出现,力挽狂澜。

紧接着虎族大尊也赶来,在三个诛仙战阵的配合下,诛杀异族真仙两名,重伤三名,燕舞仙子目前在追杀冥族第一悍将——冥气鹄里的真仙。

冥气鹄已经受了重创,被皇族第一高手追杀,授首只是时间问题。

就像白燕舞说的那样,经此一役,位面战争的大局已定。

幽冥界在三名真仙陨落之后,基本上是全面退守之局,虽然还有十到十二个真仙,可是冥王基本上被废掉了少半,还有两名真仙重伤,怎么看都赢不了。

风黄界现身的真仙,只有燕舞仙子和虎王,但是大家有理由相信,风黄界二十余名的真仙,已经来了两个,就可能来了第三个第四个。

陈太忠的集市,不用解散了。

但是他的心情依旧不是很好,因为他已经知道,将来班师回风黄界之后,他还得背负诛杀异姓王的罪名,不能随心所欲地生活。

哥们儿只想成为一个正常人啊,他心里的郁闷,可想而知。

这因素还在其次,最关键的是,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巅峰玄仙的强横和傲慢。

哪怕白燕舞并没有抢夺他的小世界,诛杀异族的时候,也相当蛮横和狠辣,当得起人族的定海神针,但是他心里依旧不是滋味。

无尽深渊收尾的战斗,又进行了差不多半个月,扫除一切漏网之鱼,并且对战功做出统计。

陈太忠并没有参与的兴趣,战功什么的……就算争取得再多,他回风黄界依旧是要藏头藏脑,有什么用处?

扫除了这一处之后,前指大营就指挥大家,直奔阴火山而去,那是阴族的又一个聚集地。

成建制的修者都离开了,集市的买卖也就一落千丈,虽然还有一些修者,自远方慕名而来,但是集市管理者都知道,这摊子开不下去了。

不过,大家也都赚得差不多了,就算股份最少的公输上人,因为集市没有被阴族聚众攻击过,也获得了不错的收益——哪怕他将布阵材料留了六成给董毅。

“去阴火山?”前指大营的中阶玉仙发问了,那里的战事正酣。

“我去九曲坡,”陈太忠淡淡地表示,“那里是真意大营围攻的目标。”

其实他哪儿都不想去,集市的这点收入,他完全看不到眼里,而一旦布设集市的话,没准又要招来白燕舞的关注,他真的很不想见到这个女人。

但是不参与战斗也不好,风黄界现在已经是全面地转守为攻,捞取战功正当时,他要不参与的话,没有战功倒也无所谓,关键是……闲着也是闲着不是?

既然要选一处战场,他当然要选取对自己有利的地方。

阴火山是下一步联军的主攻方向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真意宗长老团的成员,尽可能地帮助真意宗获取胜利,才是他最该做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