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五章 一战定乾坤

“仙子此来,风黄界那边,不要紧吧?”陈太忠忍不住出声发问。

其实他有点混不吝的性子,轻易不会被高阶修者夺了心智,可是……这是皇族最大的王牌,大名鼎鼎的燕舞仙子啊。

“风黄界无恙,”燕舞仙子头也不抬地回答,“我乔装到此,为的是诛杀来援的异族真仙,所以借你的地盘歇脚,再靠近前方,却是怕惊走对方,不能一战定乾坤。”

白秋韵不敢说的话,她可是敢说。

一战定乾坤!区区五个字,陈太忠只觉得浑身的热血,刷地就燃了起来,“燕舞仙子放心,这消息我定然不会泄露出去。”

你泄露得出去?太上长老抬头看他一眼,眼中明白无误地写出了这六个字,她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到时真仙混战,我互不得你周全,你能及时离开,便是明智之举。”

尼玛……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面皮也一阵燥热,只觉得自己此生听到的难听话,莫过于此。

可是他还没办法计较,谁让自己太弱呢?

真仙混战——眼前这位巅峰真仙,很可能存了一打二甚至一打三的心思,他这小身板,真的不够看。

念及此处,他忍不住有泪流满面的冲动,游仙的时候,觉得晋阶灵仙才能畅快人生;到了灵仙,却觉得天仙之下,真的是蝼蚁;待到了天仙,才知道玉仙才能在风黄界活得有尊严。

眼下到了玉仙,却是被真仙华丽地无视了——错了,不是无视,而是被视为了包袱!

果然,修为才是硬杠杠啊。

不过,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,“燕舞仙子你自去杀敌,我不会拖后腿的。”

“秋韵说了,你可以躲进小世界,”白燕舞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你的小世界,我感觉不出来名堂……方便给我看一看吗?”

她品尝了灵谷之后,并没有察觉出小世界的属性,也是有点好奇。

这要求若是出自别人的嘴,可能会有点别的意思,但是她说得却是堂堂正正,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心思。

“不方便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头拒绝,而且很快就找出一个理由来掩饰,“前方战事正酣,燕舞仙子当以战事为重,毕竟你是专程来幽冥界的,要一战定乾坤。”

白燕舞很少遭到这样的拒绝,尤其是在近三百年里,所以她有点不高兴,“我借你万里闲庭的气机,也是为你脱罪,别以为我没有别的途径,你可明白?”

区区的初阶玉仙,有点空间移动的术法,我堂堂的巅峰玄仙,肯用你,是看得起你!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他终是无法无天的性子,对方这么说,反倒激起了他的性子,“那我终究是途径之一,燕舞仙子你说对吧?”

白燕舞又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传言果然非虚,你真的很桀骜。”

陈太忠也火了,怒气冲冲地反问,“我本无罪,何须脱罪?”

“好了,”燕舞仙子轻描淡写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口舌之争并无意义,没有实力,就不要说那些废话。”

你!陈太忠好悬没有被这句话噎死,混蛋,有实力就可以不讲理吗?

原来所谓的真仙,也不过如此,还是信奉拳头最大。

他对白燕舞的那点好印象,登时荡然无存,又是个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主儿!

似乎是窥破了他的情绪,燕舞仙子又轻描淡写地说一句,“我未曾强抢你的小世界,你已经该知足了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目光盯着棋盘,连头都没抬一下。

对这种“不抢就算恩赐”的言论,陈太忠是彻底无语了,什么狗屁真仙,真的是一丘之貉。

而且,真是不想强抢吗?

若是我身后没有麒麟、天狐、猛犸和浩然宗的话,恐怕你也不会介意大欺小吧?

没准这四股势力少那么一两股,你都会直接下手了!

他对白燕舞生出了极大的厌恶,厌恶其蛮不讲理的作风,厌恶其高高在上的态度。

不过,现在的燕舞仙子,根本不是他能力敌的,而且对方是此战的主力,他也不可能因为个人的感受,让整个人族的计划付之东流。

所以他索性闭上了嘴巴,对方已经不打算讲理了,他再辩解,也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
沉默良久之后,白燕舞盯着棋盘,却突兀地问一句,“你很不服气?”

陈太忠想一想之后,沉声回答,“对于燕舞仙子一战定乾坤的豪气,我非常佩服。”

身为人族,哥们儿佩服你的豪气,但是其他的嘛,还真是令我有点不耻。

“果然不愧是修浩然正气的,”白燕舞轻哼一声,却是不再说话,摸出一颗白棋来,轻拍到棋盘上,又发起呆来。

陈太忠面无表情地走到一边,默默地打起坐来,也不看她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白燕舞一抬手,收起了棋盘,抬眼向远处看一眼,沉声发话,“走!”

陈太忠更不答话,身子一晃,直接使出了万里闲庭,不过他有意藏拙,每次只遁出五百里,连遁五次之后,抬手塞一颗回气丸进嘴,然后又是连遁三次。

他可以隐藏自己万里闲庭的远近,但是体内的灵气多寡,想是瞒不住巅峰真仙的。

走到这里,他已经看到了远处下方漫天飞舞的灵光,杀声震天,战斗中心有一团团的白芒亮起,在黑压压无尽深渊中,显得格外地刺眼。

他等了一下,没听到白燕舞说话,才待继续前行,一声冷哼传来,“就到这里吧。”

陈太忠二话不说,身子向斜前方一侧,就是一个万里闲庭,然后才彻底转身,又是一个万里闲庭,直接向来处奔去,连一个字都没说。

白燕舞知道他心中不甘,尤其向侧前方的移动,更是在赤裸裸地表明,对她有所防范。

不过她也没以为然,她全部的心思,全部放在打好这一仗上,若非如此,她根本无须借用陈太忠的气机赶路——她要保持最佳的状态,同对方的真仙厮杀。

陈太忠心怀愤懑,只想尽快赶回去,不过下一刻,他觉得身后空间一阵波动,似乎有恐怖的能量爆发,忍不住扭头看一眼。

这一眼,给他留下了印象极深的一幕:一只硕大无比的黄色凤凰,怕不有数十里方圆大小,在空中发出一声轻唳,狠狠向下扑了过去。

“这是……傲凰破阵枪?”陈太忠看得登时傻眼,这枪法他不是第一次见,不过上一次白燕舞的师尊使出来,只能幻化出五六尺大小的凤凰,还是在枪尖前方。

就这样,他当初都非常惊讶这术器双修的枪法。

而白燕舞此刻幻化出的凤凰,强出她师尊何止百倍?巨大无比不说,而且就在空中翱翔,根本不像幻化出来的,彻底脱离了枪法的范畴,强大得令他只能遥望。

“不愧是巅峰玄仙,”他轻叹一声,也不继续看下去,转身继续亡命狂奔。

若是搁在其他时刻,对这种难得的真仙对战的景象,他肯定要观看一番,并且细细揣摩,但是白燕舞给他的刺激太大了,他真的不想观看。

而且这里毕竟非常危险,白秋韵让他抵达之后速速逃命,他决定听从她的劝告。

当然,追根溯源地说,还在于他觉得自己受辱了。

不过陈太忠暗暗安慰自己:心绪不定之下,也看不出什么精妙来。

然而,就在他为自己找平衡的时候,突然间感觉到,一股奇大的威胁袭来,他想也不想,直接祭出了灰色的小钟,紧接着,一道强大无比的阴雷,重重地劈在了小钟上。

小钟的防雷效果,是一等一的强悍,就在阴雷击上来的同一瞬间,小钟发出“叮”的一声轻响。

鸣响小钟之后,他更不停留,一个万里闲庭,同时掣出九阳棍,在偷袭者因受到音攻,失神的一刹那间,狠狠一棍砸下!

无念!

因为心中有不平之气,鬼使神差一般,他竟然使出了一直使不出的无名刀法第六式——无念!

这种感觉非常微妙,没有人告诉他,他现在使出的就是无念,原本他也只想使出第五招无意,痛击对方。

但是就在出手的一刹那,他的直觉告诉他:这不是无意,是无念,没错,绝对的无念!

气修修的是什么?是浩然之气,是胸中一口不平之气,他一腔的憋屈,淋漓尽致地挥发了出来,却没有太在意刀势,无形之中,正合了无念的真谛。

人有势,刀无念,是为无念!

一棍击出,偷袭的阴风夔登时被打成了两段,齐刷刷的切口,就像被刀砍的一样。

这是一只高阶玉仙的阴风夔,在有心埋伏之下,竟然被一招击杀!

与此同时,纯良的麒麟臂狠狠地砸下,直接将另一只高阶玉仙的吞冥兽砸到了地上。

这一道阴雷,就是这俩合力发出的,远比一般的阴雷强大。

纯良的麒麟臂,威力也很大,但是比陈太忠含恨出手的第六式无念,还是差了一些,一通猛砸之下,那吞冥兽只是被砸得头晕脑胀,受了不轻不重的伤。

它嘴巴一张,就要吐出阴雷,哪曾想陈太忠身子一闪,又是一棍砸了过去:无念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