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四章 秋韵燕舞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又好气又好笑地发问,“你说那谁……是我杀的?有没有搞错?”

女修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没有搞错,他就是你杀的,也只能是你杀的。”

这不是扯淡吗?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他是那什么的余孽,九重天下的手,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别告诉我说,你不知情。”

女修呆呆地看他好一阵,才缓缓吐出六个字来,“事关皇族颜面!”

“我去!”陈太忠这次,是真的听懂了,皇族不可能容忍马伯庸天工门余孽的身份曝光!

这不仅仅是涉及到皇族的颜面,也涉及到太多的责任——第二批修者投放,因为空间被扰乱,各大宗门死了多少人?各地官府又死了多少人?各大家族、各个封爵又死了多少?

再延展开来,因为投放失败,幽冥界的战事持久,而此刻污魂位面入侵风黄界,又给风黄界造成了惨重的损失……

这一切算下来,要是罪魁祸首算到马伯庸头上,皇族也扛不住这天大的怨气——哪怕仅仅是异姓王,也是白家封的不是?

他愣了好一阵,才苦笑一声,“我若是拒绝的话,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?”

不会被灭口吧?他心里生出这么个念头,跟这种大事相比,似乎仅仅有纯良在身边,是不够的,就算加上九重天上的易萱,也得防白家狗急跳墙。

“你应该信得过我才对,”女修脸上一阵扭曲,显出了另一张面孔,清秀中透着些许的艳丽,“还记得我吗?”

好像从来没见过,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,“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”

女修笑了起来,在这一瞬间,似乎春回大地,又似乎百花齐放,让人说不出的心旷神怡,“我叫白秋韵,有印象吗?”

“原来是秋韵真人,果然我没记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露出了强烈的惊喜,“承情不少,一直念念在心,不敢或忘。”

“承情不少是对的,”秋韵真人笑着点点头,“但是其实你没见过我……我知道,当时你在你的小院里,我没说错吧。”

喂喂,要不要这么直接啊?陈太忠这一刻,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了,只能干咳两声,硬着头皮回答,“这话……也不对,后来我看了你的肖像。”

“呵呵,那真是很荣幸,”白秋韵捂嘴轻笑,“现在信得过我了吗?”

“信得过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要是来的是别人,他信不过,但是秋韵真人的话,他没道理信不过,“我真没想到是你,你的修为?”

“修为相貌这些,遮蔽一下就行了,”白秋韵笑着回答,“你不是也有吗?”

“好高明的遮蔽术,”陈太忠禁不住叹口气,“我可是有天目术的。”

“是太上长老有奇术,”白秋韵此刻,是有问必答,看向他的眼中,也带了一丝柔情,“她出手就行了,无须我们修炼。”

“鉴宝阁的太上长老……是真仙吗?”陈太忠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。

白秋韵犹豫一下,方始回答,“反正……她能让你的备忘录失效,至于是不是真仙,我也不知道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就笑了起来,笑得山花烂漫,笑得炫彩夺目。

你不知道才是假的,定然是真仙,陈太忠心里有谱了,不过他还有太多的问题要问,“我记得你不是第二批修者里的,难道第三批修者来了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第二批?”白秋韵终于收起了笑容,“至于有没有第三批修者,我不知道,你也不用问,好吗?这才是真的敏感内容!”

“原来你们一直在监听我,”陈太忠一抬手,狠狠地拍一下额头。

“太上长老之能,远超你想像,”白秋韵倒是算光棍,并不否认。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发问,“你们鉴宝阁杀真仙,是想得到什么?”

“想得到的东西很多,”白秋韵的回答,总是云山雾罩的,“你现在可以告诉我,你的万里闲庭有多远了吧?”

“万里闲庭,其实可以组合起来用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并不道出全部的实情。

这种压箱底的东西,他不可能对陌生人抖搂干净,哪怕是传说中很赏识他的秋韵真人,于是又问一句,“是从这里到无尽深渊吗?”

他含糊,白秋韵更含糊,她点点头,“差不多就是这个距离吧,多久能到?”

陈太忠算计一下,轻咳一声,“我带一个人的话,二十息时间吧……这是极致了。”

“二十息……倒也够了,”秋韵真人盘算一下,微微颔首。

陈太忠眼珠一转,又狐疑地发问,“搞个空间转移阵法,不是更快吗?冥王分身都会这个。”

“空间扰动……你忘了第二批修者投放失败的原因了?”秋韵真人白他一眼,“而且空间转移阵法,很容易被真仙发现,你在北域大营被设计,那是你修为不够。”

真是尴尬啊!陈太忠听到“北域大营”四个字,心里是说不出的不舒服。

不过,失败了就要承认,这也没啥可丢人的,下一刻,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另一个问题上,“既然是这样,你们鉴宝阁为什么不把营地设到战场附近呢?那都不需要万里闲庭。”

这个问题,是白秋韵无法回答的——不是不知道,而是她不能回答。

所以她白他一眼,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我说,这是多大点事?你好歹是个男人,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行不行?”

对你来说事情不大,对我来说性命攸关啊,陈太忠无奈地扯动一下嘴角。

不过对方一介女流,都能把这么大的事,看做一件小事,说得豪气干云,他也不想被人小看了,于是笑一声,“好吧,你定时间好了。”

“给你三天时间准备,然后随时等待好了,”秋韵真人转身向账外走去,走到账门口,才扭头过来,“到时若是情势危急……你可以躲进你的小世界。”

“小……世界?”陈太忠又是一阵愕然,然后叹口气,我去,还是被发现了,这太上长老,真是牛叉啊。

接下来,他用了三天的时间,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,不过他还是没有使用通天塔,只是用灵气转换阵——对方固然猜到他有小世界,但未必知道,这小世界就是通天塔。

他有种直觉,通天塔一旦被认出来,肯定比小世界还要令人眼红。

接下来,就是等待对方的通知了。

等待的时候,他没什么事儿干,就跟纯良商量,“这一趟冒险,你就别跟着去了吧?太危险了。”

“战真仙这种事,怎么能错过?”纯良跃跃欲试,满脸的兴奋,不过,它嘴角的口水,暴露了它的真实目的,“万一能弄到点啥,这不是……我马上要晋阶了吗?”

“你这吃货,”陈太忠顿时无语了,“我说,上次战冥王分身的教训,你还记得不?”

上次它执意靠近冥气团看效果,搞得三人差点陨落在那里。

“这个……”纯良被他说得无语了,它也很为那次事情自责,若不是它任性,老易现在没准还在两人身边。

不过,纠结过去的事情,也没啥意义,它没心没肺惯了,很快就调整了心态,“那啥,咱不动手,看一看总是无妨,这可是战真仙啊,我不放心你……一世人,两兄弟。”

“我打定主意了,去了之后,马上就拔腿开溜,”陈太忠提前给它打预防针,“秋韵真人已经做过警告了,听人劝,吃饱饭。”

“没错,正该如此,”一个声音缓缓传来,却是那疑似太上长老的女修,缓缓地走进了障目阵,她淡淡地发话,“你俩再修炼两百载,或可插手……此刻却无必要。”

“两百载,没准我都真仙了,”纯良不屑地发话。

“真仙又如何?”女修看它一眼,眼中有淡淡的不屑,虽然淡,却是深入骨髓的那种。

陈太忠最看不得这种傲慢,不过想到对方是真仙,也只能将这点不服气,深藏在心里,“时间到了?”

“暂时没有,”太上长老一边回答,一边放出一套桌椅,缓缓地坐下,姿态雍容端庄,有一种说不出仪态美,所幸的是她样貌平常,否则定然会是惊心动魄的美丽。

这就是属于真仙的魅力了吧?陈太忠不好女色,但仍然忍不住这么想。

太上长老也不管他俩,坐在那里淡淡地发话,“一旦启程,你只管使用万里闲庭,我只须气机牵引即可。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了她好一阵,才出声发话,“还未请教太上长老尊姓大名?”

“既知秋韵,不知道我是谁吗?”女修拿出一张玉制棋盘,纤纤玉指轻伸,一颗黑子落于棋盘之上,头也不抬地发话。

陈太忠只觉得全身的毛发,刷地一下乍起来,“你……阁下……原来是燕舞仙子?”

他来到风黄界,从未见过真仙——了不得见过一个猛犸大尊,第一次见真仙,竟然就是巅峰玄仙,就算他再是眼高于顶,也禁不住毛骨悚然。

太上长老却不回答,而是看着棋子,发起呆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