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三章 同流

在陈太忠斩杀了退下来的修者之后,集市的秩序很快稳定了下来。

其实那些伤者的折腾,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喜欢,但是同时,大家心里也有一种顾虑,那就是这些人都是在位面战争中受伤的,贸然对付他们,会有道德压力。

但是陈太忠就敢毫不犹豫地杀人,对于这种情况,大家也只能感叹:散修之怒果然是跟传说中的一样,翻脸无情百无禁忌。

事实上,大部分的伤者,也不是无事生非之辈,这场风波过后,在集市上歇脚的伤者,不减反增。

在斩杀初阶玉仙后的第十天,有数十艘灵舟落下,却是前指大营派来了战兵,宣布这里为修者的临时疗伤营地。

没过多久,大家就知道了事情的缘由,合着在前方的战事中,一股阴族偷袭了后勤大营,在那里疗伤的修者死伤惨重。

那么,做为距离前方较近、较安定的集市,就成为修者疗伤的最佳地点。

此事是由前指大营定下来的,陈太忠也没有拒绝的权力,不过散修之怒实在恶名昭彰了点,前来接洽的真人表示:我们无意干涉集市的运转,只希望在旁边驻扎。

前指大营希望在疗伤营地遇到危险时,陈真人和集市的管理团队,做出力所能及的帮助。

这些要求都是正当的,也不容陈太忠拒绝,同时他们还提出了点非分的要求:疗伤营地不归集市管辖,若是发生口角和斗殴事件,集市一方不得干预!

这要求是坏了陈太忠的规矩,毕竟疗伤营地就紧邻着集市,也无法搬得更远——否则万一有事,就不能得到集市方面的及时支持。

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应允了,不过同时他也提出要求:你们最好划定营地的范围,营地范围内的事情,我不过问——只要不是异族进攻,死了人我都不过问。

但是出了疗伤营地,在我集市范围内,就要听我的规矩。

前来交涉的真人犹豫一下,很痛快地答应了。

陈太忠通过董毅,将双方沟通的结果公开,好让集市内的修者都知道,什么事情可以做,什么事情不可以做。

这个交涉结果,令大多数的修者颇为震撼,他们震撼的不是陈真人改规矩了,而是前指大营……居然只划出一小块地方治理,其他地方还要听从集市的。

陈太忠的面子,竟然有这么大?

对于远征的修者来说,官方大营绝对是最强势的存在,一旦发出号令,绝对容不得别人挑衅,而且执行力度,要远强于在风黄界位面——这里是战场,可以执行战时规则。

陈太忠或者很蛮横,集市也一直没人管,但那只是官方没有关注到这里,一旦打算关注这里,说征用就征用,说裁撤就裁撤,根本不给你讲道理的时间。

在这种大环境下,前指大营都要在这里设立疗伤点了,竟然不剥夺陈太忠的管理权,反而只给自家划了一小块地——这画风明显不对嘛。

不过,集市上南来北往的修者太多,有些人听说过小湖营地发生的事,就给大家一一讲来,然后众人才明白,合着人家陈真人,拒绝征用是出了名的。

一个字,牛!两个字,真牛!

很明显,前指大营对此人的前科也很清楚,所以才提出了这么一个不伤和气的建议。

接下来,集市的管理,就分为了很明显的两个区域。

伤者来集市的时候,肯定是恪守规矩,他们不但会交易物品,也会使用聚灵阵。

疗伤营地也有聚灵阵,但是不大,效果也一般,不像公输上人一样,精益求精地设计聚灵阵——自家的买卖和公家的买卖,那态度绝对是不一样的。

更有伤者来这里,是为了宣泄一下紧张的情绪——女修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而集市一方,有些修者在开罪了管理者之后,会迅速逃到疗伤营地的范围,直着嗓子大骂这边,也不怕被人追杀过去。

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,直到有一天,鉴宝阁一个女修,再次来找陈太忠。

来的倒不是疑似太上长老的那位,而是另一个女修,依旧看不清修为,她淡淡地发话,“你的万里闲庭,最远可达多远?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,除了董明远,还有人知道我会的是万里闲庭?

想到鉴宝阁这帮家伙,古怪实在太多,他也懒得否认,只是冷哼一声,“咱俩很熟吗?”

这个问题真的太冒昧了,须知万里闲庭是他的一大杀手锏,不管是战斗还是逃跑,都是一等一的底牌,他怎么可能将底牌暴露给陌生人?

“决战在即,”女修也不生气,缓缓地发话,“要用到你的万里闲庭,这是很关键的一环,你不希望被强行征用吧?”

“决战……在即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要拿下无尽深渊的真仙了吗?

鉴宝阁的手,还伸得真长啊,他禁不住感慨一下,不过,他真的很讨厌对方说话的语气,“前指大营已经通知我了,守好这一片就行,决战什么的,别跟我说,我也不想知道。”

女修默默地看他一阵,轻哼一声,“你真的不想被赦免吗?”

“我已经被赦免了好不好?”陈太忠嘴巴一撇,不屑地回答。

“呵呵,”那女修冷笑一声,“如果你不是跟麒麟同行,现在已经被拿下了,明白吗?不得不说,你有两个实力强大的伙伴,是你的荣幸。”

纯良本来在那里装小猪,听到这话,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知道我是麒麟,你就说话客气点,别逼我翻脸。”

“你母亲已经出手过一次了,”女修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她再出手第二次的话,后果比天狐严重得多……她在下界的翡翠谷,本身就是不该存在的。”

“切,当我是吓大的?”纯良不屑地哼一声,心说我母亲在风黄界也出手过呢。

不过它也知道,老妈在风黄界出手,属于民不举官不究,风黄界没人反对就行,可是在幽冥界出手第二次,幽冥界的异族就不会放过这机会。

严格来说,麒麟夫妇在风黄界设翡翠谷,只要不出去骚扰人,对风黄界绝对是利大于弊,虽然麒麟对风黄界的认同感不强,可是有个翡翠谷,总比没有强。

就像地球界,某个小区内,有市长的一套房子,大家绝对不会认为这是坏事,水电暖煤气有线啥的,都会得到一定的保障,治安也不会太差。

不过纯良还年轻,并不清楚这些,听对方说得有鼻子有眼,也就不再说狠话。

它不说狠话,但是陈太忠不干了,“拿下我……凭啥呢?”

女修怪怪地看着他,“你在北域大营做了什么事,自己不知道?”

“这不扯吗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既然你知道天狐和麒麟都出手了,就该知道,备忘录都有了,天狐可以作证。”

“让备忘录失效,很容易的,”女修轻笑一声,“阁下方才悟真,千万莫要小看真仙之能。”

你这不是作弊吗?陈太忠嘿然不语,心里这个气,也就别提了,好半天才干笑一声,“那你们就只管大欺小好了,且看有没有人找后账。”

纯良会不会帮他找后账,这不太好说,但是易萱绝对会为他报仇的——虽然将报仇的希望,寄托在一个非人族的身上,让他觉得有点耻辱。

“指望天狐吗?”女修冷冷地问一句,“它夺我白家的两件灵宝,若是敢再出手,你当九重天没有白家吗?”

陈太忠听到这里才确定,撇开北域大营的恩怨不提,对方记恨的,还是两件灵宝被夺,若不是身边还有纯良,没准就真拿他泄愤了。

不过,“这是天狐干的,你算到我头上,实在不太科学。”

“皇族尊严,不容亵渎,”女修傲然发话,“此番用到你的万里闲庭,你若做好了,往日恩怨一笔勾销……你身为人族,真的指望麒麟或者天狐帮你报仇?”

陈太忠又愣住了,这话说到他心上去了,良久,他才轻叹一声,“看来我必须得答应了。”

女修也沉默了几息,才轻声发话,“你放心,不是让你去厮杀,没什么生命危险。”

“我倒宁可去厮杀,”陈太忠气得冷哼一声,“你若是明白人,就知道这些事情跟我没关系,我特么的真的冤枉。”

女修沉默一阵,方才轻嘿一声,“你若厮杀,十死无生……万里闲庭之后,速逃!”

你也太小看我了吧?陈太忠听得有点不服气,不过他还是听得出好赖话的,也就懒得计较了,“万里闲庭之后,不会再要我做什么了吧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女修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回到风黄界之后,可能你还是不能公然活动,但是也不会有通缉,反正你也习惯了离群索居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啊?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登时嚷嚷了起来,“怎么叫我习惯了离群索居,为啥不能公然活动?”

他是不太喜欢各种社交活动,但那是他的性格使然,公然活动是他的权力,凭什么放弃?

女修沉吟一下,“因为你杀了异姓王,官府不可能坐视。”

“神马?”陈太忠嘴巴张得老大,连小舌头都看得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