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二章 敏感

摊主的话,代表了大多数修者的心声:皇家顶级特供,大家都知道是好东西,可是这种奢侈玩意儿,真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。

战场上的硬通货,终究还是灵石和伤药,土豪的世界,一般人不懂。

他卖这麒麟草种子,算是赚了一笔,但是换成一瓶酒,那就太败家了……更悲催的是,他还得自己拿出几个极灵,来交佣金!

“这瓶酒我买了,”这时,旁边走过来一个初阶玉仙,看一眼陈太忠,又看一眼摊主,“我帮着付了极灵,这瓶酒就是我的了……可以吗?”

这也是集市上常见的现象,两家交易中,一方拿不出对方需要的东西,第三方可以介入,这样有利于促成买卖,也能多收一些佣金。

很明显,这初阶玉仙也是个土豪,而且他看出,陈太忠似乎缺少极灵。

不过陈太忠不打算卖他这个面子,只是四下看一看,抬手冲远方的董毅招一下,“来,帮我付一下账,回头我给你灵石。”

董毅匆匆走过来,问明白情况之后,笑着发话,“百来块极灵的事儿,陈真人拿着东西走吧,这里交给我了。”

陈太忠将皇家顶级特供往他手里一塞,拿着麒麟草种子走了,“这瓶酒顶账了。”

若非不得已,他其实是不想使用顶级特供的,毕竟这东西用来装逼,是极好的。

他之所以将酒给了摊主,是感谢对方有麒麟草种子,转头又给了董毅,却是他知道,小董主持这么大个集市,其实也需要一些特殊的商品,来满足某些贵宾的需求。

至于说为什么不使用极品灵石,是因为他的极品灵石,大多都放在通天塔内中,身上的储物袋里,极可能凑不出百来块极灵。

既然可能不够数,他就不想拿出来数,那样还不够丢人的,而从通天塔取极灵,他得考虑会不会被身后的女修看出根脚——那可是鉴宝阁的人,能认出麒麟草种子的!

他拿了麒麟草种子走了,那女修看着他的背影,冷哼一声,转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进了障目阵之后,纯良才哼一声,不满意地发问,“为什么不用极灵买?”

“那女修很危险,”陈太忠压低声音发话,“我怀疑她能听到咱们的谈话,有些敏感的东西,别多说。”

“敏感的……东西?”七八里外,女修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想一想之后,她抬手招过一个人来,“陈太忠卖的灵谷,买两石来尝一尝。”

“咱们带了贡米的,这些山野村人的东西,不保险啊……”这位先是愕然,然后猛地抖个激灵,“好的,我马上去。”

女修冷哼一声,淡淡地发话,“我不希望有下一次,明白?”

那位顿时就颤抖了起来,哆里哆嗦地回答,“明明明……明白。”

“敏感的东西?”纯良琢磨一阵,也不知道想出来什么没有,然后就喜眉笑眼地发话,“反正多出这么多宝草种子,感觉生活充满了阳光……啥叫二五八线?”

“没啥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故意为难那女修的,看她不顺眼而已。”

七八里外,女修脸上青气一闪,“好胆……这话都不算敏感的东西?”

不多时,有人买来了灵谷,女修也进了营帐,抬手捏出几颗灵谷,微微一用力,将灵谷碾为粉末,搓揉两下之后,嘴角划出一个极小的弧线,“好了,今天就做这灵谷吃。”

“这灵谷这么难看,比咱们的贡米还好吗?”另一名女修出声发问。

“有点名堂,灵气凝而不散,”疑似太上长老的女修回答,然后又轻哼一声,“最关键的……这是新出产的灵谷。”

“新出产的灵谷?”女修闻言,眼珠一转,倒吸一口凉气,“您是说,陈太忠他……他身上有浩然宗的洞府?”

“洞府种灵谷,不可能卖得这么便宜,更不可能卖这么多,”太上长老嘴角泛起一丝不屑。

“那是……小世界?”女修惊骇得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

真是小世界的话,足以令真仙出手抢夺了。

“他的极灵,估计都放在小世界中了,”太上长老淡淡地发话,然后一摆手,“好了,去做灵谷吧,我倒想尝一尝……蕴含了哪个小世界的味道。”

两艘宝舟下来的鉴宝阁高层,引发了集市上的一些关注,不过陈太忠在这集市中过于强势,修者们倒也不是很敬畏鉴宝阁,更多人是想将手里的一些东西,卖给鉴宝阁。

鉴宝阁的规矩多,但是同时,他们也财大气粗,买东西不会太坑人,主要赚的是鉴定费。

修者们一波一波地过来讨教,鉴宝阁的住处,被骚扰得厉害,不过因为有陈太忠在,他们还不好对那些修者动粗。

于是白凤鸣再次找到陈太忠,说我们鉴宝阁打算在这里开个临时的鉴宝门面,你给划块地,顺便说说怎么收费。

收费好说,一天五个中灵,交易额超出五十上灵的话,须缴纳半成的佣金,陈太忠不耐烦低一摆手:这屁大点事儿,你找董毅就行了,找我做什么?

白真人的脸,登时变得好黑:你这岂不是把我鉴宝阁,跟外面的小摊点等同了?

莫非你以为你的摊点有多大?陈太忠不屑地反问一句,那这样,一天五个上灵,交易额超出一个极灵的话,须缴纳半成的佣金,这样可好?

超出一个极灵,就要收半成佣金,是集市的铁规矩,不过相较五个上灵的摊位费,这个底线是有点低了,他这么说,是在将对方的军——你不是灵石多吗?

没问题,白凤鸣一口就答应了下来:不过,你须得派四个战兵守卫,有不开眼的家伙,得允许我们主动出手。

他争的是动手的权力。

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也可以理解,人家一天的摊位费,是普通摊位的百倍。

于是他表示说,战兵的事儿,你自己去跟前指大营协调,我们使唤不动,至于说主动出手的事,你跟董毅商量,但是我有个底线:不能以伤人为目的,最后处理要交给集市管理方。

就这么点儿权力?白凤鸣对此,是相当地不满,想我鉴宝阁在风黄界的城市中,也有权力击伤恶意冒犯者。

其实所谓的有权击伤,就是极端情况下有权击杀——大不了算失手了,适当地赔偿一点就算了,有什么了不得的?

不过陈太忠不打算给他们这样的特权,他对鉴宝阁的高高在上,一直是有些反感的,于是他表示说,你们如果真想争取击伤的权力,搬到距离集市一千里外!

那样的话,你们不但可以出手,甚至连摊位费都省了,何乐而不为?

他这不咸不淡的话,气得白凤鸣不轻,不过最终,白真人还是点点头,好吧,那我知道了。

于是这集市里,又多了鉴宝阁的招牌,真是越来越全了。

对于鉴宝阁的出现,修者们一开始还是有点拿不准,毕竟大部分人都知道,这是皇族的买卖,于是又有人寻到董毅处咨询:这里的鉴宝阁鉴宝,是否也不问来路?

得到他的亲口回答之后,很快地,鉴宝阁也热闹了起来。

别的不说,只说鉴宝阁能用灵石直接收购宝物,对很多修者来说,就是个好消息。

战争打到现在,修者的灵石都不多了,很多修者甚至都不想知道,自己拿的是什么东西,直接就卖了——如此一来,可以省下宝贵的鉴定费。

当然,那些身家比较丰厚的修者,就未必愿意跟鉴宝阁交易了——他们不缺灵石,缺的是各种奇物和宝物。

总之,鉴宝阁的生意很是不错,营地管理方甚至派出了一名修者,专门统计鉴宝阁的收入……

前方的战况,越来越激烈,不时有重伤的修者从前方撤下来,其中就有人停在集市处歇脚,然后不知道怎的,伤者越来越多。

在这期间,退下来的伤者和集市之间,也发生了一些冲突。

这大抵是因为,受伤的修者心情都不是很好,就算有人知道这个集市的规矩大,也未必会在意——老子在前线拼死拼活,你们才能享清福,区区的一个黑市,跟我们讲规矩?

抱着这种心态,冲突就在所难免了,集市这一方不会理会这些人说辞:说得好像谁没打过仗似的。

几场冲突之后,陈太忠有点不耐烦了,直接出手击杀了一名初阶玉仙。

说起来也是那厮自己作死,他的伤势不重,是路过的时候,为了其他人出头,嘴里还说,我是为了救皇族受的伤,所以提前退下来疗伤。

你们敢动我,就是跟皇族过不去,明白不?

真的是自己作死,前几次冲突,基本上陈太忠都不出手,集市这边的管理者,也多是将对方驱散,就算完事,都是来自风黄界的修者,大家也能理解受伤者的心情。

这话一出口,陈太忠想留手都不可能了:哥们儿得罪皇族也不止一次了,不差再多杀一个小喽啰!

他出手之际,远处的白凤鸣的身子动了一下,似乎是想阻拦,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插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