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一章 “捡漏”

就在官府派来战兵之后的第三天,自前指大营方向,出现了一波一波的灵舟,越来越多浩浩荡荡,直似无穷无尽。

陈太忠这也是第一次看到,大规模的战舟出动,数千艘的战舟,遮天蔽日地开向前方,那种视觉效果,真的是很令人震撼。

要说他也遭遇过围攻,上万只的寄生蜂,但是那感觉,完全不能跟战舟相比。

起码他感觉,在这么多战舟面前,他不但只有掉头就跑的份儿,而且极有可能跑不掉。

庞大的战争机器,根本不是单个修者所能抵抗的。

他只有一个念头:这肯定是从其他地方调兵过来了,看来是要玩真的了。

就在战舟逐渐减少之际,两艘宝级的灵舟向集市驶来,落下之后,里面走出二十余名修者,其中有四五名女修,他们也不言语,直接选个地方,搭了一座简陋的防御阵。

这时,集市的几个管理者走了过去,要检查他们。

管理者不是查看身份——这里不看身份牌的,但是肯定要验看有没有异族的卧底。

一个中阶玉仙闻言,勃然大怒,“混蛋,竟然敢检查我们?”

“幽冥界哪里都一样,没人可以例外,”面对玉仙的震怒,负责检查的天仙毫不在乎,“你最好配合一点,不配合这种检查的,人人都有权力诛之!”

“嘿,”这中阶玉仙气得笑了起来,猛地放出了气势,“诛杀我……蝼蚁,凭你也配?”

“找死!”空中猛地多出一道人影,一道白光正正打向中阶玉仙。

这中阶玉仙吃了这一击,虽然没有出现僵直,但是陈太忠用了四成的灵气,还是直接将他击得飞出去里许。

此人有防雷的宝物!陈太忠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不过那又如何?敢坏他的规矩,那就得死!说不得他一个万里闲庭,就待冲上去斩杀对方。

“陈真人且慢!”有人高叫一声,却是白凤鸣自远处飞来,“看在我面子上,饶他一次可好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行,给你这个面子,交出一万极灵赔罪。”

“你!”那中阶玉仙眼睛一瞪,才待说什么,白凤鸣冷冷地一眼扫去,“出来办事,谁许你这么大权力?不知道要低调吗?”

中阶玉仙登时闭嘴,却是一脸的悻悻。

“这是皇家顶级特供百瓶,”白凤鸣冲陈太忠笑一笑,递过一个储物袋,“足以低万枚极灵,卖给兽人,两三万极灵都没问题。”

“凤鸣真人有心了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收下了储物袋,他不是嗜酒之辈,这百瓶顶级特供,并不看在眼里,但这终究是身份的象征,他还是比较爱好虚荣的。

至于说值不值万枚极灵,这更不是问题,他只是要个面子,于是看一看那些修者,“不过检查是必须的……这规矩你应该懂。”

白凤鸣面现难色,“几名女修中,有我鉴宝阁太上长老……能否通融一二?”

“太上长老?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,猛地发现,这几名女修,都看不清楚修为,登时一怔,我去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

鉴宝阁的太上长老,没准是真仙啊,第三批修者到了?他想一想,为难地表示,“我这里也有女修能检查,如若不想接受检查,请远离千里扎营,可好?毕竟是大战将临!”

“那就检查吧,”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,“不过检查没问题的话,有什么宝物,我家须优先交易!”

“这交易不是我弄出来的,”陈太忠不卑不亢地回答,“有什么想法,你们可以跟董毅沟通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心里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,原来是想大战之后捡便宜啊。

说话间,集市管理方就找了一个女修过来,拿着九阳石,象征性地查了一下,发现没什么问题,忙不迭转身就走——鉴宝阁的太上长老,就算不是真仙,也是顶尖的玉仙,谁敢在这种人面前多呆?

检查过后,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总有点心神不定,所以也没回营帐,就在集市上溜达,结果一不小心,在一个摊点上,发现了十来个圆乎乎的东西。

纯良的小蹄子,狠狠地敲打他的肩头,那意思很明显——买下,必须买下!

能令它如此激动,原因很简单,这东西不是别的,正是麒麟草的种子。

很显然,摊主也不知道这是什么,麒麟草的种子,跟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放在一起——那些杂物,每样的价值都不会超过一个上灵。

哥们儿这是身在宝库中不知福啊,陈太忠有点微微的后悔,自家开了个集市,却不知道在集市里淘换点东西,在地球界的网路小说里,这是大名鼎鼎的“捡漏”啊。

还好,现在后悔也不算晚,他也懒得用那些捡漏的伎俩——丢不起那人,直接一指那麒麟草种子,“这个东西,怎么卖?”

“这个东西嘛……一个极灵,不,十个极灵一颗,”那摊主眼见是大名鼎鼎的陈真人开口,怎么可能放弃这一场富贵?狮子大张口,那是必须的。

他并不担心得罪对方——陈太忠虽然是集市之主,但口碑还是很好的,最了不得,对方用强,他大不了白送,还能怎么样?

正经是错过发财的机会,那才是不能原谅的错误,反正,试一试总死不了人。

“都买了,”陈太忠懒得跟他搞价,百十来块极灵,对现在的他来说,没什么意义——刚才一出手,万枚极灵就到手了。

“啊?”摊主登时愕然,他只是小小的初阶天仙,这十来颗不知名的玩意儿,也是祖上传下来的,并不怎么珍惜,此次来幽冥界,不小心带来了,就在这黑市里胡乱卖了。

正是因为不知情,听到陈真人问价,他才壮着胆子开出了十个极灵一颗的价格,可是陈真人的态度说明——我似乎开价开得低了?

这时候再说后悔,那是找死,不过不问一问明白,他也有点不甘心,于是勉力笑一笑,“陈真人,我卖了,但是冒昧问一句……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“麒麟草的种子,”一个声音回答,说话的却不是陈太忠,而是一个相貌平庸的女修——是鉴宝阁那些女修里的一个。

要不说鉴宝阁三个字,真不是白给的,眼力太厉害。

陈太忠下意识地看她一眼——我去,真的看不清楚修为,这鉴宝阁的宝物,太多了吧?

“种子这东西,种下去就能长,值钱不值钱,你没必要太计较,”女修面无表情地发话,然后她侧过头来,意味深长地看一眼纯良,又看向陈太忠,“但是……你知道怎么种吗?”

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嚣张,鉴宝阁就很厉害吗?陈太忠最讨厌别人跟他摆谱,说不得摸出两颗麒麟草的种子,在手里抛一抛,斜着眼睛发话,“你说呢?”

“原来如此,”女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她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上种子的异常——已经萌发绿意了,于是她眉头一皱,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有点怀疑,这女人就是鉴宝阁的太上长老。

不过,那又如何呢?他只是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我去鉴宝阁鉴定宝物,你们都要收费的。”

我鉴定宝物,你们要收费,你张嘴就问我窍门——合适吗?

女修的眉头,不引人注目地皱一皱,“你开价吧。”

开价?陈太忠哈哈大笑,“你先满足二五八线再说吧。”

想起自己在鉴宝阁遭遇的那些不愉快经历,他也不介意刁难对方一下。

“二五八线……我是全满足的,”女修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需要我把白凤鸣喊来证明吗?”

“那是你鉴宝阁的二五八线,不是我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转过身去,给了对方一个脊背。

同时,他摸出一瓶皇家顶级特供,递给摊主,“今天我心情不错,这一瓶皇家顶级特供,能顶百块极灵,够吗?”

摊主知道这十几颗是麒麟草种子,心情真的很不平静,理论上说,种下这玩意儿,是可能引来麒麟的,至于说值多少灵石?无价!

可是买种子的陈真人,自己就有种子,而且似乎还是可以生长的种子,比他的还强,所以他也无法抱怨,说对方行事不讲究。

正经是鉴宝阁那位说得对,种子这东西,只要有,就不怕没有更多,所以单价如何,并不重要——关键是你得会种。

于是他试探着问一句,“要不这样,我送您一半,其他的我留下……成不?”

他还想把其他的种子卖个好价钱呢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有点不高兴了,敢跟我出尔反尔?

“光是让你知道,这是麒麟草种子,你就可以偷笑了,”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,正是那疑似太上长老的女修,“你还是乖乖地卖了吧,信我一句话,你种不了!”

她是在帮陈太忠说话,但是陈太忠还真是不喜欢她,因为那话里淡淡的傲气,跟鉴宝阁的鉴宝师,是一个德性。

摊主犹豫一下,决定不再试探,于是赔着笑脸发话,“陈真人,那您能用极灵来购买吗?伤药折价也行,这酒是好东西,但是……小本买卖,我享受不起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