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五十章 提升防御

因为有了前指大营真人的关注,“陈太忠的灵谷店”越发地兴旺。

最高峰的时候,这里同时出现过九名真人,不过来的真人不是一路的,也没有哪一方,想要挑战陈真人的权威——有太多的事实证明,这么做是愚蠢的。

短短的二十余日内,交易量再次大增,甚至出现了有修者通过传送阵赶来,只是想出售自己得到的烫手货。

这种情况的出现,其实是可以理解的,很多东西的交易,要讲天时地利,在混乱的时候,最容易洗白。

那些不合适的东西,真带到风黄界,不但不好解释清楚,甚至极有可能殃及族人,以那个上万极灵的灵仙为例,他若真敢把一级阴气石带回风黄界——那就当啥也没带回去得了。

甚至他得专门考虑一下,如何才能安全地毁掉那块一级阴气石。

又过月余,这里聚集的修者已经突破了三千人。

不要小看这三千人,须知真意宗第二拨修者大举出征,举全宗之力,也不过凑出了六万人,而这六万人现在存活的,绝对不会超过两万人,三分之二的减员,是最保守的估计了。

那么,再考虑一个问题,若是这两万人都在附近万里左右的话,能让这个集市保持三千人的规模吗?

很明显是不可能的,有些人来一次就足够了,恨不得让别人以为,自己从来没有来过,就算有些修者有购物癖,也不可能天天泡在这里不是?

简而言之,现在集市的交易量,已经可以供应第二拨真意宗修者的全部需求——其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买卖做到这样的程度,董毅都开始心虚了,他不得不找到陈真人请示上谕:咱们是不是要见好就收?

随便你吧,陈太忠对此不太热衷,想一想之后,他又强调一点,你想继续开下去这个集市的话,得考虑多招人手了,防御阵也必须建了。

陈太忠很清楚异族对自己的忌惮,然而同时他也清楚,哪怕对方不知道他的蘑菇已经用完了,对他的容忍,也是有限度的。

就像上一次他接保护任务,保护东门家的人挖矿一样,哪怕易萱和纯良都在,面对阴晶矿的诱惑,异族最后还是动手了,所幸的是,那时他们三个已经脱身。

他的威慑力,在某个限度内有效,若是涉及的利益过大,威慑力什么的,那就是玩笑了,说什么都没用,直接动手开打吧。

陈太忠认为,眼下集市红火成这样,极有可能已经接近了异族的底线,不得不防了,须知异族很善于伪装,也不缺乏小聪明。

虽然这个集市,是董毅折腾起来的,但是大多数人来这里,还是冲着“陈太忠”三字。

他已经决定了,不会对这些修者做出任何庇护的承诺,不过适当地提醒一下董毅,小心异族偷袭,还是很有必要的——终究都是人族的战力,终究涉及到了他的颜面。

董毅一听这话为难了,他最近的收入大增,但是玩防御阵,还是力有不逮,而且他的小弟也不多,想要防范异族偷袭,那不但得组建巡查队伍,还得有一些斥候。

想到这些,他的头都是大的,我赚的这点灵石,根本玩不转啊。

可是陈真人已经提示过他了,那他就必须这么搞了,敢无视陈真人的意愿,人家不用动手,甚至都无须生气,直接换个地方休息,放弃回护他的心思,他就完蛋了。

除非他关掉集市,撒手不干。

然而关掉集市,董毅还是有点不甘心,搁给谁也不会甘心——正红火着呢,过一阵还可能更红,虽然这战地买卖,注定长久不了,可是多一天,就多一天的收入啊。

面对这个难得的机会,董毅思索好久,终于一咬牙,豁出去了!

做完这一票,啥都不用干,窝在大营里别出来,撑到战争结束,这一趟远征就赚大发了。

以他的财力,豁出去也是白搭,不过他豁出去的不是灵石,而是集市的股份和收益——他打算找几个有实力的修者合作。

集市这么红火,利益令人眼红,有人是另起炉灶来仿造,也有人直接找到董毅,说想入股这里。

对于这种要求,董毅此前是一概拒绝,现在却不得不考虑这一步了,不引进合作伙伴,他无法完成陈真人的委托。

看好这里的人很多,他一放出风声去,就有七八家实力强横的主儿,来谈入股。

董毅选了两家,一家是中州阵法世家公输家的高阶天仙,他家的防御阵法相当有名,号称铁壁公输,此人前来幽冥界,主要任务就是搭设防御阵。

另一家则是前指大营的一名中阶真人,此人是官府中人,此前一直想入股这里,这次终于如愿,他最大的长处就是,手下有自己的族人,还有调动巡查修者的权力。

这真人负责营地的秩序,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而且还可以假公济私,让巡查修者多巡查周边,为集市通风报信——他只需要少少地付出一点即可。

董毅将两家叫到一起,敲定一下股份,他独占五成,官府真人占三成,公输上人占两成。

官府的真人有点不甘心,但又不好说董毅,就说公输家才修几个防御阵,就要占两成,是不是有点多了?须知防御阵的材料,是可以重复使用的。

我这材料,将来要留六成给小董的,公输上人淡淡地回答,等回了风黄界,还要负责帮小董架设防御阵——若是异族来袭,防御阵被毁,我还得负责出材料修补,怎么就轻松了?

听他说着,小董的脸色就慢慢地变了,最后一呲牙,“我改主意了,你俩,一家两成五,一家一成五。”

“嗯?”这两家一听不干了,沉着脸看向他,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啥意思,”董毅一摊双手,嘴角不住地抽动着,“我忘了给陈真人留股份……”

他是真的忘记了,因为陈太忠一直就不要他的灵石,他习惯成自然了,这次听这两家争,才猛地想起来:外人都有股份,不向陈真人意思一下,我还算是人吗?

“……”那两家一听这奇葩理由,齐齐地怔住了。

好半天之后,公输上人才苦笑一声,“小小灵仙,陈真人对你还真是不薄啊……”

找好合作伙伴之后,集市里就忙碌开了,公输上人不但架设了一大三小防御阵,还架设了一个聚灵阵,能将部分阴气转化为灵气——这需要相当高的阵法造诣。

至于聚灵阵的收入,是他独得的,他只需要每天向集市上交一个上灵的管理费,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。

那两家默许了他的行为,毕竟有些钱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挣得了的,而集市里有了聚灵阵,就相当于城市有了客栈,有助于聚集人气。

官府真人这边,除了安排巡查修者多在附近走一走,还安排了十余名族人前来,参与维护集市的秩序——不过这些人,都要听小董手下四大天仙的指挥。

至于说斥候,官府真人私自动用权力,协调了两队斥候,在这个方向加强探查。

看到公输上人搞聚灵阵赚钱,他也不甘示弱,通过自己的关系,弄了七八十个女修来,做起了皮肉生意——也是象征性地给集市交点钱。

这里做皮肉生意,危险比较大,但是利润也高,尤其是前线上的修者,都是过了今天不一定有明天的主儿,心理压力大,也舍得花钱,买卖居然相当不错。

董毅看他俩的副业欣欣向荣,都插一脚的冲动,不过想来想去,觉得还是算了,心说下一个战场,我还是要把这些服务都搞起来。

总之,这个战场中发展起来的集市,越来越有点小型营地的意思了。

这两家参股不到一个月,战线又向前推进了千余里,他们正考虑,要不要搬迁集市,以及这样做会带来多大的损失,白凤鸣又来了。

这一次,白真人是直接求见陈太忠,商谈一阵之后离开了,可他带来的三十名战兵,却留在了集市。

陈太忠将董毅召了过来,说咱们不用搬迁了,前指大营已经定了,这里就是一个自发性的集市,并且还派战兵来保护。

摘桃子?董毅的脑海中,瞬间飘过这三个字,“那这收益怎么算?”

“收益……没说,”陈太忠的目光有些茫然,显然他的思路不在这个上面,哪怕是董毅许了他三成的收益,在他看来,这仅仅是小董比较会做人而已,“估计不会有变化吧。”

“啊?”董毅再次愕然了,“不问收益,反倒派战兵保护,凤鸣真人这搞的是什么名堂?”

“这跟我想的也不一样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回答,“不是白凤鸣的意思,而是上面的意思……好像是看咱们这里的集市,有很重要的存在意义?”

其实白凤鸣不止说了这些,他还说,大战在即,希望陈太忠能保护好这一片的平安,至于说进攻无尽深渊,你就不用参与了。

大战在即的消息,陈太忠不可能透露出去,他有点遗憾,自己看不到战阵围攻真仙的场景了,不过更令他琢磨不透的是:看起来官府对我……也没有太大的恶意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