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九章 瞩目者众

听说是北域官府中人做的事,陈太忠二话不说,直接将兽人放走了。

奇葩的是,兽人离开的时候,拿出两千灵晶,买了两千石灵谷,它们还要回去酿酒。

陈太忠对此,是相当地无语:你们到底有多爱喝酒啊?

不过,这也只是个小小的感慨,他更多是困惑:哥们儿似乎陷进了一个局里,乱七八糟的局,非常混乱的样子。

这事儿比较闹心,他甚至都没兴趣打听,北域那边,到底是具体哪个人出手了。

打听这个,基本上没啥意义,现在他已经是北域的公敌了。

可他就想不通了,最先是血沙侯算计的我,责任不在我,后来北域大营的事,是冥王做的,责任也不在我——怎么北域的人就这么恨我?

一万极灵的赔付,很快就被送了过来,白凤鸣身为鉴宝阁分部的大掌柜,这点面子还是有的,陈太忠想了很久,没想通这件事的因果,也就懒得再计较了。

他的地盘上,交易还在持续地扩大,没过多久,竟然出现了单笔交易上万极灵的现象。

这真是了不得的交易,在幽冥界里,这么大的交易不是说没有,但是大多时候,这样的交易,只会出现在官方交易区,黑市上,真的是太罕见了。

这就像地球界路边一个烧烤店,一桌四五个人,吃个百十块是正常,几百块钱算有钱,上千的话,就算非常奢侈加大肚汉了,若是上万……你们到底吃了点啥?

严格来说,吃了点啥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个烧烤店一桌能卖出上万块的东西,这就说明,这个店子,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街边烧烤了。

陈太忠的地盘,现在享有的,就是这个名声——这里凭啥能有这么大的单笔交易?

其实也没交易什么稀罕东西,一颗二级阴气石罢了,这个东西官方也收,如果不在意战功的话,卖出上万极灵没问题。

问题的关键在于,卖这颗阴气石的,据说……是个灵仙!

尼玛,只是个灵仙啊,风黄界的其他修者要是听到这消息,九成九都会疯狂了,这人竟然手上有一颗二级阴气石!

当然,这只是据说,真正的情况,没什么人知道,物主托董毅出面卖掉。

董毅也是灵仙,不过他身后是陈真人这棵参天大树,没人敢为难他。

可是没见到陈太忠的时候呢?他的五级阴气石,直接就被别的天仙抢走了。

大家对物主的选择,也表示理解,通过官方卖,物主也不会损失多少——甚至可能赚得更多,但这厮确实仅仅是灵仙的话,还真不方便通过官方的途径。

走官方渠道卖二级阴气石,各种门槛,就不是灵仙能走得通的,不要说层层刁难,只说一个问题,物主就无法回避——你怎么得到这阴气石的?

若是回答得好,有充足的理由——其实就不存在这种可能,回答绝对不会好,理由也不会充足,有太多的人,会抠出各种匪夷所思的细节,请物主回答。

说穿了,就是一句话,你区区灵仙,不配拥有二级阴气石,识相点的,破财免灾吧。

所以,陈太忠这里的集市,就是这灵仙最好的选择,不问出处,半成的佣金也不高。

上万极灵的单子出现,彻底奠定了集市的地位,不同的数量级,所意味的影响力,也绝对不一样——街边摊和大酒店,能是一个级别的吗?

接下来的日子,数千极灵的交易频频出现,甚至前指大营里的真人们,都注意到了这里。

又过几天,大营里有巡查队伍赶来,想了解这里的交易额。

董毅直接就拒绝了,他不认为自己有提供这个的义务,更担心对方想借机收税。

他从来不是一个按规矩交税的主儿,在风黄界就是这样,而他对浩然派付出的宗门供奉,也是定额的。

而且他真的不认为,自己有上税的必要——我在战场上开个集市,危险这么大,你又不庇护我,我凭什么给你交税?

什么,你说没危险?咱不带这么逗的,别说跟异族作战了,前一阵兽人来了,跟陈真人直接开打,根本不顾及旁边还有别人。

真要交税,也是交给陈真人,根本轮不到你。

董毅担心收税是一方面,另一个方面,也担心前指大营把手伸进集市里——你现在问的是收入,下一步没准就要问交易清单了。

这个事儿,绝对不能答应,他已经想好了,对方真要计较的话,他大不了关停集市一段时间,反正本来就是没手续的黑市。

他拒绝得很干脆,不成想,巡查的修者并没有生气,而是淡淡地指出,你们有些单笔交易,数额实在太大,因为可能涉及到很多战略物资,前指大营不能不重视。

“你别跟我扯那些花腔女高音,”董毅很不耐烦地打断对方的话,“有话直说,你们想干什么?”

别看他仅仅是初阶灵仙,但是这话说得毫无压力,在这方圆百里,他就是老大,两千多名修者,谁敢对他不敬?

别说天仙了,就算是玉仙真人,不守规矩的话,他照样敢呵斥对方,这不是吹牛,而是就有过这样的例子——那些上千极灵的交易中,通常最少也有一个真人。

真人们倒是想跟他计较呢,敢吗?

“咳咳,是这样,”巡查的修者也拿他没办法,只好表明来意,“对你这儿的交易,大营的真人们……也想淘换点东西,你懂的。”

“这没问题,”董毅一听是这话,笑眯眯地点头,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心里也生出极大的满足,“不过……要守规矩。”

规矩是啥?不能打听东西的来路,不能强买强卖,谈不拢就拉倒,当然,最关键的是——不能在这一亩三分地儿上动手。

“这个,我们知道,”巡查修者已经把话说明白了,就不怕说得更明白一点,“不过真人们不可能一直看着这里,所以……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董毅虽然牛气,却还没有陈太忠的底气,不敢说什么“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请,就不要说了”之类的话,他微微颔首,“说说看。”

“有什么好东西,能否给大营的真人留下?”来人斜睥他一眼,“真人们肯定给出合适的价格,这点你放心……交好真人,对你也有益无害。”

交好真人……我凭啥敢惦记这个?董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最近,他过得扬眉吐气颐指气使,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,但他终究是散修出身,见到的丑恶太多了,近十年在幽冥界的遭遇,更让他分外明白,没有实力,说什么交好纯属扯淡。

与其想那些不靠谱的东西,他不如踏踏实实巴结好陈太忠。

至于说陈真人万一出现意外,他可能一夜之间返贫,他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,他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,事实上他也没有别的选择——得之我幸失之我命,有些东西不能看得太重。

散修有散修的生存之道,必须摆正位置,否则可能连命都搭进去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指出这一点,“我没交好真人的那份荣幸,而且,我只提供场所,不参与任何的交易,这一点,恕我爱莫能助。”

依旧是小人物的生存之道,收点佣金就可以了,过界的事情不能做。

巡查的修者闻言,眉头皱一皱,有点不高兴,不过这集市的气候已成,身后又有陈太忠这种庞然大物,他决定还是多付出点耐心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也是慎重之举,那有好东西的话,你传句话总可以吧?”

董毅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,“什么才叫好东西,我传话好说,你赶得过来吗?”

巡查修者想一想,也确实是这个理儿,于是又皱一皱眉头,“那你说怎么办吧?”

董毅对此也有设想,交易的时候,前指大营若有人感兴趣,他可以将交易日期顺延一天,方便大营的真人参与——哪怕赶不来,也可以委托在场的人交易。

如此行事,不但不得罪前指大营的真人,也能让交易额提高不少,更能将集市的名声传出去。

可以想像得到,前指大营的真人都关注到了这里,想在里面淘换东西,集市的兴旺,真是指日可待。

另一方面也说明,对来历不明物品感兴趣的,不仅仅是小人物,很多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也有这样的需求,不过由于种种原因,他们不便明目张胆地支持,可是在能淘换东西的时候,他们绝对不吝出手。

可见这集市,真的是应运而生,想不兴旺都难。

不过,董毅在高兴之余,不忘再三强调:不管是谁想买东西,只能单纯地买东西,别问来路,否则别怪我不给面子。

这是集市立身的根本,也符合集市一贯宣传的、提高人族战力的宗旨。

说来说去,也只有非官方的集市,才能做到这一点。

终究是黑市性质!巡查修者的嘴角,露出一丝隐藏得极深的不屑,不过他已经达到了目的,自然不会再多事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规矩……我们知道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