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八章 真相

陈太忠很想辩解一番,但是燕舞真仙的师尊还在幽冥界,眼前这厮怕是做不了主。

既然如此,他也就懒得解释了,徒惹人耻笑。

不过对方敢拿玉女扇说事,他倒也不执着于给兽人下禁制——两者的重要性相比,兽人这才算多大点事?

正经是他比较好奇,“秋韵真人……没有来幽冥界吧?”

“现在不来,不代表以后不来,”高阶玉仙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阁下关碍的事情颇多,处境颇为微妙,还望阁下好自为之。”

“你可否留下姓名?”陈太忠冷冷地发问。

“南荒白凤鸣,”高阶玉仙淡淡地回答。

“哪个白?”陈太忠继续追问,皇族姓白,但是皇族之外,也有白姓——比如说百花宫器堂,就有女修名为白洁。

“能是哪个白?”白凤鸣看他一眼,抬手一拱,“话已经传到……告辞了!”

看着他的身形消失在空中,陈太忠脸上阴晴不定好一阵,才降了下来。

今天的事情,他才斩杀了两个兽人,心中实在有些不爽,不过有白凤鸣在场,他想斩尽杀绝,也极为不易,别的不说,只说此人那手空间转移的能力,就颇令他忌惮。

当然,空间转移不是那么好施展出来的,技能冷却的时间没准会很长,但是人家有这个能力,就足够了。

他心里不爽,殊不知其他修者早就看呆了——居然敢连杀兽人的玉仙和天仙,威胁其他兽人,更是不将人族高阶玉仙放在眼里,陈真人的强横,果然不是吹出来的!

降落下来之后,因为心情不太好,陈太忠勒令留下的兽人围坐在一起,谁有一点不听话,他就掣出九阳棍,狠狠地抽打。

兽人其实是有点贱骨头,好好说话它们不听,狠狠教训一下,就老实多了。

教育完兽人,他让董毅安排人看守,“不经允许,谁敢乱动……就出手教训!谁敢反抗,我自会杀之!”

安排完之后,他又吩咐一句,“你问一下,这白凤鸣是什么来历。”

话音刚落,就有修者大声回答,“陈真人,此人以前是鉴宝阁在南荒的大掌柜!”

我去,鉴宝阁的人?陈太忠的脸色,有点怪异,想一想自己跟鉴宝阁的恩怨,微微摇一下头:一个分部大掌柜,都是高阶玉仙?

他不知道的是,白凤鸣在南荒时,也不过是中阶玉仙,晋级高阶之后,就回总部做了长老,只是南荒分部情况复杂,他暂摄南荒事务,来幽冥界之前,才刚刚脱身。

陈太忠经此一役之后,名头越发地大了,来休整和交易的修者,也越来越多,若是有那新来的,对这里心存疑虑的话,旁人就会指一指那十几个围坐的兽人——看到了吧?

不知是何缘故,这些兽人都相当地老实,也不生事,很久之后,陈太忠才知道,合着里面有个低阶天仙,认出了纯良,并且告知了同族。

一听说那小白猪来自翡翠谷,众多兽人的头皮就有些发麻,须知那是獠王都不敢招惹的存在。

当然,这里是幽冥界,是战争前线,兽人想不买帐,也就真的不买了——钱到赌场人上战场,下一刻会发生什么,谁也不清楚,反正翡翠谷主人的手,又伸不到这里来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就算翡翠谷主人不在,依旧有人能让兽人们吃了眼前亏,这种情况下,硬挺着是毫无意义的,寻衅挑事,也只是自讨苦吃。

一眨眼,就又是半个多月过去了,陈太忠有点奇怪了:那牛头人离开这么久都不见回来,莫非是放弃了自己的族人?

这么多兽人聚集在一起,天天干坐着,他还得小心提防,这也不是个事儿——啧,莫非那牛头当时就算到了这一点,所以有意没有限定时间?

谈条件的时候,没有约好期限,这让陈太忠意识到,他在某些领域,还是不够狡猾的,居然被兽人算计了一把——不过,这牛头人真有这么聪明吗?

不管怎么说,想到可能被愚蠢的兽人算计了,他心里有点不舒服,于是就喊来董毅,让他考虑一下,怎么样才能使用合理的手段,从这些兽人身上榨取到灵石。

专业的事儿,要让专业的人来做。

董毅接到这个任务,也是苦思冥想了两天,榨取灵石不难,合理手段这四个字才难。

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,牛头人回来了,它只带来了一个天仙的首级。

“嗯?”陈太忠不高兴了,淡淡地看着它,“看来你是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啊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牛头人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传递消息的就是这厮,他背后的玉仙,我们也查出来了,但是……那厮一直在指挥大营里躲着,我们总不能在大营里杀人,那厮唯一的一次出去,我们想要埋伏,还被白凤鸣缠住了。”

“白凤鸣?”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看向虚空中的某处,“这是要接过这段梁子吗?”

“你休听这蠢牛胡说,”空间一阵波动,白凤鸣显出身形,然后竖起个大拇指,笑眯眯地发话,“陈真人的天目术,果然了得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阴阳怪气地表示,“就算没有天目术,我眼里也不揉沙子……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?”

“首先我要承认,我猜错了一点,”白凤鸣做事非常光棍,什么都没说,就先承认错误,可见能执掌鉴宝阁一域分部的主儿,真的都有两把刷子。

“算计你的人,不是因为你买卖来历不明的物品……而是因为你买卖得太成功!”

以前他一直认为,陈太忠因为买卖赃物,得罪了太多的仇家。

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“是眼红我买卖的那些人?”

好几个黑店,想有样学样,但是都没成功,有一家最不要脸的,还想紧挨着他发财,结果他忍了又忍之后,终于忍无可忍,出面将人逼走。

这种事儿,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理亏,想到这些同族的卑鄙之处,他真的怒火中烧,“那你拦着不让杀,是想接下这段梁子?”

“无非是买卖上的恩怨,”白凤鸣一摊双手,“虽然他们的手段,有点恶劣,但是我听说你做事……一向就事论事,讲究得很。”

我当然是讲究人啦,陈太忠对这个评价,还是认可的,但是这不代表他好糊弄,“他们要砸我的饭碗,你却要庇护……信不信我砸了你的饭碗?”

“你弄错了两点,第一,他们只是跟你有经济上的冲突,并没有想杀你,”白凤鸣竖起一根指头,“经济上的事儿,经济上来解决,可以吧。”

陈太忠微微扬一下下巴:你接着说。

“再有就是,这其实不是你的买卖,是小董折腾的,”白凤鸣又竖起一根指头,“你并不把这点灵石看在眼里,你的眼光在玄仙,在九重天,我说得可对?”

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老白,奉承话我爱听,但是这并不能解决问题。”

“你承认就好,”白凤鸣点点头,长出一口气,语速变得快了些许,“你已经杀了两个兽人立威,目的已经达到了,他们打算赔付一万极灵……够了吗?”

这个……陈太忠有点挠头了,他觉得这条件有点侮辱人——好端端地,我被你们来回算计,赔一万极灵就算完事?不带这么糟蹋人的。

可是身为讲究人,他不得不承认,白凤鸣的话,句句都在理上,想要找点碴,也是无从谈起——本来就是利益之争,赔钱也就是了。

反正他总觉得有点不合适,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合适,于是哼一声,“我让兽人赔,就是一万极灵,他们赔,拿十万极灵来!”

“陈真人,咱不能这么搞啊,这终究不是你的买卖,”白凤鸣听到这话,有点急了,“再说了,赔不出来十万极灵,兽人就要杀咱人族……你觉得很有光彩?”

陈太忠登时语塞,别看他跟老易——现在该叫易萱了,别看他跟易萱和纯良处得不错,可是从本质上讲,他是个小集体主义情结非常浓重的主儿。

白凤鸣的话,正中他的软肋,只觉得说再多,也是苍白的,最终还是叹口气,“不愧是鉴宝阁大掌柜……揣摩人心,是把好手。”

“别介,我只是以前南荒分部的大掌柜,”白凤鸣被这话吓了一大跳,“鉴宝阁的大掌柜,轮不到我,陈真人你别玩我。”

玩你?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要玩也是玩女修……你措辞严谨一点。”

“噗,”纯良打个喷嚏,尼玛,你练童子功的,也好意思说玩女修?

白凤鸣看纯良一眼,眼神中有点说不清的东西,然后收回目光,“那这件事……就这么说定了?”

“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下一刻,他眉头一皱,“但是,我总应该知道,是什么人在算计我吧?你说是不是?”

白凤鸣扭捏半天,最后还是重重地叹口气,“是北域官府的,他们托了北域分部的人来说情,我不能不给这个面子……唉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