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七章 细说缘由

为什么掉链子的,总是我的同族呢?陈太忠听完兽人法师的话之后,脸上阴晴不定,心里也非常地腻歪。

用牛头人的话来说,它们的战场不在这里,所以根本不关心这个方向,只是有两个联络代表,在前线指挥大营。

前不久,有人族修者主动找上这联络代表,说前线有个人族,手里有大量的高质量灵谷——你们兽人,现在不是正收集灵谷酿酒吗?

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,此人还拿出了一些样品,供那联络代表品鉴。

兽人代表见到灵谷的卖相,差点直接翻脸,不过抓两颗丢进嘴里之后,脸色登时多云转晴——我去,这灵谷……不便宜吧?

听说是一个灵晶一石灵谷,它气得差点跳起来:你们不如直接抢好了。

说是这么说,但是代表的心里也清楚,有些质量极好的东西,是不能拿普通行情来衡量的,不过这并不妨碍它表示出愤怒。

而且它尤其知道,这样品质的灵谷,绝对会酿出口味极佳的酒来,所以紧接着,它就很干脆地表示,这种重要的战略物资,你们这里应该无偿支援我们一些。

那是人家私人的东西,爆料者直接拒绝了这种要求,我们没办法送你。

不是可以征用的吗?兽人代表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——再开这种玩笑,小心翻脸哦。

那是个很厉害的修者,爆料者悻悻地表示,临走的时候,又暗示一句:不过……是个散修。

兽人代表一听,就明白了,少不得向本族汇报一下:这儿有肥羊。

不是兽人,就理解不了它们对酒的爱好,尤其糟糕的是,兽人高层为了获得好酒,那真是不管下面底层的死活。

所以在这大战的时刻,兽人还是派出了一支强悍的队伍,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强买陈太忠的灵谷——如果条件允许,可以直接抢。

直到它们碰了一个极硬的钉子,才反应过来:爆料者未必存了什么好心。

喝酒还重于战争!面对这种奇葩,陈太忠真的是无语了:这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了吧?

不过很显然,人族中也不乏猪队友,躲在暗中算计的主儿,就是明证。

陈太忠想了好一阵,才有了一定的猜测,然后侧头看向人族高阶玉仙,“既然你是跟着它们来的,跟此事脱不了干系吧?”

“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,”高阶玉仙断然否认,“我只是暗中保护兽人,以免发生意外,指挥大营不好向盟友交待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不好向人族交待的事儿,你们考虑过没有?”

“其实……其实,”高阶玉仙其实了半天,最终硬着头皮回答,“它们若是对人族修者造成威胁,我也会出面阻拦的,你可以不信,但我说的是实情。”

“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少捕少杀从宽处理,可不就是你们这些王八蛋提出来的?”

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出声发问,“挑唆这些兽人来找我的,是什么人?”

“这我哪里知道?”高阶玉仙沉着脸反问一句,他虽然不知道王八蛋是什么东西,但是用屁股想,也知道那不是好话,心里一时间有点恼火。

“你得罪的人,数得过来吗?允许赃物自由买卖,你可知道,多少人恨你入骨?”

“那是赃物吗?你说话注意一点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不过是捡拾的一些物品罢了,不反思投放为什么失败,反倒阻碍提高人族的战力,还要把脏水泼到我身上……能要点脸吗?”

“杀人夺宝的事情,你也遭遇过吧?”高阶玉仙冷笑着反问,“你还真信捡拾二字?”

他这话,就隐隐指出了陈太忠飞升之后,遭遇的一系列不公正的对待,可谓一针见血。

但是陈太忠的着眼点,并不在这上面,闻言也是冷笑一声,“公开征用修者的私人物资,不见得高明到哪里去,一个是明抢,一个是暗夺罢了,偏偏要占据道德的至高点,指责他人,我呸,好不要脸……还是那个问题,谁为投放失败买单?谁为明抢私人物资买单?”

高阶玉仙不能回答,只能暗暗腹诽:左右不过是一些惯例,你至于上升到这种高度?

“陈真人说得太好了,”有休整的修者大喊,大家是来休整和交易的,但是这一场惊天大战,让所有人都无法安心地休整。

“陈真人,兽人要逃,”也有明眼人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。

“你们敢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“谁敢跑,后果自负!”

“这……是个误会,”牛头人法师都打算拔脚走人了,被人喊破,只能讪笑着回答,“你看,我族都有两名修者战死了,我们也没打算计较。”

陈太忠冷冷地看着它,所有兽人修者见状,也不敢乱动,气氛为之一凝,无人敢说话。

须臾,他轻笑一声,“撺掇你们来找我的……是谁?”

“这个嘛……我们也不知情,”牛头人硬着头皮回答,“要不,我们去前指大营找一找?”

“只许离开三个兽人,”陈太忠的拇指和食指一扣,做出一个“三”的手势,“将那人的脑袋提来见我,我免你们一万极灵压惊费……否则的话,留下的兽人全得死!”

对于那些不住暗算自己的同胞,他是真的恼了。

“你是一定要为难我们兽人了?”那牛头人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显然是动了真怒。

“我本来也没求你们来抢我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的要求已经一再地降低,别逼我改回原来的主意。”

牛头人看了他好一阵之后,才缓缓点头,“好,就按你说得,我们去将那人杀了,此事就到此为止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又笑了起来,“随便找个天仙杀,那是不行的,记住了吗?”

兽人办事没节操,是风黄界出名的,他丝毫不怀疑,自己若是点头,兽人绝对不介意,在战场随便选几个人族修者杀了,拿了首级来充数——本来就是死无对证的事。

牛头人闻言,再次大怒,“你敢怀疑我兽人的信用?”

“在我眼里,你兽人从来就没什么信用,”陈太忠毫不在意地回答,“记住了,我要玉仙的首级,而且……我需要知道,他们为何会看我不顺眼。”

听到对方直承怀疑兽人的信用,牛头人真的是恨得咬牙切齿,它们最不喜欢别人这么说了,可是眼下,它还偏偏没实力跟对方计较。

于是它狞笑一声,“我也很想知道,他们为什么要算计我兽人!”

“这我倒是知道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你们足够笨呗。”

“你再侮辱我兽人,我们拼着性命不要,也要伤你,”牛头人眼睛一眯,冷冷地发话,“就算打不过你,自爆总是能伤了你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了起来,他才不吃这套威胁,“那你自爆一个给我看,别光说啊,做出来给我看看……”

做事没节操的兽人,遇到不信邪的散修之怒,真的是完败。

兽人也不是没自爆的勇气,但是为了现在这点事……那真是不值得。

牛头人想将最先动手的狼头人带走,被陈太忠断然拒绝——谁都能走,它不能走。

兽人法师也没了脾气,打是打不过,威胁和恐吓也不顶用,反倒容易惹来对方的难听话,平白地自取其辱。

于是它选了马头人弓箭手,和另一名玉仙修为的狼头人,转身离开了营地。

陈太忠想要给剩下的兽人下禁制,遭到了激烈的反对——它们怀疑他想奴役己方。

“不接受禁制的,杀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,“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试一试,我给你们三息时间考虑,现在开始计数……”

“且慢,”这时,那人族高阶玉仙再次发话,“我愿作保,陈真人给我个面子如何?”

陈太忠收起笑容,眯着眼看他一眼,“你脸很大啊。”

他越来越反感这厮了,一直在反复插话,帮兽人说情——我说你还没完了?

这高阶玉仙深吸一口气,沉着脸反问,“你总不会担心,我不认账吧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脸上是满满的不屑,“我只是嫌麻烦,你要是躲起来,我会找得很辛苦的。”

“我可比不上玉女扇尊贵,”这高阶玉仙面无表情地回答,眼神却是颇值得玩味。

“卧槽,”陈太忠一呲牙,脏话忍不住出口,他实在是太震惊了,“这也能算到我头上?”

听说皇家有不赦自己的打算,他一直以为,是北域大营那档子事儿,心说就算你们不认备忘录,但我也不会任由你们泼污水扣帽子。

直到听到玉女扇三个字,他才猛地反应过来,其实不说北域大营的事,皇族也有对付他的理由——九大灵宝的两件,被抢走了!

但是,那两件灵宝,是你们欺负老易,被老易的靠山抢走的……这关哥们儿什么事?

有本事你们找天狐去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