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六章 奇葩兽人

“死吧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直接将拦路的兽人斩做两段。

若对方出面的是玉仙的话,他可能还会通过万里闲庭,绕过去追杀,但是区区的高阶天仙,一刀杀了便是,能阻碍他的时间,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。

但就是这样可以忽略不计的一瞬间,那牛头人蓦地消失了,陈太忠下意识地身子一闪,又躲过两支箭之后,才眉头一皱,“空间……转移?”

“陈真人何必大动肝火?”一个声音冷冷地传来,“斩杀友军,破坏大局,当是不赦之罪。”

“我去尼玛的,”陈太忠身子一闪,电一般地破空而去,“你们人多,咱们慢慢玩。”

下一刻,他的身影就不见了踪迹,这个据点,哥们儿不要了!

獠人这次,起码来了六个玉仙,而使出空间转移的这位,又是一个玉仙——极可能是人族。

至于董毅他们,自求多福吧,不过……哥们儿会为你们报仇的。

“我们此来,是为了采购物品,”远处一个马头兽人高叫着,它是一个弓箭手。

回答它们的,只有沉默——陈太忠在用万里闲庭遁走之后,已经隐身了。

“陈真人,我有秋韵真人的谕令,”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,果不其然,还有人族的玉仙隐身在一旁,“兽人只是来采购灵谷的……这是一场误会。”

“你放屁,”陈太忠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传来,让人摸不清他藏身于何处,“敢在我的地盘动手……这叫误会?”

“兽人嘛,一向是这样,”一个高阶玉仙显出身形,苦笑着发话,“头脑简单四肢发达,我都建议了,要它们对你客气一些,但是它们不信啊。”

“想买灵谷好说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最先动手的那个狼人,坏了我的规矩……你自尽了吧。”

“这不可能!”诸多兽人齐齐一声吼,再次调整战阵。

“阁下的要求,有点过分了,”高阶玉仙冷哼一声,“它只是打算出手,尚未造成什么后果,而你已经杀了两个兽人,再大的误会,也该到此为止了。”

“我求你们来这里,求你们出手了吗?”陈太忠大笑了起来。

不过,想一想秋韵真人的谕令,他决定暂时不出手,只是隐藏在虚空中,淡淡地发话,“不自尽也行,那厮须得为奴三百载。”

十多名兽人闻言,登时就炸了,一个个脸色通红,红得都要发紫了,额头的青筋不住地蹦跳着,齐齐地大喊一句,竟然是声嘶力竭的样子,“兽人……永不为奴!”

“很强的即视感啊,”陈太忠在虚空中轻笑着。

“这一切都源于误会,”人族的高阶玉仙叹口气,“陈真人,赦与不赦……在你的选择。”

射与不射?哥们儿还是童男呢……陈太忠愣了一下,然后反应了过来,于是显出身形,冷笑一声,“我做了什么不赦的罪行?”

“眼下这便是一桩,”高阶玉仙一扬下巴,淡淡地回答,“兽人是来买灵谷的,我承认,它们的态度不太好,但是……你已经杀了两名兽人。”

陈太忠还是比较在意赦免的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机来前线了,想一想之后,他发问,“买灵谷,出灵石就行了,为什么一上来就这副架势?”

“这个……听说你的灵谷比较贵,”那身为弓箭手的马头人面带尴尬,“而我们采购的数量比较多,希望你能卖得便宜点。”

卧槽!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买不起可以不买,少买一点会死吗?”

“怎么可以少买呢?”最先出手的狼头人叫了起来,“我们买灵谷,是为了酿酒……买得少了,酒不够喝!”

泥煤!陈太忠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什么……为了酿酒?”

这么多人族修者,纷纷将交易集中起来,就是为了分一碗灵谷,享受那么一口两口,你们兽人为了酿酒,就要买大批的灵谷?

“你的灵谷好嘛,”那弓箭手的马头人,讪讪地回答。

原来,经过这么多时间的交易,陈太忠手上灵谷的口碑,也渐渐地发酵了,虽然灵谷的价钱飞涨,已经是绝对的奢侈品,但是对兽人的高层来说,吃饱不是目的,还得喝好。

兽人的社会相对落后,等级也森严,在金字塔顶端的兽人看来,下面的死活跟它们无关,哪怕低阶兽人饿死,也不能阻挡它们享受奢华的生活。

第二批修者投放失败,兽人也经历了这样坎坷,很多高层的兽人,觉得自己受尽了磨难,待秩序整顿好之后,它们觉得,要将失去东西,加倍找回来。

兽人好酒,也带了不少酒来,不过在失散的时候,这些酒基本上都消耗完了,想继续享受的话,就得酿酒了。

但是要酿酒,得有原料,灵谷在幽冥界可是抢手货,而兽人高层享受惯了,一般不太好的灵谷,还看不到眼里。

——额外说一句,兽人并不富裕,恰恰相反,它们是相当贫穷的,因为风黄界大部分的地盘,是被人族和兽族瓜分了,兽人虽然自吹是可以跟人兽两族比肩的势力,事实上它们不是!

但是话说回来,整体的贫穷,并不意味着高层的贫穷,只要下层足够贫穷,上层的生活质量,还是能够保证的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简而言之,兽人高层目前缺酒,缺好酒,听说有个地方卖灵谷,灵气十足,它们就想买来酿酒。

然而……兽人高层虽然挥霍无度,可购买能力并没有多强,灵石不多怎么办?

那就只能强买强卖了,反正是位面战争期间,也不怕人族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敢对兽人发威——你逼得我急了,就不怕我投靠到对方?

抱着这么一种心态,兽人来找陈太忠买灵谷,为了防他不识趣,先期使用点霹雳手段,也是为了震慑他,至于说恶意,倒也谈不上有多少。

陈太忠听到这解释,气得笑了,“为了想买便宜货,所以坏我的规矩?”

这可不是好话,人族的高阶玉仙闻言,只能讪讪地一笑,“兽人的智商……你懂的。”

“它们不懂我的规矩,我为什么要懂它们的智商呢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他最看不起这种替外族考虑的主儿了,你到底是人族呢,还是兽人呢?

“看在秋韵真人的面子上,我也不多说了,留下一万极灵,滚蛋!”

“你若不便宜卖我们灵谷,那我们就可能做出一些不好的选择,”发起攻击的狼头人冷笑着,发出了威胁,“其实风黄界由谁来统治,对我们兽人来说,并不是很重要。”

“够胆的话,你就再说一遍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着它。

他心里恼火,却不知道兽人也很恼火,它们此来是想强抢的,若不是存了强抢的心思,它们行事也不会如此地突兀。

都说这里的灵谷好,风黄界都难得一见,又是黑市——不抢还等什么?

“好了,你们是来买灵谷的,”那高阶玉仙出声和稀泥,“不要多事!”

“我的灵谷……不卖兽人,”陈太忠双手一背,淡淡地发话,“留下一万极灵的压惊费,要不然,我保证你们离不开这里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的身子变得虚幻了起来,明显地打算随时走人——也可能是隐身。

“陈太忠,你已经杀了两个兽人,再大的怨气,也该化解了,”高阶玉仙赶忙出声,“它们终究不是异族,而是风黄界的战友,你现在对异族,都很少赶尽杀绝……”

这话乍一听没问题,但其实很有点歧义,不过陈太忠也不在乎,只是冷冷一笑,“因为异族不敢招惹我,我把它们杀怕了,兽人……我杀得还是太少!”

“打就打,谁还怕你不成?”有兽人高声叫着,其实它们也知道,打不过面前此人,但是头脑一发热,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?

陈太忠冷冷一笑,才待说话,猛地听到下方传来一句,“其实我们这次,也是被人算计了,陈真人愿意听我解释一下吗?”

他低头一看,才发现说话的是那个牛头人法师,它坐在地上,浑身毛发被电得根根直立,看上去就像个特大号刺猬,嘴唇开阖之际,还冒出一股一股的青烟,显然被电得不轻。

不愧是牛头人法师,吃了四成灵气的一击,竟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,可见是有点手段。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一扬下巴,你说!

他是很讨厌兽人的嚣张,不过同时,他也有点奇怪,自己并没有主动招惹兽人,这些家伙来到人族的聚集点,竟然二话不说就出手进攻,也不是盟友间正常的沟通方式。

既然还有别的因素,他当然是要听一听的,省得被人利用了还不知情——陈某人杀兽人没问题,但是得心甘情愿地动手。

兽人的法师,智力还是没问题的,发现对手的恐怖战力之后,它马上就意识到——这次恐怕是被人族算计了。

被算计也无所谓,能打得过、抢得到东西就行,但是现在看来,根本就打不过,于是它主动揭发,“其实你这里有灵谷,是人族修者主动通知我们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