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五章 前推

被小灵仙呵斥,堂堂玉仙的心里,是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了。

于是他故意慢慢地收拾,心说倒要看十息之后,你敢不敢出手——事实上,十息时间也太短了,根本来不及收拾。

他打定主意,你敢对我动手,我都不需要还手,反震的力道,就够你喝两壶的。

不过,想到自己堂堂的玉仙,竟然无法第一时间还击灵仙的挑衅,还要视情况而定,一时间,心中也不由得泛起浓浓的哀伤。

然而当十息时间一过,两名天仙开始动手打砸的时候,他的心里,就不仅仅是淡淡的哀伤了,取而代之的,是浓浓的惊恐。

因为他感觉到,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,不加掩饰地锁住了他,别说还击了,他相信,只要自己使出反震的力道,那股杀意绝对会转化为行动。

——敢在陈太忠指定范围内动手的,杀无赦!

于是他阻拦了己方修者的还击意图,二话不说,裹着他们转身遁逃,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直逃出五百里之外,他才长啸一声,面红耳赤地大喊一声,“陈太忠……不报此仇,我誓不为人!”

“有种,”下一刻,他的耳边响起一声轻笑,然后,一个人影从虚空中显现了出来,那是一条高大的人影,肩头趴着一只白色小猪。

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来,为了表示你有种,再说一遍行吗?”

“算你狠!”这玉仙二话不说,卷起其他修者,又没命地奔逃走了,速度比刚才还快了一倍。

“啧,”陈太忠看着他们逃遁的身影,站在那里并不动作,好半天之后,才轻轻咂一下嘴巴,又叹口气,“哥们儿还是太讲究了啊。”

他认为自己很讲究,因为他就没打算杀这个玉仙,才会流露出杀气,这是一种明确的、无声的警告——你悠着点。

对异族,他就不这么客气,那天那俩异族有意试探,他没有半点的反应,只等对方靠近,就一举诛杀,不成想,有一只异族觉得不妙,拉着另一只离开,他才猛地出手,略施薄惩。

可惜对方似乎并不领情,他忍不住又叹口气,“想不到,人族还比不上异族有眼色……什么时候,成了这样呢?”

说白了,人族总是欺他要念同族之情,所以行事比较肆无忌惮。

“好了,”纯良闷哼一声,“快回去吧,先看好自家的地盘。”

陈太忠也是这么想的,他不喜欢承担责任,拒绝做阿舅,但是千名以上的修者,在他宣布的庇护范围之内,他也不能视若无睹。

他不认为这是自己心软,而是认为,那里真出点问题的话,哥们儿丢不起那人!

须臾,又是一个月过去了,几家效仿他的黑店,都处于半关门的状态,偶尔才显示一下存在,交易两天之后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不过各人有各人的门路,他们也能吸引一些特定的顾客,前去交易。

可大体来说,陈太忠的势力范围内,人流量最大,持续的交易时间最长,口碑也最好,所以越来越兴旺。

那几家黑店,就不是很令人放心,又因为交易稀少,管理就不甚严格,甚至还出现过一些杀人夺宝的丑闻,去那里交易,真是得做好各种心理准备。

可以说,陈太忠这里的集市,属于半洗白的状态了,非常可靠,仅次于指挥大营的商业区,而这里还能交易到很多来历不明的物品,却是官方的商业区都比不了的。

不过,随着战况的进展,陈太忠所处的位置,渐渐地远离了前线——战况激烈的地带,已经前推了千余里,这里出现的异族越来越少。

异族少,休整的人就少,交易也就少——因为安全了许多,修者们的很多东西,可以到后方的指挥大营交易了。

事实上,在陈太忠这里交易的人,绝对数量并不少,不过董毅相信,如果能将交易场所再往前推一千里的话,交易量还会增加不少。

可是这种事儿,想一想也就行了,他绝对不会撺掇陈真人转移地方。

人心是杆秤,得意不可再往,陈真人对他已经仁至义尽,他当然不会因为自己想多赚,就胡乱提一些建议。

知道进退的人,会收获到意外之喜,没过两天,陈太忠通知董毅,咱们要换地方了,前推两千里。

“两千里?”董毅闻言,登时愕然,前推一千里的话,是最合适开办集市的地方,人流量大而且风险相对小。

前推两千里,不但危险大大增加,同时会因为危险系数的增加,导致人流量锐减。

不过愕然归愕然,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迟疑,直接安排自己的手下拔营,身为小弟,就得有做小弟的觉悟。

陈太忠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,心说不错,也不枉我带挈你富贵一场——你若敢叽歪的话,我二话不说,撇下你就走了。

他不愿意被皇族找到什么借口,所以战线前推,他就跟着向前推进,至于能杀多少异族,他也不太在意,反正谁敢不开眼撞上来,他就绝对毫不留情地诛杀。

集市收益什么的,他并不看在眼里,那是董毅要考虑的——小董将灵石双手奉上,他都直接拒绝了。

三天之后,他们前推了两千一百多里地,然后扎下营帐,这里是双方厮杀最激烈的地域,异族的势力,还要强过人族不少。

没用几天,旁人就知道,“陈太忠的灵谷店”前移了,虽然前来交易的人少了,但是求庇护的人又多了起来。

陈太忠又对异族出手两次,宣告了自己的到来,很快地,这里就又成为了异族的禁区。

有些异族是真的不服气,凭什么就要避让这个人呢?长此以往,对咱们的士气,打击很大啊。

结果不服气的异族被告知:这也是无奈的选择,陈太忠目前并不主动出手,若是围杀得他狠了,人家开始主动出击,咱们的日子会更艰难。

可还是有异族不服气:他不主动出击,但是他庇护其他人族修者,让那些修者有了休整的机会!这不是在跟咱们为难?

它们得到的回答是:稍安勿躁,不要影响大局,别激起他的杀心,是最好的选择。

于是那些异族再不甘心,也只能悻悻地作罢。

然而,就像陈太忠抱怨的那样,异族对他的敬畏之心十足,但是人族修者,还真是……

这天,陈太忠正在营帐里呆着,猛地感觉哪里不对,直接蹿了出去,一张嘴,一道束气成雷就打了出去,“滚!”

原来,外面来了十余名兽人,其中一名狼头人,正要对董毅等人出手。

这些家伙也实在霸道,赶到现场之后,二话不说直接出手,搞得陈太忠都差点没防住。

出手的狼头人是中阶玉仙,不过陈太忠深知兽人有多不好对付,直接用上了束气成雷,同时身子前蹿,猛地一刀斩了下去。

但是他还是慢了一点,狼头人上方猛地又降下两个兽人玉仙,同时他的身侧,隐约传来了空间波动,显然是有人隐身。

与此同时,两只箭自远处射了过来,奇快无比。

兽人最让人头疼的,就是它们的配合,有战士、有隐身的刺客,有弓箭手,更重要的是……还有法师。

这法师有点像地球界游戏中的牧师,不光能发出攻击法术,还能治疗自家的战士,最离谱的是,还能施毒!

跟这样的组合战斗,就算陈太忠晋阶了玉仙,也是很头疼,不过对方一来就展开攻击,他也没必要再浪费口舌——你们难惹?我陈某人也不好惹!

然而,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难缠,闪开了射来的箭支,他正要不管不顾,冲上前一刀诛杀那狼人,前方猛地多出一团暗紫色的云雾。

“找死!”陈太忠越发地怒了,嘴巴一张,一道奇亮的白光喷了出去,正正地打中一个中阶玉仙的牛头人——这厮是法师,而兽人中的法师,在战斗中都应该是第一顺位被干掉的。

这一道束气成雷,他动用了四成的灵气,真要打实的话,那牛头人起码要丢掉大半条性命,与此同时,他身子再一闪,一刀斩向旁边的虚空。

叮地一声大响,一条人影被从虚空中打了出来,是隐藏的豺人刺客,这厮手上的匕首被斩为两段,而那匕首上绿蒙蒙的反光,说明是涂了剧毒的。

就在牛头人向地下跌落的时候,陈太忠又是反手一刀,将那豺人斩为两截,“敢在我的地盘惹事……找死!”

组合在一起的兽人队伍,相当地不好对付,起码要废掉两种职业,作起战来才能比较得心应手,刺客不是最重要的一环,但是也很令人头疼。

“混蛋,”三名兽人战士恼了,直接冲了过来,陈太忠冷哼一声,身子一闪,直接万里闲庭追向那牛头人——没了刺客的阻拦,他的下一个目标,就是斩杀对方的法师。

其他低阶兽人,却是没有想到,己方的豪华战队组合,在一个照面之间,就被打得落花流水,眼见法师要命丧敌手,一个高阶天仙的兽人,毫不犹豫地挡在了它的面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