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四章 给脸不要

黑市开业不到十个时辰,董毅就收到了这消息,登时暴跳如雷。

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,没市场的时候,你们不说下功夫,现在市场培养起来了,你们要来摘桃子?

于是他再次来到陈太忠的营帐前,恭请“上谕”——我该如何应对?

现在的陈太忠,基本上都不现身了,就呆在营帐里,又设了障目阵,一般人难得一见。

就在董毅认为,陈真人绝对忍不下这口气,起码也要默许他动手脚的时候,陈太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,“你本来是要帮我卖灵谷的,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

董毅登时就愕然了,好半天才回答一句,“可是……他们这么做,实在太欺负人啊。”

“身为修者,莫忘初心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,不再说话。

董毅嘿然不语,沉默良久才点点头,“真人教训得是,我确实有点得意忘形了。”

“我不光是说你,也是在提醒自己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眼下市场越来越大,他反倒是觉得,自己有点舍本逐末了,这样真的不好。

不过要说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,他还能淡然视之,那也是假的,可是他装高人装上瘾了,总觉得五百里外的黑市,超出了他自己规定的百里方圆,打上门去,显得自家小气了。

反正竞争上门,以后要发生的事儿,多着呢,他也不着急——谁让他是讲究人呢?

董毅见陈真人表情异样,也不敢再说,只要能紧跟陈真人,这个黑市不要又如何?

于是他主动岔开话题,笑着发话,“陈真人你那里,灵谷还多吗?”

因为来的修者越来越多,陈太忠的灵谷,也渐渐地卖了出去,不仅仅是董毅一个人买了——总有一些人,宁可别的方面受委屈,也不愿意委屈了肚皮。

事实上,某个高阶天仙肯给董毅打下手,有部分因素,就是为了放开肚皮吃灵谷。

所以现在的陈太忠,每天卖十来石灵谷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而陈太忠在通天塔内种植的灵谷,足有上万亩,这灵谷产量不高,可两亩也能产出一石来,一季的产出,就有六千多石将近七千石。

灵谷生长期四个月出头,一天卖十来石,四个月也不会超过两千石,除了留下必要的种子外,陈太忠一天卖三四十石,没有任何的压力。

不过他暂时也不打算扩大种植面积,下一茬种两万亩,足敷使用了,毕竟种田这玩意儿,还是很耗费精力的——哪怕他已经是玉仙。

所以他笑着摇摇头,“这点量算什么?不过我也不差这点钱,随便卖着吧。”

“哦,”董毅点点头,也不再说什么。

不远处开了一个黑市,对陈太忠这里,还是有不小的影响,尤其是那边在开张的时候,打出了交易物品百抽三的口号。

陈太忠这边收的佣金是半成,也就是百抽五,明显高于对方,被分流也是难免的。

董毅手下四个天仙非常不忿,摩拳擦掌地表示,要教训对方一顿——董小哥,这可是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,长此以往,这还了得?

董毅已经知道了陈太忠的意思,所以淡淡地表示,先不管他们,埋头做咱们的。

这个表态,委实令大家有点泄气,不过他已经这么说了,大家也只能坐看对方的发展。

因为有陈太忠这边打底,隔壁的黑市,发展得异常快捷,大约过了一个月,那里的人流量,基本上就可以达到这边的四成了。

四个天仙看着隔壁越来越红火,就越来越坐不住了,于是整日里在董毅耳边聒噪:咱是不是该想点法子,给对方添点堵呢?

就算不能明目张胆上门挑战,恶心人的手段,他们也不缺。

然而在董毅的眼里,这四位的抱怨加起来再乘以十,也抵不上陈真人的一个眼神,于是很淡定地表示:着什么急?

话音未落,隔壁就出事了:阴族偷袭了那个黑市。

一开始黑市开张的时候,阴族就注意到了,因为这个据点距离陈太忠太近,就像某些人的算计一样,阴族不敢随意下手——陈太忠的存在,确实是一张护身符。

但是随着黑市交易量的增大,异族越来越关注这里,最终愕然地发现:这里根本跟陈太忠无关,而是有人借着位面扰乱者的名义,又开设的一个集市。

是可忍,熟客不能忍!阴族怒了:我们能忍受陈太忠,不能忍受你们胡来啊。

于是阴族派出一支队伍,奇袭了隔壁的黑店,不过,为了避免引起陈太忠的误解,它们屠戮一番之后,果断撤走,并没有波及不远处陈太忠的势力范围。

这边也是有维护秩序的修者的,但是面对阴族有目的的突袭,这点修者……完全不够看,一名负责维持秩序的中阶玉仙,都在被重伤之后,亡命逃走。

这一次袭击,在隔壁黑店休憩的修者,死伤惨重,其中有不少修者脑瓜灵活,或者也可以说,是被这一次偷袭打懵了,下意识地逃到了不远处的“陈太忠区域”内。

“走走走,”董毅这边的一个天仙,很不高兴地撵人离开,“滚回你们的地方去,一帮见利忘义的小人。”

“算了,”董毅出声制止了他,“买卖归买卖,战争归战争,不能混为一谈……他们是被异族追杀的。”

这一次,异族突袭的时间极短,基本上是打了就走,用时不到半柱香,有两只玉仙气息的异族,撤离时有意无意地靠近陈太忠方向。

陈太忠根本无动于衷,恍若不知情一般,一只异族还想再靠得近一点,被另一只拽走了,“再近的话……想逃都难了,离开吧。”

它俩才一转向,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猛地升起,狠狠地压了过来。

这俩没命地遁逃,还是受了轻伤,逃出老远之后,它俩骇然相顾,心里是满满的后怕:幸亏没再往近走,要不然铁定没命。

异族撤离之后,那边是哀嚎一片,损失太惨重了。

按说大家都是上了前线的修者,并不缺乏战斗经验,也淡看了生死,但是这场几袭击,来得太过突然,太过猛烈,太过血腥,让看惯生死的人都有点接受不了。

有人悲痛欲绝,哭喊一阵之后,竟然转身向陈太忠方向冲来,嘴里厉声嘶喊,“混蛋,你为什么不出手,为什么不援助同族……你还算是个人吗?”

不用陈太忠发火,董毅听到这话,就直接毛了,“我艹你大爷,能要点脸吗?好像我欠你的……这厮敢踏进这里一步,诛杀!”

四名天仙齐齐应一声,他们早就忍得不耐烦了。

不过那边终究还是有明白人,拦住了喊叫的那厮。

董毅五人冷冷地看着哭喊的那位,将此人的样貌,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

这位虽然被悲伤冲昏了头脑,但是还真有几分胆子,接下来也没到陈太忠这里避难,而是不管不顾地孤身离开,令董毅五人颇感遗憾。

经此一战之后,参与那边交易的修者数量锐减,而董毅他们也适时宣布,去其他地方交易的,本地不欢迎你们休整——你在哪儿交易,就在哪儿休整好了。

有人觉得这条件太过霸道,但是大多数修者还是明白事理的:人家陈太忠根本就不收庇护的费用,你们跑到别人的地盘交易,还想享受免费的庇护,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便宜?

隔壁的黑市修者锐减,又有中阶玉仙受伤,前些日子赚的那点灵石,还不够补贴亏空。

左右是开不下去了,这边心一横,又将营地向陈太忠方向挪了三百里,两家现在相距,不过两百里。

卧槽!陈太忠有点想翻脸了,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,于是直接让董毅通知对方:滚远一点,要不然杀无赦!

那边很不服气:陈太忠说,周遭百里方圆是他的地盘,没说这里也是。

“现在是了,”董毅淡淡地发话。

这边主事的,是一名玉仙真人,见到一个小小灵仙,敢跟自己这么说话,禁不住勃然大怒,“蝼蚁,你是在冒犯上位者吗?”

“有种的话,你就出手惩治我,”董毅的嘴角,泛起一丝冷笑。

这玉仙想一想,还真是没这胆子,他甚至都不敢放出气势来逼迫对方——这里距离陈太忠,不过两百里地,以那厮反脸无情的做派,他这边才一出手,那边的反击怕是转瞬即到。

可是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,于是他的脸一沉,“陈太忠就可以出尔反尔吗?”

“对你们这种小人,出尔反尔又如何?”董毅的脸上,是满满的嘲讽,“以陈真人的身份,也不叫出尔反尔,他想到什么就可以做什么,怎么……看起来你要拒绝?”

这玉仙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,“蝼蚁,希望你能一直跟着陈太忠,别落单啊。”

董毅闻言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你是在威胁我吗?”

这玉仙真的不敢回答,陈太忠的心狠手辣,他听得太多了。

“没有异议的话,就赶紧滚蛋!”董毅冷着脸发话,心里是说不出的痛快,“我只给你十息的时间……时间一过,别怪我动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