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三章 以大局之名

吴真人的首级被挂了起来。

祁真人本来想呵斥两句,说陈太忠你不但同宗相残,还严重地损害了真意宗的形象。

但是想一想,自己打不过对方,多吵几句,也无非是被其他人看真意宗的笑话,于是愤然转身离开,“不知道归建长老团,反倒自行其是……也好意思指责别人。”

因为对方说了,要暴尸示众,他也不再追究那尸身,转身悻悻地离开,“阁下如此辣手,自有人来找你分说。”

哪怕是对真意宗而言,玉仙也是极为珍贵的战力,在位面战场上,被同宗所杀,这事不仅会令青罡门暴跳如雷,真意宗也会高度关注。

浩然派跟青罡门的仇再大,也不能这么斩杀玉仙,须知此次是擒住之后杀死的,并不是战斗中误伤,对于真意宗而言,这种行为太过恶劣。

人都擒住了,有什么事儿,不能协商解决吗?哪怕是将其收为奴仆,等着青罡门交出满意的赔偿,再撤去奴印也不迟。

竟然敢在吴真人无力还手的时候斩杀!祁真人的心中不但有气,也有一丝浓浓的惊骇:这陈太忠的杀性,真不是一般地大。

两名玉仙一死一走,吴真人的首级,更是挂在了木杆上示众,其他修者见状,哪里还敢再生事端?

黑水门的天仙买下了万年玄冰,递与了那雪峰观的女天仙。

这女天仙犹豫一下,还是上前同董毅打个招呼,“敢问董小哥,这万年玄冰得自何处?”

要是别人发问,董毅肯定直接顶回去了,不过既然是雪峰观,他还是保持了一份礼貌。

“这是其他修者无意中捡拾到的,本不想卖掉,但是考虑到能增强人族修者的战力,还是拿了出来。”

“可否将这修者请出来?”女修拿出一块极灵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问他几个问题,一个问题一块极灵。”

“有病吧你?”旁边登时有人出声嘲笑,“人家不露面,就是不想出这个风头。”

“阁下不会好好说话吗?”黑水门的天仙脸一沉,不怒而威地发问。

“有本事你动手啊,”另一个修者不屑地哼一声,前来参与这种买卖的人,多数都是不愿意旁人追查根源,否则大家就不能愉快地交易了。

“你!”黑水门的天仙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,可是还真不敢动手,只是怒视着对方。

雪峰观的女修叹口气,努力向董毅解释,“我雪峰观同浩然派关系极佳,同陈真人也颇有渊源……我只想请教两个问题。”

“切,”又有人不屑地插话,“是想用搜魂术请教吧?”

别看这帮人怕陈太忠怕得要命,其实敢于参与这种交易的修者,多为心狠手辣之辈,行事桀骜不驯,也就是陈太忠的恶名太盛,血淋淋的例子太多,他们才会如此老实。

对上雪峰观、黑水门之类的主儿,他们就不怎么害怕了,隐隐还有挑衅的意思。

“你闭嘴,想惊动真人?”董毅冷冷地看他一眼。

这位登时讪讪一笑闭嘴了,不说董小哥身后站着陈真人,只说他手下有四个天仙效力,也没谁愿意招惹。

喝止了他之后,董毅看向那雪峰观弟子,“在风黄界时,我便在浩然派下行走,知道两家的关系,但是上人的要求,会影响人族提升战力,请恕在下不能答应。”

“行了,快走吧,”一名高阶天仙不耐烦地出声催促,“陈真人此举,是帮助人族提升战力的,你能照顾点大局吗?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好悬没笑出声来,心说哥们儿这行为,竟然也靠得上“大局”了。

眼见群情激奋,黑水门和雪峰观的弟子也不能再说什么,想要离开还不敢马上走,只能默默地回到人群中,等着搭上一支熟人的队伍,再行离开。

不过经过这番争辩之后,“为人族提升战力”的借口,终于传了出去,并且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,成了这里买卖来历不明物品的理由。

这名头,甚至传到了前线指挥大营中,大营里的不少真人听说之后,是相当地恼火,纷纷要求惩治陈太忠——买卖赃物,还要冠以这么高大上的名义,你敢做得更卑鄙一点吗?

惩治好说,不过雪峰观的舒真人表示,谁想惩治谁去,我雪峰观不掺乎。

谁去?谁也不想去,叫得凶的都是中阶低阶真人,正经的高阶真人,有几个不知道陈太忠真实战力的?

甚至被蘑菇炸过的北域大营,也表示说,我们只能出一个战队和一个初阶真人——不过这个初阶真人特别能打,战力可媲美中阶真人。

嚷嚷得挺凶,执行起来没啥动力,于是就有人建议说,青罡门真人的头颅,还挂在哪里,青罡门和真意宗……总不该坐视吧?

消息很快传到了真意大营,真意大营正在对阴族的另一聚集地发起进攻,顾不上理会。

他们很干脆地表示:对于发生这种事情,我们很遗憾,但是惨剧已经发生,人死不能复活,你们想怎么处理,我们都没意见,可我们还是希望,以沟通为主,以大局为重。

其实真意宗对陈太忠斩杀无力抵抗的吴真人,是相当恼火的,祁真人也歪嘴吹风——那厮根本就是养不熟的东西。

可是真意宗麾下,玉仙就那么多,死一个少一个,陈太忠虽然无礼得很,但是战力极强。

而且青罡门跟浩然派交恶,牵扯到雪峰观这个宿敌,须知真意宗内,还有两名出身于雪峰观的玉仙,再加上浩然派是白驼门的下派,起码涉及了三个称门宗派的恩怨。

按说下门之间夹缠不清,上宗应该高兴才对,这有利于他们对下门的掌控,尤其是雪峰观势力有点大了,打击一下倾向雪峰观的浩然派是正理。

但是现在,是战争时期,真意宗折损得太厉害的话,须防战争结束之际,其他势力趁火打劫,这种事情太常见了——天极宗和阳明宗,那都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就算不会被灭宗,但是真意宗实力大损的话,很可能千八百年都缓不过来,长此以往下去,日复一日地凋敝,也不是不可能。

所以真意大营内部,倾向于对陈太忠略施薄惩即可。

可是无尽深渊指挥大营传来这消息,真意宗马上就感觉出了满满的恶意,反倒要将此事轻轻揭过——我们自己都不打算计较,你们想计较,那你们看着办。

来自官府体系的算计,不得不防啊。

狼狈离开的祁真人,望眼欲穿地等待宗中传来惩治陈太忠的决定,哪曾想,竟然等到了这样的回复,禁不住傻眼了:这个亏……就这么吃了?

不过没用多久,他就从指挥大营的反应,猜出了一些眉目,忍不住长叹一声,在各大势力的角逐中,小小的真人,也不过是随波逐浪,真的是身不由己。

陈太忠地盘上的黑市,名头越发地响了,买卖也越发地兴隆。

虽然做的是黑市买卖,可董毅打出的,是“提升人族战力”的幌子,敢找麻烦的,反倒是目无大局之辈,有不少真人谈及此处,禁不住扼腕长叹:天底下可笑之事,莫过于此。

一个小小灵仙,竟然敢如此颠倒黑白,还是如此地肆无忌惮。

但是恨归恨、骂归骂,没谁能奈何了这个越来越大的黑集市,谁让人家的后台硬呢?

事实上,随便换哪个高阶真人做后台,都未必扛得住这样的压力。

可是陈太忠战力太高出手太狠,而且他在风黄界是孤家寡人,没什么后顾之忧,穷横穷横的,没谁愿意撕破脸,跟他做一次鱼死网破的争斗——穿鞋的,谁愿意跟光脚的斗?

也有真人看着其中的利益眼红,心说你能“提升人族战力”,我也可以啊,不就是开个黑市,谁不会?

所以他们有样学样,也把黑市开到了战场前线——指挥大营里,实在开不成,某些物品真的太敏感。

而且商业区里,那些做正经买卖的势力也不会答应,谁身后还没点势力?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他们漏算了一方的态度——异族不会容忍出现第二个固定交易点。

惹不起位面扰乱者也就算了,你们区区的几个玉仙,就想要再开辟一个固定场所,真的欺我幽冥界无人?

事实上,陈太忠的凶名赫赫,固然跟他和浩然宗的关系有关,但不能否认的是,他这残忍的名声,也是他硬生生地打出来的。

蘑菇一闪,万里方圆玉石俱焚生灵涂炭,亲自攻击的话,两个冥王分身,就此陨落。

真仙不出,谁与争疯?

所以说,黑市这东西,羡慕不来的,几个真人设立黑市,才说要考虑跟陈太忠一样,抵御来自人族的压力,不成想先到的,是异族的压力。

几番大战之后,真人们就扛不住惨烈的损失,纷纷打消了这样念头。

不过这世界上,从来不缺乏聪明人,有人撤走了,有人却是考虑:我不能独立地开黑店,挨着陈太忠开,总是没有问题的。

于是就有人将集市,开到了陈太忠的隔壁,距离不过五百里,这里不但相对安全,还能蹭走一些陈太忠的人流量,何乐而不为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