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二章 掩耳盗铃

陈太忠是笑着回答的,但是他对这个事儿,也有点拿不准:允许赃物交易,好不好呢?

他是不沾这些收入的,不过他也愿意看到董毅多挣点钱,然而,名声也很重要吖。

而且他炸了北域大营,皇家正在找他的麻烦,允许这样的交易,可能是送把柄给对方。

但是他对皇家的出尔反尔,也是很不甘心,于是他沉吟一下之后发问,“允许这种交易,有什么正面和积极的作用没有?”

“那当然有了,”董毅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出售这些东西的人,是用不上它们的,而想要得到这些物品的人,是有需要的,这对提升人族的整体战力,很有帮助。”

这个理由很强大,位面战争,一切的行为,都要为人族的利益让路,为风黄界的利益让路,而允许来历不明的物品交易,能提升风黄界修者的战力。

“唔,那就交易吧,”陈太忠也不是个黏糊的主儿,果断地做出了决定,当然,他还要强调一句,“记住,那些是捡了死者的储物袋,咱不交易那些杀人夺宝的。”

在风黄界,交易来历不明的物品,说明物品的来源,就是很大的问题,但是在幽冥界,这就不是多大的事儿。

第二批修者投放失败,修者各自为战,绝对会导致很多的杀人夺宝,但是很多修者也是死于异族之手,随身物品散落,如此一来,只要强调是捡来的东西,问题不会很大。

战争就意味着混乱,让太多没出处的东西,可以光明正大地洗白。

“哈,”董毅登时就笑了起来,笑得心领神会,笑得异常开心,好一阵之后,他才点点头,“您放心好了,肯定要交易捡来的物品,不能交易抢来的。”

看到他笑得这么爽,陈太忠脸一沉,“很可笑吗?”

“没有,”董毅赶紧收起笑容,绷着脸摇摇头,心说陈真人的脾气,越来越大啊。

看着他转身离开,陈太忠暗暗地叹口气,一时间有点神智恍惚:唉,若是藏弓捡自幽冥界战场,王艳艳也不会……遭到那样的对待吧?

董毅来到交易市场,鉴于那两方的交易,是出于对交易物品的担忧,也就没再追究责任,只是没收了交易双方的物品——不管允不允许卖,你先问我一下很难吗?

同时他宣布:只要不是杀人夺宝抢来的物品,尽管在这里交易,数额大的,我来主持。

他说得含糊,但是旁人听得明白——咱不说是抢来的,说是捡来的就行了嘛。

其实很多人储物袋里的东西,还真是捡来的,怕被别人追究,不敢出手——有资格追究的主儿,并不是他们扛得住的。

现在好了,通过这个市场,可以直接卖掉,毫无后顾之忧,为什么不卖?

于是这一片临时营地的交易额,再次暴涨,甚至有修者从四五千里地以外赶来,为的就是将手里不好出手的东西出手。

当然,必须承认的是,这里面肯定有不少是杀人夺宝抢来的,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真的无所谓——能增强风黄界修者的战力,哥们儿支持这样的交易,问心无愧。

很快地,董毅又收了两名天仙小弟,其中还有一名高阶天仙。

陈太忠看得都有点目瞪口呆,初阶灵仙收了高阶天仙做小弟——到底你是主角,还是我是主角?

总之,他的营帐周边,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,两个月之后,每天的人流量,几达两千人。

没办法,来历不明的东西,在指挥大营是不可能出手的,不认识的人之间交易,又有相当的风险——别说强买强卖,万一被人拿住把柄也不好,所以这里就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而很多有需求的修者,听说这里能淘换到一些官府和宗门禁物,隔着万八千里的,也要过来碰碰运气——你们敢卖,莫不成我还不敢买?

当然,这里面也不乏不识好歹或者自命不凡的主儿,于是这两个月里,又有六名修者被斩杀,其中还有一名初阶玉仙。

要说这名玉仙,还是陈太忠遭遇过的,只不过是未曾看到——青罡门的吴真人。

这厮来的时候,身边还跟着真意宗的一名中阶玉仙,青罡门跟浩然派因为冰洞而交恶,吴真人吃了舒真人一记,逃走了,心里就恨上了浩然派。

此次是有人拿出一块人头大的万年玄冰交易,这块万年玄冰的来历成疑,不过陈太忠基本上可以确定,不是出自浩然派的。

此次出征,浩然派只有他和花捷竺两个天仙,剩下的弟子一水儿的灵仙,这么大的万年玄冰,根本不是一个灵仙能拥有的,也没必要带到幽冥界——气修里又没有冰修。

出自雪峰观弟子的可能性,倒是有一些,但是陈太忠并不在乎,那关他什么事?

吴真人仗着己方有两个玉仙,同行的还是上宗真人,眼见众人争得激烈,其中还有雪峰观的初阶天仙,于是直接提高声音,阴森森地发话,“此物……我青罡门要定了,两百二十极灵,还有人争吗?”

说话的时候,他故意放出威压来,然后看一眼身边的上宗真人,有意无意地笑着发话,“当然,祁真人若想要,那我定然退避三舍。”

祁真人知道他是借自己的名头,震慑他人,不介意地笑一笑,“我要这东西做什么?你少打我的主意。”

“两百二十五极灵,”一名中阶天仙犹豫一下,报出一个价位,他是跟雪峰观天仙一起来的,报完价格,还侧头看身边的佳人一眼,给出一个笑容。

“嗯?”吴真人火了,冷哼一声,就使上了音攻的手段。

那中阶天仙如受重锤,身子向后退一步,张口就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瞬间变得刷白,“你……我是黑水门弟子,你敢如此大欺小?”

吴真人不屑地看他一眼,又看向卖主,皱着眉头发话,“喂,还不拿过来?”

货主没在场——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,很多人为了避免麻烦,是托董毅出面交易,他呵斥的当然也是董毅。

董毅的脸,刷地就沉了下来,“音攻手段?好大的胆子,敢在这里出手,你是活腻了?”

灵仙敢如此呵斥真人的,数遍幽冥界战场,估计他是独一份了。

这不是董毅嚣张,他的天性里不乏热血,但是散修做得久了,亏吃得多了,也就圆滑了,他其实是可以使用委婉一些的说法。

但是陈真人嫌他废话多,他就尽量简短一点——表达出意思就行了。

“小辈……张狂!”吴真人好悬没气歪鼻子,抬手就向董毅抓去。

“掌控!”就在此刻,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,然后,一张大网就罩向了吴真人。

虽然是罩向吴真人,但是祁真人也被捎带了,他身子一挣,猛地挣脱了那凝滞的感觉,向后方电射而去,脸色铁青地大叫,“陈太忠,你竟然敢对我下手?”

掌控还是练得不熟啊,陈太忠心里轻叹,不过,他也没将掌控做为杀手锏的意思,能凝滞同阶修者瞬间,他已经可以满足了,祁真人终究是中阶玉仙。

一抬手,他将网中的吴真人拎了过来,抬手下了禁制,然后打开网,将人抖了出来,直接就是一刀斩杀,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。

他甚至都没有站起身子。

“你敢杀我……”落地的人头,兀自一脸的惊愕,可惜,他不能再多说出一个字。

“陈太忠,”祁真人气得大喊,脸上也是一片的铁青,“你竟然敢同宗相残?”

“不服气的话,你动手试一试?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露出了雪亮的牙齿,同时一抖手,将吴真人的储物袋收起,又一抬手,将此人的尸身也收了起来。

祁真人哪里敢动手?两人来此之前,已经听说了这里的规矩,也知道此方主人就是战力惊人的陈太忠——撇开给巧器门种蘑菇不说,此人在西疆绝对称得上威名赫赫,极难招惹。

但是就算再难招惹,终归是同宗弟子,祁真人可也是长老团的,还是庚组的组长,吴真人也是己组的副组长,而陈太忠是丁组的副组长,位面战场之上,只可能相互配合。

正是因为有如此仗恃,两人根本不认为,陈太忠会招呼都不打直接翻脸,而且痛下辣手。

此刻再说这些,就都晚了,祁真人气得怒视陈太忠,“有什么问题,不能说吗?竟然要直接动手杀人?”

“在我的地方,就要守我的规矩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谁都一样,除了我打不过的……不服气的话,你也可以试一试。”

姓吴的曾经埋伏在浩然派门外,意图不轨,被舒真人打走,一个初阶玉仙埋伏在称派宗门之外,真的是满满的恶意,他此次诛杀同宗,没有任何的压力。

不过,陈太忠无心解释跟吴真人的旧怨,原因无他——没必要。

“那你收起他的尸身,又为何故?”祁真人厉声发话,“莫非是要出售给兽修谋利?”

嗯?纯良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:你敢动我的口粮?

“你想多了,”陈太忠放出吴真人的首级,淡淡地发话,“董毅,把头挂起来,以为后来者戒!”

“谨遵真人上谕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