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一章 来历不明

陈太忠杀了几个不开眼的家伙,口碑传出去之后,营帐周围的修者不减反增——这意味着这里的主人,有掌控局面的能力和决心。

指挥大营听说了此事,派了修者来调查,前线上同族自相残杀,不过问不行。

但是陈太忠甚至没有理会来人,只是由董毅去接待。

来的这位,也是个初阶玉仙,他也知道散修之怒的恶名,了解完情况之后,看一眼陈太忠,“既然是下位者冒犯陈真人,杀也就杀了,不过能少杀,还是尽量少杀,驱逐了便是。”

陈太忠依旧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就当没听见。

这位脸上青气一闪,也不多说,冷哼一声转身就走。

渐渐地,来的修者越来越多,经常都有两三百号人在这里歇息,多的时候,可达四五百人。

而异族也逐渐知道,这里是何人的地盘,对它们来说,不主动出击的位面扰乱者,就是好的扰乱者,由他去吧——听说冥王都被灭杀了两具分身。

没过多久,有人就向董毅提出要求,想要摆摊贩卖——很多人随身携带的东西,都很杂乱,无法集中交易。

董毅断然拒绝,说这里原本就不是让你们交易的地方,摆摊做生意,吵吵嚷嚷的,惊扰了陈真人怎么办?

结果拒绝了没两天,他又开始主张摆摊了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他收了一名二级天仙做小弟。

这二级天仙名叫田翰,是一个称号家族的供奉,做人老辣得很,看到董毅不用参加战斗,就能赚得盘满钵满,还能交易到战功,也是非常地眼红。

于是他放下身段,主动找到董毅,说你不支持别人摆摊,大约是担心他们交了摊位费之后,私下大额交易,损失了佣金,我猜得可对?

董帮主不置可否地反问一句:你到底想说什么?

这样吧,我给你打下手!田翰说这话,丝毫不觉得丢人,我帮你监督他们,你多少给我点劳务费就好,你看如何?

董毅对摆摊不感兴趣,也确实是因为这个原因,摆摊的卖的都是一些零散东西,能收几个钱?要是他一个摊位收一个上灵,人家不如辛苦一点,回一趟指挥大营商品交易区了。

可是一个摊位收两个中灵的话,赚的这点,还不够他费心的。

当然,董毅出身散修,两个中灵也看得到眼里,积少成多集腋成裘嘛。

但是想到这摊位很可能销售出价值数个极灵的货物,他就又不能平衡了,你挣那么多,我只挣万分之一甚至不到万分之一的管理费,还要维护秩序,这叫什么事?

他倒是可以设置交易上限,可是别人表面遵守,私下继续偷偷交易怎么办?

不过,既然有个天仙上人帮着他监督,此事就易操作得很了。

于是他带着田翰,来到陈太忠面前,老老实实地把情况说一遍,然后请示真人上谕。

陈真人微微颔首,随手向前一抓,“掌控!”

他正在习练掌控这门次神通,掌控这东西,说难练也不难练,尤其是堪破了些许空间规则之后,基本上就没什么难度了,这也是高阶真人基本上都会使用掌控的缘故。

陈太忠习练这门次神通,并不是一定要学身禁神通,神通这个玩意儿,很大程度上是要看天赋的,也看自身的属性。

更关键的是,身禁神通属于传说中的十大神通之一,修炼之法,连浩然宗的密库里都没有,现在哪个宗门或者哪里有,他也不知情。

他只知道,南荒再往南的南海之中,有龟族的大妖,修炼了这神通,但似乎也只有一到两只,人族修者中有谁修炼了,他并不知情——大概知情人,都已经丧身于身禁神通下了吧?

他也不觉得,自己一定要修习这神通,气修修自身,自身强大,比什么神通都强——若是什么都想学,那就可能什么都是半吊子。

庾无颜就曾经后悔,学的东西太多,没有专精——那厮被仇恨遮蔽了双眼,只要有利于报仇的就去学,有点饥不择食。

眼下修习掌控次神通,不过是他觉得此时比较闲暇,这门神通又较易修炼,而且使出来的时候,也有一种装逼的感觉,很爽。

掌控一出,直接将那田翰禁锢住了。

田上人的脸,刷地就白了——我去,你要不要这样啊。

“啧,还是有点凝滞的感觉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摇摇头,松开了手,然后看一眼董毅,淡淡地发话,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尊真人上谕,”董毅见他使出掌控,也是微微一怔,闻言才笑眯眯地点点头,然后拽着田上人就走了。

走出老远之后,田翰沉着脸低声发问,“陈真人这是啥意思……给我下马威?”

董毅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眼神中流露出四个大字——凭你也配?

不过,他终究是要开发新项目的,也懒得跟对方计较,只是笑着回答,“陈真人的意思是,咱们可以搞了,但是有一点……不能坏了陈真人的名声,你懂吧?”

“这个我太懂了,”田翰笑眯眯地点点头,他总算反应过来了,陈太忠想要挣钱,根本用不着这么费事,想给他下马威,更不用这么麻烦,“你说这个摊位费,该设定多少才好?”

两人对商业都有一定的理解,很快就商定——五个中灵。

五个中灵不算少,但也绝对不多,在风黄界,一个初阶灵仙卖苦力的话——比如说帮人修建院墙之类的,一天挣十来个中灵是绰绰有余。

当然,摆摊就不一样了,一天都未必卖得出东西去,在道治的城市摆摊,一天也不过十块灵石的管理费,最繁华的地方,也了不得二十灵石。

所以他们定的这个价格,真不算低了。

然而这并不是对摆摊者的唯一要求,他们还规定了上限,销售超过五十上灵的话,要按实际销售额,抽取百分之五的佣金。

换句话说,交易额达到管理费的千倍之上,就要按实际销售额抽佣金了。

打个比方说,地球界的早市,五块钱一个摊位,随便卖东西,可是超过五千块,这就得按百分之五纳税——卖六千块,要交三百的税。

这规矩绝对不算苛刻,比地球界的稿酬扣税宽松多了,不过难点真的就在于监管。

田翰自告奋勇负责监管,董毅想一想,给他两成的分红,并授予他临机处置的权力——二级天仙虽然比他修为高很多,但是别人想跑,田上人不动手的话,未必拦得住。

可是一动手,必然会遭到陈太忠的惩治。

董毅又将这个授权,禀告陈真人,请示自己是否越界了,陈太忠根本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就当没听见。

这就是默许了,事实上,陈太忠心里有点好奇:也不知道这董毅,能将这摊子做到多大?

摊子的兴旺,远胜陈太忠的想像,十来天之后,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集市,摆摊的足有三、四十个,每天的人流量,超过了一千。

有人说了,这点流量也算多?别说,这点流量还真的不算少了,须知这里可是战场,周边方圆万里,修者数量也不过几千人,换句话说,每天的流量,相当于万里方圆之内的修者,每隔几天就要来一趟。

来一趟就算买不到什么东西,能借机休整一下,也算不错。

很快地,董毅拥有了第二个天仙手下,三四十个摊位,每天总有六七个摊位,交易额能超过五十上灵的,光收取管理费,就能收二十来个上灵。

当然,最受欢迎的,还是大宗交易。

不过随着来的修者数量的增多,有些修者就借着“不得动手”的禁令,私下交易贵重物品——这样一来,能免去半成的佣金,也不怕对方强买强卖。

这个漏洞,很快被董毅发现了,他一时间大怒,要两个天仙手下拿下交易的双方——那两边有鉴于陈真人的恶名,不敢反抗,只能乖乖束手就缚。

然后,问题就又摆到陈太忠面前了,“买卖来历不明的物品?”

这种问题,其实董毅也能处理——就像此前他处理的一些问题一样,但是对他来说,不管自己能不能处理,得报于陈真人知道。

陈太忠喜欢的,也是董毅这种态度,他不介意让对方做主,但是就像他对军中弓修郭保宗一样:我可以让你做主,但是你目中没有我,自行其是的话,这是不行的。

董毅把问题报了上来,而这个问题有点复杂,他没有报上处理意见。

陈太忠想一想,“这种情况多吗?”

“太多了,”董毅很干脆地回答,“若是可以买卖来历不明的物品,咱们的交易额,起码要扩大三到五倍。”

所谓来历不明的物品,其实换句话说……就是来历很明的物品,比如说,有印记的战器和法宝,高门大户的功法。

持有这些东西的人,跟物品来历不搭调,这就叫来历不明,搁在风黄界,这种东西只能在黑市卖,一旦被查住,就是天大的风险。

“滚蛋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那是你的交易额,跟我有屁的关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