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四十章 画禁地

董毅不愧是一帮之主,简简单单的一个临时聚集地,还被他玩出花了。

他是绝对不拦着陈真人挣钱的,也不给陈真人掉身价,更不收保护费,却能赚了钱,还帮陈真人打出了灵谷的牌子。

陈太忠一向不屑于这种蝇营狗苟的事情,但是董毅的作为,他都看到了眼里,也明白其用意,心里禁不住暗暗地感慨: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啊。

被董毅驳斥的这位,脸上有点挂不住,拿出一块巴掌大的晶块,“我也挂一件物品,宝级维修晶石,换蚀灵腐液或九阳石……是九阳石,九阳石甲就不要凑热闹了。”

维修晶石是好东西,可以强行修补战器,宝级的就是可以修补宝器级别的战器,这么大一块,足以修补高阶宝器的普通损伤。

能修补战器的东西,在前线也是抢手货,尤其对器修来说——比如说楚惜刀的太玄刀受损的话,那必须要修补,同时自身加强温养。

虽然他们身后三千多里,就是指挥大营,里面有维修战器的修者,但是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,像楚惜刀那样的刀修,一旦战器受损,御刀飞行的速度都要受到影响,不好逃了。

不过大体来说,维修晶石还是属于奢侈品,身家丰厚的会考虑买一些应急,没啥身家的,就只能撑到回大营修理——毕竟这么做,比较便宜。

所以在指挥大营里,维修晶石也不是特别好卖,前线才能卖得好。

当然,好不好卖只是个比喻,这种东西,一般就很少见到,基本上属于有价无市。

要卖维修晶石的这位,显然是身家比较丰厚的,而他要换的东西,也不是一般人能问津的,蚀灵腐液自不必说,九阳石早就是风黄界的战略物资了。

指挥大营里,九阳石也有卖,但是要凭宗派和官府的配额来买,一般人想买都买不到。

要说维修晶石,是只有清阳宗和皇族才能制造的,珍稀程度,比九阳石不遑多让,但是在征战幽冥界的战场上,九阳石成为了战略物资,维修晶石不是,它只是珍稀物品。

不管怎么说,有人要卖维修晶石,换取九阳石或者蚀灵腐液,这样的交易,基本上不会出现在指挥大营,只能在某些非官方的场合出现。

事实证明,这块维修晶石,也真不容易交易出去,足足用了三天,才被人交易走了。

陈太忠一度对这块晶石也很感兴趣,不过他想一想,自己除了得自浩然宗的灵刀,还有九阳棍,买这么一块维修晶石,有点过于骚包了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,这宝级的维修晶石,只能维修宝器,而他已经过了这个阶段。

在维修晶石交易完成之前,陈太忠的营帐前,还发生了两笔交易,不过那两笔交易乏善可陈,董毅只赚到了三个极灵。

维修晶石交易之后,陈太忠的小卖部名气大增,不少人慕名前来买卖物品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大多时候,交易双方都是以疗伤药、战器之类的做交易,原因也很简单,战场上,广泛实用的东西才更重要,奢侈品的交易量,比不上日常用品,差得很多。

这么说吧,交易双方都有兴趣尝一尝那干瘪的灵谷,到底有多么神奇,可是花钱买的话——还是算了吧。

董毅做买卖,却是做出了甜头,只要他收佣金超过一个极灵的,必然会给赠送对方一碗灵谷,这是皆大欢喜的事儿,为什么不做?

当然,佣金不到一个极灵的,他就不给了,灵谷多,也不能这么糟蹋不是?

逐渐地,周遭不少修者就都知道,这里有个真人的小店,在此地买卖物资的话,不但能得到真人的庇护,交易数额大了,还可以得到一碗高端灵谷的馈赠。

没错,就是高端灵谷,至于灵谷糟糕的卖相,早就没人说了,每一个吃过的修者,都毫不犹豫地竖起大拇指:这灵谷看着一般,但是在风黄界,也没谁吃过这么好的东西。

但是然而可是,陈太忠的灵谷还是没人买——除了董毅。

要说前线战斗的修者,危险是危险,苦起来也真苦,东西是好东西,买不起啊。

事实上,在陈太忠这里交易的修者,很多时候交的佣金,都不到一个极灵——能交一个极灵的佣金,交易的起码得是二十极灵的物资。

甚至有不少修者,为了得到馈赠的灵谷,联合起来跟别人交易。

这个有点矿藏,那个有点草药,还有一个不知道从哪个死去修者的储物袋里,弄到了两柄战器,集中起来,换取疗伤药或者灵石,差不多就能凑够二十极灵的价值。

疗伤药和灵石,永远是战场上的硬通货,比灵谷还要硬——灵谷现在的价值,已经超高了。

得到那碗馈赠的米饭,几个修者分一分,你吃两口我吃两口,看起来很有点砢碜,毕竟多是天仙以上的修者,在风黄界,谁见过这种场景?

但是大家都不在乎,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,还是一脸陶醉的模样——在前线能得到这样的享受,夫复何求?

这种感觉,就像地球界的战场前线,大家突然间找到了一根烟,瘾君子们你一口我一口,生死之间,还要图个啥呢?

不过让他们买灵谷,是真买不起,有灵石也不是这样造的,战场上拿钱买烟可以,拿子弹、食物和急救包换烟——可能吗?

灵谷的名声在外,当然就引出了另一种情况:有人仗着修为高,想强买灵谷。

陈太忠的名声在外,他们不敢贸然动手,但是这董毅不过区区三级灵仙,还是偶遇的陈真人,这个人……是不是可以打一打主意呢?

这一天,董毅见证了一起交易,因为一方的灵石不凑手,他很侥幸地得到了一块五级的阴风石,反倒还找出去了一些灵石。

不过这无所谓,他还是很高兴,五级的阴气石,是中阶天仙的异族才能掉落的,这样的战利品,可以核定战功。

董毅只是区区的灵仙,还是初阶,阴气石根本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东西,他能收集的战利品,也不过是一些异族的牙齿、角和心脏。

想他来了幽冥界近十年,都没有攒下一块阴气石,有一次,他侥幸捡到了一块六级的阴气石,直接被队伍里的天仙拿走了,连句话没留下。

这还是董毅会做事,天仙已经算给面子了,不给面子的话,还会动手打人——阴气石也是你这小灵仙能惦记的?

区区几天功夫,他的收获,抵得上这些年的总和,还有多,可见抱上一条大粗腿,有多么重要了。

董毅已经开始盘算,该如何努力经营,如果这段时间经营得好了,战后回到风黄界,他不但能将断臂复原,还能积攒下不少财货。

甚至,他还可能攒到足够的战功,他现在属于宗门外围势力,但实质上还是散修,足够的战功,可以让他进入官府体系——哪怕他不方便加入,他的后人也用得着。

人嘛,总是要有追求的。

不过,就在他美不滋滋地想心事的时候,两名天仙交换个眼神,挤了过来,笑眯眯地打招呼,“收到阴气石了?小董,这是大喜事啊……给大家散点灵谷吧。”

说是要他散灵谷,其实这两位的手,已经牢牢地捉住了董毅的手臂,另一手则是向那一大盆饭抓去。

这时候,董毅就面临着一个问题,对这种可能的恶意,该不该叫真?

叫真的话,对方可以说,他们是在贺喜,凑个热闹开个玩笑;但是不叫真的话,这是个不太好的开头,占了便宜的主儿,只会得寸进尺。

还有一个问题就是:这么小的事情,堂堂的陈真人会为他出头吗?须知收取佣金这一套,都是他搞出来的。

不过,董毅终究是管理一帮人马的,刹那的惊愕之后,他的脸一沉,“两位上人,恭喜是可以的,我也不差这点灵谷,但是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身后传来一股庞大的气势,直接将那两名天仙震得口吐鲜血,紧接着,一声冷哼传来,“再有下一次……死!”

两名天仙一转身,头也不回地狂奔而去,连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
陈太忠这时才缓缓睁开眼睛,看一眼董毅,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废话太多了,告诉他们,营帐百里方圆内,能主动出手的,只有我,最多再加上你,其他人敢出手……死!”

说完之后,他又闭上了眼睛。

“尊真人谕旨,”董毅恭恭敬敬地鞠个躬,挟持他的两名天仙被震得吐血,而他这个小灵仙,只是气血微微激荡了一下,陈真人的手段,真的是越来越精妙了。

见过这一幕之后,某些心存侥幸的人,登时偃旗息鼓——哪怕小董是灵仙,只要陈太忠愿意支持他,那就没人惹得起。

后来又有修者在交易的时候,发生口角,甚至到了即将动手的程度,董毅总会冷冷地出声警告,方圆百里之内,主动出手者……死!

天下这么大,总有一些不信邪的修者,吵架吵红了眼,也顾不得那么多,抬手就打,下一刻,不信邪的就横尸当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